“应该可以告诉我说好的事情了

    “可是,,真的不能告诉我原因吗?。

    “你只要说是还是不是就行了,这点小事也行不通吗?”

    “不是,,只是,,哈哈,我只是很好奇为什么你在其它地方就能查到的消息还要特集到我这边确认一次。

    问题不大,我查过记录和资料了,你想知道的事情的答案是”是的。”

    房间里的茶几两侧,陈亚迪与郭莹相对而坐,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之后,郭莹的目光飞快地变动着小双手在膝盖上紧紧地捏握成拳,眼见她这样的状态,陈亚迪轻轻敲了敲茶几。

    “不喝口水吗?你看”呃,激动”或者是紧张?抱歉我不是很会察言观色的

    最近这段时间以来陈亚迪一直都有些疑惑,时间回溯到两个月以前。二月底的时候,刚刚过完元宵从老家过来江海的郭莹找到了他,对他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想加入界碑。”

    自从去年四馅的那次事情之后。郭莹与陈亚迪之间算是有了一定的联系,至少,已经被她知道了自己是界碑成员的机会。当然这也没什么。原则上都是要保密的东西,也有保密的层级之分,常驻一地的事务性成员,只要不是到大街上见人就说劳资隶属国安二十一局,透不透露身份全看自己随心拿捏,既然在任务里有了交集,被知道也是没办法。

    由于常常都在一起打牌,交情算是有了,郭莹一直懂得分寸不会胡乱打听,或是胡乱要求,他也乐的有个这样的朋友,不过过完年,对方忽然说出这样的话,就着实吓了他一跳。

    “开玩笑,哪有那么容易,我也是当了好几年的外围人员再经过严格练才能当上的,知道你有爱国热情,”

    “我也可以先当外围人员,”

    “这也没那么简单好不好,淘汰率很高,很容易死的”这些事情你又不是不清楚,干嘛突然说这种话。我警告你啊,色诱我也没用的,我中意的不是你这种型的,你妹妹那种性格比较好,泼辣跟温柔,不是不能泼辣,但温柔得占主体才行“不许你想着搞我妹妹”。

    “我哪有搞你妹妹”不是,想都没想好不好,她都已经被谢宝树那家伙上手了。我只是打个比方”啧,被你搞得好乱,总之界碑呢

    严词拒绝之后,郭莹也似乎终于死了心,退而求其次,要求他帮忙确认一件与界碑有关的事情。虽然确认了事情的保密层级不高,甚至是已经放出了消息的事情,但由于郭莹不肯说出调查的理由,出于谨慎考虑,他还是将事情一推二五六。不过,郭莹也没有就此死心,这两个月来活动频繁,终于在几天之前。帮忙自己这边抓住了一个真理之门的变异者,省了一些麻烦。虽然事情不大。但相对于这条保密层级不高的消息,无论出于道义还是出于人情,他似乎都没有理由再三缄其口了。

    于是这次郭莹过来,他便将这条消息作出了确定。郭莹当初询问的,是几年前生在新丰的一次事件。当时有一个叫做湖岳盟的小型进化者犯罪团伙在几个市的范围内聚集、崛起,后来在一夜之间,这介,小团伙包括领魏岳在内的所有人被一扫而光。界碑在之前就已经对外公布了这件事情是己方出手,很多地方都能轻易查到。

    不过,郭莹之所以辛辛苦苦地再要对他提出来,要求确认,显然就是要真正的笃定这件事。

    “是吗?真的是你们的出手?你们一界碑内部的成员,亲自出手?确定不是外人干的?”

    “嗯,完完全全可以确定。”陈亚迪望着她点了点头,“我仔细查过了,绝不是顶替了外人的功劳。你是跟那个魏岳有旧吧?有件事情可以提醒你一下,魏岳有可能没有死。他当时是重伤逃离,我们没有找到尸体,我们估计如果他还活着,可能是去了国外。不过你不用担心。他就算杀回来,你们当初的冲突是小事,他也只会对界碑动手”当然,如果真的现这个人,一定要第一时间逃跑、通知我们,他的能力外界说是五级,按照我们内部的标准,大概也有四级,不好惹,这个很要要,别逞能,知道了吗?。

    对于他的忠告,郭莹仿佛完全没有反应,她只是低头想着自己复杂的心事,好半晌方才抬头:“如果”,我想知道动手的人的身份,怎么样才会有可能?”

    “你说呢”你别这样了,我知道你也许是因为想要感谢才打算加入界碑,可现在我都怀疑你是想找人报仇了,魏岳难道不是你的仇人,是你失散多年的老爸吼,

    如果存平时,这句话之后郭莹大概就会火了,不过这次她只是望:节,一如果我想要找到界碑中的一个人呢。你们的成员逊一万有没有可能呢?”

    “你也知道不可能说给外人听的吧。先不说都有保密的要求,就算真想说,老实讲吧,核心成员我也认识不了多少啊,你真要听,有两咋。是可以直接告诉你的,我们老大叫方少白,共和国少将,外号修罗王,杀过很多人,他现在在哪我也不能肯定;还有我小卒子一个,你是想知道我的性别还是想知道我的年龄。不用客气尽管问。

    然后没了。”

    郭莹板着脸沉默了很久:“我不是有恶意。”

    “这个我也知道。”“我想找的人”我想找的人救过我好几次,是你们界碑的,他还当过我的老师,指点过我一年多锻炼的方法,我就想”就想联系上他。”她一边说着,一边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语,提高了声音,“你们不能说这个也过分吧,就不能,,就不能通融一下吗?”

    在她这样的气势下,陈亚迪一时间也怔住了,片刻后,方才呐呐地说道:“呃,这个人”先不说有没有啊,就算真的有,我也得把事情转告给他才行啊,他如果说不见,也没办法逼他,我回来还是得告诉你没有这个人,呃

    “他、他有时候喜欢戴头盔,”

    “头盔?骑摩托车的

    “我不知道,但是他很厉害的。如果他全力出手,恐怕连那天的四馅和赫维德奥佐也打不过他

    “哇,这么强陈亚迫惊叹。

    “九七年在香港,真理之门为了杀他,出动了几十人,以潘多拉为。但最后还是没有留下他,然后你们方长也去了

    “啊!?”

    “我知道他的力量是飞行。然后可以控制一定范围内的大爆炸。其余的能力就不清楚了”对了。九八年到零一年他都在蒲江附近。去年年底才离开的其实我也不清楚他到底是不是离开了也许是执行什么危险的任务,”呃?你知道吗?。

    “不不不、不知道。”陈亚迪眨着眼睛,嘴角微微抽搐。

    “真的一定要加入界碑才行吗?。

    “真的没可能的我跟你说,你现在还不如好好念完大学,然后”。反应过来,陈亚迫努力想要打消她的这个念头,这女人天不怕地不怕的,要是为了引起界碑的注意再去做什么更危险的事情,恐怕总有一天会出问题,他唠唠叨叨念半天,郭莹只是低头想事,“好啦好啦,我会帮你查帮你问好不好,你别拿自己开玩笑,有点分寸,你妹妹、还有那个傻树,还有一起打牌的我,都关心你的好不好,最重要的是那个傻树”,啧,真遇上什么事情立刻打电话给我。”

    “谢谢了。”这个时候的郭莹大概没什么心情去思考为什么最重要的是那个傻树,她或许是听出了对方语气中的敷衍,于是说得也没什么诚意,“我知道了,拜托你

    “不是拜托就行了,关键你要听进去啊!”

    “知道了,你会帮忙打听,我会知道分寸的”

    “啊。陈亚迪差点抓狂,“不是说要你知道分寸,是要你完全给我停下来,你们这些女人怎么就是不听劝呢”

    该说的话也只是到这了,得到了重要情报的郭莹起身告辞,陈亚迪目送她出门,随后在窗台边看着那道身影从正门出去,在外面的道路边。与回来的蓝挥遇上了,两个人便在路边聊起天来。

    陈亚迫趴在窗台上看了一会儿。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片刻后,又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目光盯着下方的蓝樟。

    “畜生啊,脚踏两只船,居然还是姐妹花,真是”太令人羡慕了

    一时间,名震东南亚的短笛哥泪流满面,于是他狠狠地关上了窗户。决定对这种道德沦丧的事情眼不见为净!

    上午的时候因为点名事件陪着芥末旷了一节课,中午一块在理工大的食堂吃完饭,下午还是得回文华学院,赶回宿舍的时候,遇上了郭莹。他也挺高兴的,今年开春以来。他与郭莹的关系也算有了不少的展,主要是因为异能方面的话题打破了之前隐约还有的隔阂。如果说以前郭莹看待他的立场更像是“妹妹的男朋友”如今就终于展到“可以谈论异能话题的朋友”了,由于异能话题也是很秘密的话题,因此也可以认为是“可以谈论秘密话题的朋友”其实也就等于比较要好的男性朋友。

    他最近对郭莹蛮担心的,因为知道郭莹其实在做一些危险的事情”

    啊,码完字现,生物钟又乱了。

    感谢“干坏事的羊”书友一次打赏了三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