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消由干被真理之门的果实寄生。越狱的人连同席镇在以一叭瓦四个。其中一个在张语默所居住的楼下就已经被蓝樟烧成了碳,今天这次席镇被抓,车里死了一个,拥有精神能力的寄生者被谆羽然打爆了脑袋。整件事情,也就算是顺利地得到了解决。张语默没有了危险,蓝樟不用烦恼,素心不必再担心,谆羽然跟白石也算尽到了自己的义务。皆大欢喜。

    通知随后赶来的真理之门外围人员进行善后,赶回商场与蓝粹、素心汇合时,已经接近下午三点小蓝樟与素心在商场上下闲逛了好久,在地下的大型电子游戏室里玩了个不亦乐乎。虽然就时间上来说,已经买不了多少年货,但至少素心是开心的,对于谭羽然跟白石两人来说。这也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五点多钟的时候回到宿舍。显得无聊的语默正在厨房洗菜择菜,素心连忙过去帮手。他们今天出门也已经帮语默买好了住在这里的一些必须用品,只是换洗的衣物之类的恐怕还是得由语默自己出门,而蓝樟目前对这件事还有些担心,只不过这样的担心。到得第二天下午,就已经完全被解决了。

    这天上午与素心、羽然、白石再度出门,购齐了年货,下午两点多的时候便接到了一个电话,是由方清逸打开的,告知他危险已经解除的事情。

    只,,席镇重伤被抓,在今天早上的时候已经确定死亡,其余的人。连同他们之前勾结的一个黑帮团伙被一网打尽,如果我没猜错。下午的时候应该会播一条新闻出来小越狱四人被现,与警方交火之中被击毙之类的,你可以注意一下,”

    “呃,怎么这么快”

    “呵呵,好像是恰好被界碑盯上了,快刀斩乱麻,这次的消息放得很正规。应该不会是假的”

    原本零零总总的想了很多事情,结果到头来,自己都还没有动手,甚至还没有摸清楚头绪,敌人就已经被界碑解决了,蓝樟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失落,他将事情转告语默,随后两人守在电视机前一直看到傍晚的新闻里播出了那一条消息,将事情确定。吧,家里那么多的血。警察肯定也在找我,事情结束之后,明天也就可以告诉他们了”另外我也怕小雨打电话找不到我”

    “呃,结果到最后没有帮上忙…”蓝摔抿了抿嘴。

    “哪里”语默认真地瞪了他一眼,“那天如果不是有宝树你在,恐怕”恐怕”嗯,不管怎么样,又救了我一次。”她说着,笑了起来,“谢谢啦,不过如果你以后想要追小雨,还是得自己来才行,我顶多给你创造一点机余…”

    她笑得多少有些俏皮,蓝樟哈哈地抓了抓头:“哪里,张阿姨。我有芥末了。”“哦。”语默点点头,依旧笑得迷人,“也是。”

    语默偶尔会开些这样的玩笑小当然都是长辈般善意的态度做出的调侃。

    当天晚上大家围在一起吃火锅的时候,地方台播出了一条简短的新闻,关于方氏集团总裁方明谦抵达江海的消息,看见这条新闻,语默微微愣了愣,一旁的该羽然大概是注意到了她的这个表情,感兴趣地问道:“语默姐认识这个方明谦?”老实说,蓝樟称语默为阿姨,羽然跟白石则称呼她做姐姐,这个差异多少让蓝粹感到自己有点吃亏。

    “以前认识”语默笑着点了点头,“羽然你也认识他?”

    “喔,我可不认识,家里都是当兵的,可够不上这个层次的人,人家大公司总裁,身价几百亿呢。不过一层接一层,我倒是认识几咋。菜叶一边随口说着。

    白石在旁边笑起来:“什么认识几个认识他的人,你眼前不是就有一个了么?语默姐,这种大老板都什么样的?”

    “他嘛”语默仰起头想了想,随后笑着耸了耸肩,“我也不清楚,大老板嘛,被…大家差太远了”

    谆羽然跟白石大概是不清楚她跟方明谦的关系,蓝樟可是明白的,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改变话题。

    只是语默看起来倒是不甚介意,云淡风轻得像是在跟朋友说一个陌生人的八卦。那笑容看来毫无芥蒂,至于她心中到底是怎样想的,恐怕就有些难说了。蓝樟看着,心中多少有些复杂。

    至于方明谦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到得第二天,蓝樟便有了探索的机会,虽然不可能真正的了解。然而却是的的确确地见到了本人。

    按照语默的计”第二天,蓝挥陪着她回去清湖小区的家里随后,便受到了盛大的“欢迎”因为早就有十多名穿戴西装革履的人守在了这里,他们属于“南虎集团”也就是霍启南的手下,他们在房子里里外外守着,房子里还是那天语默离开时的情景,只不过当蓝樟陪着语默进去,再想要转身出门到楼梯间看看时,就直接被守在门口的人给挡住了,蓝樟最讨厌的就是这种霸道的行径,当下理论了一番,这些人倒也不至于语气太冲,只说等到老板过来之后再说其它。

    十几分钟后,蓝粹从阳台上看出去,便见到一列豪华车队驶进了小区,一直开到楼下,接着又是两支浩浩荡荡的队伍,为的两人其中之一便是之前见过的霍启南,而由他陪着的那名戴着眼镜,表情严肃的中年男人,可想而知就是昨天赶到的方明谦了。

    或许是一回到家看到这副阵容,语默就大概猜到了接下来要生的事情,她先是制止了蓝挥与守在门口的几人孩子气一般的争吵,随后给蓝樟倒了一杯水,让他坐在一边,置身事外:“接下来的事情,宝树你不要说话,都让我来,好吗?”她语气柔和,多少也有些拜托与恳求的意味在其中,蓝樟也只好点头答应。

    当看见那车队进来之后,不一会儿,方明谦等人也已经上到了三楼,跟在他后方的除了霍启南,还有更多的人,双方的手下,或者保镖之类的。当那方明谦走进了房门,阴沉着脸看见了正在收拾酒柜的张语默。第一句话便是:“你这几天到哪里去了!?”

    背对着门口,语默荐一些酒瓶碎片仍旧装垃圾的篓子里:“方先生,这跟你有关系吗?”

    “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

    依旧是喝问的语二明谦的脸煮阴沉得像是要滴出水来,那边语默也转甘十罚,皱着眉头,目光锐利地望着他:“你知不知道我从来不需要你的担心?”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跟我抠气!?”

    “呕气?”语默荒谬得笑了出来,目光随即也变得严厉,“方明谦你是不是从头到尾都听不懂人话!十多年前我就跟你说过我不再跟你有关系!我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你如果想要这具身体,很简单!你们有这么多的人,把我身边也安排满了你们的人,绑架我就可以了,只要我不死可是你想要这颗心,永!远!没!有!可!能!”

    此刻说完这些话,她双手在身侧握成拳头,略显柔弱单薄的身体因为绷紧了微微的颤抖着,双目变得彤红。一个女人。十多年来都生活在某个身影下,身边无时无夏不是因为这个已然不喜欢的男人而带来的巨大阴影,承受这一切需要多大的坚韧或许很难想象,但心中有多少的压力与委屈,那是可想而知的。或许是因为这次生死的威胁也刺激到了她,此时才会这样子的吼了出来吧。

    “从我家里滚出去!”她这样的喊着,随手抓起了一瓶葡萄酒砸了过去,方明谦身边的一名男子抬了抬手,那酒瓶就像是撞上了一堵棉花筑成的墙壁,在方明谦身前的空中停了一下,开始掉往地面,随后。那男子便伸出手将酒瓶接住了,顺手放在一边的桌子上。

    这样离奇的一幕今得语默微微愣了愣,目光扫过了方明谦身边的几个人。随后还是落在了方明谦的脸上,方明谦朝旁边那手下看了看,之后也仍旧这样盯着张语默,房间里就这样安静了下来。气息沉重得几乎凝固。唯一还在动的,或许就是在视野一角微微摆动的蓝樟,看来颇为碍眼。事实上,当方明谦从门外走进来,蓝樟捧着水杯也就坐回了沙上,而跟在方明谦的身后,霍启南的保镖,方明谦的保镖们也都跟了进来。方明谦跟张语默对话的时候,霍启南没有事情可做,也就将目光望向了房间里唯一作为“外人”的蓝樟,事实上,作为江海的地下皇帝,他们这次追查张语默下落的行动吃了瘪,当明白过来事情与眼前这个子有关系,心头火气也已经冒了出来,直接走过去,在蓝樟对面的沙上坐下。目光紧紧地盯住了蓝樟。

    蓝粹非常讨厌一直以来所感受到的那种阴郁的压力,这压力很复杂,要解决也不是挥挥拳头就可以的事情,他不清楚方明谦跟张语默之间到底有着怎样复杂的瓜葛,自己的猜测是不是正确,外人到底是不是可以插手。

    眼前的一切可以解释成夫妻之间闹别扭。如果张阿姨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接受这个方明谦,那不管夫妻之间闹得多厉害,只要没有完全破裂,外人就根本无法插手;可如果张语默真的早就放开了这段感情。而方明谦一直单方面的利用自己的权势控制一个女人的感情、控制她的人生近二十年,这看起来像是爱情小实际上,根本就是毁掉了一个人的一辈子……

    你的家人、你的社交、你的朋友,对方全然都控制在手中,你看起来很风光,有成就,可是再努力,再拼命取得的成就,也是别人随手给你的,他随时可以完全改变,最重要的是。你根本不知道对方在什么时候会下这个决定,他可以保持伸士,因为你的人生对他来说不过是一段游戏,他在玩的时候你会有点喘息的余地,甚至像个正常人一样可一旦他失去耐心,脖子上的绳套就会直接收紧

    如果实在这样的阴影下过二十年,蓝樟想想都会觉得恐惧。

    感觉到这些。心中像是憋着什么东西一样。可毕竟他也无法确定。在这件事里他的确是个外人,而即便能确定,他也不会真的以为自己就可以抗下这个方明谦的势力,要做一个正直的人并不是做个傻瓜。不怕是一回事,解决问题又是另一回事。他毕竟年轻,这种心中憋着的复杂感觉令他无奈又无聊,就那样一边捧着水杯,一边像是不到翁一般左右晃动着身体,目光惫懒地望着吵架的两人,又膘了膘一直盯着他的霍启南,随后毫不理会地将目光又放在了脸色阴沉的方明谦身上。

    他不怕霍启南。

    蓝樟对于自己的能力是有权衡的,方明谦对他来说或许还是个没办法用武力解决问题的巨无霸,可霍启南顶多是个潘多拉的级别吧,真豁起来干一架又怎么样。你板着脸瞪我,你手下挡住我就不许我出门,我心情还不好呢。

    所以,不鸟他!

    在一堆静止的事物中,唯一动着的东西显然有些引人注目,作为旁观者的蓝粹捧着杯子坐在那儿。像是钟摆一般的左右摇晃着,当房间陷入安静,众人的目光,就逐渐注意到了仍在这边一脸无辜地摇晃着的他。方明谦身后的保镖,跟着霍启南的保镖,逐渐的都将目光瞥了过去,随后,连方明谦都皱着眉头望了他一眼。

    在这些人的眼中,蓝挥孩子气的行径,晏然已经变得碍眼和欠扁了。

    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过于显摆了,蓝樟心中有过一阵的犹豫,最终还是决定继续晃下去,否则,不就是怕了这些人了么。

    对面霍启南的整张脸都已经黑了,身上气势凝重,在江海没什么敢这么不给他面子,于是他“嘿”的冷笑了一声,一名手下朝蓝樟走了过去。在他身边停下来:“起来。”

    蓝樟不鸟他,于是他直接抓住了蓝粹的衣襟,将他揪得站了起来,蓝摔依旧捧着水杯,这个时候,才看了这人一眼。

    打我啊,”他心中想着,一直以来接触到的有关霍启南这帮人的霸道行径已经让他心中很不舒服了。例如方才被人挡住门口不许出去的这种事,虽然他只是出去楼梯间看看立刻就会返回来,例如张阿姨身边的这些事情,点点滴滴的或许都是小事,可是在心中积累起来,这帮人根本就是将妨害别人当成了理所当然的权力一般”

    打我啊……打过来我就打死你!

    哦,这次要用帅一点的招式……

    ,,

    对了。推茬一本书,《凉血》,看了感觉很不错。所以大家一起跳坑吧

    最近的更新应该不错吧,有月票的投来鼓励一下,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