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向如雷。黄尘翻滚,视野也中,那小车在巨大的惯性,状阴车身滚出了上百米远的距离,砸向附近的小山坡,车体就在这翻滚中扭曲了形状,一只轮胎飞向天空,一些零件在黄尘中飞散出去,场面火爆俨如美国的电影大片。

    之所以看起来有这样大的声势,一来那小车开得的确太快,二来在这样干燥的天气里,道路上的黄土很容易的就被扬了起来,同样带着滚滚黄尘的越野车以高冲了过去。随后陡然扭转了车头,刹车减,过了好一阵子,那灰尘才渐渐变薄、散开,两个人推开车门走了下来。只见不远处的山坡四陷处。被他们追赶的小车此时已经变成了底朝天的造型,被压在下方的车体大半都已经扁了,仰面朝天的汽车底盘也已经断做了两截。该羽然挥着周围飞扬的尘土。

    “喔,这个显然是国产车吧,质量一点都不好,,白石,以前有人跟我说进口车好的时候,举的例子就是进口车的底盘怎么都撞不烂,看美国大片就知道,国产车的底盘随便撞撞就断掉了,”

    “这辆明明是丰田”小两人受的时候,各种交通工具的性能都有详细了解,甚至连装甲车都亲手拆过一辆。这种对话纯属无聊,白石撇了撇嘴,“而且再好的车也是在地球上开的,你那一下重力变换,它度又这么快,内部受力要提升好几倍,再好的车”啊,你看,他还在动哎

    在方才那样毫无保留的高下徒然生车祸,哪的是异能者,如果没有合适的能力做缓冲,也是必死无疑的结果。真理之门的寄生者相对于普通的异能者终究有些不一样,他们的身体内外结构都因为寄生而受到改变,生命力比一般人要强出好几倍,但即便是这样,受到方才那样巨大的冲击,一般也是难以承受。

    两个人从侧面望过去,变形的车体里大概坐了三个人,其中两个都已经没有了动静,都是血肉模糊,肢体扭曲。剩下的一个却还在挣扎着推开身边的尸体,努力耍爬出来。诸羽然望着那身影,耸了耸肩。

    “喔,生命力真顽强”,加油!”他举起手来喊了一声,随后朝越野车另一边的白石说道,“你说是他会先爬出来还是车子会先爆炸?”

    “应该可以先爬出来吧,我觉得应该给这么努力的生命一点敬意”。“十块诸羽然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十元钱拍在越野车车顶上,那一边。白石低头去翻钱包:“好”呃,你”你把枪拿出来干嘛?。

    “我马上打爆那辆车

    两个人在距离那小车三四十米远的地方闲聊着,却是谁也没打算过去,毕竟车随时可能爆炸,谅羽然的异能是控制重力。白石的异能是如同电脑一般的高计算,真接近了两人也受不了。车体里那道人影一开始显得行动艰难,大概是一只手被什么地方卡住,而当他挣扎出来。虽然身上也染了血,但行动却显然变得流畅起来,推开压在身上的同伴尸体,随后竟然还能将变形的车门轰然砸开。他从车体里爬出来。衣衫褴褛、面目狰狞地朝这边望着,双手在身侧捏握成拳,身体的上肢与下肢显出极为不寻常的壮硕感,大概就是因为寄生而得来的能力。谆羽然相隔几十米与那目光对视着,纯真地偏了偏头。

    “他想咬我

    “啊。那边的男人陡然出一声大喝,双腿猛地力,陡然以高朝这边冲过来,双腿激起了尘泥,威势惊人,然而才刚刚力跑出十米不到,身体猛地一晃,仿佛被地上的土砾绊倒,直接摔倒在地上,滚出四五米远,他目光惊骇地爬起来,远处的两个人还是朝这边看着,一脸的无辜。

    “你看,虽然走不好路不过他确实想咬我

    这边的男子定了定心神,眼前的局势,自己连车都没有,要说逃跑,并不容易,他徒然间喝了一声,再度朝这边冲过来,谄羽然就那样淡然地望着他,持着的手枪也完全没有举起来。这一次徒然间奔出了二十多米,身影已经接近了,他双腿力,猛地一跃,举起拳头便要往五六米外的人影打过去,度飞快,力量也是惊人,然而身在半空,他的脸色也变了起来。

    谆羽然抬头望着他,继续抬头望着他,一直抬头望着他,直到把脖子仰成了九十度,嘴巴张成“o。型,一脸佩服的样子,”

    这一下跳得高了、太高了,全力的一跃。他居然直接跃上了十几米的空中。直接冲过了对方的头顶小随后,他也注意到另一边的男子顺手从小车里端出了一把特制的巨大弩弓,砰的一下,将一张银色的网子朝天空中射了

    被网子“裹住的那道身影飞过了越野车,一直飞过去十几米,方才结结实实地掉落在地上,白石按了一下手上的一个遥控器,顿时银色的网子上冒出了蓝色的电弧,噼噼啪啪的响了好一阵,里面的人已然没有了反抗的能力,谗羽然才走了过去,蹲在网子边看了一会儿,又掏出一张照片来做了对照,方才起身冲白石笑了笑。

    “就是席镇他摆了摆手上的照片。做出结语,“妥了

    两人相距十余米的距离,就在这句话落下的瞬间,谆羽然的笑容才泛起在脸上,白石便看见他的身体徒然朝旁边飞了出去。

    有什么人隐藏在了旁边,就抓住了两人精神松懈的这一瞬间,做出了偷袭。

    ,”

    尽管眼看着谄羽然的身体飞了出去,白石脸上的表情,却根本没有太大的变化,他一脸惫懒扭头望向侧面的一个小山头,仿佛早就预见到了这一幕。

    而事实上也是这样。

    当谅羽然身体飞出的那一瞬间,有什么东西砰的破裂在了空中,一团水雾炸开在诸羽然方才站立的位置,一些无形的线条从白石望过去的山头射了过来。将那团水雾冲得千疮百孔。早就知道敌人当中有一名可以进行跟踪的精神异能者。即便在界碑当中也算得上精英的两人哪里会这样轻率地就放下警惧。

    谆羽然根本是自己主动扔出了一瓶用于对抗精神攻击的特殊药剂,自己朝旁边扑了出去,身体落地、滚动,又站了起来,只见相隔几百米的那处山头顶端,一道人影晃动一下,消失不见,显然意识到自己的攻击被破解,立刻便要掉头逃跑了。

    谆羽然冷哼了一声,整个身体连同他身边的一些泥土、砖砾都在徒然间冲向了天空。重力的改变将他飞快地送上了几百米的天空中,随后以一个抛物线的形式朝着那山坡的背面投了过去。

    身在高空之中望过去,这一片黄土的山地延绵出周围十余公里的范围,远处稍稍有些草皮,再过去是有着矮树的稀疏丛林,一所废弃的工厂,公路从一侧环绕而过,城市的建筑落在更远的地平线上,朝这边环抱而来。那山坡的后方几百米远的地方也停了一辆小车。一道人影正从坡顶往那边奔跑过去,显然方才谆羽然追逐席镇的时候,他也是远远的咬着从另一边追赶了过来。

    人跑得再快,又哪里有自由落地的度快,纵然之前就隔了数百米,此时谭羽然从空中追赶而来小奔跑的那道人影便在下方逐渐放大,飞拉近了距离。那人一边跑向自己的车一边回头,也现了天空中呈抛物线投过来的人影,转眼间便做出了判断,转身,拔枪。

    人在天空中看起来拉风,却也有一个更加明显的缺陷,那就是在天空中没有掩护,会如果方才的席镇一般直接变成活靶子。

    然而就在这人果断地举起枪口对准天空中不断放大的人影的同时,一股晕眩感也陡然伸上了脑海。

    前一刻他还站在地面上,下一刻,他感到自己已经倒转过来,像是一只倒挂在山洞上的蝙蝠,随后,他的身体随着自由落体掉往下方那片无穷无尽的苍穹,重力在转眼间朝着前后左右变换了四五次,他还没能在这巨大的惊骇当中把握住平衡,谅羽然的身影徒然间逼近眼前,这是他看见的最后画面。

    十多米的高空中,两道身影瞬间交错,血红的颜色喷了出来,谅羽然手上抓着一块随他飞过来的青石,籍着在重力加度的影响下横跨近千米距离所产生的高与惯性,对着敌人的头部做了一次毫不留情的冲击。他的身影斜斜地冲向地面。在落地的瞬间就惊起了巨大的黄尘,随后扑扑扑扑连飞带跑的直接冲出了几十米,身体狠狠撞在对方停在这边的小车上,方才止住去势。

    “嘿,你想去哪里”,

    后方的天空中,那道身影带着飑射的鲜血犹如在无重力的太空中旋转了好久,才终于朝着地面掉了下来,除了如同颜料一般喷出在黄土间的鲜血,这具身体已经没有任何动弹的可能了,他的整颗头已经在方才的那一次狠砸下完全爆掉,这时候有一半都已经不见了。

    对付物理系的能力者还好说小对付有可能在精神层面做出攻击的能力者,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在第一时间打爆他们的头,根本不需要犹豫。

    这是界碑的战斗课程中最重要的几点之一,谄羽然可谓是忠实的奉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