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开始,这场战斗就是从一面倒的方向直泄而下的,当女子逼近而来,无论是在气势还是战斗技巧上,这三人就全然落在了下风,交手的声音啪啪啪的响起来,如魅影一般的冲入,错身而过,当侧面的一个人想要合击过来,才网问挥出手,身体就徒然间失去了平衡,呼啸着飞舞在空中,随后砸烂了旁边的一只木制的柜子。

    空气中响起锁锁锁的几声。金铁交击,为的他拔出了身上的砍刀,却被女子用手背飞砸开,看不清她手上有什么东西,还在惊愕当中,飞交手,头上直接挨了一下,眼前顿时一片血红,血线从空中飓射出来,却不是他的,旁边同伴擎出了双刀,才向前一步已经停了下来,女子的左手像是鞭子一样在空中挥了一下,纤纤的手指,划过了对方的双眼,耳朵嗡嗡嗡的乱想,头晕这时才开始泛起来,想要再组织反击,却见女子左手不停,徒然从他的背后环抱了过来。

    白哲纤巧的手指带着飞扬的血滴,在空中挥舞出优美而奇妙的轨迹,一根黑色的特制军刺同时从衣袖中飞出。被她抓在手中,狠狠地刺了下来,右边的胸口像是突然间开了一个大洞,他向后一倒,倒在了女子的胸前,而自始至终,他也没能听见眼睛被划破的那名同伴的惨叫声。

    方才被带得飞起,砸烂了旁边柜子的那人这时才从地上爬起来,眼前的画面已经化作了静止,并不是他挣扎着起来得不够快,而是因为眼前的一切都生得太快了,他爬起来看见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持单刀的大哥,以被劫持的方式被那女子按在了身前,他已经站不稳了。身体倾斜着,后脑靠在了女子的胸口上,女子左手中的军刺已经绕过男子的肩膀、颈项,直接刺进了他的肺部,而另一名手持双刀的同伴眼眶飙血,女子右手上的一根铁锋也在呼啸旋转着,就在男子要叫歇斯底里的大喊出来的同时,徒然停下,刷的刺了出去,那大概是随手捡来的铁锋只是停留了一瞬,犹如爆的闪电一般,刺入男子的口腔,从他的后脑穿了出去,在后方的墙壁上碰的一下,砸得水泥飞溅。

    那才网爬起来的男子全身狼狈地看着这一幕,女子站在那儿左手持着军刺,刺入单手抱在身前的男子的胸口,挥出铁锋的右手缓缓放下,她的左手虽然沾有血迹,却仍然显得白暂纤秀,右手却戴了一只特制的黑色手套,那手套上的特定位置都有着森然的倒钩,手指的位置却只是完全包裹住了中指、无名指与小指,食指与拇指仍旧露出了一截,漆黑的皮革、白哲的手指映衬着,显出一股优雅而又诡异的美感。

    时间像是就这样停留了两秒钟,女子那犹如死亡般冷漠的双瞳注视着前方狼狈得不知所措的男子,随后,只听“嗖”的一声,一支弩箭从后方射来,直接射穿那男子的肩膀,令他惨叫着摔倒在地上。后方的通道间,传来“沙沙沙”响声,戴着大灰狼帽子的男子一只手持着弩弓,一只手拖着一名俘虏,从那边过来了。

    战斗已经结束,女子左手拔出了军刺,让身前男子倒下的同时,也避开了鲜血的喷溅,此时她双手之上都有血迹,左手军刺,右手那奇异的手套,眼神仍旧显得冷漠异常,但终于,已然从某种类似死亡的极端情绪中逐渐抽离出来了。

    “哇喔,好漂亮的手法小叶队教的吗,那家伙果然不是盖的”

    朝这边走过来,诸羽然轻佻地吹了声口哨,素心举步走向通道一侧,弯下腰拧开了一个看来是施工时用的水龙头,随后,在哗哗的水流中洗干净了军刺,脱下手套,然后再洗干净双手,片刻后再站起来时,将手套放进了怀里,并不长的特制军刺左手拿着伸回大衣衣袖,右手的袖间。似乎也隐隐有锋芒藏着,随后刷的一下,全都收了回去,方才打斗的时候她的衣服上没有沾血,这时候,便又恢复成先前的素心了。

    “死了两介”下手有点”呃,欺负女孩子的下场啊,我这么混和,找我多好,“没关系,我们至少还有三个活口,到时候,”就说他们反抗激烈吧,真令人遗憾”

    谆羽然清点着地上的人数,一边检查伤势,一边轻声咕哝着,随后朝素心笑了笑:“好了,接下来交给我吧,出来久了,再不回去,他会担心的。”

    素心微笑着点点头,走向旁边的一堆建材,方才突然开始打斗。她便将买的酒心巧克力跟苹果随手放下了,这时候再提起来,正走出两步,装着苹果的塑料袋忽然破掉,四颗苹果砰砰砰的掉在了地上,素心“啊”的一声,多少有些张皇失措地朝一颗正在滚远的苹果追了过去。

    谆羽然就这样看着,摇了摇头,叹一口气:“笨手笨脚的”

    点了的套餐被端上来的时候,白石身上的手机”他按下了消话键!“喂,羽然啊,怎么了,一哦。却婷扒叫来

    “出什么事了吗?”蓝樟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白石挥了挥手,“羽然接到在江海一个朋友的电话,我过去看看”你不用来你不用来,素心马上回来了,你先在这里等等她,我们会尽快赶回来买年货的”

    他笑着跑开,不一会儿,蒋失在人群之中,大概半分钟后,素心便回来了,酒心巧克力跟被弄脏了的苹果撞在一个塑料袋里,她在蓝樟身边坐下来,露出一个微笑:“白石他过去了吗?”

    “嗯,刚刚羽然打电话给他,他说有事,怎么了?”

    “我也不清楚,只是听说突然有事情,一下子恐怕弄不好”,不等他们了,待会打包,我们先吃吧,“啊,我去帮你洗个苹果”

    大家没怎么接触的时候还没怎么注意,后来才现,如果是大家在一块吃饭的时候,素心常常都会准备一份饭后的水果,倒也算是非常良好的生活习惯,而她的这种行动。也总是能让人感觉到受照顾的温暖。

    不知道她是为什么过着现在这样的生活,以前生过什么事情,她又是怎样与谆羽然、白石这样奇特的人成为朋友的。回想起方才询问白石的时候,白石说的“这些事情我想还是等素心将来自己说给你听吧。你不是把她当姐姐吗”蓝棹便笑了起来,有这样的一个姐姐,的确是一件值得感激的事情。

    不一会儿,素心回来了,两人一面吃着午饭,一面讨论下午的行程,等等谭羽然跟白石,然后去哪个哪个区域去走走逛逛,买些东西。而与此同时,距离这边不远的一个路边停车点,一辆小车悄然上路,汇入车流之中,离开了市场的范围,而在后方的十字路口,增羽然也驾驶着一辆黑色的越野车,朝那边跟了上去。

    副驾驶座上,白石拿着一台小型的手提电脑,正在飞快地切换着城市的道路监控画面:“应该是这辆没错了,看起来这个席镇出来之后,控制了一个小帮派”嗯,这么短的时间,用的应该是威胁的手段。估计在这之前,他们中间有人跟这个帮派的老大有打过交道,不过死了两个人,素心下手有点重啊,

    “前天晚上看见素心的那种表情,就猜到有今天了吧谆的然驾着车,冷冷地撇了撇嘴,“事情关系到家安,这个时候撞上来,没死光的就是他们上辈子积德了。”

    界碑中的人毕竟也算是国家公务员,理论上来说,遇上这类事情,能够留手,就该尽量留手。但理论是理论。那帮人也算不上无辜,谆羽然跟白石两人从来都是跟死神在打交道,此时所在意的,其实也只是素心真正动怒出手的这件事而已。

    一如白石所说的,畸形的童年容易产生变态,从当初研究所那场大变乱的血泊中爬出来的孩子,心中或多或少都蕴藏着黑暗的不平衡的东西,素心心中的黑暗后来导致她完善了“双语之城”这样特殊的能力,但这份畸形的能力到头来或许只会将素心本人推向自毁的深渊。无论如何,荐素心作为亲人一般对待的他们。对这份黑暗的出现。都有着极度的反感。

    “不过现在好了吧。”白石笑了笑,“事情解决,轻轻松松过个年,后面的事情既然不是落在家安身上,素心也就不会这么担心了。”

    谆羽然淡淡点头:“那就把事情解决吧,既然盯上了,接下来”他猛地转动了方向盘,“接下来就简单得多了!”

    此时已然到了车流量较少的一段公路,越野车猛地车,开始加,随后在目标车辆的尾部,陡然撞了一下。那小车车头一阵打滑,正好朝着旁边一条岔路冲了过去。越野车紧随而上。

    先前的游乐场本就接近城郊的位置,这里是一条没有车流人流的黄土路,在小山之间蜿蜒而过,两辆小车一前一后的追赶着,在干燥的冬日里拖动了滚滚的黄土飞扬而起,前方的驾驶也是非常厉害,小车飞驰间,亥意扬起的泥土尘埃好几次的挡住了越野车的视线,差点翻车,但由于越野车在颠簸道路上的性能毕竟比较好,还是勉强跟了上去。几分钟后,越野车副驾驶座上的白石关上了电脑:“好了,别装了,就这里吧。”

    “伙,反正他们也很久,该开罚单了。”

    谆羽然的话音落下,一只手轻轻地抬了抬,前方在飞驰与颠簸中四轮离地的小车徒然晃了一下,随后,车身轰然栽回了地面,再也无法掌控,整辆小车在黄土路上就那样轰隆隆的横着翻滚而出,四面的玻璃在第一时间碎裂,滚滚的烟尘在巨大的响声中,从道路上卷舞了起来。

    “喔,车祸了”

    白石砸了砸嘴,幸灾乐祸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