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场熙熙攘攘他与同伴在人群点间穿行着,看着前方瞬出也外套。戴一只兔子造型的帽子,身材看来有些单薄的女子在一个摊位上买了一小袋的酒心巧克力,随后去往市场的另一边,买了四颗苹果,之后。他也就接到了见机动手的指令。

    问题不大,他是这样想的。只是这次的事情在整个大局上有些诡异。

    不明白这四个人的背景,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对他们动手,事实上,最令人疑惑的,是最近几天出现在老大身边的那几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老大看起来对他们唯唯诺诺的,看那种近乎于畏惧的态度,他甚至都在猜测,是不是老大受到了这几个人的威胁。

    前前后后,那也是四个人,不知道他们属于什么组织,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更多的成员,那四个人才是真正的恐怖,即便没有正式交过手。他也能隐约感到这种恐怖感。简直是非人的气息,也难怪老大会怕成那样,这次的指令,或许也是那四个人通过老大过来的。

    跟踪这三男一女,不要被现,然后等待命令动手。

    他们是帮派里的“刀子,最精锐、最无法无天、也最敢下手的人。一共也只有五个,最危险最重要的事情都是他们去做,但今天却是一齐被叫了出来,由于负责的重点只是“动手”即便对于老大的处境有点疑惑,那也只是想想了,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

    目前跟踪这三男一女的四个人,有两个男人应该是军人,甚至可能是特种兵,如果是其中的精锐,那也就难怪了,他们说是最精锐最无法无天的帮会分子,那也只是在普通人之中,而另外的一男一女,看起来则构不成太大的威胁,特别是这个女人,看起来漂亮而柔弱,有的时候甚至给人以病人一般的感觉,也就难怪那边选定了她作为下手的目标。如今她落了单,人群之中帽子上的那一对白色的兔子耳朵格外显眼。现在只需要到一咋,合适的地方,就可以动手进行绑架了,或者在她接近道路的时候准备好车子,强行绑走也不是什么问题,这个女人看起来。恐怕连男人的一只手都挣不脱。

    更好的时机随后也就到了。

    那个女人买完苹果之后,去往了附近小广场边的洗手间,这个综合市场占地很大,这边一片的大楼本就属于扩建区域,再过去便是市场建好后还未投入使用的仓库,小广场边、洗手间出来的一段距离还有些人能看到,然而当那女子从洗手间出来。提着东西通过新仓库旁边的一处通道时,便完全隔绝了外界的视野。计算好了距离,五个人分为前后两边绕了过去。

    整个通道,连同附近堆积的建筑材料,呈现一介。“四”字形的结构。注意到女子在前方通道的转角处消失,他领着身边的两人追了上去。在转角的地方等了几秒钟,方才探出头去朝通道主体里望过去,随后。他微微愣了愣。

    工程已经完工,但建筑材料还未清走,通道内部显得有些杂乱,上方白炽灯照下来,而就在十几米的远处,那女子提着两只袋子站在那儿。却已经是停下了脚步,正朝这边望过来,这女子今天穿着灰色的女式外套,外套上束着腰带,下摆遮到了膝盖稍上一点的个置,式样的灰色长裤,她如今站在那儿朝这边望过来,虽然身材单薄,腰肢纤细,却是站得笔直,头上虽然戴了多少有些可笑的白兔帽,两只耳朵高高的束着。但在帽子下方,过肩的黑色长还是笔直流泄出来,这道身影有着一股令人惊心动魄的冷然美感,而最重要的,是她笔直望过来的那一双眸子,在目光交错的瞬间,让他的心脏徒然狠狠地跳了一下。

    灰色的、冷漠的气息”就像是死了一样,不,但是这样说还太过简单了,,

    异是微微的一瞥,无法说清那是怎样的感觉,他只是按照预定的模式尽量自然地走了出去,两名同伴在身后跟着,那女人只是看了一眼,提着塑料袋又转身朝前走了,根本无法判断刚才那是巧合、多心还是真正的已经被对方察觉,但反正到了这里。一切都可以以最麻烦的标准来解决,他在衣领上轻轻捏了捏:“被现了,动手,”

    随着这个命令,一名身高近两米的壮硕男子从通道另一端迎了过来。比正在走动的女子高出两个头都有余,至于他们的另一名同伴,向来强于远程狙击和辅助,显然已经在附近躲藏起来,四男一女就这样在通道里走着,灯光照亮了堆放着各种建筑材料的四周,地上满是灰尘与碎砖粒,受过专门刮练的四个人走动的时候沙沙沙的几乎没有声音,只有女子轻盈踏下的脚步声,在通道里轻轻响着。

    终于,女子与前方身材高大的男子接近了,由于是有目的的相对而行。男子直接挡住了她的去路,女子往旁边轻微地移动了一下,男子也跟着移动,稳稳当当地挡住了去路,这一下,意图已经明明白白地表露了出来,女子似乎有些疑惑,抬起了头。相隔不到两米的距离,男子在前方“嘿”的一笑。

    动手。

    他在后方做出了手势,接下来,该是女人说出“你要干什么”的时候了,这方面他非常有经验,耳朵里几乎已经听见这有些慌乱有些美妙的语音响了起来,因为在前方,身材壮硕的同伴已经将一只手直接捏在了女人稍显单薄的肩膀上。

    下一刻,他听到的,是这样的一声响。

    那是骨骼断裂、关节断裂所带动的响声,接着,更多类似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那声音响起得是如此的密集。以至于受害人连出痛呼的余暇都不曾留下,他们只看见同伴的手臂与身体在徒然间扭曲变形,然后鲜血就朝空中飓了出来,,

    同一时苏。远处巾场二接的餐厅座位边,蓝樟跟白石正在聊天。

    “呃,那个”,以前听说羽然是素心姐的男朋友呢

    “呵。陈亚迪跟你说的。白石笑着,随后想了想,“其实”事情很复杂,应该不算吧,不过羽然喜欢素心是真的,以前还跟素心求过婚呢。”

    “求婚?臂心姐没答应吗?”

    “很复杂,应该算是没答应吧。毕竟就事实上来说,他们目前也没有结婚,不过或许也算不上拒绝就是了,呵呵

    “被,你说得真是好复杂

    蓝樟有点听不懂,不过白石反而笑得更开心了一些:“这么说吧。羽然这个人在有些观念上跟普通人不同,你应该也看出来了,说得极端一点,他可以在酒店房间里同时跟两个女人上床,这

    刚品素心专讲房间抓包点后,他怀能诚诚恳恳对着素心识”渐丑你”并且素心和我也会觉得这是真话,就是这样。”

    “媳?”

    “你注意到今天在公车上他接的电话了吧?”

    “呃,那个女人”

    “在酒吧里认识。然后生一夜情,之后又连续有过几次来往,这个女人想要跟羽然有更进一步的展,简单来说,她跟羽然表白,希望羽然当她的男朋友,被拒绝了,接下来展成这样

    “这、这么厉害

    “不是第一次了”白石有些无聊地撇了撇嘴,“这个家伙,我们都知道的,有需要的时候,就去酒吧找那种一夜情的对象,有时是一个,有时是两介”第二天做完闪人,女生一般对他有好感,留电话啊之类的,如果下次再有兴趣。毕竟比较方便解决,但是一旦对方想要进一步,他就明明白白地拒绝了,有的女人立场简单,喜欢之后表白被拒绝也很干脆,有的女人呢,用情比较深,本来是从一夜情过来的,想要进一步展被拒绝之后,觉得女追男隔层纱,死缠烂打着不肯放手。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都有,这就比较凄凉了”

    蓝樟听得有点目瞪口呆,白石摊摊手。

    “我基本上是不认同这样的人生观的,但有的时候,你也不得不佩服他,他心里比谁都清醒。对他来说。一夜情这种东西跟有需要的时候自己用手解决根本是一码事,他有需要,酒吧里的那些女人也有需要。所以大家各取所需。自己解决的话。只是解决自己的问题,去酒吧找个女人,可以顺便也顾及一下别人的需要,举手之劳。呵呵,我最佩服的一点,是他对女人的样貌根本不挑,当然大多数时间勾搭的都是美女啦,不过有时候也会带着样子很丑的女人跑去开房,一脸坦然的样子,”

    他说着喝了口水:“应该是跟他的家庭环境有关,很严肃的军人家庭。但是跟一般电视上的军人不同。电视上多半会讲军纪啊打击不正之风啊之类的,但在他的家里,最重要的是要认清重点,解决问题,军人是一把刀,不是给人看的,是要解决问题的。所以他这个人在某些方面清醒得过分了,他对素心的感情”譬如说素心是他的战友,这样就解释得清楚了。”

    “战友?”

    “嗯,类似战友吧,就是说,他对素心的爱情,先是源于认同。他认同素心这个人,是朋友是亲人而且是家人,他认为彼此可以结合在一起,所以就求婚了,结婚之后。他肯定会放弃外面的女人而且肯定会尽力让素心幸福,事实上就算现在素心说一句,让他不要再这样干了,他也绝对能够做到,只是素心也了解他的性格,所以根本不要求这个而已,”这么多年了,如果说我认识的人当中有什么人在吸毒之后单凭意志力就戒掉的话,那恐怕就是羽然这样的人了”呵呵,只是比喻而已,没有试过,肯定也不会去试,这很难说

    “不用做出这样的表情啦,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如果真的要说”他说着笑起来,拍了拍蓝樟的肩膀,“呃,那恐怕是因为畸形的童年容易产生变态吧

    ,

    通道中。

    变故是在一瞬间生的。

    由骨骼碎裂的那一声响开始,刹那间响起的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无数如同雨打蕉叶般的击打声就撕扯了所有人骨膜,就在那大汉一只手搭上女子肩膀的瞬间,女子的手臂刷的挥动在空中,抓住了那大汉的手掌外缘。随后,随着无比精确一提一错一砸,融合了借力打力的技巧,直接砸断了大汉粗壮的手臂,接着,便是如同咏春拳一般疯狂的贴身短打,从手臂直接延伸到大汉的面部、头颅。

    疯狂、迅,却又无比冷澈,若从后方看起来,女子的背影除了最初挥起手臂的那一下动作比较下小接下来几乎就没怎么动过,大汉比她高出两个头,却连惨呼都没出来身体就矮了一截,女子的身前仿佛存在着一个吸力强大的黑洞,正在将大汉的身体压缩,往里拽,而每前进一寸,伴随的必然是暴风雨一般的打击,大约是因为女子的拳上有什么机关,每一下的打击,破坏力都出奇的强,大汉的头部在瞬间就被扯的与女子齐平,他张大了嘴却没有出声音,因为疯狂的击打已经蔓延过去,直接打偏了他的下顾,牙齿随着鲜血飓射在空中,脸颊的皮肤被直接撕裂了,随后半张脸、整张脸、整个头部都变得血肉模糊。

    这仅仅是在众人还在惊愕的片刻间生的事情,直到此刻,那大汉才陡然出了第一下反击,他的左手已经断了,角度惊人的扭曲着右手却还是好的,因此用力挥出了一拳。打击声与整个微颤的画面,也在这一匆乍然停下,女子左手抓住了他的断臂,右手伸到了大汉的身体右侧,按在大汉血肉模糊的脸上。一些正飓出的血肉被直接按了回去。

    这一拳挥在了空中,那壮硕的身体已经飞了起来,在半空中旋转着。这一下女子根本就是因势利导,如同太极一般的借劲,她的身影像是舞步般的转了过来,双手因为方才的用力而挥动在身体两侧,还牵动着滴滴血丝,大衣下摆,黑色的丝如莲荷般的舞动在空中,那看来分明就是舞蹈的姿态,滑步转身,从容前行。

    大汉的身体在半空中绕过身前。将女子遮挡了一瞬,如果仔细去看。这人的一条腿也已经齐膝断了。扭曲得厉害,当那身影飞过,女子的目光再度显现出来,这边的三人终于能够看明白,那双直视而来的眸子里,孕育的的确是如同死亡一般冰冷的漠然。

    像是破布娃娃一般的壮硕身体轰隆隆的砸在了旁边的建材堆里,女子踏着那从容的步伐,转眼间

    一逼近身前!

    同一时玄,通道外一处杂物堆积的缝隙前,一名男人眼中的惊骇未退。陡然朝着通道内部举起了手中飞快组装好的折叠弩,下一刻,一只手啪的按在了弩身上。他被打飞了出去,身体落地时。剧烈的疼痛才从胸口泛起来,这痛楚几乎令他无法呼吸,五脏六腑都在翻滚着,不出任何声音。当他努力抬起头,模糊的视野中看见的是不远处一道似乎正在玩弄那折叠弩的身影,隐约间,似乎有一只可笑的狼头在晃动着。

    “啊,真抱歉

    那人毫无诚意地说了一句风凉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