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公车卜下来。便能看毋不谗外文华学院校区的正门。晰虫情了梯子,正在学校外墙和柱子上布置彩灯。时间已近傍晚,周围的行人或是下班、或是购物回来,来来往往都有着临近年关的喜气,学校前广场周围原本做学生生意的店铺已经关了大半。一个音像店里传出王菲的歌声。是《给自己的情书》,蓝樟吐出一口寒气,双手插着手袋朝学校侧面的道路走过去。

    这个下午的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

    原本动身的时候,蓝锋心中多少是有些忐忑的,毕竟接下来要接触的是一个异常特殊的圈子,该怎么说话。里面的人有些什么忌讳。全都不清楚。不过从头到尾,方清逸的态度都极为亲切,丝毫不会给人压力地将需要的消息和建议告诉了他,对于有关霍启南的事情,也恰当地作出了一些忠告,如果说之前蓝粹只将这个霍启南当成一个普通的江湖老大,这时候对他的定位就更加清楚了,这个人在江海,果真是只手遮天,教父级的人物。

    只,,郭小姐那边请放心,如果她问起来,我只说你来过一次,,以后没事的时候可以常来玩,不过我最希望的,还是有一天你们可以一起过来坐坐,无论如何,这里的大门随时为你们打开

    临走的时候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方清逸也承诺了如果有新的消息会立刻通知他。蓝樟心下轻松,原本有些迫切地想要找到席镇,是因为事情必须要解决,毕竟不怕贼偷只怕贼惦记,如今知道了躲上一阵子就好,这种还没有头绪的事情也就不必那样着急了。到是在离开之前。蓝樟随口问了一句:“呃,对了,你知道傻瓜为什么要叫二百五吗”方清逸先是愣了愣,随后倒是颇为认真地想了起来。

    蓝粹说了“是开玩笑的”随后告辞,离开店铺后听见最后的一句话。隐约是方清逸调头回去朝柜台里的两个女人做出的询问:“呃,那个”傻瓜,,二百五,,为什么呢,”

    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么认真地集虑这样的问题。

    不过直到最后,他还是没弄懂这个问题的答案。走到接近宿舍的路边时,看见诉羽然正站在宿舍顶楼上看风景,黑色大衣在高处的寒风中摆动着,大衣的领子竖了起来,注意到回来的蓝樟后,右手举了起来。蓝粹连忙挥招呼,却见他手上拿了一根甘蔗,咬了一口又放下去了,一面咀嚼,一面神情惫懒地从高处看着他,随后从楼顶上扑扑扑的吐下来,一边摆比。一边吃甘蔗。还乱吐破坏环境,看来真是颇为嚣张。

    感觉上,以前似乎也在哪里看到过类似的画面,,

    ,,

    第二天清晨,蓝挥在厨房里煎鸡蛋时。素心姐正在旁边煮下面条的汤料,一面煮还一面轻声都囔。

    “糖果,海和,乌鸡,,鲍鱼”,烟花,,嗯,炮仗要用到十五,三十晚上一封,辞旧迎新一封。十五号两封嗯,初一早上”

    大概要买的东西大家昨天晚上就在商量,素心也已经记在了她随身的小本本上,这时候只是轻声重复着。有时候想不起来,便仰起头念叨一阵,语气轻盈,看来颇为可爱。

    “素心姐很高兴吧?”

    蓝摔偏头问道,那边笑着点头。“是啊,大家能一起过年,想很久了。”

    她心中的高兴未加掩饰,蓝粹便也跟着高兴起来。事实上,想想这半年来的时光,他眼中的这名女子,只是一个人守着这栋旧楼,一个人孤零零的去打饭,一个人孤零零地吃饭。孤零零地坐在路边看太阳,拿着她的小本子落寞地写写画画,没什么朋友,没什么亲人,就算偶尔有人过来找她,看起来也不过是谈判的态度,想起她说的那句“耍不你弄死我吧”何其辛酸的一句话他当然不知道听这句话的人往往更加辛酸,过年了也不能回老家,谆羽然跟白石,恐怕算是她最好的朋友了吧,她自然是高兴的。而她拉上自己,显然是知道自己目前一个人在江海,平日里那样孤独的女孩子到这个时候还是先关心别人。蓝粹想想,就觉得感动得要哭了。

    有关今天的出行,昨晚上谅羽然跟白石拿着一张江海地图早就定好了路线。张语默也在旁边做了参考,她的伤势并没有大碍,但毕竟手臂上还是会痛,今天不会跟着去,蓝樟特别叮嘱了她不要出去,不要打电话联系以前的朋友,不要做危险的事情,有事打电话事实上这些事情张语默恐怕比他更清楚。吃过了早餐,张语默留在这里看电视守家,目送着四人出门了。

    虽然出来的名目是为了购物。不过第一站却是跑到游乐场去玩,虽然之前多少有些疑惑,不过想到素心姐早上的高兴,蓝樟就觉得这样的安排果然是有必要的,好不容易谆羽然跟白石过来了,自然得到处玩玩。快八点的时候出门,四人说说笑笑地上了公车,找了前后两排的位置坐下,谆羽然跟白石坐前面,素心姐坐在后方靠窗户的位置,蓝樟坐她旁边,准备去的游乐场距离这边很远,位于城市的另一端,车上的乘客不久之后便多了起来,这期间,谆羽然算是四人中间最忙的一个,好几个电话打过来,道早安或者拜年的。

    从前天晚上到今天,情况一向如此,之前已经知道了谭羽然的家境不错,这倒也不是什么怪事,不过在谆羽然来说倒是有些不胜其烦的样子。也曾经皱着眉头抱怨“这个手机平时都不开的快过年了。看来有很多人联系他,许多还是女生。不过谭羽然兴致不高,没有一个电话能接过三分钟,有的时候,甚至会表现得非常恶劣,譬如在车上就接过一个这样的电话,公车的过道上都挤满了人,众目睽睽之下,一介。女生先打了个电话来,说了一分钟被礼貌地挂掉了,之后又是一个电话。谆羽然一便嚼口香糖一边低着头。

    “抱歉,我想我已经说清楚了,”我们不可能的,我不欠你什么吧”,玩玩就跑?你玩我还是我玩你,,那又怎么样?上了床就一定是男人占了便宜?各取所需”咳,我只是在陈述事实,不需要什么风度”这就对了,知道吗?你现在骂我,是因为你还不够了解我,等到有一天你了解我了,你一定会动我的,拜。”

    手机那边女人歇斯底里的骂声就快要从扩音器里冲出来了,谭羽然若无其事地切断通话,周围的人看着这边的禽兽男,白石在旁边听得已经笑了出来,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诸羽然嚼着口香糖低头整理手机里的短信,无,旧讪了耸肩!“你听到了那边大办法沟

    素心也在后方笑,挥手同样一巴掌打在谅羽然的后脑勺上,随后微微靠近了蓝挥,轻声笑道:“其实他不是坏蛋,有原因的。”蓝樟点点头,素心姐已经抓住他的手,让他也是一巴掌打在谭羽然的后脑上,谆羽然摇摇头,举起手在同样的地方了自己一下,随后无奈地说道:“这样好了吧?”三个人都笑了起来,随后只听得谆羽然一边摆秀手机一边欠扁地嘟囔:“如果你们想给我挠痒,可以大力点没关系”

    不久之后到了网开门的游乐场。虽然说寒假期间也是营收旺季,但早上这个时候人不多,冬天的游乐场。有些比较刺激的设施也都已经停止了,不过想来素心姐的性格也不会喜欢那种非常刺激的东西,谆羽然陪着她过去买门票的时间里,蓝樟原本还为着许多设施停运有些遗憾,身边的白石笑道:“大家小时候没怎么玩过,能一块过来,素心就很高兴了,何况那些刺激的东西”哈哈,”说到这里,耸了耸肩。

    果然,走在一个个娱乐设施的中间。即使没有去玩,素心也表现得非常高兴,四个人一块去坐了年龄不怎么合适的旋转木马,之后就一直是走走看看,一些射击或者是扔球扔硬币拿礼物的小木屋前还有些人气。蓝樟本想着素心姐可能会喜欢这个,做出提议之后,三个人站在旁边神色都有些复杂地望着他,蓝樟不清楚那意思到底是什么,随后三个人只是神经质地摇头。

    “不去不去,我是臭手白石拒绝。

    “摸都不想摸,”谆羽然拒绝。

    “呃”素心有些复杂地笑,“宝树想去吗?”

    只,,那还是算了吧。”

    之后去礼品店每人买了一顶帽子戴上,动物造型的保暖帽,谆羽然戴了一顶大灰狼,白石戴了一顶花狐狸。素心戴的是兔子,两只耳朵高高的耸着,随后该羽然扔给蓝樟一顶黄色的:“呐,宝树,戴上这个……啊,老虎,挺适合的嘛。”

    帽子的造型都像是周星驰在电影里戴的一样,“老虎”张着大嘴,瞪着眼睛,颇为可爱,蓝樟在镜子前看了半天:“这咋,是猫吧”

    谆羽然拒绝承认,揽着他的肩膀一块朝镜子里看:“怎么可能是猫。你看,明明是老虎嘛,白石,你看是猫吗?是老虎对不对?”

    白石过来作证:“应该是老虎吧。你看,有六根胡须,是吧,一二三四五六,”

    “老虎有胡的吗?”

    “当然有。”

    “那就是啦。”

    “可是猫也有胡须蓝樟辩解。

    “猫有胡须吗?”谭羽然疑惑地望着白石。

    “猫有吧,没错,猫有胡须。”

    “对啊,有胡须啊,如果没有胡须呢?”

    “没有胡须是狗吧。”

    “宾果,果然,没有胡须的是狗。这个明显有胡须嘛,那就不是狗了啊,不是狗,不是狗“我果然说这是一只老虎嘛。”

    “说得有道理。”

    两人语飞快,默契地一唱一和,埠羽然拼命拍蓝樟的肩膀,白石笑眯眯的用力点头,素心在一边笑得肚子痛,拿出钱包来付账了。过了好半晌,蓝摔还有些疑惑:“我刚才说的是狗吗?是老虎啊不是老虎。是狗,呃,我们到底在讨论什么”素心趴在他的肩膀上笑介……

    买完帽子便离开了游乐场,已经接近十一点,一行人去往附近的一个大市场准备开始买年货,蓝樟跟素心走在前面,谆羽然跟白石则亥意地落在了后面交流心得。

    “喔,我觉得这样子让我很有罪恶感

    “滚!你又不是没干过,小时候你最起劲了

    “你说会不会是因为我们以前忽悠他太多次,所以让他临场反应总是有点迟钝,哈哈哈哈,”

    “素心很开心哦。”

    “马上就没那么开心了”

    “嗯?”

    听得白石的话,谆羽然的目光微微动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跟上来了?”

    “初步判鲜,待会到人多的地方。就大概可以清楚了。”

    “本来以为他们可以晚点出现,这样子算是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呢。”

    “我只知道他们的运气一定很差,”

    之前沾染在蓝樟身上的血迹在一定范围内会令有特殊能力的真理之门成员跟踪到,宿舍楼那边是有屏蔽的机制的。而察觉到这一点,两人本就预备下了诱导的计戈今天准备好的路线图,是将预测中对方有可能藏匿的区域做串联的结果,这也只是计划之一,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如果能开开心心地玩上一整天。没有人来打搅,那当然也是很好的一件事,谁知道才过了第一个地点不久,便现自己的行踪被人注意。两人多少便有些无奈起来。

    距离游乐场十多分钟的路程,是江海市一个规模颇大的综合市场,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十一点,随便买了一两样东西便准备吃饭,四人来到二楼上一个生意颇好的餐厅占好了位子,这餐厅还算不上完善,最近几天又是人山人海,点单之后等快餐到来的时间颇长,白石先是有点事情离开了一下,之后素心想起之前路过的地方有种酒心巧克力想要买。便起身下去买东西了,白石回来之后,素心还没有回来,谆羽然便过去找她,原本蓝摔起身想要过去。被谆羽然笑着挥手制止。

    “我去我去,估计素心跟老板砍价呢。她也没什么口才,就是一根筋的非要砍到底,简直不死不休,我真是为那个老板默哀,不用等我。我大概会等到帮老板收尸之后才过来。哈哈哈哈。”

    素心柔柔弱弱的,的确也是口才不佳,不过她这样的女孩子,如果真的是喜欢侃价,估计也没什么老板能硬下心来火,蓝樟心中很难想象这一情景。诸羽然跟素心都离开之后。桌前就是他跟白石在闲聊了。一边喝水一边说了几句,随后,讨论起有关谆羽然的话题来。

    “呃,那个,,以前听说羽然是素心姐的男朋友呢

    另一方面,当三人轮流落单引起注意之后,最终确定受到关注的,果然便是四人之中显得最为弱不禁风的素心。当抓住这难愕的时机之后。一路上在后方盯着的人,终于准备动手。随后,在这人群熙攘的巨大市场的一个角落,杀戮徒然展开了”日o8姗旬书晒讥口齐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