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前察觉到的事情,今晚的素心明目有此不在状愁公旧决际遇到的问题并不大,处理起来有谆羽然跟白石在也是轻车熟路,简简单单。相对来说,某些象征性的涵义在素心心中或许才是更加严重的。谆羽然跟白石完全能够理解这些,平铺直述地做了简单的决定,之后说起第二天的计划时,素心才笑了起来。

    “跟家安说好了的,明天出去买年货,晚上好好休息啊。”

    “知道的。”

    三人返回二楼,将素心送到门口时,谅羽然才拍拍她的肩膀说道:

    “好吧,素心,别在意这件事情了,家安不会有事,他现在就算真面对真理之门都是助《级别的。最近几天真理之门活动频繁几个小东西不小心碰到他枪口上而已,有没有我们,倒零的也是真理之门那帮人,”

    素心回卧室休息,浮羽然跟白石则过去短笛哥的房间,而就在素心房间的隔壁,躺在床上的蓝樟此时却还没有睡着,对于他来说,接下来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保护张阿姨,找出那个叫席镇的人,而这样一来,又会牵扯一些其它的东西,譬如真理之门在江海的老巢之类的。经过这几年来的锻炼,即便再返回到四年以前,在香港面对那个叫潘多拉的女人跟她的一众手下,他也自认不会再被打得那样难看,如果潘多拉的真正实力就是那天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多,自己甚至可以直接打败他,毫无疑问。

    在香港与潘多拉的那次战斗,对他来说是一次莫大的打击,这几年来渐渐的提高自己的能力,如今能够这样想,也有着非常积极的意义。不过,心中再怎样慷慨激昂再怎么积极都行。现在有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摆在了眼前:

    到底该从哪里开始呢”要保护张阿姨,跟在她身边就行了,但是张阿姨有工作,在江海上层怎么说也是个名人,总不可能一直都躲在这里吧。要寻找那个叫做席镇的人,现在一没线索二没关系,连从哪里入手都不知道,警方或许会有调查的资料,但在自己这边,就算能够成功潜入一不。哪怕警方的资料库摆在面前,自己恐怕都不知道该怎么才能找到有关这个案子的,总不至于抓个警察过来审问吧。

    如此一想。顿时感到自己这方面经验的缺乏。跟踪反跟踪也好调查事情也好。不过他倒也不是容易气馁的人,事情只是开头,慢慢摸索慢慢学就好了,或许这几天真要跑到警局去做贼。

    当然,之前还可以找珊瑚给意见,她在这方面恐怕也没什么实践的经验。但所谓二人组。她当主脑,自己付诸实施。这样的配合也不是第一次了。如此想着,准备起床将这边的事情给珊瑚的时候,才陡然想到了另一条路。

    之前郭莹跟他说过的“世界的侧面”

    于是第二天清晨,他便给远在蒲江的郭莹打了个电话,将事态稍稍加减乘除一番,老板受到怪物的袭击,很可能是她之前说过的真理之门,目前这边很慌张,自己想耍找异能者帮忙云云。”嗯,基本就是这样子了,我过去说是郭莹介绍来的就可以了吗”会有进化者帮忙吧?不知道一般要多少钱”张阿贼也不是没钱啦。不过我们又不懂,怕被人坑了”哦,那我随机应变好了,拜托,需要的时候我很机灵的”嗯,我出面。张阿姨不去,免得被那些怪物反过来追踪到…”

    蓝樟会被卷入到这样的事情里,郭莹多少有些吃惊,但眼下是解决问题的时候。郭莹甚至还说了“我立刻赶回江海”这样的话,被蓝樟以“张阿姨很有钱,没事的”这样的理由拦回去了,电话中叮嘱了一番,大概介绍了常去“世界的侧面”的一些人,那些可以寻求帮助的。可以怎样委托帮忙等等,她还问了短笛哥的事情,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听到短笛哥回家过年了的消息才又将之前想说的话收了起来。到得最后的时候,她轻笑着问了问。

    “怎么宝树你不害怕吗?”

    只”呃,反正见过一次了。”蓝樟回答,“而且又不是做什么坏事。”

    “嗯…记得打电话给你女朋友哦,挂了,如果有紧急情况,随时打给我,拜。”

    “收到。”

    跟芥来之间几乎是每天都有联系的,闲聊之中他也知道,郭莹回到家之后的情绪一直不高,芥末这些天一直拉着姐姐到处跑,但也没给她恢复多少生气。或许这个电话里说的事情了起她的关注还更多一点,但无论如舟,就快要过年了,她也不可能就这样跑回江海来帮忙,蓝粹之所以打这个电话,也只是想先在那边做个备案,免得郭莹日后知道了产生怀疑。

    电话打过,接下来就是找时间去世界的侧面打听消息了,今天跟素心姐约好了去买年货,那么可以晚上去看看。大概定好计划,跟芥末堡粥的过程中。隔壁倒是出了一些事情,这时候只是清晨七点多钟,大家网刚起床,素心姐经过客房的时候,看见了张阿姨手臂上的伤,因此过来找蓝粹问情况。

    以铁汉的标准来说,手臂上划了一刀,出点血,没有伤筋动骨,算不上问题。但在普通人来说。感冒也得休息也得吃药打针,手上被划了一刀,显然比喊曰厂复,张阿姨又是个女人。身体办不见得有多好,早以世不色明显很差。蓝樟暗骂自己粗心,接下来,半个上午的时间,便围绕着这道伤口展开了行动。

    素心姐再次帮忙换药,清理伤口,大概询问了昨晚蓝榨包扎处理的全部过程之后,还微嗔地在蓝粹头上敲了两下,说他胡来。受了伤,先的推荐自然是去医院,当张语默表露出不想去医院的想法时,其余几人倒也没怎么深究,对于当兵的谭羽然跟白石来说,这纯粹小伤小痛。不值一提,随手写个药方,由蓝樟出去买了些药以及预防感染的针剂,素心动一针小事情也就妥妥帖帖,没有更多需要担心的地方了。

    如此度过了上午的时间,由于张语默的身体多少还显得虚弱,众人也就推迟了一块出去购物的计划:“下午不好去了,明天吧。”素心如此提议,众人也就点头答应下来。

    吃完午饭,张语默在卧室里养伤,谆羽然跟白石在客厅里看电视,素心姐在自己的房间里整理衣服。对于自己的疏忽。蓝粹多少有些歉疚。不过语默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悄悄在床边跟她说了“世界的侧面”的事情之后,蓝粹准备出门小跟素心姐打了个招呼,去到客厅时,谭羽然跟白石正在一本正经地讨论“傻瓜为什么叫二百五”这个问题,蓝粹觉得有些好笑,打了招呼出去了,路上认真地想了想,突然现,这个问题自己也回答不出来。

    去到“世界的侧面”刚所在的街区附近时,蓝摔心中这才将心情从那问题中抽出来。这附近他来过几次。因为好奇,只是远远的看。时间是下午三点多,这边是酒吧一条街,大多数夜间营业的店铺目前并没有开门,路上也不见多少的行人。“世界的侧面”正门同样关着,蓝樟听说大多数人会走侧门,一面在心中盘算着见到了进化者应该怎么说,怎么打招呼,打听消息之类的,一面查看侧门在哪里。走了半圈没找到门,倒现了街道对面有个人似乎正在看着他。

    街道对面是一家这个时候也在开业的咖啡点心屋,正朝这边望过来的男子身材颀长俊逸,此时围着一条长围裙,一只手拿只铲子,一只手拿把剪刀,像是在处理点心屋外花盆里的花花草草。人长得很是帅气。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蓝樟正这样想的时候。那人放下手中的东西。脱掉围裙放在架子上。微笑着朝这边走过来了,伸出一只手:“我还记得,姓谢。”

    “呃,哦,你是”对方一开口,蓝粹也记了起来,先前被短笛哥拉去酒店当侍应生,实际上是为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打掩护。他曾经想过要将红酒倒到这人的衣服上。结果出了意外,全倒他身边的女伴身上了,差点可起骚乱,后来短笛哥说过。他叫方清逸,是个同性恋……

    手握到一半,意识到这一点小蓝粹只觉得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再看看眼前的男人,的确是非常帅气,不过,无论是相对于气质凛然的设羽然还是多少带有些书生气的白石,他的帅气都显得更为柔和。还有这种平易的笑容”这分明是受的象征啊!

    回想那次宴会上短笛哥的说笑:“上流社会都知道方清逸不喜欢女人,那个女人缠在他身边小估计他心里觉得烦呢,你帮忙赶走了当然谢谢你。不过呢,跟你握手问你贵姓这个意义就深远了,哼哼,你看看你,长得虽然不是很有男子气概,但贵在有一张总是长不大的娃娃脸,据说有一部分同性恋就喜欢你这样的”你觉得他很温和?很平易近人?很能给人好感?完了

    真是完了”,听说这个方清逸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自己当时不过是扮演咋小侍应生,随口说了自己姓谢,两三个月了,他居然还能记得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不过,这个叫方清逸的男人倒像是没有注意到蓝樟瞬间阴晴圆缺乱变的脸色,握手之后,笑着指了指旁边的酒吧:“来这里吗?”

    “呃点头。

    “第一次来吧?”旧一口蹦…8。酬泡书旧不样的体捡!

    只”下意识点头。

    “嗯,知道了。”方清逸也点了点头。随后伸手朝街道对面示意了一下,笑道,”先去喝杯咖啡吧,这里的事情我知道。”

    一路随着方清逸去到街道对面的咖啡点心屋,店铺不大,但布置得温暖舒适,已经临近年关,这里没什么客人。柜台里有两个女人,看来跟方清逸很熟,年纪稍小的那个叽叽喳喳地问蓝樟是不是他的朋友,方清逸也就笑着点头,随后的咖啡小一些小点心也是方清逸自己从柜台里拿出来,看来俨如店铺老板一般。

    将点心放下的过程中,他也介绍了自己的名字,随后问清蓝粹的姓名,笑着坐下来。”嗯,叫我清逸就可以了…”这里的咖啡不错”哦,你也是进化者吧?”他依旧是那样平易而自然地笑着,“当时还不是很确定

    由于他的态度太过自然,蓝樟差点就点了头,随即才意识过来。那一天自己根本没有用异能干过什么出格的事,这个人”居然能够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