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流来往。霓虹不息。道路两旁的高楼大厦刺往城市的喷咒目尸。路边是熙熙攘攘的行人,这里是江海市中心最热闹的一条商业街,此时蓝樟正领着张语默穿出人群,去往一边人数较少的街巷,不时警惧地回头看看,当然,若是在行家的眼里。那种戒备与其说是警惕,或许该说成神经质更加恰当。

    关于跟踪和反跟踪的知识,珊瑚曾经找到过一些给蓝樟过来,不过这类的事情如果没有练,说到底也不过是纸上谈兵。蓝樟对这些事情并不在行,这时候也只是尽量多走不同的环境,尽量多做观察,一路上更换不同的交通工具,从喧闹的商场到僻静的街道,城市的一角往另一角。

    事实上。先前蓝锋的攻击之下,前来寻仇的寄生者并没有多少还手的力量,两人不久之后便离开了小区,会有人监视、跟踪的可能性并不大。但作为菜鸟一只,即便可能性不大。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尽量做到。真理之门的果实寄生者,有一半以上都是失败品,要么不能兼容就此崩溃、死亡,要么成为失去理智的怪物,但若是仍能保有智商的,就很有可能跟其余真理之门的成员接上线,找到同伴,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之前从珊明那儿知道了真理之门的内幕之后,蓝粹便想到往后很有可能会跟这些怪物生冲突小眼前的这次,就算问题不大,也可能当成练来严肃对待。

    而另一方面,当心中冷静下来,张语默对于蓝樟的行动便极为配合。注意到蓝粹的警怯,她也尽量保持着警惕的心理,并没有多问,只是在人群中努力地跟上蓝樟那稍微有点快的步伐。她是当惯领导者的人,这时候既然将蓝樟当成了专业人士,就绝不对蓝樟的行为产生质疑。只有在行至一处相对僻静的街道时。她一边跟着走,一边提出了第一个意见。

    “要不要找人帮忙,如果有必要。应该可以找霍启南,这些事情他应该会有办小法。”

    先不说警察,在这座城市里,如果有必要,张语默可以寻找到的关系。动用的力量,也是极其巨大的,纵然来的这些怪物很匪夷所思,但到了霍启南这咋,地位,想来也会接触到一些东西。纵然他不行,后方还有方明谦以及方家的力量。蓝粹微微想了想:“张阿姨你想让他们帮忙吗?”

    张语默微微的皱眉当中,蓝樟也看到了她的想法,笑了起来:“呃”其实问题不大啦,有过几次的交手了,他们每次都是被我打得落花流水,如果找那个要启南”我知道他肯定帮得上忙,这样的事情他肯定是知道的,不过”

    关系到身家性命的事情,蓝摔也不好拍拍胸脯说“我搞定就行了”霍启南那边无疑会有进化者。或有这样那样的势力网,相对来说肯定要比身为菜鸟的自己可靠。因此尽管察觉到张语默并不愿意轻易接受那边的人情,蓝棹也希望她能自己做出决定,不过话还没说完,身后的人倒是柔和地笑了起来。大概是了解到了蓝棹想要说的东西。

    “我是担心事情连累到你,不过”原来宝树你之前有过跟他们交手的经验吗?”

    “嗯,有的。”

    “那张语默点点尖,目光望着他,诚挚而认真地说道,“可以拜托宝树你救救我吗?”

    之前从未有人如此一本正经地跟他说过这种话,蓝樟也微微愣了愣。片剪之后,他有些赧然地点下了头:“嗯,没问题的。

    月光洒下来,肩膀上的是被人信任后认真托付的责任感,感觉沉甸甸的,他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尽管心中多少有点不好意思,但有了这句话,自己做起事情来也算是师出有名了。

    一路上紧张严肃地执行着一些反跟踪的程序,反反复复,画蛇添足地警惕了两个小时,配合着异能的搜索,蓝樟才完全确定两人没有被跟踪,回去文华学院旁的老宿舍楼时,已然到了晚上十一点多,素心姐那边房间的灯光还在亮着,谆羽然跟白石也正在看电视,见蓝樟带了咋。大美女回来,谆羽然还轻轻吹了声口哨。

    接下来自然又是一番介绍,张语默的身份不用多加掩饰,打工的老板。同学的母亲,今天住的地方出了点事,又是一个人,因此想要在这边租间房暂时住几天。张语默在商界一些人当中或许口碑不好,冷傲狠毒之类的,但若是放下了那层面具,待人接物方面绝对要比蓝樟高出好几层,说笑之间,大家也就在素心姐的客房里坐了下来,一边喝茶一边琐琐碎碎地聊天。另一方面,素心姐先注意到的。却是蓝樟的外套不见了凹曰甩姗旬书晒齐伞一卢实。她眉头微繁地埋怨着外面泣么冷皱摔居然就泣样背丫吼跑。捏了捏蓝樟身上衣服的厚度便催促他回房间加衣,同时,倒也注意到了蓝樟毛衣上的一些蹊跷。

    “嗯?这是,,血吗?”

    战斗之中沾染了鲜血的外套已经烧掉了。蓝棹也有将手上的血迹做了清理,但无论如何,他当时的想法不在完全弄干血迹,这时候毛衣的袖口、裤腿上却还沾了一些鲜血,虽然不多但仔细看还是能看出来。蓝摔打个哈哈。

    “这样的,张阿姨那边房子大范围漏水了嘛,帮忙搬东西的时候,有个工人的手被到了,哈哈,不是我的血,素心姐你放心啦。”

    “你当心些啊。”

    “嗯,知道知道了。”

    这只是小小的插曲,房间里的气氛一片温暖,张语默看来年轻,思想也并不陈旧,谆羽然跟白石也是有见识的人,三人坐在房间里喝茶聊天,颇为热络的样子,反正蓝樟偶尔听听,也不清楚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他跟素心姐在一旁说房间的事情,素心姐则温和地责怪他穿得太少,至于房间的事情她也一口答应下来,谆羽然跟白石住的是短笛哥以前的房间,在蓝粹回房穿衣服的时间里,她便去一边收拾客房,随后蓝樟便也过来帮忙,他原本是打算让素心姐打开一间有床的宿舍房间就行了,结果反而是素心姐责备他,老板过来了,又是同学的妈妈,怎么能这么怠慢之类的,蓝拜的心中便是一阵温暖。

    也有些事情,便在蓝挥所不知道的时间缝隙中,悄然生着。

    帮忙着端果盘、倒茶,白石与明素心在门口对过一次表,轻声交换了一下意见,坐下来聊天的时间里,谆羽然跟白石也有过几个微不可察的眼神以及手势的交流。该羽然轻轻按过右手手腕上的一串如念珠般的玛瑙手链,随后观察了颜色的变化。包括素心拉起蓝摔染血的衣袖的时候,大家帮忙铺好卧室里的床铺的时候。一些讯息,就这样在蓝樟与张语默都不曾注意到的缝隙间做着交换。如果将一些片段截取下来再进行连接,大抵是这样的。

    “感染者的气息,家安跟真理之门有过接触。”

    “血迹可以确认属于感染者小但是信息很模糊

    “太少了。”

    “可能跟蒋湖小区的事情有关”

    “不管怎存样,看来家安跟真理之门有了冲突了”

    “拜托,”

    “素心你别露出这种表情啊

    不管怎么样,三人掩盖在各自面具下的心情蓝樟与张语默是无法察觉的,时间也已经接近午夜,到了应该休息的时候。安排了张语默在客房住下,五人之间各自打招呼,道晚安。不在话下。不久之后,当三人抽空通过密室来到这栋楼的地下,之前还很模糊的各种信息,才终于变的详细起来。这个时候,夜间生在市内清湖小区的一桩恶性连续杀人案件终于在警方那边有了初步的勘察结果,并且由身在警队内部的两名界碑成员将资料往这边了过来。

    “跟前两天的越狱案有关系”席镇以及其余三名罪犯,跟真理之门有关,这就难怪了,这个张语默”嘿,挺有意思的,素心你在之前就有过调查了啊,难怪霍启南那边也插手了。”谆羽然看着电脑上一份份的反馈资料,摇头笑了笑,“如果给他们一个晚上的时间查下去。就要查到我们这里了,既然他之前调查家安的时候素心你启动了欺骗预案,这次也照旧吧,把他们的触角切断,让我们安排的人反馈虚假信息,呵呵,”“上次给他们的信息只是家安是个普通学生,他们没有深究,问题还不大,但这次有个张语默在,不管怎么样,如果一直不让他们掌握这个女人的行踪,他们就会很容易察觉到了自己的触觉出问题了。”白石在一旁看着另外的一些资料,皱了皱眉。“看得出来这个方明谦对他的女人很重视啊,如果霍启南无能为力,转而让方家直接通过界碑的渠道进行调查。这本来是件小事,我怕最后牵连太广。素心你觉得呢?,”素心?”

    “啊?”连续叫了两次,白石回头看时,正看着资料低头沉思的素心才恍然抬起头来,片方后,她眨了眨眼睛:什么?”

    “拜、拜托,别露出这种表情啊,”

    之前有些事,搞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