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灯米照亮了婷樟的脸,同时也将女午**的**破洒匹了光芒之中,不过,或许是因为方才受到的惊吓,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名叫张语默的女子一时之间仍旧没能反应过来,光芒之中,即便一只手下意识的横在了胸前,实际上却没能遮挡住任何敏感的部位,算不上非常丰满但白哲挺拔的双峰暴露在空气当中,纤细的腰肢,圆润的臀部曲线小腹之下的一小片黑色丛林,修长的双腿微微并拢着,即便纤巧的双足仍旧努力维持着身体的站姿,也完全停止不了因恐惧而带来的颤抖,右手之上依旧握紧了那把尖刀。尽管她本人或许并没有多少的自觉,然而若以客观看来,灯光下这兼具了柔美与恐惧的一幕,的确是充满着诡异与禁忌的惊人美感。

    蓝樟努力让自己的目光在地板与天花板,四周的窗户、家具之间打转,低头瞥见了掉在地上的大浴巾时,才转头跑进浴室替张语默寻找新的浴巾,老实说目前心中想着很多的事情混在一起,感觉相当混乱,多数是关于真理之门的,也免不了想到此时处于惊恐中的张阿姨,没穿衣服,,咳咳,浴巾就挂在显眼的位置,直接就拿了下来,经过洗漱台前的大镜子时,无意间瞥见了溅在衣服上的一些鲜血,虽然不多,但恐怕也有些吓人,然后脸上好像也溅到了,再看一眼,他才徒然瞪大了眼睛。

    脸占没有溅到,那是鼻血。

    蓝粹瞬间觉得整个世界都黑暗了,本来跟英雄救美沾得上一点边的事情怎么会这个样子,自己只是看了一两眼,没来得及乱七八糟的去想啊!不知道张阿姨有没有注意到这个,哗哗哗的拧开水龙头,连忙将流出来的鼻血洗掉,看了两眼之后。方才举着浴巾出去了。

    “咖,张阿姨,是我,没事了

    依旧是这句话,他举着浴巾缓缓靠近,如此大概半分钟后,张语默方才从那惊恐的状态中摆脱,缓缓放下持刀的右手,接过了浴巾,将之裹在了身上,只是浑身还是在不断颤抖:“宝、宝,”“没事了,张阿姨,没事了,”

    小心地接过张语默手上的那把水果刀,蓝樟看着她依旧有些惊恐地在后方客房的床边颤抖着坐下:“张阿姨,家里有绷带吗?”

    在、在卧室的”,柜子上面

    看了蓝樟好几眼,张语默方才结结巴巴地说道,蓝樟点点头。

    “好,张阿姨你别怕,我马上过来

    他现在对方才流鼻血的事情有些在意,但更多的事情也需要去想去解决,将手中的刀子扔回厨房的金属架上,顺手毁灭了小吧台里燃烧的火焰,打开客厅里的灯。有些家具被打乱了,墙上、地板上都有飞溅的血液,去主卧里拿到了各种物品齐全的急救箱,他还走到阳台边看了看,从天上掉下来的尸体还在道路上燃烧着火焰,这是在道路边的小车旁先偷袭他的那个家伙,摔下来的时候似乎引起了一些动静,一楼似乎有人要开门走出来了,想来不久便要引起骚乱,不过一时之间,大概还没人会现三楼也出了问题。

    拿着急救箱往客房走过去,张阿姨显然还在害怕,原本已经坐下来,此时却是一只手捏着裹在身上的浴巾,一边站在床边往客厅看,看见蓝樟过来了,方才再度坐回去,她的恐惧感已经渐渐平息,身体不再颤抖,当蓝棹打开急救箱要为她处理手臂上仍在流血的伤口时,她身体震了震,大概到了这个时候,才终于感受到了疼痛。

    对于这样的急救,蓝樟做得有些笨拙,好在手臂虽然一直在流血,但伤口看起来倒是不至于太严重,房间就在这包扎的过程中安静了一阵,外面隐约传来了骚乱的声音,应该是有人现了在马路上燃烧的人形物体了,包扎快要完毕的时候,蓝樟忽然觉得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才好,因为忽然想到了之前映入眼帘的画面,即便裹上了浴巾,胸口往上仍旧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肤,而浴巾的下摆还不到膝盖,目光如果往下看,就能看见白哲的小腿与**的纤足,如果将目光停留在浴巾包裹的范围也不太好,因为之前看到了,就会下意识地想到浴巾里面是怎样的情景。

    事实上,先前冲进来的时候,蓝樟倒的确没有想太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只是他在全力战斗的时候,身体的新陈代谢远常人好几倍,血液流本就加快了很多,对于身体内部的刺激反而没有什么免疫力,另一方面,张语默当时所表现出来的那副情景也的确有着莫大的冲击力,蓝粹心中没有多少恐惧感,全神贯注的紧张当中,一旦意识到了这一点,也就将这冲击全盘接受了。流鼻血是正常的事情,或许还有最近没吃蔬菜上火了,最近芥末回家了之类的理由,然而一旦心中在意起来,之后或许就会将这种在意不断放大了,归根结底,男人就是这种无可救药的存在啊。

    也因此,当包扎接近完成,张语默逐渐从混乱的心绪中摆脱出来,开口说出:“宝树,刚才”这句话时,蓝樟也就下意识地瞪了瞪眼睛,一边将目光投向天花板,一边被吓到一般的叫了出来。

    “啊,刚才刚才我什么都没看

    糗大了,,

    几乎在喊出来的同时,蓝粹就已经反应过来,膘了张语默一眼就将已然僵直的目光移开了,而对面的张语默有些疑惑地眨了几下眼睛,随后也是微微地低下了头,房间里再从来,婷粹的脸凡经在瞬间红了,感觉卜有个水壶在跷滚烫的,也不知道头上有没有冒出水蒸气,但恐怕马上就要“嘟”的叫出来了”不过,过了几秒钟,旁边的张语默倒是伸手捂住了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她看起来到是没有为这事感到太尴尬:“呃,刚才”谢谢你了。宝树,如果不是你”虽然外表上看起来跟蓝樟简直是同龄人一般,但是她自然不会为了蓝樟这种**的错误感到有太多的尴尬或是不好意思,这句话说出,也是恰到好处地缓解了蓝樟那边的状况。

    “呃。我是因为”今天买的游戏碟忘拿了,所以就”哦,对了,刚才那人

    他也不知道具体要问什么,只是提起到这边的话题,张语默皱起了眉头,神色仍旧有些恐惧,有些复杂:“那个,他们”是席镇,他们”他应该在坐牢才对,我不知道

    “席镇?那是什么人?”

    张语默望了他一眼:“他是”以前在工作室里做过事的人,因为偷窃公司的物资,又当商业间谍专卖资料。所以被我起诉了,我以前就知道他有黑社会的背景。可是可是”

    她一时间也说不出可是什么,蓝樟倒是反应了过来,被水果寄生了的怪物,如果真的是第一时间就痛下杀手,哪有可能让张语默从浴室跑到厨房再拿着一把刀跑到客房里来。他心中想着这件事,旁边的张语默神色复杂地望着他,欲言又止。

    “宝树,你怎么能打败他们的

    “哈哈,我之前不是说过吗,我学过功夫的。”“可是”,耳是

    “嗯?”

    没什么

    对话当中,下方徒然又传来了一声尖叫,恐怕死在小车里的人也已经被现了,张语默的身体震了震,蓝樟朝窗户那边看了一眼:“霍启南安排的那些人也已经死了,对了,张阿姨,他们保护你的人手是因为那个席镇越狱才增加的吗?”

    张语默摇了摇头:“那次图扬帮的事情之后就有了,最近几天是不是有增加,我也不清楚”她微微有些沉默,随后才终于抬起头,“宝树,那个。”如果我说,我刚才看到了怪物,席镇变成了怪物,你会怎么想?不是比喻,而是他真的,”变成了怪物

    她有些用力地强调着这一点,蓝樟倒是微微有些疑惑了,是怪物啊,没错啊。随后才终于意识到,自己是知道内幕了,也早就有过几次战斗,张阿姨这边可是第一次看见水果寄生后的那种非人的怪物,如果不是因为这样,她也是心性坚定的女强人,如果只是看见几个入室盗窃的强盗甚至是入室寻仇的凶手,又何至于怕成刚才的那个样子。当下笑着点了点头。

    “我知道的,我刚才也看到了,的确不是人了。”

    “你”之前有见过?他们这种的”

    “我的确知道,放心吧,张阿姨你先去穿好衣服,接下来的事情,”

    “要报警吧?”

    “不,警察应该很快会来了,但我们要先离开。”

    下方的骚乱愈盛,想来也已经有人报警了,无论如何,这样的事情警察恐怕帮不上忙。这一两年来蓝樟在珊瑚的熏陶下也知道了不少进化者战斗的事情,异能的战斗中,攻击与防御极度的不平衡,只要抓住别人防御的盲点,哪怕是一个很弱的异能者,也能挥巨大的破坏力,但即便是五级的进化者。一个不小心,走在街上也会被普通杀手给刺杀掉。

    既然对方是拥有异能的怪物,出了这样的事情,守在家里只是最笨的选择,在异能者来说,区区的四面墙根本就不是什么牢固的东西甚至警察局也不见得安全,如果对方有关系,恐怕警察当中也能有他们的眼线。一旦被人盯上,先要做的,就是跑得远远的,先躲起来让人找不到,然后再试图找出敌人,做出反击。

    这时候没办法跟人一五一十的解释了,好在经过了方才的事情,张阿姨也接受了眼下的事情不能以常理来思考的事实,裹着浴巾去到卧室里换衣服,这个过程中,蓝樟就站在客厅中,背对着卧室的门口一边警戒一边脱下了染血的外套,放火烧掉了。几分钟后,张阿姨在卧室里换上了一套相对普通的女式冬装,随后穿了一件米色风衣,围上围巾,蓝樟注意到她在床边敲了几下,从床脚的暗格中拿出了一些存折护照之类的东西放进手袋里,显然就是她所重视的全副家当了。

    “我们,,走吧。”

    收拾好如此简单的行装,提着手袋在蓝棹身边说出这句话时。张语默的神色多少有些复杂,她大概是觉得事情会很危险,而自己是长辈,感觉不该给蓝樟带来这样的麻烦,可目前又只能寻求蓝樟的帮助。因此而苦恼吧,从她的脸上,这种感觉就能一目了然地看出来。

    蓝樟到是没有这样的困扰,他还是相对轻松的。

    感觉上,就像是在拐人私奔一样,”

    确定了楼梯间暂时没人经过,两人走出了房门,下到一楼的时候,外面已经是一大片的围观者了,恐怕小区里大多数的人都已经出来了吧,远远的,警笛的声音也已经响了起来。就在这样的局势中,两人穿过了聚集的人群,朝着小区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