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静米的时候,能旦会朝看四周延伸过去,飞驰的甲贼,一诬属的外壳,一条条的纹路,外亮之中才是密集能量的汇集,疯狂旋转的祸轮、流动着火焰与热量的管道、运动的汽缸,连同各种各样仪器中延伸出来的电线、电路板,电与火焰的流动。衍生成各种各样的力,转动了齿轮、承轴,然后再化为思维反射回来,在脑海中形成画面。

    如果愿意,他可以切断或者增加某一部分的能量流,最简单的方法莫过于烧坏一块电路板,切断某一条电能的回路,虽然并不懂得汽车内部的复杂原理,无法精确预料到后果。但依靠电能、热能形成回路的机械一旦出问题,表现出来的形式,往往可以非常简单,熄火、失控、爆炸。无非就是简单的三选一一当然在很多时候,这也很可能变成一个多选题。

    尽管因为后方的跟踪者令得气氛多少冷了一点,而隐约察觉到张阿姨身上的那股阴影也令得蓝挥心情不爽,但直到最后,蓝挥也没有真的选择用这种简单粗暴的形式将一点点的不快泄出来。说到底,这些也只是自己的猜测,张阿姨跟小雨父亲之间的情况,自己无论如何是一个外人又是晚辈,哪里又真能弄得清楚,乱下结论。

    一路回到小区之中,帮忙将满车的年货都搬上了楼,已是傍晚时分,张语默留他在家里吃饭,蓝棹自然也去厨房帮了会儿忙。虽然目前的张语默身家丰厚,平日里出众的气质也颇有些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贵族气。但事实上蓝锋早就听小雨说过,母亲从小到大不过是一个家里条件稍微好点的农家姑娘,若不是后来遇上了父亲,想来不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事实上,好几次方小雨来到江海跟母亲住在一起,看到的或许还只是掩饰之后的情况,方小雨只是察觉母亲一个人在这边过得或许不怎2好。但在江海几个月下来,蓝榨才察觉到,张语默平日里的生活状况,或许比方小雨看到的还要严重一点,除却平日里的应酬,蓝挥有两次过来这边正遇上吃饭的时间,张语默一个人在家里吃的,不过是清淡无味的食汤面,比普通方便稍微好一点而已,用清水煮了,放点盐,放点酱油,有几次陪着她去术买东西,也曾经察觉出来,在食物方面,她买得都相当简单。一个人偶尔事情忙。赶时间这样吃还没什么,但若是好几年都这个样子,想来这样的生活,未免就有些畸形了。

    不过,真到了厨房拿起锅铲,张语默的手艺其实比之昨天的谭羽然跟白石两人还要地道得多,说起来谭羽然跟白石只是专业,一个天才司以门门都懂,但总有些气质方面的东西还是不可能学到,而在眼前的女子身上,一如大半天购物的情况。她的烹饪才是真正有生活的感觉的。简简单单的三菜一汤,就如同返璞归真一般,等到饭菜做完,蓝挥都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帮到忙。

    他也不是不懂家务的人,跟许多同龄人比起来甚至称得上熟练,但这样的感觉,真是有些怪。

    一块吃了饭,蓝挥终于起身告辞。一路去到楼下时,蓝挥才注意到的确有人在附近的车里监视着张阿姨那边的情况,事实上这样的事情应该已经持续了好一段时间了,但如果没有今天的事情,蓝挥恐怕也现不了,或许是因为上次的事件之后。霍启南让手下加强了对张阿嫉的“保护措施”的结果吧。

    从那小车前走过的时候,蓝棹多看了两眼,随后,车里的人也有些挑衅地回望了过来,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良善之辈,哪里会将蓝摔这样看来弱得一塌糊涂的小毛头放在眼里,哪怕知道他在不久前与图扬帮的那场风波中表现得很强,这些人当然也不会认为自己比他会差至哪里去。

    不过,就算目光能在空中擦出火花,倒也不至于出现有人撂话或者因此打起来的情况,这帮人其实是认为蓝棹的那几眼太过刻意,有挑衅的嫌疑在先,蓝挥则觉得这帮混混有点不可理喻,看你两眼就这么瞪我。也就将目光收了回来,朝小区外走去,时间已是深冬,天又已经黑了。外面气候寒冷,纵然是居民区,这时候也不见有多少人在屋外走动。大抵都是在房内烤火或是享受暖气了,蓝榨出了小区大门,在附近的街边找了一处黑暗的地方,方才升上夜空,慢慢悠悠地准备回家,不过心中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梗着,不太舒服。

    先是以为今天觉被跟踪后坏了心情的事情,飞了一小半的路程,才陡然想了起来,今天跟着张阿姨一块买东西的时候,自己顺便买了两张游戏碟,走的时候忘记拿了,难怪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如此一想。掉头往回飞去,如果买的是衣服啊糖果啊那就罢了,既然是电脑泣戏。他还是希望今晚就可以体验一番。

    原本可以到小区中再降下来,不过想想有人监视着张阿姨的住处,便在小区外的小巷子里降落了,一路从小区大门再走进去,夜风凄冷,路灯也显得昏暗,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心中提醒着他,回来不完全是为了游戏碟,快到张阿姨居住的那栋楼房时,他在一个花坛前微微停了

    下。

    周围的路灯没有全亮,景物也看不太清晰,他站在那儿想了想,缓步走到一边,将手伸向了花坛中一片低矮的女贞衬,衬叶上沾着什么东西,用手指摸了摸,是血,然后,被藏在花坛中的一具尸体隐约映广了眼帘。人死不久,血还在徜,应该是有印象的人。

    对了,方才从张阿嫉家出来之后。走过了那辆小车,到这里的时候。有个人站在路边看着”是跟车里的那些人一伙的,霍启南的手平。他为什么会死在这,,真理之凡

    心中闪过了这个念头,水果的感觉”,或许也不对,这个感觉是”

    脑中进行着这方面的思考,蓝挥不丹理会花坛里的死尸,朝着张阿妖居住的楼房走过去,约莫看见停在黑暗中的那辆小车时,有些念头被捕捉到了。

    水果寄生后的感觉,隐隐约约的。那感觉淡到已经快消失,辽侃明水米的清生状怂匕经稳定下来,跟那次小东的情吧,叭一样。他心中梗着的东西,不是因为霍启南,也不是因为电脑碟,或许自他从张阿姨家走出来,就隐约感受到了这样的气息,由于那气息太过模糊,他心中又在想着这些监视者的事情,才在心中被混淆了具体李项。只知道出现了在意的事情,具体在意什么,一时间却把握不住。

    走近那辆小车的时候,他注意到了车里的情况,血浆在挡风玻璃上溅得到处都是,车里的两个人血肉模糊地坐在里面,其中一个半张脸都已经不见了,另一个则是被斜斜地撕裂了胸口,这伤乍看起来很奇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造成的,既非利器也非钝器,简直像是狼牙棒从人身上拉过去了一般。

    小车停靠的位置没有路灯,如果有人走过去,一时间恐怕也现不了车里死了人,蓝挥也是仔细看才能看出来,小车一边的玻璃上破了一个大洞,是不规则的圆形,居然像是被什么东西高温熔化掉了。真奇怪,不过,”

    蓝择陡然反应过来,真理之门干嘛要对霍启南的人动手?抬起头下意识地朝着三楼望了一眼,先前自己在小区门口进来的时候朝这边望,张阿嫉家的灯是打开的,但这个时候,已经灭了。

    出事了?为什么?

    就在他心中泛起这个念头的同时,一道人影从侧面冲了出来,与弈人影相连的,仿佛有一条巨蛇舞动在空中,扭曲、盘旋,在刹那间结成一个巨大的尖锥,朝着蓝榨挥舞过来。

    直到那半鞭半锥的物体要接近蓝挥的身体了,他才转过了头,微微地瞥了一眼。

    空气中响起了声音。

    那尖锥跟蓝挥狠狠地接触了一下,也不知道到底被挡住了没有,然而下一刻,蓝锋的身影已经消失了,那疾冲而来的黑影像是被陡然刮起的风卷了起来,在风中停止了一瞬,然后,消失在原地。

    小车的车身左右抖动了好几下,那一刻,旁边花坛中的杂草、女贞树嗖的一下立了起来,连同栽种得有些年月的大树,上方的衬叶都被风力带动了,指向天空,黑影瞬间拔升过周围楼房的高度,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高冲向那片星辰繁密的夜空,随即在夜空中亮起了光芒。陋书吧咖慨阳昭蛆。刚不一样的体验

    简直像是一颗从地面冲向天空的烟火,在某个高度停止了这样的惊人高,再往上升了一点后,方才以自由落体的形式开始下降了。

    几秒钟后,只听“呼”的一声,楼房四五六楼的阳台上,挂在外面的衣服被刮过的风力弄得陡然拉直了,蓝棹刷的降落在三楼的阳台上,或许是因为装修时隔音效果做得太好,这时才能隐约听见里面传来的张阿姨的一声尖叫,而几百米的天空中,方才试图偷袭他的家伙正在化为火球下落。

    既然是真理之门,那就没什么好说的。

    客厅里有一道人影现了他,蓝挥直接走向了连接阳台与客厅的落地窗,他也没有去推窗,而是直接朝里面走进去,巨大的窗玻璃就那样被直接撞成雪花片,人影从里面扑过来。蓝择记得客厅靠窗户的一角放了个圆筒,里面有棒球棒和高尔夫球棒之类的东西,他顺手抓了一根出来。砰的一声,随着他走出的两步。那人影倒飞出去,空气中传来骨碎的声响,手上应该是一根金属的高尔夫球棒,这时候也直接歪掉了。

    一只手扔开弯掉的球棒,一只手的手指在空中弹了一下,位于客厅角落的小小吧台中,一只酒瓶砰的碎裂,然后酒液燃烧起火。事实上拥有能量做辅助,蓝榨并不至于在黑暗中就变成什么都看不见感觉不到的瞎子,但是有光毕竟是好了很多,房屋的一侧,从客厅往客房那边过去的方向显得有些凌乱,地板上有水清,混乱应该是从浴室延伸出来的。由于厨房靠近浴室,可以看见一些厨房用具也被打翻在地上,张阿妖是在客房那边,而从客厅到客房的门口,一道人影转过了头来。

    那身影朝着蓝样冲了过来,度飞快,只是蓝摔的度更快,那边冲了两米,蓝挥已经朝着那边走过去三四米的距离,还顺手朝那堆被打翻的厨房用具中捡起了一把水果刀。一把抓住了对方还来不及反应的一只手,长长的水果刀直接劈了下去。

    哗哗哗哗哗哗哗哗一

    转眼之间,他直接在那具身体上劈了十多刀,将这人的整个胸口劈得稀烂,鲜血如浆喷射,然后将他朝背后扔了出去,蓝挥脚下不停,也不苹后方的人怎么样了,先去往客房,在确认这边不再有真理之门怪物的同时,他也看见了被逼退到这边的张语,然后他就愣了愣。她没穿衣甩

    客厅的火光隐约传过来,全身**的女子站在那儿,或许因为方才从浴室中跑出来,她的脚上,满头长上还有水清,微弱的火光与星光勾勒出了她身体的轮廓,左手似乎受了伤,这时候正在流血,弯在胸前勉强遮住胸口,右手之上却是握了一把锋利的尖刀,美丽而单薄的身躯因为恐惧而颤抖着。

    “张阿姨,没事了。”

    安慰了一句,蓝挥这才回过头。再去看客厅里的两个也不知道是人还是怪物的家伙,却见其中一个已经背起了另一个,恐怕是察觉到实力的差距,他们朝着阳台那边冲了出去,准备逃跑了。

    考虑到身后的张语默,蓝摔并没有选择追上去,他回过头,过得片刻方才说道:“张阿姨,没事了,是我。”一边安抚着,蓝挥一边想要靠近将她手上的尖刀拿走,不过,稍微靠近了两步,只见窗外一道火光创过,有什么东西燃烧着从天上掉落下去,张语默喊了一声,刀子已经挥舞起来,蓝挥连忙退后,伸开了房间里的灯:“张阿嫉,是我!”

    蓝樟叹了口气,有些尴尬地将目光转到一边,事实上这样的动作多少有些虚伪,因为不管怎么样,都已经全看光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心杠比,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