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二天早晨起来,感货神清与爽。梦什么的忘了个干干师一,不讨酒醉之后素心姐有在照顾自己的事情还是知道的。

    这一天过小年,一般来说,都是搞大扫除啊,开始准备年货之类的时间,不过素心姐跟蓝挥前几天便已经将卫生搞完。谭羽然跟白石来江海也有些要处理的事情,一大早便出去了,素心姐在隔壁煮了面汤,见他起来,便将他拉过去吃早餐。想起对方昨晚照顾自己的事情,蓝粹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吞吞吐吐地道谢。素心倒是皱起了眉头。

    “你不是叫我姐姐了么?”

    她看来生气了,实际上自然也是假的,随即便笑了出来。

    吃过早餐,素心打开电视机放武侠片看,她的客厅里有一台小彩电。平日里自己到是不怎么看的,这时候一边跟蓝樟聊天一边看电视里重播了好多遍的神雕侠侣,过得一阵,素心问起“打工那边也已经放假了吗?”蓝粹才记起还有其它的事情有必要去做,准备出门。

    “那明天有空吗?”

    “嗯,有啊。”

    “羽然跟石头今天把事情处理好,明天一块出去玩,顺便还有买年货,大家一起吧。”

    “好。”

    离开宿舍,路经一些小区的时候,也能看见一些人在家里搞卫生的场面,他的目的地是去往张阿姨那边。想想这段时间都是她一个人在家里。如果要搞卫生,肯定会有些麻烦,自己这边横竖也已经把卫生搞完了,就过去帮忙做点力气活。一路坐车抵达张阿姨所居住的小区时。看见几户人家也在大扫除的情景。他就觉得自己来得果然没错。

    张阿姨住在江海这边,除了外界传的一些不怎么靠谱的绯闻,按照自己这半年时间的观察来看,她除了跟阿琴亲近一点,其余能说上话的就只有公司里的尚总跟汪总,只不过这尚总、汪总两人跟张阿姨的关系也有些微妙,两个人都是三十多岁。又帅又有能干的大众情人,张阿姨人又漂亮又有气质,照理说男男女女在一起工作这么些年了,若是生点暧昧恐怕也是平常,但这两人反到是像有些躲着张阿姨的样子。后来想想,这事情恐怕也是跟方小雨的父亲有关系,那天听那名叫耸启南的黑社会老大的话,如果真有什么人敢追求张阿姨,恐怕会被他叫人抓了沉江或者沉海也说不定,这几个月来张阿姨对自己亲切,看公司里那些人惊讶的态度,就能够想象这是多么不寻常的一件事了。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方小雨的同学。估计也被抓去沉江了”,

    心中无聊地想着这些事情,进了小区,上楼,敲门,过得片玄,里面传来脚步声,张阿姨大概是透过猫眼往外看了之后方才笑着拉开了房门。她一身休闲的居家服,鹅黄色的下摆几乎遮住了大腿的高领绒线衣。棉质的长裤,穿着一双加菲猫造型的棉质保暖鞋,鞋子显得很大。因此令得她的身形又是娇小了几分。

    “宝树。进来吧。”

    蹲在一边替蓝樟找拖鞋,招呼着他进来坐下,打开了客厅里大电视。然后跑到一边倒水。张阿姨住的这边都是半新不旧的老房子,这套房子买下来之后有过装修,木地板啊,简单的吊顶,落地窗弄得很是温暖,虽然是一个人住,但是四周的卫生都搞得很干净,沙上放着一本打开了的书,自己敲门之前,恐怕张阿姨就坐在这儿看书吧。这边他之前就过来了好几次了,这时候坐下来,才忽然想到了另外的一些事情。片亥,当张阿姨笑着问他过来有没有事的时候,蓝樟有些尴尬地抓了抓头。

    “呃,那个,,今天过小年嘛。大家都在大扫除,我以为张阿姨你一个人在这边,阿琴姐又忙着相亲,我那边卫生已经搞完了,所以就过来……呃,本来想来帮忙的。不过…”

    他之所以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是以为方才才反应过来,张阿姨这边是有家政公司常常过来负责卫生的。自己要过来帮忙,恐怕是有些多余了。话说到一半张语默也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时候一边望着他,一边将手放在唇边,柔和地笑了起来。那是温暖而知性的笑容,蓝樟注意到那微笑的目光时,脸上便微微的有些红了。

    “其实正好有事小年啦,想出去买点年货,不过一个人在家总是很懒,宝树你既然过来了,可以陪我出去买东西吗?”

    “好啊。”

    “那你先坐,我去换件衣服,马上好。”

    张语默说着,进了卧室那边。出来的时候,倒只是换了一件适合出门的长裤,依旧穿着那长长的绒线衣,戴了一顶帽子,手上提了一个。小包,冲蓝挥笑了笑:“走吧。”

    之前的几个月里,也会有下了班之后蓝樟陪着张阿姨顺路去市买东西,然后帮忙提回家的事情,几次下来之后,感觉上这样知性美丽、气质出众的张阿姨平日里会去的似乎也就是那些整洁干净、有条不紊的市、大商场、专卖店之类的地方,不过今天去的地方却有些不一样。开着名贵的跑车,两人这次过来的。却是江海市中心一处热闹的综合性批市场。

    说起来一般的人家购置年货。大多数都是来这样的地方,这时候还没到中午,市场里人群熙攘,拥挤不堪。但或许也正是这样的气氛,才更能够衬托出年关将至的热闹气氛。张语默并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千金大小姐,但她身体单薄,以往一个人在江海,的确也不好在这个时候过来挤这样的市场,就算不怕小偷之类的人,真的买多了东西,她一个。人也根本提不了。这时候在蓝樟的陪同下一路穿行在拥挤的人群中,在各个店铺间挑选着糖果、饼干之类的东西,与人讨价还价,一切熟练无比,偶尔她也会让蓝挥提提意见,这个时候才能让人由衷地感觉到,这名年轻漂亮即便是稍稍打扮都如同模特儿一般的女子,果然是已经是当了母亲的人了。

    两人出丹的时候时间就已经比较晚了,上午的时间稍微挑选了一些糖果便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这时候也就过去市场附近的餐馆吃饭,或许是因为年也是一个人过,糖果的总类买了不少,但每一样都只买了一点点,虽然过完年她也有到处拜年的必要,但那样的礼品基本是由阿琴负责,何况这样的市场,恐怕也买不到什么高档的礼品。

    吃了两个简单的套餐,稍稍休息一阵,六要买的东西更多此包括糖果在内,各种零食,或贞以非的干货。海参、晓鱼、干贝之类的东西。蔬菜、水果、肉类,烟花以及鞭炮。每一样都买得不多,然而一旦加起来,规模也真是可观,中途还回过停车的地方将东西放回过一次车里。

    张语默显然是真的在享受这种逛街买东西的乐趣,一边笑一边在拥挤的市场里穿行,偶尔人太多,大家又都提着东西,她也会毫无顾忌地挤过去,脚上还被石狠狠地踩了一下。痛得她呲牙咧齿的,蓝棹注意到。不管买什么东西,她都在砍价,张语默人长愕漂亮,又会说话,对价格拿捏又准,她砍价基本很少有不成功的,不过就算砍赢了,她买的东西也不多,好几次老板抗议,于是双方又是辩论一番。

    蓝樟在后方跟着,佩服不已。年纪和阅历果然是有差距的,他跟芥末一块逛街买东西的时候,芥末也会习惯性的砍价,不过价格不敢砍太多。沾点小便宜便沾沾自喜了,很多时候还因为谈不拢而闪人,哪能有张阿姨这么顺畅,买毛线的时候居然把价格直接砍到两成都成交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对方看见张语默的样子,认为她是肥羊一只而故意喊高了价格。

    直到离开的时候,蓝挥脑海中还想着那老板喊三百,张语默淡定地回以六十时对方的表情这么狠的一刀,居然还能成交,蓝樟感到自己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砍价的艺术”,

    将一大堆东西放进车里,蓝樟忍不住将心中的事情说出来,啧啧赞叹一番,站在对面正拉开车门的张语默先是操了愣,随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已经不是方才砍价时的那种从容表情,这笑容看来有几分少女式的可爱。

    “呵”那个毛线我不想吴,随口乱说的,想不到那个老板居然答应了”,呵呵

    “呃,”两人坐进车里,随后蓝樟也笑了起来,“这么看起来,砍价的诀窍就是把每样东西都当成不想要的了。”

    张语默看了他几眼,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唔,宝树你说的有道理。”随后回头看了看,微不可察的皱眉之后,方才动了汽车。

    大半天的购物之旅,张阿姨一直都很高兴,不过也有几次在无意间。蓝樟注意到她似乎是在皱眉,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或者更可能的像是看到了什么。市场中人群熙攘,蓝樟也现不了太多的东西,当时想或许是自己的幻觉,不过,当跑车出了停车场,驶过了几个街区之后。蓝樟回头看了好几次,才终于确定,好像是有两辆车在跟着自己。他望舟正在开车的张语默时,张语默随意地朝后视镜看了一眼,然后微微一笑,朝蓝梯摇了摇头,从那表情上看,有人跟踪的事情,她显然一早就明明白白。

    “不用管他们,没事的。”

    “呃蓝抖想了好久,又回头看了一眼,“他们,,是那个霍启南的人吗?”

    张语默冷冷一笑,这是蓝樟第一次在近距离看见她这种尖锐的、厌恶的表情,不过只是片刻,她柔和地笑了笑:“没事的。”没有跟蓝樟多做解释,但显然是默认了。

    毕竟算是长辈跟晚辈的关系,对于张语默来说,蓝樟是女儿的同学。对于蓝樟来说。张语默是同学的母亲。几个月的时间,张语默虽然亲切,但偶尔在一块闲聊,说的也都是有关蓝粹在工作上的事情、学校里的事情,另外便是方小雨在美国留学的近况。有关霍启南的事情。张语默显然不希望这个作为小雨同学的年轻人牵扯进来。

    而在蓝粹这边,既然作为长辈的张阿姨表露出这样的态度,他当然也不好多问什么,事实上,虽然看起来张语默并不喜欢有人跟踪的事实。但霍启南实际上是受方明谦的指使,方小雨对于这个父亲毫无好感,可张阿姨跟方明谦之间到底还有没有关系呢,这也是难说得紧”不过,结合上次张阿姨在那个霍启南面前说的那些话,还有现在的这种态度,应该是没什么瓜葛了吧。

    不过,这种毫无瓜葛,恐怕也只是单方面的。

    这段时间以来,他大概知道了霍启南的地位,也隐约了解到了方明谦以及那人背后方家的势力,两人之间应该是没有关系了,然而方明谦仅仅是表露出了一个态度,就有霍启南在这里帮他做事,新星工作室的一帆风顺,有关张语默的各种流言。公司里尚总、汪总的那种奇怪态度。以张阿姨这么出色的条件,居然没有人敢追求她,这一切结合起来……

    蓝粹在座个上想着这些事,一边的张语默一边微笑着一边开车,偶尔提起话题跟蓝樟说几句话,但相对于之前,也已经沉默许多。这大半天来的开心气氛,张语默那因购物而带来的放松情绪,都因为方才的那几句话,已然在无形之中,渐渐褪去了。后方那两辆车带来的只是小小的阴影,望着旁边正在开车的女子偶尔流露出来的或复杂或冷漠的神色,蓝摔觉得自己隐约能感觉到,笼罩在她身上的,到底是怎样巨大的阴影与压力。

    虽然不知道十几年前那方明谦到底因为什么压力与她分开,但这些年来,或许方小雨的父亲从来就没打算放弃她,尽管看起来张语默本人已经完全不屑于这样的“爱情”了,属于方明谦这个名字的阴影却一直压在她的头上,甚至渗入到了她整个生活里,连蓝棹这个局外人都能感受到的阴影,不难想象她本人到底是怎样承受着这样巨大的压力。别人因方明谦给她面子,说她是方明谦的情妇,没有一个男人敢亲近她。甚至尚总、汪总那样的合作伙伴都是那样刻意地保持距离”上次霍启南叫她姓子,她还可以嫌恶地说“我跟他没有关系”但如果有朝一日方明谦要握紧放在她身边的这只手,哪怕她现在已经有了上亿身家,恐怕也是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吧。

    难以想象她心中到底承受着怎样的压力,亲切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黑暗,明明有父母在老家,过年却不愿意回去,宁愿一个人在江海看书。她将小雨送去美国,而小雨对父亲的厌恶,心心念念的想要打到方家。虽然不太可能,但必然也是感受到了这些东西的缘故吧。

    他有些讨厌这样的感觉”(未完待续)

    凹曰混姗旬书晒)小说齐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