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天晚上四个人一块吃饭、聊天、喝酒。素心姐的房间望一小空调。看起来不大,又有点旧了,但效果很好,几个房间都是暖洋洋的,也没有什么气闷的感觉。都是差不多大的年轻人,虽然第一次见面但彼此聊起来,也没有多少的隔阂。不多时,蓝樟便大概知道了这两人的一些背景。

    两个人目前都是军人,据说在某个需要保密的部队里服役,这次过年放假,便过幕看看老朋友,顺便也是过来这里旅游,谭羽然算是一般的列兵,白石则是个技术兵种,外号电脑。实际上也是搞电脑方面的事情的,其实从气质上看起来他就像是个书生。虽然身份是军人,谭羽然也的确有着军人的气质,但真到大家聊起来,也不过像是普通的大学生一般,抱怨军校的教官如何如何乱来,另外也抱怨自己当大头兵的居然要学各种科目不必要的知识。抱怨老师大概算是学生的共同话题。蓝樟本身成绩也不是很好,喝了几杯酒之后,也就跟着一块骂起学校某某老教授如何如何冥顽不灵起来。

    谭羽然据说是军人世家,爷爷以前当过军官,现在还有点关系。白石便骂他是权二代权三代,抨击一番。谭羽然便是一肚子苦水,哼哼几声说自己爷爷老爸之类的是如何顽固不化,对孙子儿子比对手下的兵还耍严小时候欺负一下小硼骗几颗棒棒糖吃都会因为小…告状而被打一顿。认识的人中间就没有怕他的,有几次还被人造谣陷害过,知道他家里人严格,乘着遇上的时候随口说谭羽然今天欺负谁谁谁了,晚上谭羽然回家被打得莫名其妙,据说白石这厮就曾经这么干过。

    虽然被说成万恶的权二代,但或许就是小时候的这些悲惨经历。谭羽然并不会让人觉得孤傲或是高人一等。至少作为朋友,即便能让人感觉到他身上的自律和骄傲,那也只是让人觉得亲切。

    他一脸不爽地说起这些童年旧事的时候,其余三个人都笑翻了。白石之所以被称为电脑也是其来有自,这家伙心算能力记忆力都是强,随便说个五六位数的加法甚至乘法他都能立刻说出答案,一副扑克牌看一次能记住每一张牌的顺序。据谭羽然说这家伙看起来厚道。实际上一肚子鬼主意,有一次跟一个…表白,策划了一个峰回路转的完美剧本,因为太复杂,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出了岔子,那硼被别人给泡走了,,

    谭羽然一边说一边拍着桌子狂笑,白石那边满脸通红,恼羞成怒:“你每次见到人就说这个见到人就说这个你有没有新意啊”接着就是狂抖互相的糗事,据说素心姐当年还被人设计进去过男生澡堂,白石有一次想要整人结果自己不小心摸到电路之类之类的。

    蓝樟酒量不高,说到这些事情时已经晕乎乎的了,周围的气氛很好。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气氛了,倒下去的时候,好像是靠在了素心姐的肩膀上,然后便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触电的不是姜胖子吗,他的头,,嗯,扫把

    呓语的声音响了起来,素心的身体陡然间僵在了那儿,脸上泛起了不知所措的表情,原本在争吵的谭羽然跟白石片刻之后也愣住了,好半晌。素心的手指才抖了抖,轻轻的搂住蓝樟的肩膀,让他缓缓地趴在自己的腿上,谭羽然的目光变得清澈,喃喃说了句:“姜胖子已经嗝屁了啊。篮子,”

    不久予后,素心扶起蓝樟,送他回去自己的房间,让他躺倒在床上。随后替他脱掉鞋子,铺开被褥。谭羽然跟白石环顾着房间里的摆设。目光在双层床的上铺以及属于芥末的一些东西上停留片刻,坐在床边的素心轻轻跟他们挥手时。两人才退了出去,随手拉上门。

    几分钟后,素心回到自己的房间。白石在桌边收拾碗筷,谭羽然站在靠窗户的桌边一面喝着果汁一面想着事情,方才他们喝得比蓝樟还要多。但现在身上却连半点醉意都没有,只有素心的脸上显得比平日里更加红润,她过去帮忙白石收拾时。谭羽然便也放下果汁过来整理了。

    “家安以前在洗澡,把我推进浴室的那一次是石头的主意吗?。

    拿着菜碗走进厨房的时候,素心扭头问道。看来都有些心事的谭羽然跟白石顿时都愣了愣,白石笑着举起一只手:“我要申诉,那次不是我。”

    谭羽然撇了撇嘴:“那是徐小宁干的。

    白石脸上笑意愈盛,随后指着谭羽然说道:“不过把门上了锁不许你们出来的是他

    谭羽然面不改色,只是摇了摇头:“这算不算是自作自受?”

    素心倒是毫无芥蒂地笑着:“那次都把他给吓哭了。”

    “整人的目的就是要让人哭嘛

    “呵吼,”

    “徐小宁现在在哪?下次见到他不让他好过素心笑道。

    白石哈哈地笑起来:“继承家族产业。现在在海件当什么总裁。半年前叶队出国执行任务,听说他屁颠屁颠地跑去搞什;帜卓,后来强行把叶队留了星期,耽误了次合同,下知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一星期,亏了十几亿,被家里人骂死了。这家伙现在还想着当人,几次见到长都说要为国捐躯,问研究有没有什么进展,可以让他的能力觉醒的,最近应该是回国了吧,江海的话”说不定会过来,到时候素心你说一句话,我保证他绝对不敢说个不字,那子暗恋你很久了

    “嗯?”并得最后一句,谭羽然拿眼睛瞥他。白石笑着摊了摊手。

    二三十多年前的进化者研究刚刚进入轨道,那时候国内的进化者还根本没有一个系统,许多人就算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也无从入手。后来最初的研究基地逐渐将触角伸向全国范围,寻找有可能让异能觉醒的人一大多还是孩子在基地里接受练和试验,一些能接触到这方面的人便也试图将家里的孩子送过来,毕竟如果家里将来能有一个或者几个进化者,国家在各方面都肯定会给自己面子,这与从外面寻找或者雇佣进化者,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当时的基地制度严格,但总不可能谁的面子都不给,家里有孩子送过来的,这边也会按照正规渠道进行筛选。真有资质的,那就留下了,大部分的还是被拒绝。后来基地被攻破。那些孩子很多都死在了变乱当中。剩下的孩子中,有已经觉醒的,有后来觉醒了的,也有的一直都是普通人,最终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家庭,几人口中的徐小宁便是其中之。

    不过老实说,真接触到了进化者的世界,甚至觉得自己曾经就有可能成为进化者,再回去之后感觉普通人的世界真是味同嚼蜡,哪怕家族的势力能请到很多进化者,也总不如自己变成其中之一来得爽。

    如今想起来,那个晚上漫山遍野的异能拼杀,死去的人真是太多了,活下来的人,如今也各自有了自己的位置,彼此都是天各一方。但无论对谁来说,有关那个晚上的记忆恐怕都是脑海中最深刻的东西,大概聊了一下其余一些人的现状。谭羽然望着明素心,目光变得严肃起来。

    “他现在跟那个女孩子同居了?”

    “嗯。”素心笑着点了点头。“很不错的女孩子。叫做芥末,性格好,长得也漂亮。”

    “你,”谭羽然望着她半晌,终究是有些无力地撇开了目光,叹了口气“你啊,”

    彼此之间了解甚深,类似这样的问题在三人之间并没有过多讨论的意义,素心只是温柔地笑着。谭羽然也只能无奈叹息,白石则是附和的摇头。过了一会儿,三人都在桌边坐下来了,方才喝的都是啤酒,但蓝樟休息之后,他们手上的就都换成了果汁,素心问起他们过来的主要目的,白石点了点头。

    “主要还是休假旅游,上面之所以做成出任务的程序,因为收到一条风声,九七年香港那台机器的一块随便,最近可能会在江海出手。消息来源不是很耳靠,一般来说应该是假的,我们正好要过来,所以让我们确定一下。”

    素心皱了皱眉:“那台仪器的碎片”这类东西一般不会流通吧。如果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问题就很严重了。”谭羽然接过话题,笑了笑,“不过素心你不用操心这些啦,这种事情如果确定,立刻会有一个组的人杀过来,按照现在这个时间的配置”我觉得很可能是辛牧阳带队的第三组

    “喔。”白石感叹一句,“辛队的风格我喜欢,他跟古队杀过去的地方基本就是一片废墟啊,素心。前不久我打听了一下,江海这边好像有个叫霍启南的打算跟你叫板。趁着黄教官走了谈条件什么的,我们要不要在调查报告上稍微做点假,让辛队他们过来把这个霍启南给扫了”呃,就当是不小心波及进去的,羽然。你觉得怎么样?”

    “善。”

    “你们”别闹啦”明素心有些无力地笑着。

    那天晚上,江湖大佬霍启南从睡梦中醒过来的时候,感受到了冬夜的寒意,于是在片刻的寻觅后。他歇斯底里的怒吼声响彻了整个豪”

    只,,呼,老公,在我枕头下面”怎么了?””呃。””没事。”

    ,…睡觉。”

    片亥后又补充一句,“我以为那几个小兔崽子又乱玩遥控器了”

    同样的夜晚,蓝挥在酒醉的头痛中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隐约间似乎看见了坐在床边守着他的素心姐。在那温暖的眼神当中,于是他又睡过去了,,

    迷蒙之中,做了个梦,他在浴室里一边唱歌一边洗澡,有个女孩子突然冲进来了,两个人面面相觑好一阵子,女孩子回头去拍门他居然哭出来了。

    切,真丢脸,这梦也太不靠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