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基地的资料和电脑网络都是跟外界分开的。不能翻士丽本就没办法入侵,连防御能力的机制都有,所以一点办法都想不到,不过我知道研究基地的内部分成三份。有两份是比较好查的,但主体在第三份里,我有点想不通

    两只茶杯,一个盘子被摆在了茶几上,温暖的客厅房间里,扛忍者正兴奋地在三名听众面前做着演讲。

    “这个茶杯,关于能力的研究,用来打仗的,基本就是研究各种能力的用法啊,变化啊,基本原理”另外一个茶杯,是关于能力的衍生科技,比如说医疗啊,物理学啊,还有各种药水和武器的制造,打仗的时候会有很多压制敌人能力的针对性药水吧,都是这里出来”,理论上来说,我认为这两个系统应该就是有关能力的全部了。爷爷你看,能力本身,还有能力衍生的科技,就连针对那个

    她看了看爷爷和父母,“就算是针对真理之门的研究都在这两个系统里了,那些水果啊。这样那样的,,可是这个盘子,它比两个茶杯都大,它才是异能研究的主体吗?我想不出来,有什么东西是比异能的研究还耍更加严重的”她说着。多少有些沮丧,“如果这个才是基地的主体,那我其实都没查出来,”

    适当的示弱是必要的小忍者一边保持着这种沮丧,一边偷看爷爷和父母,果然,他们都笑了起来,有些欣慰也有些得意,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能查出这么多东西,有这样周全的逻辑,虽然说有人放水,但也绝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说她是天才绝不为过。

    行之薇笑着又摇了摇头:“如果你真能查到那里面去,大家可就真的不用干了,让你这个小姑娘来就行了哦

    爷爷在旁边望着她,欣慰地笑着:“那你自己的想法呢?”

    “我小忍者抿了抿嘴,“我不是很清楚,但是看看基地里这些叔叔伯伯擅长的科目,研究理论物理学,哲学的都有很多,平时这些都是理论上的东西,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多人过来做实验,好像还都有他们自己的个置的样子,后来我想了很久,得出了一个结论,”

    她挺了挺胸脯,决定让自己的结果震惊世人了:“量子力学的测不准原理,是因为人类现有的物理观测手法会对极小的物质产生干扰,所以我们测不准,但是现在有了异能,思维也许可以成为一种观测手法。基地里研究的东西,会不会就是想要绕过这个障碍,直接达到更加基本的规则上去。”

    这个想法她已经推想了好久。虽然她对于量子力学这种东西了解不深。但也知道阻碍如今物理学展的最大因素,就是因为人类自身的限制导致了测不准原理的出现,如果能绕过这一限制,这就是跨时代的物理大爆炸,这个意义几乎与相对论、量子力学等同。她说出来的时候心中其实也颇有自信,不过话说完,看看爷爷和父母的表情,就知道大概是错了,不过虽然不像是正确答案,看起来爷爷还是很满意她的回答。

    “其实差不多了,可惜在这之上。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唉,”他笑着,随后叹了口气。

    “更重要的?”珊瑚瞪大了眼睛。

    “珊瑚,你调查了这么久,连真理之门都知道了,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说的能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一直在一边看着女儿表演,没有表态的谢述平在这时开了口。

    珊瑚皱着眉头想了想,她原本心中有一个答案,但显然因为父亲的询问,想到了另一个可能:“是,,最近这一百多年吗?”

    父亲微笑地望着她:“有记载的,也就是一百多年吧?那么以前呢?你怎么想的?妖怪?神仙?。

    一件事情不会凭空出现,如果深究下去,往往会现许多与现实相悖的东西,但又无法被解释。对于进化者,在珊瑚原本的推想中,百年千年以前他们在哪里,显然只有神仙妖怪这些东西可以对应得上虽然同样有很多无法解释的地方。但既然需要一个解释,自然也只能用这个最相近的。不过听着父亲的话。显然答案不是这个样子了,如果进化者真的是这一百多年才出现,那么她疑惑地将目光望向了爷爷。

    爷爷点了点头。“没错,进化者是这一百多年才出现的。”

    “可是”,为件么,”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为什么会出现进化者爷爷放下了茶杯。整理了一下思绪,随后,开始给孙女讲述起了事情的源起”

    “根据有记载的调查,进化者这种东西,是在一百多年前才开始出现的,具体的年份我们不知道,只是可以推测出一个大致的时间段。十九世纪下半段才开始出现了进化者这种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最初的调查之后。我们曾经现过一个很恐怖的真相,第一批出现的。他们都是真理之门的成员

    老人说着,旁边的小女孩已经搬了张凳子安安静静地坐下,双手放在膝盖上握紧了小拳头,神情严肃,不愿意听漏了任何的一句话。老人倒也就笑了起来。

    “十九世纪出现的进化者一人类进化者心懵。们的调杳。能力其实都比较模糊,类似干辐射产生聊知川儿,就像是处于进化与未进化的一个点上,他们多半早天,能力也比较鸡肋。挥起来很困难,但已经有一部分人注意到这种现象,或者说注意到他们的存在。最初的一批真理之门成员似乎也在适应期,但他们的能力比一般人要成熟得多

    到了二十世纪。进化者的出现开始进入平稳的轨道,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有一些研究的组织,力度最大的,,丫头你知道希特勒很喜欢研究神秘学吧,因为他接触到这些东西,恐怕也是在他的研究下,第二批真理之门的成员出现在了一九三九年,二战的时候,,嘿,纳粹啊纳桓,”

    珊瑚想了想小心地问道:“爷爷。真理之门,”是被人造出来的卿。

    “不是的老人摇了摇头。“有关真理之门的来历,其实到了七八十年代我们一直都不能确定,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厉害,不明白他们要干什么,虽然研究一早就展开了,”

    珊瑚举起了手:“我知道他们是水果”。老人笑了笑:“它们也不是每次都是水果,水果呢”是最近的这一批,它们**年的时候降临在香港,我们估计已经是第三批或者第四批了,它们籍由一个“问米,的灵媒出现在这里,寄生在米粒里,后来这些米粒都变成了水果,当时为了争抢这些东西,当时几乎全世界的大组织都聚集在中国打了一架,也是因为这次的事情,我们才能确定它们的来历,,丫头,知道爷爷为什么说它们是降临吗?”

    老人顿了顿,目光深邃:“因为它们是另一个世界过来的啊

    “不、不可能”。小女孩愕了半晌。第一反应便是这样跳了起来。作为科学家怎么会相信这样的事情,不过,看着母亲与父亲的表情。她才渐渐的平静下来了,还是有些难以置信:“那、那,,那。怎么可能的,另外一个世界

    “很难相信和证实这样的事情,虽然类似这样的推测啊,一早就有了。”老人说道,“通过对异能的研究。我们在各种衍生领域都得到了非常好的结果,但是越往深挖,大家越觉得奇怪,真理之门对于异能的运用方式其实跟我们不一样,我们不是一个体系,他们的体系更成熟,甚至于”也更难以理解,而就好像珊瑚你觉得奇怪的,为什么一百多年前没有进化者,为什么没有神仙和妖怪?对于纳粹一些文件和技术的重现,我们觉希特勒在当时试图连接另一个世界,哇呜,召唤大魔王降临世间,”

    “看起来是很奇怪的事情,可有些事实母庸置疑。”像是在给小孙女将鬼怪故事一般,老人时而微笑,时而严肃,甚至还张牙舞爪一番,“一百多年前,第一批真理之门成员出现之后,进化者才渐渐的出现,他们必然是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什么改变,而他们的目的,在大量的研究之后,我们也现,很简单,也很蠢,明明就是摆在眼前的答案,他们叫做真理之门,当然就是为了打开一扇门

    小女孩呐呐地望着爷爷:“另外一个世界的,”门

    “嗯。”爷爷点了点头,拿起了茶杯。

    “可他们为什么要打开那扇门啊,他们”

    行之薇在旁边微笑着:“都说是要打开一扇门了,打开门,当然是要过来,至少对一般人来说,逻辑都是这个样子的啦。”

    “那、那仿佛抓住了什么。但一时间无法归纳,小女孩有些着急,好半晌方才说道:“打、打开门会怎么样?”

    老人放下了茶杯,表情变得有些深沉。母亲还在微笑着,但目光也严肃了起来,父亲则是在一旁喝茶沉思着,或许第一次听见这样的事悄。他跟珊瑚的反应也差不多吧。因为他语重心长地重复了一次:“是啊。会怎么样呢,”

    老人摇了摇头,给了孙女一定的思考时间后,弃才露出了微笑:“嗯,我们打开了门”,会怎么样呢,”天国降临了,上帝会出来,或者跟古代神仙妖怪的世界一样,他们会过来,又或者大魔王侵略世界”珊瑚,爷爷要你认真去想。如果打开这扇门,会怎么样呢?。

    如果让一般人来想,知道了有另一个世界的存在,并且那边的某些存在要过来,先认识到的,肯定是对方要过来侵略,战争或者许许多多玄幻至极的事情。但对于科学家来说,面前摆着一个全新的世界那所代表的意义就绝不仅仅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小女孩显然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在呆的表情中思考着这些事情,过得许久,老人方才再度拿起了茶杯,望着这个,天赋过人的小孙女,缓缓说起来,像是在她的时候给她说各种启蒙故事一般。

    人类之所以在地球上成为万物灵长,因为我们懂得思考,从原始人开始,科学这种东西就在不断的积累和展,从亚里士多德到伽利略,从牛顿到爱因斯坦,我们现在见到的科学从理论到实际的一次最大规模的爆就是工业革命,在这之前,人们经过了几千年的积累。才在工业革命这里突然爆了出来,突然什么都变了,光的波粒二象性,从经典力学幸论,再到后来的量子力学,兼消机,火车轮船飞机,“甲丁训讯。宇宙航天,人一旦掌握了正确的思考规律与实验方式,就在这个基础上一鼓作气地走到了底,耳是到了底层的时候,量子力学就出现了,测不准,我们本身的存在和行为干涉了实验结果,于是珊瑚你看到了,我们走到了瓶颈上,”

    “物理学,,像是走到另一个窄门了,量子力学陷入理论的积累期。各种各样的猜想和测算,但是找不到实验证实的方式,我们已经看到了宇宙的存在,推测了宇宙大爆炸的开始,可是以现在的科学展度,我们找新的能源,构建更好的船体,其实不管怎么展我们都看不到希望,什么时候能走进宇宙时代?谁知道呢,但是各种各样的问题其实已经出现了,人的,地球本身的,对照工业革命,其实大家都知道,我们进入新的积累期了;如果没有一个新的理论体系的出现,我们就只能慢慢等,也许几十年。也许几百年,也许又要上千年,这个时候我们有进化者,可是相对于另一个世界的诱惑,进化者就根本不算什么,所以他们只是这个茶杯,而不是盘子

    “你要解一个方程,解不开了。引入多一个方程式作为对照,就解开了,你想要解开一个世界,解不开了。如果引入另一个世界作为对照呢。我们面前的不仅仅是另一次工业革命这样的变革契机,这是真正天翻地覆的变化,两个世界的对比对照。我们的科学啊,已经展到这个。阶段了,再往前进,那是谁也抗拒不了的诱喜,”老人停了下来,珊瑚深吸了一口气,轻声说道:“变成人、呼风唤雨、宇宙航行,甚至还有可能长生不老,是吗,爷爷?”

    科学已经展到目前的阶段。人造器官克隆人之类的技术早就有人在研究,如果能再往前作一次飞跃,大量的变革几乎是可以预见的。老人点了点头,然而表情却并没有太多的兴奋,只是像个在讲故事的老人。慈祥地看着喜欢这个故事的孙女而已。

    “是啊,珊瑚你既然知道了真理之门,当然知道他们是坏人,那些水果”他们中间有灵魂,我们现在还无法解释,但是他们能够寄生在人的身体里,这个过程会出现大量的问题,半数以上都因为不能成功而变成怪物。它们是另一个世界的使者,对我们这边虎视眈眈,可一来我们现在并不能完全剿灭他们,二来大家又都希望利用他们来获得科学上的进步,到了最后,就变成了大家都互相利用的结果,虽然都有一定的共识,但真要说全力对付真理之门,又都没有这样的默契。九七年的时候香港回归,真理之门在香港弄了一些事情,结果很多大组织都跑过去,先是打真理之门,打着打着就变成了内讧,他们把当时真理之门留在那里的一件仪器打得四分五裂。大家都扛了一块回去,现在都在研究得不亦乐乎呢

    “他们,,他们就不怕打开了那扇门,真有怪物侵略过来吗?”

    “不是真有啊,珊瑚,是肯定会有。”爷爷笑着摇头,“但是因为一切都太遥远了,这样的技术,无论是我们还是真理之门,其实都在摸索。

    大家都是有侥幸心理的,这个技术也许耍几十年上百年才有可能实现。侵略过来又怎么样,说不定反过来是我们侵略他们呢,退一步说,只要我们占据了主动,在有可能打开门的时候先停下来不就好了吗,而且了解他们的技术才有可能阻止他们。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得到很多的好处,,理由总是有的,人啊,总是会在造出原子弹之后再来考虑道德的问题,爷爷不想在背后做这个推手,所以才退休了,不干了

    老人叹了口气:“真理之门的人很聪明,他们就好像放下了一个潘多拉的盒子,盒子在这里了,有一天就总会被人打开,先不说我们现在还没有把握消灭他们,就算可以。真的全世界一条心,把过来的这些怪物都杀掉了,有一天,门还是会被打开,这就是人性

    “珊瑚你想要知道的,研究基地主要是在干些什么,就是有关那个世界的一切,一般称作“位面对冲计刮”不过老实说,这只是在进化者配合下进行的一些事情,我们知道能做到一些检验和模拟的效果,但是原理,我们现在都还只是起步而已,根本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好像原始人一样,我们用石头做了一把斧子,知道可以用来砍树、切肉,但是质量、压强之类的东西,那就根本都不明白,”

    房间里又安静下来,老人静静的喝茶,珊瑚想了许久,方才抬起头:“那,”两个世界规则和逻辑的融合怎么办?你们不考虑这个的吗?。

    这句话一说出来,老人的眼睛显出了掠奇的神色,一旁的行之薇当谢述平也愣了愣,随后行之薇自豪地笑起来,摸了摸女儿的头:“珊瑚真聪明老人放下茶杯,同样是自豪地望着眼前的孙女,赞许地点了点头。

    “丫头想得没错,只有这个,才是大家最害怕,也最没维法解释的东西”凹曰混姗旬书晒齐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