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你真的能瞒过基地的防御?翻天了,知不知道基地的防御系统有几层的欺骗机制!知不知道的你拿到的密码只能打开第二层!你甚至连全部的路线图都没有拿到”你整天到底在想些什么,真当自己是天才少女天才少女了?你有点小聪明又怎么样。那种不是系统学习的知识。到高中物理都考不到满分的,就以为自己很厉害了?量子力学你入门了?微积分你学懂了?电脑你很厉害?这里的系统在全世界都算得上是最严密的你知不知道!你”要不是基地的防御系统把你过滤了出去,放你一马,你现在都已经、都已经,你想吓死我跟你爸啊

    冰冷的、铁制的房间,明亮的灯光,穿着一身黑色紧身服看来俨如忍者一般的小小入侵者如今被关在了这里,这时候她靠在了墙角,有些畏缩地承受着前方传来的斥。脸上已经挨了一个耳光了,她也不敢动。只是在对方停下来的片复才用双手拉着耳朵,可怜兮兮地说道:

    “我知道错了。”

    名叫珊瑚的小姑娘极少有如此狼狈的时亥,不论是这次入侵的失败被人灰溜溜地揪出来,还是被关在这里安安静静地挨骂,并且在挨骂之后还得诚恳地道歉,更何况还挨了一个耳光。

    耳光,那是耳光哎,对于珊瑚来说,这绝对是从小以来有数的几次严厉对待。有些事情其实是预料到了的。但有些事情失控了,从妈妈冲进来给她一个耳光然后歇斯底里地乱吼到现在,她就明白过来,妈妈这次真的是生气了,她被打了一个耳光还没有哭呢,妈妈那边打人骂人的反而红了眼眶小女孩心中也就内疚起来。

    一如眼前还穿着研究员服装的行之薇所言,这的确是全国乃至全世界都最为严密的基地之一,防御系统多种多样,很多机制如果不小心被触,入侵者连投降的机会都不会有,死状各种各样,作为了解这套系统的研究者,一听说女儿拿这种事情来冒险,也难怪被吓成这样。

    妈妈抓狂了,自知理亏的小女孩就只好道歉安慰,骂了好一阵,行之薇退后几步坐到凳子上用力喘气。珊瑚就过去帮她抚摸后背,母亲瞪了她几眼,终于没有再飙,如此维持了一段时间的乖乖女模式,有左从门口探进头来说了些什么,行之薇擦了擦眼睛,随后整理一下头走出了门外,再朝着珊瑚吼了一声:“还不快出来!看你爷爷怎么骂你”。

    “哦眼见不会再关自己。珊瑚蹦蹦跳跳地跑出去,牵住了妈妈的手,走在研究所的通道里,“爷爷今天会来吗?”

    “本来想要给你个,惊喜,结果被你吓死了,我看待会你爷爷怎么你!”

    “哦小忍者低眉顺目地反省着。原本研究所今天的大事就只有谢老会过来这一件,谁知道临时出了个小入侵者,弄得一部分人鸡飞狗跳的,从程序上走起来这件事情会很麻烦,但谢述平与行之薇在研究所里都有着特殊的地位,珊瑚本人的早慧在基地的家属区也算是无人不知了。这里的人早就将她当成了内定的研究所成员,落在一般的研究员身上恐怕会被当成间谍枪毙掉都有可能的事情,程序走过之后到了珊瑚这里便连半点波澜都没有兴起来,甚至跑来斥、放人的都变成了自己的母亲,毕竟也不可能真将这位黑衣小忍者关上几天或者审问一番,也就只能这样。

    今天过来的珊瑚的爷爷、谢述平的父亲在国内的学术界有着泰山北斗般的地位,无论是可以公开的学术。还是不能公开的研究。都有着这样的成就。他是国内异能研究的奠基人物,这几丰年来,有关进化者的事情在中国由一片混沌到逐渐清晰。如果说这个异能界有两个最重要的人物,那么其一。肯定是带领界碑踏着层层鲜血逐渐走上世界异能组织这个金字塔顶层的蓝蓦,而另一位。便是这位将进化者相关的科学逐步奠基,使其从无到有的名叫谢裕华的老人。在这个意义上,即便是如今的修罗王方少白,也到达不了这样的位置。

    异能毕竟是需要保密的一个领域,蓝将军当初便是孤儿,成家之后。妻子那边也没有什么人,蓝将军去世之后,除了异能界内部的许多人仍旧敬仰他,家系却已然断了,没有多少的影响力。而谢老如今有着许多亲人,或者在做异能研究,或者也有经商、从政的,谢家的这棵大树算是开枝散叶,根系颇深。他自从退件之后隐居豫陵,不再专门做有关异能方面的研究了,但即便说上一句话,也会产生极大的影响力。这便是为什么即便行之薇学识极高。家境也不错,却一直为着公公对自己的评价小心翼翼的原因。

    谢老这次到信城儿子儿媳这边来过年,基地的领导们也都准备了小小的欢迎式,随着妈妈一路出来。小忍者便瞧见了被一群领导迎接着朝大楼这边过来的爷爷,叫了一声便跑过去。行之薇有些无奈地垮下了肩膀,随后,谢述平也从旁边凑了过来:“老婆,别生气了,哦。”

    “你怎么不去陪着公公?。

    “反正马上就要陪着回去了,他们不会址七一、家太久的。我倒是怕你与坏了身子,其实珊瑚讲安的脚挫饥波现了,不会有事的,你这次过她,她也会知道错了”谢述平这人的性格一向大而化之,算是那种比较随意适合研究所而不适合官场的人。珊瑚被抓的时候他也在研究所。赶到那关人的房间时老婆正在里面骂人,他觉得不好进去,就跑出来接老爸,这时候老婆带了女儿出来,看来似乎还哭过,就赶快过来哄哄老婆。倒是被行之薇没好气的白了

    眼。

    “她知道错才怪了,这丫头啊,她最近老看心理学的书,根本是在算计我们呢”行之薇摇了摇头。就情商上来说,她比丈夫还要高出几个层次,才不会被珊瑚骗到,“可这次她也玩得太过分了,要是真出什么问题,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如此说着,又不禁微微红了眼眶。她稍稍调整一下,补了补妆。方才朝着公公那边走了过去。

    谢老年近八十,虽然说一直身体康健,精神叟标,但毕竟已经到了晚上,一路劳顿的,大家也不可能围着他太久,只是在研究所外层的会议室坐了坐,随后便由众人送着一路回谢述平的别墅了。早在车上谢老就已经知道珊瑚今天闯的祸。但是人多的地方自然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说了一句:小家伙今天回去要吃板子喽。”便牵着孙女一路走,也没有更多的交谈。

    珊瑚一路到也乖巧,待回了别墅。她里里外外忙碌着给来的客人们端茶倒水,事实上谢述平在研究基地里也是高层领导,其余这些人珊瑚平素都是叫他们叔叔伯伯的,不算陌生,一个人倒是打趣地说了句:“珊瑚今天这身好有个性啊珊瑚嘻嘻地笑,被妈妈瞪了一眼便缩到一边了,接着又得到了“珊瑚今天好乖。的评价。

    大人们说话的时候小忍者便缩到客厅一角搬了张小矮凳安安静静地坐着。大概半个多小时之后,客厅里的人终于陆续告辞。谢述平跟行之薇收拾着茶杯和糖果糕点,谢老坐在沙上喝茶,看着跑来跑去帮忙的小珊瑚,终于招了招手:“过来。”

    “嘿嘿珊瑚跑到爷爷身边坐下。谢老摸着她的头,又捏捏她的肩膀:“还是这么瘦,老是不吃饭吧,以后长不大怎么办”

    略略抒了几句作为老人的感慨。行之薇与谢述平收拾好东西,多少有些忐忑,这家伙作息不规律。不怎么吃饭可都是做父母的责任了,,待到一家四口就这样在沙上坐下之后,一番闲碎的交谈,才终于又将话题转上了珊瑚今天跑去入侵基地的事情,老人看着这又聪明又叫人头痛的孙女,叹了口气,眼中到还是笑着。

    “珊瑚啊,真想知道基地里是干什么的吗?”

    他的语气之中俨然有了给珊瑚以解答的意思,这话一出小女孩点头如卑米,对面的儿子儿媳却顿时紧张起来:“爸,这些事

    “爸,她还”

    “我知道的。”谢老点了点头。也笑着拍了拍正在身边扮乖巧的小女孩,“珊瑚啊,有些事情知道了就要参军,就要写保密协议,一辈子变成政府的人了。有的进没得出的,这样你也想过了吗?”

    “是啊行之薇望着女儿。“现在还太早了

    年轻人总是不会喜欢约束的,保密或许还可以考虑,对于爷爷说的参军、变成政府的人之类的,珊瑚顿时就皱起了眉头,不过,任性本来就是孩子的权利,她坐在那儿不肯回答。把问题交给家长去想。

    嘟囔一句:“可我好奇嘛。”

    “好奇也不行,这事情不是过家家玩的。”母亲很严厉。

    “可不可以不参军

    “知道了就没得选。”“不是也有自己做研究的科学家吗?。

    “哪有那么简单,,你现在才十五岁

    双方扯一阵皮,行之薇很严肃。珊瑚则在那里仗着都是自己的家人而耍赖,谢老喝着茶,到是没怎么表态,许久之后,方才笑道:“好了好了,既然这么好奇,那爷爷就说给你听好了

    “爸!”

    “没事的没事的。只要不牵涉到具体技术,说些小孩子都爱听的故事,哪有那么严重。”他挥了挥手。做出了决定,珊瑚扑了上来:“爷爷最好了他既然决定了。行之薇与谢述平也没什么好说的,老人家并不是老糊涂,他对这些东西拿捏得比自己这些人要好得多,看着对面祖孙在笑声中玩闹了一阵,谢老放下了茶杯:“那你先跟我说说。你监视基地这么久了,现了什么,想要知道些什么吧。”

    “嗯。小忍者用力地点了点头。心中乐开了花,其实爷爷要过来的事情她这么可能不知道,就算父母保密要给她惊喜,那也不算是什么大秘密,只要打听一下就能弄清楚,自己无法侵入基地的这件事,她自然也是清楚的,今晚这一系列的努力,就是为了将事情推进到这一步。如今作战大获全胜,自然得在心中高呼三声万岁。

    随后,许许多多的事情,也终于在小忍者的面前,徐徐展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