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天晚上。郭莹没有得到她要的答复六“(…

    并非是因为电脑这边的蓝樟没有看见。那封口气决绝的邮件过去之后,他也在电脑前坐了一会儿,看到了郭莹返回来的“为什么”随后才关掉了电脑,决定不去想它。

    看来是没有办、法把秘密告诉芥末了,如果要说出和…或许等待郭莹有了男朋友之后吧,她也不过就是见了那个头盔人几面,感情想来也不会很深,过段时间自己跟芥末真正稳定下来,郭莹也忘了头盔人,大家再说出来,说不定就能当成青春的回忆相逢一笑。本来以为今天是跟芥末坦白的最好时枷…网恋还真是麻烦。

    化身临时陶叫兽的蓝樟在心中将网络的危害腹诽了一番,这个晚上没能生带着芥末飞上天这种浪漫的事情,但自然还有一顿浪漫的火锅与一整个浪漫的夜晚,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天光明澈,房间里微微有些寒意,被褥之中,芥末与他依偎在一起,却已然睁开了眼睛,正趴在那儿望着他,彼此都有一种沁人心脾的温暖感。

    同居的日子,便是这样开始了。

    除却最初几天的磨合,两人住在一起的日子,其实很快就上了轨道。无论算是作为新婚夫妻还是男女朋友来看,蓝樟与芥末之间,并不存在太多的隔阂。早晨起来一块出去吃早餐,各自上学,没课的便睡个懒觉,或者洗洗衣服扫扫地。中午多半是不回来的,傍晚时分则一块去宿舍外的街道上打饭,若是晚上出去逛街,则多半会带点小东西回来。装点一番宿舍的房间。

    既然已经确定了这样的关系。可以没脸没皮,公然在一起的时间自然也更加多起来,两人对了各自的课程表。星期一的上午蓝樟会跟着芥末跑去理工大那边上课,星期三的下午芥末便跑来了文华学院这里,虽然专业不同,但坐在一起也挺有趣的。周二周三的晚上两人都没课,多半会跑到一块上晚自习,由于两人之前的社交圈子都算不上广这种旁若无人的态度倒也没有引来多少注意,顶多让短笛哥和房东小姐吓了一跳。

    虽然平日里呆在一起卿卿我我。但是与短笛哥、房东小姐之间的来往还是没有断,据短笛哥自己说安现他们同居的事情是在圣诞节后的第二天,早晨跑过来现房间没有关门,便进来看看,结果就看到了双人床上属于女孩子的铺盖以及正蹲在那儿洗衣服的芥末。

    “多好的女孩子啊,蹲在那里用力洗衣服,手上都是白色的泡沫,回过头来跟我打招呼的时候”你这样乳臭未干的小子根本不会明白那是多么清纯的美感啊,这么好的女孩子。居然被你给糟蹋了,真是让我心痛”跟蓝粹说起这个时正是傍晚时分,短笛哥端着饭盒正坐在荐舍的床边看着蓝棹处理数据。一面大口大口地吃饭,痛心疾的样子,“唉,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那个,,我觉得你不该在牛粪面前说这个吧

    “滚!”

    骂了一句,短笛哥端着饭盒自己走掉了。

    无论如何,短笛哥平日里虽然颇为毒蛇,但其实还是个挺不错的人。虽然为着蓝粹将芥末糟蹋成了残花败柳的事情,偶尔会感叹和惋惜一番。但实际上对两人的态度没什么改变,坐在一起聊天吹牛,打牌吃火锅什么的。房东小姐那边的态度就更加没什么变化,大家晚上仍旧会窝在一起打牌,虽然说上阵夫妻档。但真要搭档起来,跟蓝棹配合最默契的仍旧是房东小姐,这事情无法解释。而与往常一样,若是郭莹来了,到了五个人的时候,短笛哥也会毫不客气地将蓝樟踢开:“傻瓜与狗不许打牌。”蓝粹乐得轻松地在一边看。而到愕最后,脸上被贴满纸条的。多半又是一脸无辜的素心姐。

    圣诞节后的第三天,蓝瓣与芥末便再次见到了郭莹,那句“为什么”过来之后,蓝棹没有再去碰那个邮箱,也不知道她之后有没有再信过来。总之网恋是不可靠的。更何况两人之间还没有真正确定那些关系。顶多一个师父一个学生,师父要走了,学生又有什么理冉拦着。大概不久之后,事情的影响也会在郭莹的生命中逐渐淡化吧。

    他是这样想的,而在郭莹那边,当然也不会出现什么因为这事大受打击,哭得死去活来的情况,郭莹看起来只是消沉了些,但是对妹妹还是一样的亲切,有的时候她像是在想些什么事情,精神有些恍惚。芥末并没有察觉出来这些不同,她跟姐姐坦白了同居的事情,但是姐姐那边反应不大,就算察觉出来什么。想来芥末也将这些不同当成了因自己而起的变化吧。

    芥末不想因为同居而影响了姐妹间的感情,跟蓝挥说了这事,蓝粹记起郭莹在信里说的她在江海没什么朋友的事情,就算芥末不说,恐怕他也会让芥末多去关心姐姐,于是圣诞之后,大家聚在一起的次数反倒多了不少。

    圣诞之后,二零零一年也就在这样的气氛中过去了,老旧的宿舍楼里。多了些温暖的感觉,每天都有自己的事做,神神秘秘又显得豁达的短笛哥,偶尔会显得有些落宾,又清澈得有如古代仕女的素心姐,最近被芥末拖了时常过来,情绪却多少有些低落的郭莹,乃至于像是新婚妻子般既贤惠又活泼的芥末,宿舍房间里多了些女性化的柔和的点缀,窗台上的一盆仙人球,洗手间里属于芥末的洗浴用品,房间里几样小的玩偶或者挂件,墙上多出的几幅暖色调的绘画,这些大都出自芥末的手笔。

    二零零二年到来,农历也已经接近十二月,天气愈冷了,已经是接近寒假的时间,大家都在为着期末考试做准备,虽然同居在一起,但其实剩下的也仅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纵然自己的被褥之类都放在上铺。实际上每晚关起门来,芥末与蓝樟都是窝在下铺的被褥里度过的,房间毕竟是封闭的,因为一氧化碳或者二氧化碳的考虑,那个便宜的煤炉也不可能让它整晚燃着,一般都是控制着到得关门时分就让它慢“,略有此寒冷的空与甲,两个人依偎在起窃窃私语小州螳樟和芥末这种容易满足的人来说,或许就是最为直观的幸福。

    学期结束的时候,芥末与郭莹便要回去潜江过年,之前对于这件事也有过几次讨论,虽然已经同居了一个月。不过三人还是觉得没到见家长的最好时机,毕竟芥末跟蓝樟曾经都是孤儿身份,芥末的父母很开明。但那终究是一个大家庭,还会有其它方面的阻力或者闲话,因此到芥末与蓝樟真正有了经济和生活基础的时候再坦白,对各方面的考虑都是最好的选择。另一方面,即便放假了,新星工作室那边蓝樟还有工作。对他来说,这是个好机会,之前每逢周六周日跑去上班,真要说融入这份工作里,毕竟还是太儿戏了。

    “姐姐最近心情都不太好,连她师父的事情也不跟我说了,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临回家的前一天晚上,芥末窝在被子里有些担忧地跟蓝樟说着,“之前还以为我们同居的事情让她生气了呢。”

    “会不会是,,跟那个师父吵架了?。

    “我本来想跟姐姐说说她的师父让她开心一下,以前姐姐总是很开心的,可上次看她的反应”说不定就是失恋了”芥末用额头摩擦着他的肩膀,为姐姐的状况而担心着。

    “这个是网恋,”网恋不好,”蓝樟抱着她,“回去好好开导她吧

    “嗯,我知道的芥末沉默了一会儿,又有些愤愤不平,“喜欢姐姐的人很多的,这次回去了,,田敬肯定还喜欢着姐姐呢”她那个什么师父,装神弄鬼的”哎,阿樟哥哥你说会不会姐姐跟他见面了,情绪才这么低落的?”

    “呃,说不定是有妇之夫了吧

    “也许是个长了张猪哥脸的猥琐胖子,姐姐最讨厌这种类型了

    “呃

    “要不然是个五十岁的大妈

    “是个老爷和”

    “是头牵”。

    “舆,睡觉。”

    “哦

    其实都也已经倦了,两人偎在一起缓缓睡去,过得许久,半睡半醒的芥末才在蓝樟胸口微微拱了一下,迷迷糊糊地嘟囔:“其实肯定不是见面了”如果见到面,不管是什么人。姐姐都不会伤心的,是头猥琐的猪的话,就更加不会了”姐姐的性格就是这样的”唔,姐姐很伤心啊”话音落下,芥末进入了沉沉的梦乡,蓝樟望着窗外洒进来的光,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不久之后,他也睡了过去。

    第二天上午送着芥末与郭莹两姐妹去了火车站,他在天空中目送着火车离开城市,无聊地跟了一段路程方才折回,白天在城市里不能飞的太低,他几乎是飞到了与云层差不多的高度,穿过了城市,穿过月牙般的海岸线,在远离了陆地的无人海面上玩了半天方才回去。芥末离开了,但温暖的感觉自然还在,接下来新星工作室那边会有十天左右的收尾工作,然后就差不多要过年。

    除了每天会见到的张阿姨、素心姐、短笛哥,蓝棹也在上与芥末保持着联系,而另一位在上与他保持交流的,自然便是此时远在信城的珊瑚了,从年纪上算起来,当初留着光光头唱歌会忘词走路会摔跤的小女孩今年已经十五岁,快满十六了,不过偶尔从视频头里看起来。她仍旧是那般瘦瘦小小的模样。古灵精怪中又有着慧黠与可爱。

    两人视频时珊瑚的装扮时常改换。背景就总是那个堆着很多书很多古怪仪器看起来像是巫女房间的卧室。珊瑚有时戴着运动帽穿着运动衫看起来像个。男孩子,有时候又会戴蕾丝花边的宽大遮阳帽,穿着哥特式的裙装像个西方贵族小姑娘,也会有各种少数民族的服装,她仍旧留着特立独行的光光头,有一次穿上湖绿色的古装,一只手拿着一把剑。一只手拿着一串念珠扮演古代的尼姑或者是侠女,甜甜地笑着衽裣一礼时真是可爱得一塌糊涂。

    不过,虽然在跟蓝梯视频时会有些可爱的余兴节目,但仅从小女孩平日里对自己的叙述上看来,她的生活习惯委实有点乱,做些乱七八糟的实验啊,偶尔会通宵看书啊,日夜颠倒忘去上学,吃饭不规律之类的。谢述平跟行之薇都是基地里重要的研究者,也没有多少时间专门打理她的生活,一个两个保姆根本管不住她,就算被父母说了,偶尔收敛,过不了过久,她也就故态复萌,蓝樟也说过她好些次。有一次两人视频的时候,也不知道珊瑚在旁边做些什么实验,桌子上突然生了爆炸,看着珊瑚徒然拿起一个面具罩在头上然后手忙脚乱地灭火的情景。蓝樟真觉得心脏都有点受不了。

    感觉上小女孩是越来越往科学怪人的方向展过去了,他也没什么办法,只能每次联系的时候就碎碎念,感觉上自己快要变成老人家。最近一段时间大概是在告诉了珊瑚文华学院宿舍楼到塌事件之后一小女孩联系他的次数变得没有以前那么频繁了,感觉上她最近在做些什么事情,前几天确切问她的时候。她才随口说出来是在破解信城基地电脑的核心程序,想要弄清楚真理之门到底是什么东西。

    有时候想想,有这样一个女孩,也不知道那谢叔叔跟行阿姨到底是自豪多集呢,还是头痛多一点,蓝樟最近在想,是不是应该真的做好准备。如果界碑的人把这个捣乱的小魔头抓起来了,自己要跟界碑翻脸。跑到信城基地里去救人,这样一来。之后大概就只能亡命天涯了。

    与此同时,远在信城那边,小女孩真的被抓住了,,

    ,

    推荐一本最近看的书,《希灵帝国》,有点伤向,但并不过分,很不错,七十多万字了,够杀一刀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