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快乐。

    距离你上次给我回信隔了好久,我现在都在害怕师父你要把我给忘记了呢。圣诞节,我现在是在一位同学的家里打的这封邮件,外面闹哄哄的在狂欢,我反而觉得没什么事可做,就借了电脑躲到卧室里来了,想要给老师你邮件,除此之外,无处可去。我想我恐怕也变得越来越不合群了。

    这个圣诞原本大概是跟妹妹和她的男朋友这些人一起过的,不过有些事情好像也到了水到渠成的关口了,妹妹和那个叫蓝樟或者叫谢宝树一的呆瓜要在圣诞节出去玩,会生什么事情,我大概也猜到啦。唉,我也不是那么迂腐的家长吧,想起妹妹跟我提起这些事情时的那种战战兢炮的表情就想要笑出来,就像以前她刚刚来到这个家。刚刚认识我的时候一个样,像只害羞的小鸵鸟,我想我也是因此才会喜欢她。

    如果她是跟大学里认识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男人我肯定不会准的,想方设法也得拆散掉他们,不过蓝樟人虽然呆,对比起来到也算得上不错了,他们两的牵绊很深,现在已经可以为彼此负责任,我想我也没什么理由好去阻止这件事。

    只不过以前还可以跟他们一起打牌消遣聊天什么的,今后这两个家伙卿卿我我,我这个当姐姐的就得识趣点闪到一边了,如此想起来,就觉得有点寂寞。

    请我过来的朋友是学校里相处得还不错的一位女同学,真正的大家闺秀,有教养,人漂亮,家里又有钱,别墅大得像是宫殿一样,各种设施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一辆可以载人的小火车,火车车轨绕别墅一周,我家里也算是不错啦,不过看到这种有钱人还是第一次,感觉真是厉害。说是朋友,其实也算不上多么密切的关系,或许进化者就是这样吧,心中有了个最大的秘密,反而很难跟普通人热络起来,从小到大都是这样,高中的时候还有田敬和许莉某这样的死党,到了大学来江海,就只有跟妹妹才能亲密起来,想来之所以能跟蓝樟成为朋友并且认可他跟妹妹的感情,大概也有被他看到了我有异能的关系,再轮下来,能够让我感觉到真正轻松、无拘无束的地方,反而不在大学校园,而是在“世界的侧面”那个进化者聚集的地方。

    无论如何,我想我们终究会是跟普通人疏离的存在。

    嗯,不说这个啦,师父,你知道真正的大小姐的闺房是什么样子的吗?我说给你听哦,”

    “阿粹哥哥,你说短笛哥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呢,那些数据看也看不懂”,嗯,老实说我上次瞄了一眼大概是经济方面的东西,不过既然说是要保密,我就没多看了”上次打牌他输了问他也不说,哦,他说你知道

    “呃,我知道?”蓝樟打开手提电脑看收到的邮件时,芥末正在洗手间择菜,为火锅做准备,从市回来的路上蓝棹就一直为了郭莹的事情而苦恼,回来之后装出记起来今天要帮短笛哥早点处理完数据的样子,打开了电脑,便现收到了郭莹来的电子邮件。时间就在不久之前,应该是下午三四点钟的样子。

    “呃,大概是”大概是,“哦,我觉得他好像个商业间谍”一边有些无奈地看着郭莹的邮件,他一边随口回答着芥末的问题。以前总是为了郭莹在邮件里露出那种娇憨或者依靠的感情而鼎不已,“哈,说不定爱上我了。”如此这般,现在仍旧能够感蓟这种感情“说不定真的像芥末说的,爱上我了”不过暗爽之中,更多的还是感到了问题的棘手。

    与郭莹之间互邮件的规律大概是这样:郭莹那边上两三封,他上一封,郭莹那边两三封,他再一封,因此郭莹虽然在心中说“师父你要忘记我了”倒也不算是真的埋怨,大概陈述一番自己的心情之后,信件洋洋洒洒地说起别墅里的事情,最近好几天的事情,大抵都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如此心情复杂地将邮件看完,蓝樟倒是没有多少的犹豫,按下回复键,开始打回信了。

    回信一次打完,他检查了一遍错别字,了过去。

    同样的时刻,江海城郊的一所别墅里,狂欢的聚会正在进行自助餐,各种烧烤,大厅里闹成一片,几个男同学抱在一起拿着话筒唱《兄弟》,郭莹躲在一边吃饱了东西,拿起纸巾擦擦嘴,站起来时,一道身影笑着扑了过来,抱住她的肩膀。

    “嗨,小莹,待会上去唱歌吧。”

    过来的是一位平时性格活泼的女同学。身边还跟着几个朋友,其中就有作为主办者的少女在,此时也在笑着:“是啊,小莹,那帮男生自不量力地说要跟我们歌比赛,不能输给他们啊。”

    “对啊对啊对啊对帆…”

    众人笑语纷纷,虽然在邮件上说自己总是无法跟人交”一的,但论起平日里的人际关系,郭莹在婷樟认识的知习门比对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学习、体育、文艺各方面的出色就足以令她在任何地方都成为瞩目的焦点,哪怕是保持着低调,也会有一大批人原因过来亲近她,即便偶尔我行我素,特立独行,这也是她身上那种类似偶像气质的一部分,这样的人,无论在哪里恐怕都不会受到冷落。

    郭莹的心事目前不在这上面,不过,拒绝了几次拒绝不掉,她也就只好点头应承:“好吧好吧,把我排在后面,,对了,我先去看看邮件再来,小芬,借你电脑用用

    那名叫小芬的女子便是作为主人的千金小姐,此时笑着点点头:“小莹你快要变成宅女了知不知道?去吧去吧,把这里当成你自己家就行,不过可不许捧着电脑不出来,我们还等着你压阵呢。”

    郭莹在平日里自然不会捧着电脑不放,她基本上没什么网瘾,之所以会频繁看邮件,基本也是在邮件出去后的几个小时,虽然那边不一定会有回信,但最初的几个小时,心里总会想着自己的邮件会得到什么回应。

    真到了在意的时候,女孩子对这样的事情自然总有些患得患失。虽然“师父”那边总是隔一段时间才来信,偶尔回得也很简单,但从这些信里。她也能看出“师父。对自己毕竟是关心的,有时候甚至还会表现出非常暧昧的态度。

    这些都是刻意装成老学究的蓝樟所无法想到的东西,说到底,在人际关系这些事情上,他比郭莹其实差了不止一两个层次,哪怕都件上装得很成熟,但毕竟那是装出来的事情,作为朋友,他会为了郭莹的某些心情而担心,作为一个其实比较俗气的少年,他也会为了“郭莹这样的美女好像对我有好感”而感到高兴,这些情绪流露到邮件里,就算郭莹无法准确把握住一切,也总能了解个大概。

    “师父”给他的上一封回信是在三封信以前了,按照郭莹的推测,自己既然说了“害怕师父要把我忘记了呢。这样的话,对方多半就得回信了,更何况还有其它的事情呢,妹妹要跟另一个男人在一起了,自己觉得很寂宾,甚至觉得进化者跟普通人会有不可避免的疏离,几乎可以肯定“师父”会为此而回信。或许是安慰一番,或者是装成很威严的斥责。

    师父卑,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一次次小小的试探、暗示,她觉得她对师父的性格基本是弄清楚了,接下来就是看看能不能了解到更具体的信息,目前她大概能猜到“师父”的年纪应该不算大,是界碑里的人。为此她还特意留了个心眼,上次有关幻想具现的事情她已经跟师父说了,但新认识的那个什么短笛哥她却没有提起来,那也是界碑里的人,自己说不定可以通过他来旁敲侧击,弄清楚有关师父的事情。

    邮件了不久,这个时候刚刚吃了晚饭,能够得到回答的可能性不大,但她还是想去看看,如果没有,或许待会唱完歌,还可以去看看,一路去到同学的卧室里,虚掩上了门,打开电脑,登陆邮箱,新邮件一封,真的是师父!

    她微笑起来,看着那来信人的名字,轻轻捋了捋头,随后双击点舁,几秒种后,她的表情散在了空气中。

    就像是一个,人突然间被抽走了灵魂,她还在微笑着,然而僵在那儿却俨然是被人背叛了的表情,那表情微微有些颤抖,令人窒息。片玄,她才眨了眨眼睛,看完那邮件,再看一遍,右手食指在鼠标上不自然地抖动,左手放在膝盖上,不自然的坐姿,呼吸被卡在了喉间。

    邮件不长,它的开头是这样的:

    “我要离开了,或许不会再回来,对你的帮助,到此为止,不必再邮件给我”

    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偶尔传来鼠标轻点的声音,除此之外,几乎连呼吸都没有,别墅周围的喧闹声传了进来,感觉上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进来的声音,幻听一般。她坐在电脑前一遍遍地看这封短信,重复地确认寄信人,退出到收件箱又点进来,或者看看之前的一封,不明白,无法理解,对她来说,这封邮件突兀得就像是徒然抽走了天地间的色彩,像是前一刻还是科幻大片的电影忽然变成了无声的黑白片,卓别林,”黑白色、画面、卓别林、电影,”无法理解,,

    不久后,她看到了对方件的时间,意识到了什么,好久才艰难地点下回复的按扭,手迫不及待地放到键盘上又停了下来,不知道该打什么,可是没有时间了,争分夺秒,不知道那头还在不在电脑边,不知道该打什么。

    “为什么?”她打了三个,字,了回去,然后就一直坐在了那儿,等待回信。(未完待续)

    h123中文網[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