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床的时候。两人多少都有点手忙脚乱六儿”

    天已经亮了,虽然昨晚已经生了再亲密不过的关系,醒过来的时候。也是赤身**地依偎在一起。但是当被子掀开,彼此都注意到对方的身体时,就委实还有些害羞,最重要的是两人的身上、被子上的血迹真是足够吸引眼球的,两人在床上悉悉索索地穿上衣服,偶尔碰在一起时,便面红心跳地笑出来,随后就是烧热水洗澡,剪床单之类的事情,房间不算大,两人幕来去去,偶尔歇一阵,蓝粹将水锅端上炉子的时候,芥末就坐在床边抱着小熊看他。感觉上,就像是在外打拼生活多少有些窘迫但感情却很好的新婚小夫妻一样。

    事实上,说两人说新婚小夫妻。这自然也是没错的。不过在两人的想法中,或许心中最为深刻的,还是曾经小时候的记忆吧,他是那个正直率真多少有些傻气的小男生,她是那个怯生生爱粘人又有几分任性的小女孩,重逢后的记忆或许还无法冲淡儿时的印象,在他们心中更多的。或许还是将彼此当成儿时的男孩与女孩吧。

    有许多人研究爱情,或许会认为混淆了太多分不开的牵绊就并非真正的爱情,也有人会说,纯粹的爱情根本不存在。蓝粹这十多年来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一个人孤独自立,他对于生活的理解,或许与普通人并不一样,芥末一向以来性格坚强,但要说组织一个家庭,作为某人的半身肩负起生活的一部分,她在之前自然也没有过经验。这两个目前还只能称为少男少女的年轻人如今就在房间里做着各自觉得要做的事情,坐在床边或者蹲在火炉前窃窃私语,隔着浴室的门轻声说话,芥末在洗完澡之后穿着保暖衣就跑出来,招呼着蓝樟进去,,

    一切都像是新的,世界仿佛有些不一样了,就好像一个生命阶段,或者一个学期的开始,对于彼此来说,大概都是这样的感觉,他们目前还没来得及去想将来要怎样,这一玄对未来的幻想都是多余的,只需要感受着心中充盈的温馨感就够了。蓝樟洗过澡出来之后。芥末已经将床单被套都换过了,就那样穿着薄薄的保暖衣坐在床上,裹着被子冲他笑。

    时间已经到了九点钟,不过大概因为今天是圣诞节,外面还是没有多少的响动,旧宿舍住的人本就不多,外面的走廊偶尔传来人走动联脚步,蓝挥抱着芥末坐到被子里,偶尔轻声说些看起来有趣其实也没什么意义的琐事,到真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已经到了十点多了。下楼的时候,看见了从外面进来,正准备上楼的房东小姐,短笛哥则正在后方的传达室跟里面的老伯打招呼,两个人一前一后,看起来都有些疲倦的样子,这疲倦并非表现在精神上。而是看他们的服装和外貌,看来像是在外面呆了一整天才到家的样子。“素心姐。”

    “素心姐。圣诞快乐。”

    两人手牵着手下来,在楼梯上跟房东小姐打了个,招呼,看见是他们。房东小姐温柔地笑了起来:“嗨,圣诞快乐,出去约会吗?。

    “咖”。芥末看了蓝瓣一眼。“我们出去吃早餐的。”

    双方寒暄几句,随后短笛哥也上来了,打了招呼之后弈才各自上下。走到门口的时候,芥末笑着说道:“素心姐人好好哦,她跟短笛哥关系很好吧,看起来他们两个像是在外面呆了一晚上,平安夜啊,你说会不会生了很浪漫的事情?。

    “应该不是吧,我听说素心姐有个很厉害的男朋友的。”

    “我觉得短笛哥也很厉害啊,虽然平时吊儿郎当的,不过看起来好像什么都懂的样子,素心姐平时有点闷,他们两个应该很配吧。”

    “呃,,我也不知道配不配

    两人手牵手一边说着这些事情,一边出去常去的早餐店,吃热乎乎的米粉,随后商量今天一天的行程,事实上时间已经接近中午,这个时候吃得饱饱的,午饭基本上也就省了。当然,两人考虑的事情,自然也不完全是今天吃什么这样的。

    “呐,阿粹哥哥,我搬到你那里去吧,”

    大学里情侣同居并不罕见,既然已经跨过了最后的一部,芥末提出这个时虽然有些脸红,其实也还算自然。事实上蓝粹心里也在想,不过以他的性格当然很难主动提出来。芥末一说,他自然也是点头。事实上对于旧宿舍这边的事情蓝樟最近多少觉得有些奇怪,据他所知宿舍这时候住的人并不多,恐怕一半的房间都没有住满,他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同学被分在这边,学校没有安排多的人过来,他也就一直享受着单间。不过奇怪归奇怪,他顶多只是奇怪自己的运气真好,不会主动把好运气往外推的,希望学校忘掉他吧,就可以在大学四年花多人宿舍的钱享受单间了,如果明年还是这样,芥末就可以把那边学校的住宿费都省掉,反正跟素心姐很熟,她想来也不会说什么。

    吃过了这顿早餐,芥末准备回宿舍收拾一部分东西,蓝樟本想直接跟着过去,小划芥末红着脸拒绝掉了!“有女孩子的事情要做啦。你不能迂。下午两点钟过来接我匕。蓝樟有些迷惑所谓女孩子的事情是什么,不过想想肯定跟昨晚的事情有关,她身上仍然痛吧,虽然洗了澡,但大概还要做做清洁之类的,如此想想,自己现在就跑过去女生宿舍等着,也的确有些不像话。

    他送了芥末到宿舍门口方才折返回去,虽然没什么时,还是一路散步回了宿舍。芥末就要住过来啦,想想多少有些脸红,不知道会被短笛哥怎么笑,嗯,房东小姐应该不会笑的,不知道郭莹会怎么样,对于自己的妹妹要在大学跟男人同居,她会不会反对呢”想到郭莹,他也就苦恼起来。今天晚上就跟芥末坦白自己会飞的事情,去到天上应该会很浪漫,以芥末的性格,想来也不会怪自己。问题就在于跟郭莹如何坦白了,老实说虽然大家已经相处了这么久。郭莹其实也已经将自己当成了自己人,但是对于郭莹那认真的性格,他多少还是有些忐忑的,不过瞒是肯定瞒不下去,芥末跟姐姐的关系那么好,自己也不可能让她帮着撒谎吧,这些事情越拖得久,越说不清楚。

    要先探探芥末的口风,然后再考虑怎么说了。

    于是在两点多的时候去到芥末的宿舍帮忙拿铺盖,时间已经是冬季。芥末的东西很多,她大概只收拾了必要的一半,确定今天晚上能在蓝樟那里住下就行了。类似搬东西出去同居这样的事情大学不算罕见,但当然也算不上每天都有,蓝樟虽然不擅社交,但以前也来理工大这边的女生宿舍找过芥末几次,跟芥末同寝的几个女生算是认识,这时候过来,两个人就被女生们叽叽喳喳的围住了,蓝挥还多少有不知道该说什么,芥末就大方地跟同学说起两人之间的故事小时候她总喜欢跟在蓝樟身后的事情啊,在孤儿院的事情啊。重逢后终于又能在一起的事情之类的,蓝粹便也在旁边笑着补充一两句。

    小的时候,我还去偷过月饼呢”

    如此这般到得三点多钟方才脱身。芥末很开心:“她们一定羡慕死我们了

    “嗯,”她们还说有好多暗恋你的男生要心碎了

    “那我也没理过他们嘛芥末兴高采烈地望着他,“你吃醋

    “切蓝辞白了她一眼,“对了,晚上吃火锅的话,要叫你姐姐过来吗?”

    “不用,其实她知道我们昨天的计划了”圣诞节有同学请她开的。”

    “嗯,那你住过来的事情,”她知道吗?”

    芥末有些苦恼:“不知道吧”她随后又笑起来,“其实我也在担心呢,不过不管了,走一步算一步。先住进去再说,,嗯。生米煮成熟饭

    她说着,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回到宿舍,两人一块布置着床铺、芥末的东西,四点多钟的时候,才一块出去买今天准备吃火锅的材料,时间是有些晚了,但反正是两个。人。天黑之后在房间里一块吃火锅或许会更加甜蜜,就这样在市里一路逛下来,羊肉、青菜、豆皮之类的火锅配料每样都买了些,随后还有各种各样的小东西,感觉在一起生活或许可以用得到的。这期间蓝粹偶尔打听着有关。郭莹的事情。

    “你姐姐同学呓”是男同学吧?“时间毛经到了六点,外面的天色暗了下来,两人在市里一些陶瓷物品的专柜边转悠着,他们打算买个储钱罐。

    “不是啊,当然男同学肯定是有啦,不过姐姐很少直接答应别人的这种邀请的,这次听说是个家里很有钱的女同学,家里就在江海请一帮人去她别墅玩呢。”

    “喔

    “不过姐姐有喜欢的人了。”货架那边的芥末笑着说道。

    “是吗?谁啊?”蓝锋有些惊讶,回想起来,郭莹一直都很优秀,但要说男朋友,却从来不像有的样子。以前在豫陵还以为她跟田敬有关系,不过后来证实也不是的。最近天气渐冷,她常常跟妹妹一起来宿舍这边玩,全然不像有分出多少时间来谈恋爱的样子。

    “你也奇怪吧,我跟你一样没见过那个人,不过听姐姐提起过几次。姐姐是真的”芥末一边回想一边点头,“真的很喜欢他哦。”

    “嗯?”

    “她叫那个人师父,不过肯定不会是学校的老师啦,就跟学校里你叫你同桌的女同学叫师父一个样。我高中的时候有两个同学就是这样,那个男同学一直叫女同学师父。”芥末摊了摊手,“然后他们就恋爱了叭

    幕榨愣在了那儿,片刻,一边眨着眼睛,一边将肩膀跨了下来。

    他有点乱。

    居然有人认为我会让芥末领便当。开玩笑,有爱的我从来不杀女主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