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袤的空间,不知道位于世界的哪里。或者在不在这个世7比代们都无法确定,黑暗朝着四面八方延伸出去,仿佛一片未开的混沌。唯有在这片无边黑暗的中央,有着被光芒照亮的地方。

    巨大的树,如同摩天大楼一般的躯干矗立在那地面上,根系深深扎入地底,它的树冠朝着四面八方延伸开去,茂密的树叶俨然织成了一片巨大的海洋,这一片巨大的空间仿佛就是因为大树而存在着,光芒以大树为中心扩张出去,最终被吞没在远方的黑暗里,树下是一片被光芒照亮的土地,土地上有各种各样的草,一些像是山羊或者小鹿一般的生物就生活在大树庇护下的土地上,与它们微小的身形比起来,着巨大的树。就像是一个世界。

    所有的树叶都像是被风吹动一样的颤抖着,不时有枯黄的树叶落下。在脱离树冠之后就逐渐消亡了。然后逐渐化为水滴一般的光芒,大概落到一半的时候,便融化在了周围的光芒里。

    这棵大树显然是地球上并不存在的物种,如此广大的空间,它显然既非科技产物,也不是普遍认知上的异能结界,若是仔细看看,周围的黑暗空间事实上也并不稳定,似乎时时都有什么东西在其中生成,随后又崩溃消亡了。不过,若是这样的东西真的出现在世界占,或许也会有极少一部分的人,会将它与两个名词联系起来,那分别是“伊米尔”与“太古帝祯。”

    二十多年前,真理之门的一位领伊米尔在欧州斩杀三名公认的六级进化者,那是号称世界第一进化组织的梵蒂网教廷在这数十年来受到的最大损失,原因在此时仍然未知,此后大规模赶到的教廷审判团也无法留下当时已经受伤的伊米尔,让他就此扬长而去。此后这位名叫伊米尔的真理之门领便被外界视为了真理之门最强者,知道内情的一部分人认为或许只有全盛时期的蓝蓦方能与之抗衡,而另一部分人则会认为蓝蓦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旁人的推测无足轻重,二十多年前伊米尔在那一战之后便一直沉寂。蓝蓦并没有与之交手的机会,不过在教廷的记录中,当时伊米尔所使用的无敌异能“太古帝祯”具现之时,便是一棵巨大的树的形象,只不过那棵树显然没有眼前这棵这般巨大。而“太古帝祯”在一部分真理之门成员的口中。也分别被称为“斯克因察法”或者更容易被人理解的“第二法”。

    我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了二十多年,因此太古帝祯已经长得如此巨大,我们甚至不知道这是否就是那第二法的具现。大树所形成的世界还算稳定,虽然它的边缘终究还是被黑暗吞没了下去,我们并不知道如果走入那片黑暗会生什么事情。年年月月都生活在光芒范围内的那些小兽显然也没有兴趣考虑这些事情。它们在光芒里跑跑跳跳,啃食着绿草。这里就像是一片没有时间变化的乐园,一切都在往复循环,之所以有动静,只是在证明这片天地并未死去一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了一丝与周围空间格格不入的变化显现出来。

    那是在光与暗的边缘出现的一丝波纹,逐渐扩大了,缓缓形成像是门一样的东西,这波纹附近的一只小兽在草丛里讶然地抬起了头,疑惑地望着这一变化,终于,一道身影逐渐从黑暗里走了出来。

    那是一个人,他穿着黑色的大衣,头显得很长,但看起来是个男人。身材高大的白人男子。年龄大概只是二十岁出头。他的身上有着白色的积雪,一些雪花还在他身边飞舞着,仿佛就是从飘雪的大街上直接跨入了这片奇异的天地一般,雪花落下时,并不怕人的小兽好奇地伸出舌头将那雪花接住,随后便一路蹦蹦跳跳地跟着进来的男人,仿佛想要看看他想要干嘛,顺便也接一些从他身上掉下的积雪。

    男子没有理会这小兽,他以平常的步伐朝着远处的大树走过去,只是在目光和神态中,隐隐有着一丝恭敬与肃穆之意,这距离有些远,不一会儿,便有三四只小兽蹦蹦跳跳的跟在他身后了。大树逐渐接近。树身也在他的视野中逐渐放大。渐渐的向着两旁延展开去,如果以他作为参照物,视野中树干的直径大概足有一公里左右,树根稳健地扎向地底,也有一小部分会露出在地面上。他刚网经过的一小段根须就仿佛拱门一般,各种各样的小生命因为好奇而跟在他的周围,但又不会阻止他的前进。终于,在那大树之下。他看见了此行要见的人。

    那是一名也不知道在树下坐了多久的中年白人男子,他如同入定的僧侣一般背靠大树而坐,露出赤膊而结实的上身,背后的轮廓与大树完全溶为了一体,下半身则被缠绕的须根完全包围了起来,他的头不长,脸上甚至也没有多长的胡须,但整个人都透出了一股沧桑感,给人的感觉仿佛已经如大树融合,千万年都没有动弹过了,一只随着年轻人过来的如同松鼠一般的小兽跳上了他的肩膀,随后又跳走了,穿着大衣的青年男子低头等在前方,一群各种各样的动物也在安静地等待着,终于,坐在那儿的男人缓缓睁开了眼睛。

    “啊,,奥丁。”中年男人说出了来访者的名字,露出了一个笑容。

    “伊米尔大人代号奥丁的男子朝着中年男人恭敬地鞠了个躬。“我带来了东方的消息。”

    “嗯,是织梦者阁下又有什么新想法了吗?”沉稳的语调,似乎又有些调侃的意味在其中,这位有着无敌之名的男子像是在想着许多的事情。一边笑着,一边缓缓地说话,名叫奥了的年轻人也笑了笑。

    “不是那位阁下有什备新想法,虽然她在之前有询问过伊米尔大人的进度,,最近几个月,在中国江海出现了一些变化,一个名叫四贴的女人,杀死了赫维德奥佐,”

    “赫维德奥佐,,他不算重耍。

    至于我的进度伊米尔闭上眼睛,重复了这个名个,兰玄后才睁开。目米望向了赏芒尽头的那片黑暗里,周嚼“犬群小兽,也都在回头看着,“说不清楚,她也知道这是说不清楚的,运气好的话,或许十年之内就可以完成,如果运气不好,比对的时间要以百年计,只要有一条不可融合的排斥就会导致我们所有的工作失去意义,可是我的目的,就是在整个计利的动之前,找到一条这样的排斥,就是矛盾的所在了

    伊米尔笑了笑,苦闷之中也有些豁达,奥丁回头看了看这片空间:“我在想,就算真的验证出巨大的排斥,或许计划还是会进行下去吧”它稳定得近乎完美啊,每次过来,这里都会让我感到惊叹”或许如今每一个国家的高层研究体系内。都存在一个类似这样的对比空间吧。即使表现的形式不同,他们也同样对世界的规则有着巨大的好奇心啊。虽然对他们来说,最后或许会打开潘妾拉的盒子,但所谓科学家就是这样的人,他们会选择研究出核弹之后再为之忏悔,绝不会因为预测而压抑自己的求知欲的。”

    “都是一样的,那位阁下放出了诱饵,希望能够借用他们的力量,谁知道她是不是也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呢。他们的对比数据对我来说的确有一些帮助,不过毕竟没有真正接触到另一面,层次太浅,意义不大。如果能够找到贝卡萨斯,以他的天才与第一法的帮助,恐怕才有可能真正缩短对比的时间。”

    “我这次过来就是要报告这方面的事情。”奥丁回过头来,“我们找到了贝卡萨斯殿下的踪迹了。”

    “嗯?”

    “赫维德奥佐的死并不重要。但是那个叫四昭的女人做了一些事情。恐怕她也是无意的,事情的结果。导致了江海那个节点的不稳定,我们还不清楚这种不稳定扩大之后会生什么事情,因为生在亚洲。所以织梦者阁下派出了人过去进行观察与尝试修复,然后才现,有人引导了这种不稳定的状态,使它恢复了平静,在这其中,现了贝卡萨斯殿下的影子。”

    “然后呢?”

    “织梦者阁下让人尝试接触,可是得到了一个回答,贝卡萨斯殿下说”奥丁耸了耸肩,神色有点复杂,“他说我是个人道主义者。

    空间里沉默下来,伊米尔闭上眼睛,仿佛在咀嚼着这句话的含义,片玄之后,淡淡地笑了起来:“呵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不过在通话的时候,我还是能感觉出来。织梦者冉下非常生气”奥丁撇撇嘴,在场的两人对于这位织梦者阁下似乎都有些不以为然,不过却绝非轻视,随后,他才露出忧虑的神情,压低了声音。“贝卡萨斯殿下从来就不支持这个计。当初他就是最激烈的反对者,以他的天才,如果过来的目的是为了破坏掉一切。我们恐怕会寸步难行”织梦者阁下担心的可能也是这个。”

    “不会。”伊米尔想了想,方才说出了这两个字,“奥丁,麻烦你转告,不会。我不清楚他遇上了什么。面临的是什么,但他既然不肯归队,肯定会有他的理由。既然她想要知道我的看法,我想我能保证贝卡萨斯殿下不至于背叛,让她不用担心,也不要试图干涉,贝卡萨斯殿下掌握第一法,他想要做的事,谁也干涉不了的。”

    “是。”奥丁点点头,随后又鞠了一躬,“那么我先离开了。”“嗯。”

    奥丁转身走了几步,方才听得身后又传来伊米尔的声音:“一直以来。辛苦你了。”

    “不,相对于伊米尔大人所做的。我的辛苦算不了什么,保重。”再度回头,恭敬地鞠躬,他朝着来的方向走过去了。人走在前方。一群小兽蹦蹦跳跳地跟在身后俨如队形凌乱的游行队伍,不久之后。他走入那片黑暗之中,消失不见。小兽们在黑暗前停了下来,迷惑地看了一会儿,终于不敢再往前走。

    太古帝祯那巨大的躯干下。伊米尔闭上了眼睛,再度陷入了长长的、长长的沉眠之中。

    ,,

    江海,清晨。

    第一次在早晨醒过来的时候感受到依偎在身上的温暖躯体,心中的那种感受……很难形容。

    温暖、满足、甜蜜、家”像是心忽然被什么东西塞得满满的,暖洋洋的于是连动也不想动。床并不宽敞。芥末贴着他的胸膛睡在旁边。安静而满足的脸,丝在枕头上散开了,手指轻轻划过那脸上的肌肤。不一会儿,她也醒过来了,看着枕边的人,眼睛眨了好几下。

    “嗨,阿拜哥哥,早安。”

    那声音柔软磁糯,像是软软的糯米糕的感觉,蓝樟拥着她感受着心中的平和。过得片刻看,他轻轻地笑着:“嗨。芥末。”

    他的话语声轻缓得像是在说悄悄话:“想要告诉你很重要的事情。”

    “嗯?”芥末同样小声地笑着。“你很喜欢你女朋友的这件事吗?”

    “嗯嗯。”他非卑肯定地点了点头。看看窗外的光芒时,做出了决定。“今天晚上再跟你说”

    “嗯,卖关子”芥末小声嘟囔,但并没有不满的意思,蓝樟心情平和满足,只是觉得某些事情水到渠成,应该说了,并没有用多么郑重的语气,芥末大概也当成烛光晚餐之类的事情了。

    其实也差不多。

    圣诞节,今天晚上的天气会不错。蓝樟想着。有些事悄已经到了该说出来的时候了。今天晚上或许可以在天上或者海上看烟火,会很浪漫吧,这是他心中最大的秘密,他其实早就想跟芥末说了,只不过以往不光瞒着芥末,最主要还是怕郭莹知道,如今既然跟芥末已经展到这一步,郭莹那边自己就去道个歉吧。

    应该不会是什么大事。他心中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