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十点,路口的红绿灯开始变化时,等待的人群道上陆陆续续地过去,平安夜,这个时候在街上的人流还有很多,车灯闪耀下,穿着一身红色羽绒服的芥末一边低头笑,一边用双手推着多少有些郁闷的蓝樟朝街道那边走过去。

    平安夜准备去开房,又是两个人的第一次,临到头来订不到房间,这事情说出来真是太糗了。一直一直找下去未免也有些奇怪,因此跑了三家酒店之后,多少有些脸红的两个人还是决定作罢了,其后蓝樟摆出了有些郁闷和无奈的神情,芥末则忍不住笑起来其实也未必真有那么郁闷和好笑,只不过事情摆在眼前,两个人还是各自扮演一个角色比较好。

    “就算是平安夜,这也太离谱了一点吧”居然没房,街上这么多人难道都不在家里住吗

    “是啊是啊,嘻嘻

    下次就知道了,要早点出来订

    “嗯嗯,吸取教吸取教,”

    不说这个。了,芥末你饿吗?”

    “嗯嗯,,不,没饿呢。”双手推着蓝樟后背,点头当应声虫的芥末反应过来,摇了摇头,晚饭是在八点就吃完了,不过到这个时候。两人都还没怎么饿。先前想要找的酒店离学校有点远,但这个时候准备回去也没有打的,一来这个时候打车困难,二来两人也想要走走,顺便省钱。冬夜的寒风刮过市区的街道,有些冷,但四周都是平安夜的热闹气氛,这倒也是可以忽略的事情了。

    两人从小都是经过锻炼的孩子,回到学校的路程对于城市的年轻人来说或许有些远,但对蓝樟跟芥末来说即便步行也是不在话下,一路上圣诞的气氛颇为浓烈,大多数经过了精心装饰的商铺,两两而行亲亲我我的年轻情侣,有些小广场上也有着古怪的集会,或者是聚集在一起燃放烟火,两人在一家小礼品店的门口玩了一会儿礼品抓取机,扔光身上的硬币之后才抓上来一直篮球大小的熊宝宝,于是让芥末抱着继续往回走去。

    在路边一家店门口圣诞树旁的长椅上坐了一会儿。

    经过一个捐款箱的时候,芥末投进去了五毛钱零钱。

    在一个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一对情侣在身边旁若无人地舌吻,两人牵着手对望了一眼,都笑了起来,他们在大街上之上可还没这么放得开呢。不过当前方跳到绿灯,准备过去时,芥末在蓝樟脸上轻轻啄了一下。

    越接近校园那边,路上的行人似乎也越多起来,都是大学里的学生,双双对对的,周围也都是因为学生而开设的店铺,时间接近了午夜,转往去蓝樟那边的道路时,人才又少了起来,但路灯与林荫掩映的道路两旁仍旧不相拥而行的情侣,偶尔可以看见道路边已经燃放了的烟火残骸小公园里仍旧有三五成群的学生蹲在地上点燃五彩的火光,等待着零点到来的时候。

    走进旧宿舍楼时,周围才显得安静下来。

    这栋旧宿舍楼住的人本就不多,这时候上了楼梯穿过长长的走廊,外面隐约传来的欢笑声仿佛生在很远很远的另一个世界。芥末抱着熊宝宝跟在蓝樟的身后,蓝樟掏出钥匙开门时,她还偏着头往隔壁房东小姐的门口看了一眼,门关着,黑漆漆的也不知道人在不在。前方门打开了,她连忙将头缩回来,抿了抿嘴,举步往里走。

    开灯、确认搁在房屋一角的火炉的状况,打开窗户透透气,随后又把窗户关上,或许是因为两人之间奇特的气氛,彼此都没怎么说话,蓝樟忙忙碌碌的过程中,芥末脱掉了红色的羽绒服。露出衬托起故好身材的粉红高领针织衫。她坐到床边,将熊宝宝摆在旁边的桌子上,鼓着腮帮摆弄玩偶对着的角度,随后扭过头看蓝樟的行动,双手搁在膝盖上,眨着眼睛也像是等待处置的乖宝宝。

    处理好炉火,提了一桶水放在旁边,之后才去关上了房间门,蓝樟走回来时,大概是现没什么事情可做了,站在距离芥末不远的地方似乎有点为难,伸手摸了摸头,芥末的目光也往其它的地方乱晃。

    “办”

    “嗯,”

    “那个

    “呼

    彼此似乎都有些扭扭捏捏的,想要说点什么也说不出来,这样大概过了几秒,芥末才“呵”的垮下肩膀,望了望蓝樟,忍不住笑起来,她这一笑,蓝粹便也跟着笑了,随后,倒是芥末用力吸了一口气:“不管了,阿樟哥哥,我们就当是,,毕业论文吧!”如此豁达地说了一句,自己又笑了出来,随后双小五二抓住了针织衫的下摆。就要往掀,待到露出里面山维内衣时,陡然又放了下去。

    “呃”她望了望蓝樟,脸色有些羞涩,“呃”阿樟哥哥关、关灯好不好,”

    “嗯?”蓝樟愣了愣,随即点头,“哦。”

    灯关上了,银白色的月光从窗口倾泻进来,偶尔晃动的还有外面城市间的灯光及烟火。宿舍房间里陷入安静,芥末脱下了针织衫,露出白色的内衣与内衣下优美的身型,月华倾泻间,她微微低着头,蓝樟过来时,她抓住了蓝樟的一只手,随后将额头轻轻抵在他的身上。

    蓝粹将一只手放在她的肩上,隔着单薄的布料,感受到了下方肌肤的热量。

    想起了小的时候。

    那时候大家都什么都不懂,小女孩梳着辫子,花衣服都很少有穿,每天到处跑啊玩啊,身上很快就弄得脏兮兮的,后来分开了。跟着奶奶离开原本的住处,奶奶去世了,自己也终于一无所有。没想过有一天会遇上长大了的小女孩,有一天会这样跟她在一起。

    于是心里似乎是安静了下来,或许是灯光让人慌张吧,他想。

    “阿樟哥哥,我想起小时候了”女孩轻轻抱着他,过得片亥,出一声笑声,“我有点灿…”

    “哦

    “你不要拿被子”女孩皱眉嗔笑,“快点”也上来啦”

    “咖…”

    芥末脱掉了鞋子,褪去白色的薄袜,缩上了床,随后又以跪坐的姿势刷刷刷的挪到了边缘,笑着帮忙蓝樟,口中念叨:“毕业论文毕业论文”这个小玩笑大概能让她放松,不过在蓝樟那边就有点小紧张。

    悉悉索索悉悉索索,铁床被碰了一下。芥末竖起手指轻轻地“嘘”声。

    “床大概会响,”

    一阵沉默,随后传来轻微的摇晃声,“很结实的”

    “嗯。”

    卜心一点就好了吧。”弃充。

    “嗯。”

    “而且房东小姐应该已经睡着了。”再弃充。

    咔嚓咔吧…又是轻微摇晃。

    “很结实,”不管了。”蓝樟嘟囔。

    “我们一点都不浪漫”低声轻笑。随后两人都轻声笑起来。两道身影在月光下合在了一起。细微的咖咖呜呜声音过后,身影才又微微分开,下方的女子深吸了一口气,胸膛起伏着,轻微的声音犹如叹息一般:“接下来,就是阿樟哥哥你的事了”

    被子被拉起来,在仍旧有些冷意的房间中遮盖住了两人的身体,随后,轻声的呢咖…“想开…”

    “别啦”,以后给你看,”

    “第一次

    “害羞……害羞……害羞“看不见”你会很痛吧”我不弃楚”

    反正会痛,有心理准备了啦。”

    断断续续的、巾咐呜呜的声音,不知道是谁的衣物被挤出了被子,掉到床下,过得片刻,芥末忽然道:“啊。等一下”一只手遮住胸口从被子里坐了起来,月光洒在白如象牙的裸背上,在房间里衬出晶莹的美感,月光下,那肢体优美的曲线往下延伸,她身边蓝樟的身影也坐了起来,目光微微有些疑惑。她“啊”的笑了一声,一只手抓起桌子上面朝床铺摆放的小熊,转过了一百八十度。

    小熊面朝着旁边的窗户,月光照在他那用黑色水晶制成的大眼睛上,夜空中升起了烟花,光芒忽闪忽闪地变换着。后方悉悉索索的,这稍嫌寒冷的房间里偶尔会有轻微的笑声。犹如精灵在森林中的笑语。不知什么时候,传来少女的呢喃。

    “阿樟哥哥……很喜欢你

    夜深了,于是一些温暖的事情正在生着,

    老实说,这一章的感情有些难酝酿,战战兢兢的,芥末与蓝樟之间,我希望这是一种水到渠成的感觉,他们的感情未必有多少轰轰烈烈,于是也不希望有太多的突兀感,未必要非常非常的戏剧化。可即便水到渠成,我也不希望这个描写太过平淡,它不能偏向于肉欲,可又得让人有感觉。

    嗯,归根结底,就是有感觉,这个度真难把握。总之,答卷已交,大家验收吧。

    跟上本书一样,推倒,只是一个开始,我会努力不让芥末成为花瓶的。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