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厂房除了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凡经不再有别的声音,当四忱用就这样倒下,蓝樟也开始考虑接下来的事情,毕竟总不可能真的在这里把人杀光,他皱着眉回过了头,似乎想要将眼前的事情告一段落了。

    “你们

    看了看已经肯定爬不起来的陆成阳,又回头望了望周围的众人,远处的一些人摸出了侧门正在逃跑。近处的却都不怎么敢动。蓝樟想要说点什么,随后,便听见了厂房外似乎响起了骚乱。

    那骚乱来得极快,人声、似乎还有枪声,似乎是从四面八方围过来,转眼间便逼近了厂房,蓝挥有些愕然,第一念头是:有人杀过来了?第二念头则是:警察,多半是警集

    不可能就这样当场飞走,自己是个武林高手那还有得说,被这些人看见自己是人,那就出事了。蓝樟左右看看,顿时变得有点慌张,随后在众人的注视下无奈地走回了那张染了鲜血的长桌子,妾了上去,将之前打人的时候放在旁边的旧书拿了起来捧在怀里,摆出一副无辜的面孔。

    听着外面传来的混乱,里面的众人也有些慌张,不知道生了什么事,但更令人在意的自然是坐在了桌子上的蓝樟,不知道他这时候在想什么。蓝樟也懒得理他们。

    无辜,一定要装无辜,嚣说自己被抓过来,他们突然就内讧了,或者待会人冲进来的时候,如果场面混乱,自己就趁乱跑掉,就算他们一百多个人做证说有个小子一个人就把他们弄成这样,又有谁信啊,反正流氓总是不会跟警察合作,警察那边多半会认定是他们一帮人编的谎话,而且这谎话还很没智商”不对啊,何必等到待会,干脆现在就去看看有没有跑掉的可能亦…

    这样一想,正打算直接跑去二楼的出口,只听得轰然一声响,一辆车撞烂了厂房一侧的墙壁。直接冲了进来,接着就是第二辆、第三辆,看起来都是改装过的悍马,进来到第五辆的时候,十几个人陆续从车上下来了。看起来却不像是警察,这些人穿着西装,有的手中拿着刀,有的什么都没拿,但从出场到现在,都非常拉风。不过这些人望着厂房里的情景,似乎也有点错愕,不明白生了什么,随后有人出声了。

    “南虎集团办事!你们老大陆成阳在哪里?”

    没有人回答他们,一时间,场面再度陷入了尴尬。

    半分钟后。厂房的大门徐徐打开,外面仍旧站满了人,似乎将整个。厂区都给围住了,几辆小车驶过来,停下来的时候,一道熟悉的身影先走出了车门,一路小跑进来,远远望过去,正是才分开不久的张语默,一如之前所说的,她果然不怕陆成阳。

    穿着高跟鞋要快跑进来并不容易,不过,待到在不远的地方看见了坐在厂房中间抱着旧书的蓝樟,她还是更加快地跑了过来。

    “宝树,你没事吧,,这些人”,呃,”

    方才的打斗中。蓝樟的身上自然也沾了不少灰尘跟血,不过,要说他一个人压到了上百人的气势,还将这帮人打了一顿,对方显然也没这个心理准备。上上下下的打量,确定蓝樟没有受伤之后,张语默环顾四周,本想问他们有没有把你怎么样,看看一片狼藉与不远处的鲜血与断手人,她就显然也有些错愕了。蓝樟摆出的无辜面孔没有收回去,顺口撒个谎。“呃,他们把我抓过来,然后吧…”蓝樟摊摊手”…内讧了。”

    “哦,还好,还好,我一路上都在担心,”

    她拍了拍胸口,笑了起来,不远处,一群人在灯光的映照下走了进来,看那架势,走在最中央的,又是另一个帮派老大之类的人物了。

    “怎么了?”远远的,那人声音洪亮。看着四周笑了起来,“怎么搞成这样?陆成阳呢?怎么?不敢出来见我?语默,你的小朋友怎么样?没受伤吧

    对于走来的那人,张语默大概是没什么好感的,她扶着蓝棹。微微皱了皱眉,随后还是露出了一个微笑:“他没事,谢谢了,霍老板。”

    “呵呵,没事就好。”说话之中,这中年人也走到了近处。看起来,他要比陆成阳更有江湖大佬的气质多了,目光望了望蓝樟,伸出了一只手:“鄙人霍启南,江湖上别人给面子,叫我一声南叔,小伙子,你呢?”

    “你好,我叫谢宝树。”

    对于江湖这个词语没什么好感,不过对方既然跟张语默有关系,那就是长辈了,蓝粹点点头,很有礼貌地跟他握了握手。随后,有人走到那霍启南川在他耳边说了几向话,霍启南回讨头去,随后皱了瑰四,专向那一大堆被打破的木头废墟里,看了看躺在那里,全身是血的陆成阳。

    “不是吧,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啊”霍启南叹了口气,废墟里陆成阳似乎还有点意识,**了几下,霍启南从身边一个人的手上接过一张张语默的画像,在陆成阳身前晃了晃,“没什么!跟你说一下,今天我过来呢,是因为听说你在找这个人,所以就过来跟你说一下,张语默啊!她的名字叫做张语默啊!有没有印象”你想说什么?不会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吧”算了,反正我也听不到”你声音太小了”

    他挥了挥手:“把他拖走。”身边的两个人将陆成阳抓了起来,拖出那厂房,片刻,远远的传来几声枪响。

    那霍启南走回两人身边,抬头笑了笑:“没事了。宝树是吧,听说你身手不错,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帮我做事啊?”

    他这句话说完。蓝樟只觉碍手上一痛,却是张语默用力捏了他一下。偏过头看看,才见张语默微微皱眉,显然是让他别答应的意思。他摇了摇头:“抱歉,我有工作了。”

    “耳呵,那下次吧,阿华,给张名片给这个小兄弟,”在江海,我霍启南还算能说上几句话的,有什么事情,随时可以找我,语默的侄子,就是我的侄子。”他拍拍蓝樟的肩膀。“前几天还要谢谢你救了语默,她老公早就招呼过我要我照看一下她,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可没办法跟人交代了,”

    张语默吸了口气,脸色冷下来:“霍总,我很感谢你过来帮忙救人,但我跟姓方的已经没有关系,”

    霍启南谦和地点了点头:“当然,嫂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是我错了。”

    蓝粹并不喜欢眼前这个看来很有大佬风范的男人,张语默显然也是。沉默片刻,她说道:“那我们可以走了吧。”霍启南摊开了手,摆出理所当然的样子:“当然!奥夫扩斯!这里嫂子你最大,下次再请嫂子出来喝…”

    得到这样的答复之后,张语默拉了拉蓝粹的手:“宝树”我们走。”朝着厂房外一路走过去了,,

    这两人离开之后,霍启南身边的一个人方才笑了笑:“老板。那小子看起来懵懵懂懂的样子啊”

    “没怎么见过世面的乡下孩子,这种阵仗都没吓到他,恐怕也有些不简单,有傲气是正常的。”霍启南不在意地挥了挥手,“问一下其他人,这里到底怎么回事,搞成这个样子

    到他目前这个位置,见过的厉害人物也有很多,面对着上百人也能正面打垮的手下他也有,不过这类人毕竟太过稀少,要说那个叫谢宝树的少年人有这么厉害,他还是不太信的,恐怕还是内讧更有说服力一点……”,

    小车驶出那片厂区,远远的将后方的灯光甩开了,张语默开着车,偶尔偏过头看身边的蓝樟一眼,待看见蓝樟将那张属于霍启南的印制精美的名片拿出来看,她才开了口。

    “那个霍启南”不是什么好人,如果不是必要,最好还是别跟他扯上关系。”

    “哦。”蓝樟点点头,将名片放到一边,“张姨刚才欠了他的人情了吧?”

    “没什么。”张语默笑了笑,“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一直在看着,你被抓走后,是他主动打电话给我的,嗯,,算半个人情吧。”“哦。”蓝樟点点头,过了一会儿,说道,“谢谢。”这时候肯定不可能说什么:“你就算不来我也能搞定啦。”只是心情多少有些复杂。方小雨离开的时候大概跟他说过一些家里的事情,张阿姨已经跟方小雨的父亲分开了,然而方小雨的父亲却没有放过她,霍启南也是因为方小雨的父亲而帮忙的吧,放在张阿姨的位置,肯定是不愿意欠那个,霍启南人情的,这时候因为自己的事情请了他帮忙,往后这人情要还,恐怕就有些麻烦。

    没关系,自己多注意一下,往后如果有什么事情,自己就再当一回蒙面人,把霍启南也一块打掉就行了,反正张阿姨也说了他不是什么好人,,

    他方才当着一百多人的面将整个黑帮打垮,此时自信心有点膨胀,回想着方才有哪些地方不够帅不够拉风的,话会不会有点多,砍手的动作会不会有点不流畅,之前想过的佛山无影脚也没用出来,如果可以无所顾忌地出手,自己还可以全身带火模仿草稚京,什么“呜呀累累”的大蛇稚或者很厉害的无式”之类等等等等,这次很多好想法没能用出来,颇为遗心,路卜安静地看着城市夜景,以那很臭屁的霍启南作为假不叭开始在心中以起来”

    同一时刻,坐到了小车里准备离开工厂的霍启南,也从手下的口中知道了不久前的一切。

    “这么说,事情真的是刚才那小子做的?不是内讧?”他顿了顿,“他是进化者,”

    “跟人对砍没什么,但他可以控制子弹射的能力让我们很在意,他在同三时间操控了八到九把枪的击”

    “操控能量?”

    “这是最普遍的能力,但应该不是,单纯以能量操控控制子弹的射其实要求很高,如果他能同时控制这么多枪的射,证明他的能力至少在四级以上,”我们认为更有可能的是他存在着某种更加特殊的能力小范围消除动能之类的,但不管怎么样,从头到尾他都在扮猪吃老虎,这些人的手都是被他砍断的。”

    “能同一时间控制这么多枪,已经是很厉害的能力了,扮猪吃老虎”哼,想要炫耀的小孩子,看起来果然是没见过世面的家伙”最近老是遇上天才啊,那个明素心也是”思考着手下的说法,结合赶到时看见的那些事情,对方既然会撒“图扬帮内讧”这种容易被揭穿的慌,说明他对于事物的思考并不深,或许还跟小孩子一样有着炫耀、无所谓的心理,尽管如此,霍启南还是揉了揉额头,许多时候,这种人也最为麻烦,天真,不知道天高地厚,有时候还说不听,特别是在拥有异能的前提下,这些人多半都自傲得一塌糊涂。

    “按照固定流程,继续调查他,如果对张语默没什么影响,什么都好说,消息上面他只是个普通人,大概没什么背景,可以跟他示示好,如果真对张语默有什么影响,”直接打死,沉江,这种人一旦捅出篓子来也特别麻烦,到时候想跟方明谦交代都不知道怎么说”

    皱着眉头说了这几句,霍启南挥了挥手,不一会儿,属于他的车队浩浩荡荡地消失在了江海的夜色里,,

    第一次见面,或许因为阅历的缘故,对彼此这类人大概都没什么好感。当然,作为蓝粹来说。并不清楚霍启南在江海地位的他,过了几天便将这个在他看起来跟陆成阳也差不多傻的江湖大佬抛诸脑后了。继续上学,继续每晚替短笛哥处理数据。继续与芥末亲亲我我,继续在每个周六周日去打工,不久之后,进入十二月,天气就忽然开始冷起来,蓝樟跟芥末凑钱买了个炉子放在旧宿舍里,放学之后可以将小小的房间烧得很暖和,芥末常常拉了郭莹晚上窝在这,看书复习或者打牌下棋之类的。

    有一天晚上三个人准备吃火锅,顺便叫了隔壁的房东小姐与对面的短笛哥,打了一晚上的扑克,此后大家也算是渐渐熟捻起来,晚上的时候就常常坐一起打扑克,这大抵是因为天冷就总是容易让人聚在一起,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毕竟还是太无聊了。

    五个人常常是四个人打升级或者包牌,一个人在旁边端茶到水四处跑之类的,房东小姐是个很不错的人,平日里看她一个人打饭吃饭孤孤单单的,在一起玩过之后便会现她很好相处,笑得很温柔也没什么脾气,只是打迟钝,时常输,蓝樟跟她也差不多,但奇怪的是,常常是在蓝樟跟她打对家的时候,会有罕见的好运气或者罕见的默契,不久之后,蓝樟便跟房东小姐被短笛哥称为了傻瓜二人组。打牌输了就要贴纸条,如果打各人管各人的模式,一晚上下来蓝樟跟房东姐的脸上往往就会贴得跟胡须怪一般,密密麻麻的引人笑。

    不久之后,圣诞节快到了,平安夜,蓝粹跟芥末准备去做一件少儿不宜的事情,之前的许多事情都已经尝试过了,要说少儿不宜,自然也只有大家都明白的那第一千零一件。

    事情提出来其实很自然,大抵在一起的时候开了个比较暧昧的玩笑,然后引到了那上面去,随后彼此都是面红耳赤的,支支吾吾,却又将事情决定了下来。而第一次决定了这样的事情,彼此心中感觉多少也有些奇怪。

    那天晚上,气氛很好,他们一块在海边的餐厅吃了晚饭,去看了电影,又看了烟火表演,走在海边的人群中时,即便冷风呼啸,两人牵在一起的手都像烧着的炭火一般滚烫。接下来,多少有些扭捏的两人还是鼓起勇气跑去了酒店。一连跑了三个。

    那天晚上,,他们没能订到房间,””

    预感到大家可能会因为我的恶趣味而跟我抗议,,哈哈哈哈,

    下一章会怎么样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