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杂而混乱的声音响起来。厂房里乱成了一片,中央近们围上去了,周围的人也开始动起来。操着砍刀、拿着钢棍便要涌过来,然而,面对着已经在生的一幕。或许所有人心中都有些匪夷所思的感觉。包括方才那一阵的走火与哑弹,包括如今生在眼前的事情。

    一百多人的阵容,大多数也都是见过血的人,就这样围住了一个人。这人能不被吓哭就已经算是坚强了,哪怕是电影里拍的那种孤胆英雄,豁出去孤注一掷,能够做的恐怕也只是陡然暴起,将人群的领挟持为人质。谁也没有想过,眼前的这个人,就会在人群的环伺之下突然出手,也不是挟持人质也不打算逃跑,就这样当着他们上百人的面。追着他们的老大就是好几记的耳光,并且根本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就这样一路追着,一记接一记的耳光像是教儿子一样的扇。

    陆成阳能够混到今天这个位置。不是靠着多么软饭的关系,而是确确实实地依靠着自己的本事打拼过来的,他自己也是个狠人,等闲挑三四个年轻人根本不是问题,然而就是在眼下手上还拿着枪的情况下,就这样被突如其来的连续耳光给扇懵了。身体在巨大的冲击力之下不断后退,踉踉跄跄的站都站不稳,视野变得血红,却只能看见旁边的地面与极窄的视野,凭着一股狠劲勉强抬头,也只能瞥见那少年飞快地逼近,随后又是一个耳光将他的脸扇下去。

    痛楚还在其次,然而大家出来混讲的是面子,一个老大当着上百小弟面前被这样打,以后基本也不用混了,心中的屈辱、激怒涌上来,什么也没法去想,那耳光重重的,又响又亮,无论如何躲不过,周围混乱成一片。

    转眼间,陆成阳已经被扇着耳光打得踉跄退出了好几米,周围的人反应过来,一拥而上,周围尘埃四起,一个试图阻拦的人被推得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好几圈,蓝樟盯着那陆成阳往前走,“啪”的又是一巴掌响起在人群里,周围的人已经围了上来,不知道是谁在“啊一”联大喊,抓起一张凳子狠狠挥了下来。那凳子被蓝樟顺爆,四处飞散。一个人抓住了蓝樟的衣服,蓝挥也没有丝毫停顿,将那人带着在后方成了滚地葫芦,他举起手又是一巴掌。一个人拿刀刺过来,被他随飞出去。

    从上空看下去,蓝挥几乎是在十几人涌成一片的形势下盯紧了陆成阳,不依不饶地扇耳光,身形随着陆成阳的后退也在不断推进着。前方、后方都有石跑过来,有人试图保护陆成阳,有人试图阻止蓝樟,拿刀砍的、拿东西砸的、拖他衣服甚至抱他腿的,总之是要避免老大被这样子殴打,然而没有用,不时有人在人群中被踢出去,或者直接被打倒,叫骂声、惨叫声、混乱之中滚滚的灰尘,砍刀脱手飞起在天空中。木棒砰然折断,陆成阳的脸上被打得血肉模糊,到在地下又试图站起来,还没站稳便又是一个。耳光。感觉上,他像是一位被千军万马保护的将军。然而有一个人冲到他面前。千军万马也保护不了他,这人也不是为了杀他。只是为了一个劲地扇他的耳光。“看来你没办法教我什么是江湖了”嘈杂的人声,混乱的局势,啪的又是一记耳光。

    ,你父母没有教过你什么是对错”他倒在地上,身后冲来的手下将他扶起来,试图保护他离开。然而没有用,又是一记耳光落下。两个人一起到在地上,那名手下站了起来,挡在走过来的少年面前。随后就被一脚踢飞。蓝樟的身边都是伸过来试图阻止他的手,感觉上就像是陷入了黄泉入口试图将他拖下去的无数恶鬼,他根本懒得理。挥挥手拍飞一两个有威胁的,走上去将陆成阳拖起来又是一巴掌。

    “我来教你啊!”

    “哗啦”一声响,陆成阳的身体靠上了一大堆用来放货物的木架子。脸上吃了一巴掌,推动者木架子开始倒塌,周围的人冲上来,有人被打倒在那里,木架砰的烂了,有人抡起木架子往蓝粹身上砸,那木架被打成了碎片,混乱持续,耳光也在持续,“啪啪啪”的声音,陆成阳几乎是陷进了破碎的木头堆里,像是被蓝樟打得不断往里挤,终于挤上了更后方堆叠的空木箱,随后木箱碎了。像是小山一般的到下来蓝樟后方跟来的人开始躲避木箱,顺手将掉下来的木箱拍飞,响起在前方人影身上的,依旧是耳光。

    这种木箱飞落的形势暂时隔开了后方众人与蓝樟的距离,一些人就在愤怒中有了短暂的停顿,愕然地看着在那些飞落的木箱间仍旧闪着他们老大耳光的那个人,陆成阳浑身是血。已经完全被打瘫了,到在木头的废墟里没什么反应。从厂房中央到这里足有几十米,这几十米的距离。他就是在数十人的阻挡之下扇着耳光像是推土机一样推过来的。

    声音依旧嘈杂混乱,咒骂与喊杀声不一,;中能有稍稍停顿的人们不过是方才近距离内感妥到丫略肝儿力感的人,这时候百多人都已经靠近了这边,有的人踢开箱子往里面冲,某一刻,一个人扔出的砍刀飞起在空中,那边蓝棹也终于回过了头,直接接住了那砍刀,左手指了指将砍刀扔出来的那家伙,开始阴沉着脸往外走了,人群冲了上来,当其冲的一个人被踢飞出去,第二个人持刀冲着蓝樟头顶砍下来,下一玄他已经鲜血飓扬地滚在了地上,持刀的手被砍断了,血如泉涌,接着,蓝樟的左手抓住飞起在空中的一把砍刀。双刀轮舞,顿时半空中洒血如画,乒“噗的响声中,又是两只手飞了起来,蓝摔迎着后方的人潮就冲了过去。

    这些人平素也常有群架经验,这时候几个人的刀光斩下,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往蓝粹身体的不同位毒招呼过去,然而蓝粹此时的反应与度都快到了巅峰,虽然不可能想平时幻想中那样使出什么拉风的招式,然而双刀挥舞间,前方的人几乎连影子都看不清楚,声音呼啸得像是狂风在刮。

    先前蓝粹的目标只在陆成阳。拖着他们一路冲,大多数人都跟在后方。还看不出完全的威慑力,但这时候双方迎面而上,这时候噗噗噗的声音中,挥向蓝锋的刀光就像是被绞肉机吞了进去,转眼间,人影有被踢飞的,有在地上变成了滚地葫芦的。有的在大声的惨叫,嘶吼,持刀的手臂飞起在了天空中,如果能有一架摄影机拍下这一幕,再以慢镜头回放的话,恐怕会看见那从一只只断臂中喷出的血液在空中画出一个个,瑰丽的圆圈。

    这些人眼见蓝粹回头,还只是凭着一股狠劲化作人潮冲上来,然而不到十几秒的时间里,蓝粹在这迎面而来的人潮之中直接推进了七八米的距离,在这样的冲击下,倒下的人潮几乎变成了一个扇形区域,鲜血就像是喷泉般的乱淌,十几秒前如潮的喊杀声在此时已然化为哀嚎汇成一片,周围的人还有些无法理解这样的事情,然而当他们稍稍反应过来,这才能够现,就在这短短片玄间,因为冲在最前方而被砍断了持刀手臂的人数,恐怕已经到了两位数了。人们这才能感到真正的恐惧。苍白着脸,已经没有什么人再敢冲上来。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砍断一只手。这辈子基本就已经毁了,以后没办法再出来混,相对于方才对陆成阳的那一系列耳光,他毕竟是被一大群人追着,而且没有痛下杀手,然而当这么多的手臂断在了地上,鲜血流淌如浆的时候,巨大的威慑力就在陡然间形成了。这时候他目光已经是盯紧了方才将砍刀扔出的那人。周围敢冲过来的人越来越少,当他走到那人的面前,那人已经是全身抖,转身就跑,随后被蓝樟一脚踢到在地上,当蓝粹去抓他的手臂时,他将右手藏在身下,带着哭腔大声求饶。

    “不要”

    厂房里回荡着那哭声,蓝樟只是摇了摇头。

    “没有再的,想要不受伤,,你就不该拿这把刀砍人。”

    剧烈的惨叫声响起来,蓝粹一刀砍断了他的手,鲜血飓射中,他将那人的手臂扔掉了。再回头时,一个人在不远处的木头废墟里扶起了陆成阳似乎想要走,见蓝粹目光望过去,那人怔在了那儿,随后终于放开陆成阳,恐惧地往旁边走了。

    纵横的鲜血,撕心裂肺的惨叫。不断在地上挣扎的人体,厂房里苍白的灯光下,蓝粹就那样站着。环顾了四周,厂房里的一百多人从先前持刀冲过来到现在,与他隔得或远或近的人们已经完全不敢乱来。气氛在周围的惨叫声中变得几乎令人窒息,几米外的一个人手上拿着刀。全身抖,蓝樟看过去时,他砰的摔倒在了地上,拼命往后退。蓝樟那张娃娃脸在平时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哪怕再生气也吓不倒人,但这个时候落在众人眼里,恐怕就真的像魔鬼一般可怕。

    砰的踢舁一只木箱,蓝粹再度转身。朝陆成阳那边走过去,上百人就这样呆呆地看着他的行动。那陆成阳先前已经被人扶了起来,这时候身体摇摇晃晃的站在那儿,半张脸被打烂了,头上全是鲜血,没办法说话,恐怕也已经没有什么意识。看来简直跟电视里的僵尸一样,蓝粹走回他面前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他扔开了手中刀,照例的一巴掌挥了过去。

    砰的一下,陆成阳倒回了后方的破木箱里,再也无法动弹了,

    先前他打陆成阳的耳光,还有人敢冲过来帮忙,上百人都敢聚集过来。然而到了这个时候,当着这上百人的面一巴掌将陆成阳打倒在地上。已经没有一个人敢动了,””,

    七号了七号了,双倍月票的最后一天了,有月票的快投,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肌,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