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巳西沉,迄近的莫煮与城市的灯丹汇集在起”厂亮起了灯,人群从两边的厂房汇集过来,看起来规模庞大,有的人用手上的砍办拍打着旁边的柱子,被人从车上推下来的时候,蓝樟抱着他的书,沉默地望着周围,神色凝重。

    任何人这样子被一百多甚至两百人给围住,恐怕都不会有什么多余的反抗心理了,人之常情,毫无疑问。因此从车上下来的人肆无忌惮地拍了拍他的后脑勺,跑过去跟他们老大报告之后,其余人也就推着蓝樟朝那敞开了大门的厂房里过去。看着周围的这些人,蓝挥叹了口气。很为难。

    一百多个人,今天怎么办好像都很麻烦,全部杀光,似乎是最简单的处理,但是死一百多个人,自己在江海恐怕也别想再过下去了,就算考虑到大家对等的方式,这帮人不至于让他们全死掉,难道一个个的跑去捏碎他们的手么,,自己无论如何只有一个人,有人会逃跑,也抓不回来,更何况表现出这么夸张的力量,恐怕界碑也会插手了。

    就这么点事情,自己也不可能就这样豁出去整个生活,说一句“我是对的。就跟来的一批批敌人干到底吧,,

    无论如何,还是取决于这帮人的态度了。如果他们无法无天,真认为杀人欺负人是理所当然,弱肉强食,那少不得也要让他们死上一堆了。确定了这一想法,接近那为的人时,蓝樟停了下来:“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想怎么样?”

    他这句话一出,后方的其中一人一脚就踢了过来:“妈的!叫你走你就走!”他这一声喊得很大,然而一脚踢来,却因为蓝棹微微侧身而踢在了空处,身体一个踉跄,颇为尴尬,蓝樟就那样皱着眉回头看他。大家出来混,面子最重要,现在自己这边一百多人看着,他哪里受得了这种丢面子的事,微微错愕之后。眼睛瞪上了蓝棹,看起来便要拔枪的。

    不远处,那陆成阳也是微微一愕,随后冷笑了起来:“呵!不错啊。不怕死是吧,,进去”。

    随着他大喝一声,后方的人再度用手推向蓝粹的肩膀,这次蓝樟没有躲,被人推着便进了那厂房大门,里面的灯光亮起来,看起来像个仓库,周围摆放着一些货物箱子或者木架,里面原本也有些人,加上从正门、侧门陆续进来人,不一会儿。一百多人便将仓库周围上下两层都站满了,蓝粹被推着站在中间,气氛肃杀。俨然公审大会。

    蓝樟捧着书站在那儿有些无聊,想想今天晚上芥末肯定在宿舍等他。回去要晚了,不过横竖天也黑了。这边的事情搞定之后,干脆飞回去也行。他向来是没什么英雄形象的,周围的人看着他低头站在那儿,只以为是害怕了还在那儿死撑,老实说在这种情况下,直接崩溃了跪在地上流眼泪流鼻涕求饶的人很多。也有少部分死撑的,有一大半是这个样子,也有小部分这样的情况下还敢仰着头一脸无所畏惧的人。不过不管是怎样的类型,到最后都是痛苦的哀嚎。真能从头到尾都死顶的,目前还没见过。

    周围的人指指点点,有的在冷笑着准备看戏,后方几个人将一张看起来是给人用刑的椅子推了出来。随后是一张长桌,看来也是将人绑在上面的,血迹斑斑,蓝樟看了一眼,心中厌恶更甚。那陆成阳在不远处拉了张椅子坐下来:“我叫陆成阳,我侄子陆向东你还记得吧,那天他应该说过我的名字,你不给我面子,就是不给我整个图扬帮的面子,今天你有什么话,现在就可以说出来了。我倒想看看你背后有些什么人。让你觉得自己可以一点规矩都不讲了。”

    蓝樟看他一眼,随后朝后方走了几步,旁边的人还以为他要反抗,一时间都紧张起来,不过他只是坐到了那张染血的桌子上:“规矩是你们的,我又不混黑社会,他们偷东西就不对,被人叫破了,还伞着砍刀追来砍我们,你觉得这种事情是对的?”

    陆成阳冷哼了一声:小东没有眼力,冒犯了你们那是他的错,可你们什么损失都没有,他也道了歉,说了我的名字,还说要给你摆酒认错。你给他们一点小惩罚那我没什么说的,你打了他我还会给他执行家法,可你废了他,这就太过分了!”

    那陆成阳果然是当惯老大的人。说话抑扬顿挫,看来也是在情在理。蓝樟在那边愣了半晌,他根本无法理解对方的逻辑:“道歉就可以了?你以为这是在过家家?两个小孩子打架,谁对谁不对道个歉就没事了,因为没什么后果。可你侄子现在是在拿刀砍人,打不过我道个歉就可以了,如果他打得过呢?如果他能打过我,他把我废了还会给我道歉吗?他砍的如果不是我,别人就活该了?”

    他这段话说出来,对方显然也不能接受,沉默片刻,目光变得凌厉起来:“***!你天真啊!你今天这种局面了你不想谈在这里唬我啊!?”

    “你们想谈我才跟你谈的,你们觉得自己有道理可以说啊,关键本来就不在于我是不是打得过他,而是你侄子那种行为本来就不对,他对谁都不该这个样子!”

    蓝粹说得一本正经,周围已经是骂声一片:“***,砍他!“砍他一手一脚让他知道厉害妈的,待会就知道哭了,”那陆成阳看着眼前的少年,心底忽然涌起一股无比荒谬的感觉来。这个人,是真的在跟自己辩论。像是推销员一样想要跟自己推销那种天真的正确性,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人,荒谬的感觉中,愤怒也已经涌了上来。左手搭上腰间的枪柄,他冷笑着走了过去,一直走到蓝樟身边。其余的四五个人各自拔枪在旁边跟着。

    “最后的机会,你背后到底是谁,大家出来混,弱肉强食!你背后那个人如果有资格跟我谈,那我饶你一命,你今天留下一手一脚,把那个女人交出来,也许你还能活着。如果你背心“人我点都惹不起。放了你都有可能六,辛如果你炮据队么可以出来说话的人,把那个女人交出来,那我也许会考虑让你痛快一点”

    他这番话说完,蓝粹便直接回答了:“我说了不混黑社会,我背后没人。”

    “呵,那就把那个女人的名字说出来吧”你知不知道这张桌子上死过多少人?你不说,我扒了你的皮!那天你够强够狠,所以能把小东他们弄成那样,今天我就让你看看遇上更狠的人你会怎么样,一百多人看着你,我看你

    这边在说话,蓝棹在那边也跟着说话,两种声音夹杂在一起,蓝樟话语说得平静,但旁边的人还是能够听见夹杂在老大狠的声音中那股不和谐的声音:“不是因为我够强够狠。是因为你们本来就是不对的。如果你们是对的,我再强再狠也不会对你们动手

    声音混在在一起的时间不过十几秒钟,周围都是安静的,唯有仓库中间显得有些吵,气氛变得极其怪异,周围围了一百多人,仓库中央也有二十多人,拿刀拿枪,他们从来就没有见过谁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敢摆出这种无所谓的态度纯粹为争辩而争辩的,仿佛眼前的局势对他来说不值一提,而唯有:“我没错。”才是他所关心的。

    那陆成阳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了。也提高了声音:“既然你父母没有告诉你什么叫社会!只告诉了你什么叫天真!我今天就来教会你!告诉你什么叫弱肉强食!什么叫江湖!什么叫规矩!”

    一个声音留在他话音的后方:“我父母告诉我的是正直。”

    “把他给我绑起来!”陆成阳说着这句话,一巴掌朝着蓝樟脸上扇了过去,根本是鸡同鸭讲,对方明显是藐视他。他也生气了。

    “啪”的一记耳光声,响起在仓库里,随后是拔枪的声音,两把枪的枪口抵在了蓝樟的额头上,周围鸦雀无声,陆成阳的脸偏着,他被扇了一个耳光。”你没有道理。允视抵在额头上的两把枪,蓝樟收回右手,说了一句,随后看着旁边持枪的两人,摇了摇头,很是诚恳:“不要开枪。”

    “不要开枪!”第二个说这句话的,居然是被扇了一耳光的陆成阳。他这时候整张脸都因为生气而变得涨红扭曲了。抬起了头,先是朝周围挥了挥手,“他就是想死,这样就让他死,太便宜他了,我耍让他在这张桌子上清醒三天三夜!”他说着,刷的用左手拔出了枪来,对准蓝樟的额头。随后陡然将枪口压了下去,对准蓝挥的左腿膝盖,扣动了扳机。

    “不要开枪

    仍旧是安安静静的没有多少声音,撞针撞上了底火,但枪没有响,意味着这是一颗哑弹,蓝樟皱了皱眉。叹了口气。拔枪出来不一定会真的杀人,但既然扣动了扳机,意义就不一样了,意味着至少在现在,他的确想要自己的一条腿。

    气氛紧张到这种程度,突然出现一颗哑弹,的确是让人觉得尴尬,那陆成阳又扣了一下,还是不响,他扭曲的面孔也因此缓和了不少。拿着自己的枪在看,随口说道:“先打断他两条腿。”

    旁边的两人将枪口对准了他的左右脚,蓝樟没有看他们,目光越过了陆成阳的头顶,多少有些悲哀:“你们真觉得把人抓到这里来是有道理的事情啊?”

    砰的一声响起在了仓库里,一道火光从蓝棹左侧那人的小腹灌入,背后卑出,带出了飓射的血肉,要准确地形容出整个仓库在这一麦的气氛恐怕会有些困难,远处的有些不明所以,近处的也无法理解,这一刻只有一个人手上的枪响了起来,陆成阳在检查手上枪支的时候忽然走火。打中了正要向蓝樟膝盖开枪的一名手下,而旁边另一名手下手中的枪支仍然遇上了哑弹,咔嚓一下没有反应。他又扣了第二下,周围同样有枪的五六个人也开始拔枪了。

    蓝樟的声音夹杂在中间:“真觉得你们杀人是有道理的?”

    “老大”中枪的那人不可置信地望着陆成阳,捂住小腹倒在了地上,周围的众人紧张地将枪口提防着蓝樟,有的对准了蓝樟的膝盖开始扣扳机,有的甚至对准了蓝樟的头。然而,,哑弹、哑弹、哑弹”陆成阳望着被自己误伤的手下有些惊愕,砰的又是一声枪响。一个人在惨叫耸中倒在了地下,他是因为被旁边那人的枪口走火打穿了脚掌删

    只,,真的弱肉强食?”

    砰;

    第三声枪响,一个人的脸没有了。他是因为在有些慌乱的检查枪支的过程中不小心让枪口对准了自己的下巴,于是枪响了,将他整张脸都掀飞了,血肉飞起在天空中,被削飞了脸的那半颗人头在灯光下显得恐怖森然,缓缓的,这具尸体砰的倒在了地上,周围的人都在看着,一时间连呼吸都停止了。

    只有蓝棹的声音:“你们这群傻子”

    “你***!”

    或许不知道眼前的这一幕是为什么。然而陆成阳换掉了弹夹,陡然举起了枪口,对准蓝棹的脸准备扣动扳机,他只看到了蓝樟带着厌恶神情的那张脸。

    一个耳光,将他抬起的头又打歪了下去,这是蓝粹在众目睽睽下对他打得第二巴掌,脆响惊人,一个混了几十年江湖的成年人,当着众人的面就这样被眼前的少年扇得踉跄退出了几米远,扳机一直在扣,没有一次射出了子弹。当他踉踉跄跄地站稳,再抬起头时,蓝樟已经在他的面前了,第三巴掌,将他的脸再度打偏下去,不断后退”

    到了这个”周围惊愕的众人,才终于动了起来,,

    ,

    长假快完啦,有月票的趁着双倍快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