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年十月。古冬讨后,天气总有此阴雨纷纷的旭不起什么精神。时间接近放学,芥末在图书馆找书,看看窗外,也正是阴天。

    她今天穿了一身颜色鲜艳的秋装,休闲之余又彰显着年轻的活力,多少也冲淡了一点天气带来的阴霾感。一贯以来她与平常的大学生并没有太多的差别,不像姐姐那样在各方面都出色得锋芒毕露而又我行我素,也不像男朋友蓝锋那样孤僻而又古古怪怪当然,这样的评价如果让蓝樟听到他一定觉得很委屈。自己一直都在努力做个普通人来着。只不过一个,在晚上没事会飞到天上玩,时刻有着古怪想法不敢跟太多人说而躲在一边凶傻笑的家伙,会被人这样看待,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若是放在我们的短笛哥或者一些知道内幕的其他人那里,或许还会君奈地吐槽:你也算是普通人,那你让我情何以堪哪?总之,虽然有着这样一个出色的姐姐与这样一个古怪的男朋友,我们得庆韦芥末并没有受到这两人太多的影响而变成一个古怪宅女或者学术怪人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她依旧像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一样体验着多少还算积极的学习生活。

    她喜欢并不很麻烦但能让自己显得漂亮和有活力的衣服,喜欢逛街看很贵的时装、饰、化妆品,为之惊叹一番却未必要买下来,喜欢刘德华和周杰伦。喜欢在手机的外壳上贴少女贴画。喜欢粉红色,喜欢后现代带有一点哥特式风格的银饰并且亲自做了一个,十字架挂在自己的钥匙串上,喜欢胡思乱想,幻想到未来并且笑出来,喜欢蓝樟。

    好吧,就算作为作者,我也不能昧着良心说最后一点也算是大众化的喜好,,

    芥末以前打扮的风格是偏向于简洁自然的,与蓝棹确定了关系之后。倒是比以前注意了不少,做头的花费稍微多了一点,耳朵上戴了一对水晶耳坠,属于清丽而不显得繁琐的风格,以往若是赶时间,起床之后什么衣服都可以往身上套,现在总得多看几眼才行,若是认为相对正式的约会,差不多半个时时间的打扮那也是有的。而在学习方面,她在大学里倒算得上是为数不多的长得漂亮又热爱学习的模范生了。为了保证自己在四年大学之后拿到最好的工作,她的学习成绩一直都保持在同级学生中的最前沿。

    蓝樟来这边之前,大学的第一年,她的生活相对简单,跟同学出去吃饭也有过,更多的是跑去跟姐姐一起,拿着课本往教授办公室去的次数也很多,也有许多时候,她会在口袋里揣着录音机,戴上耳机一边听音乐一边躺在草地上呆,或者坐在路边的椅子上看人来人往,也可以在图书馆里捧着一本书坐在地板上看到夕暮西斜。蓝樟来了之后,这样的时间自然是少了,除了去教授那边,她更多的就是跑去蓝挥那儿,出去散步啊,吃烧烤啊,看电影啊。有时候是她跟蓝樟两个人,有时候加上郭莹三个。人,专找傻气又无聊的事情做。

    郭莹的出色华丽却冷澈,像是冰雕。看起来很美丽,靠近了又觉得冷;蓝粹的出色”好吧,由于充满了非人的特性,暂时不必说他;芥末的出色则是温和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或许算得上是其余两人与普通人世界最好的纽带也说不定,她没有异能,没有非常伟大或者奇怪的人生理想,或许也不如蓝樟那般坚强或者偏执。但仅就个,人来说,我们必须承认。她的确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妹妹,再完美不过的女朋友。她的人生无论比之郭莹还是蓝挥,的确都要地道得多。地道,而且踏实。当然,这也只是相对而言。从当初她殴打表白者的行为来说,我们可以知道,在某些方面,她还是有着自己难以言喻的偏执的。

    她既然是这样的一个。人,偶尔自然也会经历一些普通人的小事情,今天还没到放学的时间,不过这个下午她其实已经没有课,随时可以走了。只不过蓝樟今天在文华那边还有课。她也就选择跑来图书馆消磨时间。站在书架边找了一本书翻看着,随后,倒是与旁边过来的一名高大的眼镜男算是“不期而遇”了。

    “嘿,好巧,郭紫莉。

    “嗯。”芥末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一笑,“雀社长。”

    这男子名叫程竞,在学校里算是小有名气,据说在不少的文学刊物上表过作品,目前是话剧社的社长。人长得高大帅气,脾气也不错,在女生当中也有些口碑。芥末之所冉认识,是因为去年没事就来图书馆混日子,常常遇上他,有过几次交谈,也算是点头之交,只不过这个。学期蓝樟来了江海,芥末便很少来图书馆,也没怎么见过了。

    “最近没怎么遇到你啊。”

    “是再,最近来得少了。”

    “怎么呢?”

    “呃,”这样那样的事情呗

    那翟竞也在找书,两人随**谈几句,随后,翟竞的表情倒是认真起来:“对了,其实有一件事,其实我们话剧社最近在排练一出现代戏。准备元旦进行表演。女主角我觉得很适合。最近一直没遇上你就不好说,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演话剧?”芥末看了他一眼,随后摇头,“我不行的。”

    “不,可以的,我觉得”你身上的气质很适合演戏里的女主角,我听说你在初中高中也有过表演的经验,这就更好了,你放心,我可以打包票,这个戏,你只要点头,绝对可以引起轰动效果,元旦汇演会有很多人来。有的还是国内话剧界的名人”

    演出的经历在芥末来说自然没什么问题,初中高中就有过锻炼了,略略考虑,却还是摇了摇头:“不行,真不行。”

    “绝对可以。”翟竞一字一顿地说着,“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我保证你可以胜任女主角,”其实你的气质非常好,有了这次,以后或许可以走这条路也说不定,多条路嘛又不是坏事。试试吧,你又没有加入其它社团,试一试,不喜欢你也可以随时离开,这样,今天有时间吗

    “真没时间”芥末抱歉地摇头笑着,“晚上要毒陪我男朋友”

    这句话一出,那边瞬间沉默了,“晚上要去陪男朋友”这样的话的确可以解读出太多的意思了,过了好半晌,才听见那边说道:“你”有男朋友了?”

    “嗯,是啊。”

    “咳”那翟竞扶了扶眼镜。“呃,呵呵,以前没听你说过,主要是”呃”我的意思是,就算有男朋友,也可以有自己的课余时间啊。可以有自则,弓趣啊随便什么时候都可夭。或者是一一:…

    那边继续努力说服着芥末,芥末倒只是为难地摇头笑。从现在到元旦的确还有一个半月时间,演话剧对她来说倒也不是什么大挑战。不过剔除了跟蓝粹和姐姐在一块的时间,的确很难空出时间来专门搞这些东西了,就现阶段来说,恋爱的确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事情,她现在苦恼的是寒假要回家,该不该让蓝棹跟着她一块回蒲江,蓝樟最近打了两份工,寒假也有事做,两个人目前都没有多少的经济基础,自己还不算独立,正式见家长或许还早了点一父母应该是没什么话说的,问题在于还有其他的许多亲戚,自己毕竟是被领养的,蓝樟也是没有家世的孤儿。郭家的人多,会说闲话的肯定有,姐姐那边也是这样认为的。两个人之中任何一个真正能独立了再正式跟家里人说,麻烦总会少一点。

    另外她最近也在考虑跟蓝樟之间最后一条线的问题。说白了也就是上床啦,既然是跟阿樟哥哥。做了也没什么,只不过那边比较木讷,太不主动了,住在那老宿舍里,也没有什么水到渠成的气氛,莫非要自己主动么,大家都是第一次哎上次心中想这些事情的时候跟姐姐说了几句,姐姐瞪着眼睛没好气地骂她。

    “你怎么想这个”你也是第一次把,女孩子家家没脸没皮的,”

    “就没脸没皮了!”

    她在床上恼羞成怒地拿着枕头向姐姐打过去,结果遇上姐姐毫不留情的反击,将她在床上欺负得够惨。

    事情也只是想想,不急。不过生活的重心明显是完全向着蓝樟那边偏移的,要分去时间的事情,一概靠边。那翟竞说了半天,终于是沮丧地离开了。不一会儿,与她一块来图书馆的朋友走了过来,同寝的室友,关系也算是不错,偶尔一块去食堂打饭的那种。

    “怎么了?才才看见辈社长在这里跟你说了很久?”

    “哦,说话剧的事情。

    “话剧?是话剧社最近在排的那场吗?誓社长请你去表演?”

    “呃,怎么了?很出名?”

    “当然出名,虽然是什么现代剧,不过元旦会来的人很多啊要知道。如果能认识什么导演之类的。以后可就能当明星了,想参加的人挤破头呢,,对了,你表演什么角色?”

    “咖…我没时间

    同伴瞥着眼睛她,这样看了好一阵,芥末才有点不好意思:“你干嘛啊,最近真没空啊。”她看了看手表,甜甜地笑笑,“待会要去找我男朋友。”

    “就知道你男朋友,最近你的课余时间都分给他了吧,真想看看是个什么矢帅哥。什么时候带出来见见啊,对了,星期六的宿舍联谊活动,一起来啊。”

    “不行,我男朋友星期六要去打工。”

    “枰工?”

    “嗯啊。”

    “那你该有时间啦,星期六。你会来吧?”

    “我去陪我姐,而且,你知道我不参加这种活动的

    “多认识一点人也好啊,你总该有点自己的空间吧,东西很不错,你坐在旁边吃东西也好啊。”

    芥末认真地想了想,终于还是摇了摇头:“算了,还是不去了,都跟我姐约好了。”

    “真服了你

    对方翻了个白眼,很是无奈地叹着气,其实知道她的这种性格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一些普通的活动她当然也会去参加,跟人来往也没问题。可就是热络不起来,她本身对这类事情也不热衷,之前的一年里,如果是打着男女配对口号的活动。她基本就以自己有男朋友的借口推掉了。也不知道她男朋友到底是多么优秀的一个人呢。

    两个人对话的时间里,图书馆的不远处,翟竞也正揣着一颗破碎的心,很是忧郁地朝这边看着。排话剧当然是个借口,最大的用处就是增进双方的关系。学校里比芥末漂亮的女生并不是没有,实际上以他的条件,话剧社目前的资源以及女生都想当明星的特性,他的选择也的确很广,问题在于,他多少是个传统意义上的文学青年,想找的并不是多么明艳多么新潮的女孩子。大一一年,芥末在学校里漫无目的游荡的时间里大家常在图书馆遇上,偶尔也能看见她在学校里的草地上或躺或坐地出神,一个戴着耳机能够在图书馆里捧着一本书坐上半天,长得漂亮又笑得甜美的女孩子,偏偏又能这样安静,在他看来,无意有一种“晶莹剔透的美感”

    在图书馆里遇上得多了,偶尔闲聊一句,对于雀竞来说,这也是一种级浪漫和含蓄的避遁与展一文学里很多故事都是这个样子的。这样的遁多了,本以为大家都有喜欢看书的共同语言,自己在她心里留下了印象,逐渐加深,事情也就会如此展下去,谁知道大二开始。芥末不来了,他顿时有些茫然。又不好主动去找她,正好这次话剧的事情还算个机会,这次遇上了。便打算邀请芥末担任主角,自己是导演,大家可以有很多接触的机会,更何况艺术家总会爱上自己的艺术品。艺术品多半也爱艺术家,如此也算水到渠成。这种机会给学校里的大多数美女大概都能水到渠成哪怕这个女人已经给富豪包养了。谁知道一说之后还是被拒绝掉,因为要陪男朋友,,一颗装着满满爱慕的心在还未表白之前就这样碎掉了,,

    姑且不论这件事情有没有告诉我们诸如传统文青都愕打光棍这样的道理,傍晚的时候,芥末走出图书馆。跑去文华那边宿舍楼找蓝樟了。她还没有吃饭,心中盘算着该跟蓝樟去哪吃,要不要打个电话把姐姐一块叫来。差不多也是这个时间。城市里同时生着好几件事,牵涉甚广,多少还跟她的男朋友有些关系。“带子是费了关系从警察局内部拿出来的,那附近有几个监控摄像头,但是真正拍到了人的也只有这个,我们已经拿到医院让阿东认了一下,就是现在走出来的这一男一女。可惜女的跟在后面因为角度问题没有拍到她的脸,根据阿东他们的印象做的相片也已经出来了,老大你看

    这是位于江海新华区图扬帮的一处据点,也就是一栋居民楼里的三房两厅,此时电视里播放的是画面相对模糊的视频画面,一处街口的位置,两个人正一前一后地从巷子里走出来。跟在后方的女子由于正在回头看,前方又被挡住了,因此看不清楚样貌,而前方的男子也是模模糊糊的,能给人一个映像而已。房间里图扬帮老大陆成阳的面前摆着洲卜分别是蕉棹与张语默的样子,对照着视频。楼樟的图曲删…有七八分相似,不过张语默的就差远了,就此时还在医院里的陆向东等人来说。对他们下毒手的人自然印象深刻。而美女,,那就只是美女而已,不是画师画不清楚,而是因为旁人形容不清楚。

    看了看画,陆成阳开了口:“警方那边查不出他们的资料吗?。

    一旁军师模样的人连忙回答:“因为没有立案,我们安排在警队里的人也很难最大限度地利用警方的资源。已经在查了,这个男的应该很快可以查到,因为在巷子里的时候。女人叫过他的名字,叫做宝树,查到男的,只不过这个名字太普通了,大概也没有案底,恐怕还要点时间。画像我会交给下面的人,让大家也帮忙查

    “这个。女的好像有点眼熟”陆成阳看着张语默的画像,咕哝了一句,面色还是一直保持着阴鸷,“不管怎么样,我不会放过他们,这次的事情小东他们的确有不对,可是既然已经道了歉,说了我的名字还承诺了要摆酒赔罪,那边还是废了他们八个人,这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一点规矩都不讲了,放在哪里都说不过去,我跟铁牙那边的人也打过招呼了,资料也给他们一份,他们也会帮忙找,这种人如果就这样放过去,以后大家都不用混了

    同一时刻,江海市东北方向的一处别墅里,佣人正在准备晚饭,客厅里坐着几个人,为的是一名穿着名贵休闲服的中年男子,随意地坐着。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这个男人在江海“至少在黑暗的一面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哪怕是在江海有着一定地位的图扬帮老大陆成阳。见了他恐怕都得尊敬地称一声南叔,他的名字叫霍启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人已经脱离了黑帮的范畴,真正接触到进化者的层面,甚至建立起不小的基础了。在江海。他是当之无愧的地下霸主,甚至可以直接跟明素心进行交流和谈判。

    界碑在江海换了主事人,而且对方是个不懂事的小姑娘,这令得他最近多少有些心烦,他知道为了江海的稳定,只要不踩底线,界碑是一定不会动他的,最近他就在衡量着这个底线到底有多大弹性,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有动作,前不久贺庭开那边先动了一下,接着对方的人就悉数人间蒸了。这也让他知道了界碑深不可测的实力,他们要求的是全国的局势不至于动荡,分到各地的力量终究有差,因此大多数地方还只是放任,混黑道没事,多少不卖国就行。但如果新来的主事人很强硬,是个不怕麻烦的愣头青,真要动手的时候,自己恐怕也只是一只小蚂炸。

    异能界的事情令自己心烦,不过这也只是要处理的事情的一部分,成功人士就是日理万机,,他今天关注的事情,也正好是有关陆成阳的。“我听说,前几天晚上张语默差点出了事,有这回事吧?老廖,有这回事吧。

    对面那名叫老廖的手下点了点头:“我也是才听说,前几天张小姐在街上见义勇为,差点被一帮不开眼的家伙堵在了巷子里,不过跟张姐在一起的那人好像也很厉害,废了他们八个人,这事情跟图扬帮有关,因为、因为老板你说不能派人二十四小时都监视张小姐,所以”所以也是因为张小姐今天跟人随口说出来,我们才知道的”

    “没有危险也二十四小时监视。那是坐牢!一旦让她现,你以为她会喜欢?凡事都得拿捏分寸,这个张语默是方明谦的女人,方明谦交代要照顾好她,也不能让她觉得受到了约束,分寸一定要拿捏好,但现在看起来,老廖,你做得真是不怎备样啊他顿了顿,片玄之后。方才摇头,“以后要加大一点力度。这个女人要是出了事,就算被人碰了一下,我都没办法跟方明谦交代清楚!哼,图扬帮,陆成阳,他手下也真是不开眼,看来是活够了”对了,跟张语默在一起的是个。男人?”

    “是的,刚接到消息,我们还在调查,目前没什么眉目,不是跟平常跟张小姐接触的那些人

    “一次废掉八个人,平时跟张语默来往的那些废柴也没这个能力,是个男人,,嘿,英雄救美啊,这是个不怎么好的开端

    “老板,其实张小姐这些年来都

    “都洁身自好?都没有男人?”霍启南笑了笑,“这世界上什么事情都可能生的,虽然可能性不大。但如果是个男人,又是有目的地接近张语默,该做的事情我们还是要做的,方明谦对这个女人很看重,不能出岔子。老实说,那个女人真的很有魅力,如果不是有方明谦这一条,我也很想追她啊,这些年。又不是第一次了,说不听,砍手砍脚沉海里的都有两个了吧,”还是三个?我记不清楚了

    说着,他挥了挥手:“去吧,查清楚他,,接近张语默的人,女的确定不是同性恋就行,男的,随时给我盯着,”

    不久之后,文华学院道路边的长椅上,明素心端着饭盒正在吃晚餐。陈亚迫拿着一份资料过来的时候,蓝樟正在不远处的快餐车前挤来挤去,今天老板煮了一锅很不错的红烧肉,不过分量有限,若是晚了,恐怕就打不到了。

    将一份资料放到明素心的身边。陈亚迪坐下来,看着快餐车前生的一幕,由于都是学生,彼此大抵又认识,这时候已经变成单纯的挤人游戏了,大家一边笑着一边起哄乱挤。不久后,蓝樟端着饭盒心满意足地从人堆里逃亡出来,在路边笑着直喘气:“饿死鬼投胎的,你们。

    “他还真懂生活的乐趣啊,根本没办法把这个傻小子跟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联系起来嘛”如此感叹着,回头看了看,明素心正将那份资料放在膝盖上翻阅着,嘴里咀嚼着一勺米饭,冷静而优雅的感觉,“怎么样?事情太小了,我也是刚刚不小心看到的,啧啧,一次性废掉八个人的手,从他脸上一点也看不出来呢,那手没得治了,手部骨骼完全粉碎,皮肉变成了浆糊,所有人都只能截肢,为那个惨一点,一条腿也截了。警方没有立案,不过,霍启南那边好像也在关注这件事。在查他的资料。”

    一边吃饭,一边面无表情地将资料看完,明素心合上那资料放到一边。什么都没生过一般继续吃,淡淡地说了一句话,权当指示。

    “不许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