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定一件事的对错。可以有很多种方法。判定一个人的标糊。也可以有完全不同的态度。

    杀人未遂与杀人罪名成立可以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判刑,蓄意谋杀与过失杀人又可以有两种刑法,有的人好心做了坏事,有的人揣着坏心最终却做了好事,何者更令人喜欢。就普遍意义上来说,大多数人更倾向于事实判定,这件事情有着怎样的结果。才是最重要的,而无论如何。在一个复杂形势的背后,若是作为旁观者,势奸良难看清楚参与者的内心是怎样的。

    因此,不管怎么样,无论你是蓄意还是无意,如果没有人死。刑罚必定是轻的,如果确定有人死去,好意也罢恶意也罢,必定要有人为之付集代价。

    这其中除了判定条件的狭隘,自然也有许多更深层次的原因。不过在这里,我们无须将之再做更深层次的挖掘了。

    类似目前的情况,在陆向东等人的心中,大抵也是这样的想法。大家出来混的,有时候大水冲了龙王庙的情况总是会有,只要在事实上并没有对你们那边造成太大的损失。事情总有商量的余地,自己今天做得莽撞了,对方又是在女朋友面前,他也做好了受到一定的惩罚和侮辱的准备。但是丝毫不听人道歉,直接就要废掉所有人的一只手,这种事情。绝大多数的人若是知道,恐怕都会说,过分了,毕竟你们这边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损失,而一部分人大抵也会认为,这只是因为在女人的面前,所以肆无忌惮地表现自己的强势。

    不过在蓝摔来说,事情却非常简单,无关身后有什么人,无关自己的脾气,衡量的尺子可以非常的清楚。如果我是普通人,我至少重伤,你们追过来,也是做了这样打算的,那当然就按照这个来判断一这其中其实还有一种推己及人的恐惧感:如果我真是一个普通人怎么办?那我今天会变成什么样子?

    要一只手,让你们以后不能拿刀,合情合理。

    一贯将自己当成普通人看待的蓝樟就是这样想的,当他此时废掉两个人的手掌直接朝众人走过去的时候。剩下以那陆向东为的六人甚至连身体都已经开始抖起来,人体的抗打击能力很强,一般情况下,人的进墙壁里,把墙打穿了,也仅仅是骨折而已,他们从未看见过一个人仅仅是两只手合上来,就能将一个人的手掌捏成肉酱,鲜血像番茄汁一样乱飙的。

    “你过分了,,我告诉你,我叔叔不会放过你的,你可以去打听一下。陆成阳是个什么样的人,只要你在江海,我们就会找到你,”

    简单的服软已经没有用了,那陆向东握紧了刀,强撑着开始陈述利害关系,言语之中,明显的颤抖着。蓝樟摇了摇头:“没用的。”

    “你会永无宁日!”陆向东喊了一声今天的事情只要你愿意抬一抬,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要一只手,你让我们以后怎么办,你这是在逼我们拼余…”

    “没用的。”蓝樟还是摇头。“你们偷东西已经不对了,还要追过来砍人,被你们砍的人以后怎么办。你们有没有想过呢?”

    “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图扬帮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知道吗!你个疯子

    双方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那陆向东双眼通红,已经开始变得歇斯底里起来,蓝樟还是在摇头。诚恳的说道:“没有用的。你们”

    “跟他拼了!”

    嘶吼的声音徒然响起在那巷子里,顷亥间,积蓄到极点的压卓陡然爆了,这大喊的声音就像是按下了按扭,六道人影徒然暴起,五个人举刀向前,有一个,人却是转身拔腿就跑。

    “砍他,”

    “砍死他,,啊”蓝樟皱了皱眉头,明晃晃的刀光。脚步声中四溅的污水,隐约传来的迪厅音乐声,冲上来的一个人被他一脚踢得倒飞而出,左手随意地抓起一只箱子就朝逃跑那人扔了过去,那人才跑出两步,倒飞而过的那道身影已经经过了他的身边,巷子就在他脑后的空中飞着,蓝樟的那只手也已经顺势拍在了一个人的脸上,那人的脑袋带着身体离开了地面,开始旋转。

    同一时间,陆向东冲过了蓝粹身边,他举着刀,选择的目标竟然是站在后方几米远的张语默,不过,也就在经过蓝樟身边的同一刻,他握刀的手,也被蓝粹的右手握住了。

    看起来,这个小小的爆仅仅持续了一瞬间,一个人朝后方飞出去砸在墙壁上,飞舞的木箱子将逃跑的那人砸翻在地,头破血流,一个人横飞着将身体摔在了污水里,陆向东的身体像流星锤一样被挥舞了起来。将冲过来的剩余两个,人砸飞出去。周围一时间尽是乒乒砰砰的声音。当那陆向东的身体撞飞了两个人就那样摔在地上,蓝樟依旧握着他的右手跨了一步,将他的手夹在双腿间,顺势一拧,在他的惨叫声中将整条手臂拧成了麻花,这是芥末曾经教过的关节技,当然用不用都是一样,只是他觉得用了感觉比较专业。

    拧断手臂之后,他继续用双手握紧了对方持刀的手掌,在惊人的惨叫中照例捏成肉酱,他这才方才,朝着不远处一个在地下挣扎着爬行的家伙走了过去,蹲下来抓住右手。捏碎。

    惨叫声在巷子里持续,变得越来越多,有人求饶,有人哭了起来。有人大小便失禁,也有人放言威胁。不过蓝棹都不予理会,他只是走过去,抓住右手,一个,个的将右手手掌捏废掉,确认他们之后再也不能拿刀,当八个人的右手全部废掉之后,他走回了陆向东的身边,陆向东双眼通红的在地上滚动,努力地维持着凶狠和不屈的目光朝蓝樟望过来。蓝樟看了他一眼:“你刚才做得太过分了,要加一只脚。”然后朝着他的右腿小腿一脚踩了下去。

    更为惨烈而嘶哑的吼声,杂夹着哭腔,他的小腿被直接踩断了。事情全部做完,蓝樟吐了一口气,顺手撕下对方的一片衣服,擦了擦满是鲜血的双手,但是擦不干净,左右看了看,现墙边有个生了诱的水龙头,跑过去拧开,里面便有水出来。他蹲在那儿洗着手,思绪微弈旬书晒细凹曰迅姗不一样的体蛤

    张语默一直在那边看着,现在全过程都玩了,蓝棹有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洗完手走回去,他有些为难地看了对方几眼:“呃”那个,”张姨,,走、走吧?”

    “嗯,”有”

    整个过程中,张语默一直都在安静地看着,神情上看不出有什么不适的,只是一只手抱在胸前。一只手轻轻地挡在唇边,先是微微皱眉地看那些血腥场面,随后则是望着蓝挥蹲在那儿擦手洗手的背影,待蓝樟这时候走过来说话,她才像是忽然反应了过来,轻轻笑了笑随后点头。

    脑海中依旧在烦恼不知道接下来该跟张姨说些什么,走出几步,蓝樟又回过了头,看着地上的八个人:“喂,你们谁还能打电话的,快点叫救护车了。”随舟,终于转身走掉。

    张语默跟在蓝棹背后,脚上穿着弄脏了的丝袜,在这脏乱的巷子里踮起了脚尖三步一回头地走着,这时候她看起来像是一个因为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于是变得有些惊讶和无措的小姑娘,而在她前方,则是一个因为有些苦恼而连头也不敢回的小男孩。

    一前一后地,两个孩子就这样逐渐走远了。

    ,,

    “这样一说,倒是想起来了。以前雨有提过,说你在学校里为了保护费的事情跟人打起来,把人狠狠地教了一顿,还说你是武林高手呢,真的有练过武功?”

    “不算吧,不过差不多”呵呵,其实我在学楼是交保护费交得最快的一个”不过我交了保护费他们还帮着校外的人来欺负我,我才跟他们打架的,”

    依旧是商业街附近,一个小公园里,两人正坐在彩灯变幻的音乐喷泉边休息,方才陪着张语默去一家鞋店买了新的运动鞋、袜子换上,先前一路走得艰难的张语默也有些累了。就在这边休息一下。眼前的张语默虽然已经平复了心境,不像网从巷子里出来时那样走在蓝挥身后像个孩子,但由高跟鞋换了运动鞋之后,此时的她也显得格外年轻,当然。或许是因为在巷子里看过她的那种表情之后,因此有了这样的错觉也说不定。

    “对了,张姨,可以,,帮我保密吧?”

    “当然啊,肯定要保密的。”对于蓝樟有些小心的询问,张语默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那个陆成阳在这边其实有些势力,虽然你也许不怕,但最好还是别被他们找到了。嗯。如果真的被找到,立刻打电话告诉我,他们毕竟人多,”

    “呃,今天的事情,会不会给张姨你带来麻烦,会不会做得”太夸张了一点,”

    “对他们这样的人就应该这样啊。”张语默瞪大了眼睛,想起方才的事情,实际共还有些后怕,“如果今天不是宝树你在,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我想都不敢想,以前也没听过会这么嚣张的家伙。事情只是后续有些麻烦,不过,,你不用担心我,”

    她嫣然一笑:“如果真的是把事情摆到台面上,那个陆成阳还动不了我,他根本不敢,我会关注这件事。所以如果有什么后续,你也一定要告诉我,我有办法的”呵,也许我不该骋用你当助理的,你适合当保镖,”

    “也,没有啦。”蓝樟有些不好意思,“我没有练过,当保镖不称职的,而且平时还要上课

    “那么,工作的事情说定了?”

    “嗯,谢谢张姨。”

    “工资是,”每个月两年五。”

    蓝挥愣了愣:“才八天,,这么多?”

    “你不是还可以客串一下保镖吗?”张语默笑着,随后望了他几眼。神色变得有几分认真,“那个。宝树,我们也算是共过患难了对吧?”

    “具。”

    “有件事我想知道,不许瞒我。以前在蒲江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孤儿。又是自己一个人生活,现在过来上大学”缺钱吗?”蓝樟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其实,网来的时候已经把以前打工的钱都花光了,不过前面不久找了份工作,跟我住在一栋楼里的一个人让我每天帮忙处理一下数据,有八百块钱一个月,还是很好的,不过”如果不是张姨你给我这份工作,我其实快没有明年的学费了,”

    “知道了”张语默点了点头,随后望着他,表情变得认真起来,“一定会很累的,记得要好好做哦!”

    一路回到家,时间其实已经不早了,蓝锋喝了一杯饮料之后便离开。站在阳台之上,张语默目送着少年远去了,直到那身影消失在视野的尽头,她的心里还是无法平静下来。

    这是一个太过神奇的孩子,她从未见过这样的。

    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身手,她所接触过的人当中,也有一些异常厉害的特种兵之类的,也并非因为那种异常残酷的手段与正确错误的判定方法。这么多年的商场战争,她要以一个女人的身份到现在的位置,各种本质上更为残酷的事情她也已经见得多了,在这些方面,类似的东西都可以找到。可最为神奇的是,这个孩子,他缺钱。

    在拥有这样的身手之后。他居然会缺钱,会为了八百块钱一个月的工资感到满足,为了两千五的工资感到惊讶,甚至会为了明年不够钱交学费而苦恼不已。

    想着这些,她微微地笑了起来。随后,叹了口气”

    ,”

    就在张语默在自家阳台上思考着今天事情的同时,距离她们离开的商业街最近的一家医院里,一大群人已经堵塞了手术室外的走廊,为的是一名与陆向东面孔有些相似的中年人,他阴沉着脸,坐在走廊边的长椅上,沉声了话。

    “我不管是谁,不管他有多厉害,先不要给我说这些!总之一给我找!”

    ,

    嗯,国庆节有双倍月票哈,有月票的请投过来,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涵。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日o8姗旬书晒讥芥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