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街卜现了小偷。时候会出现人人喊打的情渊工貌旧谜多的时候,人人都只是看着。那小偷明显是惯犯了,被人叫破,半点慌乱的神情都没有,毕竟钱包没有在他手上,已经掉回去了,此时他偏着头盯着眼前的女子,一副桀骜的表情,随后,也用那种不善的目光打量着四周。

    张语默毕竟是当了好多年老板的人。哪里会怕这小混混的威胁目光。虽然看来柔弱,但皱着眉头盯回去的目光中还是充满了威严蓝樟害怕那小偷会丰点什么傻事,想要走到两人中间时才现被张语默拉住了衣袖,让他站在一边,如果是一般情况下,男人为女人出头大抵是常事。不过眼下蓝挥是被卷进来的晚辈,张语默就显然不想让他被卷得太深。

    而在对面,被偷钱包那女人先是错愕地看着那小偷,说了一声:“你”那小偷恶狠狠地往回去时。她也被身边的同伴拉了拉衣服,随后检查了一下手提袋,竟被同伴拖着就那样转身走了。

    “嘿眼见两人离开,那小偷冷笑了一声,随后冲着张语默挑衅似的摊了摊手,就从旁边走了过去,随后伸手指了指两人:“小心点才终于扬长而去,消失在人群中了。

    一分多钟之后,方才的小偷出现在市楼上的一家餐厅里,也是脸色阴沉,餐厅临街的那边有着巨大的落地窗。此刻有六七个人个人正坐在那边吃面,看见对方过来,有两个人笑了起来,有人比起中指以示鄙视。看起来作为领的是一名裹着红色头巾的年轻男子,正在呼噜噜地吃面,表情阴鸷,偶尔拿目光打量一下下方的街道,这个时候,蓝樟与张语默还站在不远处的的士站旁等车,他的目光,显然就是盯着他们了。

    偷东西这种事情,会失手大概也是常有的事情,那小偷并不将方才的事情放在心里,坐下来打算叫面吃,才跟服务员点了要吃的东西,回过头来打算跟人开几句玩笑,陡然现那戴了红头巾的男子搁下了筷子,就那样坐着。目光直勾勾地盯着他,一动也不动。

    他有些慌张地笑了笑,看了看身边的人。这样被盯了几秒钟之后,他才有些尴尬地低下头,咽了一口口水:“东哥,这个”我马上下去

    “不用。”

    外号东哥的男子终于开了口。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指了指还在下方道路边的两人:“今天是你运气好,只是有人喊了一句,没有人动手,你有没有想过,下次如果有人动手抓你怎么办?只要一个,人敢带头,那就是一群了“呃,东和”。

    “这一条路很有油水,我叔叔把这里的事情交给我,是希望我能做好。我才网来,想做出一点成绩。恐怕大家还不是很适应我的风格。我叔叔跟我说过,大家出来混,一是讲一个狠字,敢打敢拼才有路走,第二要讲气。真的帮兄弟做打算,这次大家侥幸,但我不希望下次有兄弟进去,所以呢,有了第一次。就得把事情挡在这里,以后如果有人从这里过,被现没关系,失手也没关系,但我希望大多数人都会说,有一天谁谁谁从这里过,想当英雄。结果受了点伤。这样会对大家都有好处。”

    那东哥说完,对面的小偷站了起来:“东哥,我马上去

    “不,我来。”

    那东哥站了起来,拍拍手下的肩膀。他虽然年纪不大,但此时叼了一根牙签,冷笑之中,江湖之气凛然。一群手下虽然也都是在道上混的,但此时心中大概也都在佩服着他的那股狠劲。

    ,,

    街边。

    “以前”算是第二次来江海的时候吧。也差不多是在这边。被人偷过一次钱包,当时全部家当都在里面,被偷了之后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躲在出租房里每天只吃一顿挨了好多天呢。所以看见偷就忍不住要喊一声

    “呃,我也挨过饿,不过没被小偷偷过蓝樟抓了抓后脑勺。

    “不过老实说,遇上这种事情最好还是别管的好,明哲保身最重要。要是运气不好,有时候会出大麻烦的。像是这次,那两个女孩子走掉了,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就算叫警察来也没用,根本没证据

    街道边等的士的人很多,往往来一辆就被其他人抢走了,蓝樟跟张语默也就在街道边闲聊,一边说话。张语默也在左右张望着。毕竟身份是同学的母亲,虽然张语默看来的确年轻,人也亲切,但有的玩笑就不好像同龄人一样开,蓝摔想着话题该怎么接下去。扭头看见一辆的士过来了,伸手去招,徒然间。一只手被张语默抓住,身体被拽了一下。

    “快走!”

    “呃,什么,”

    如果对方是朋友,蓝粹基本是对方要求什么就去做什么的好好先生。更别说现在的张语默算是他的长辈了。身体被拽一下,对方说走,他也跟着跑了几步,却是朝着马路对面冲过去,一辆小车“吱”的一下紧急刹车,差点撞到突然横过马路的两人,蓝樟慌忙伸手拦了一下,如果小车再过来一点,估计车盖上会被按出一个手掌印。仓促间回头看时,却见一名带着红色头巾的男子手中拿着一卷扁扁的报纸已经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正目光阴鸷地盯着两人,那报纸之中,想来便是一把砍刀。不远处也有几个人”山“了等车的人群,朝众边追来,方才被叫破的那名小偷。蜘烈切在其中。

    “快点,”

    “呃,张姨,那个”

    “快点走,别趁能!”

    “见,”

    马路中央一路横穿,周围一片混乱。传来无数的喇叭声和刹车声,蓝樟本想说这点事情我可以搞定,或者换个委婉的说法告诉她不用跑,不过前方牵着自己左手的女子明显已经紧张起来,好几次开口都被打断,后方七八个人追上来时。她也拖着蓝樟拼命地跑到了马路对面。随后沿着街道边一路奔逃。

    “呃,张姨,你的鞋

    虽然在宴会结束换掉了原本穿的礼服,但此刻脚上穿的还是不便奔跑的高跟鞋,冲过马路之后,一只鞋就已经掉了下来,但转眼间就被她一脚高一脚低地甩开了好几米,蓝棹回头着了看,本是出言提醒,觉得应该把鞋子捡回来穿上,谁知道前方跑得脸颊红扑扑的女人只是微微弯了弯腰,将另一只鞋子也脱掉了扔掉,就那样穿着丝袜以更快的度奔跑起来了。

    “好吧”蓝挥叹了口气。也只好继续跟着逃命。

    后方的几人紧紧追赶,脱掉了高跟鞋。身材纤秀的张语默居然也跑的颇为迅,一路转过了两条街。看着她就那样穿着丝袜跑在马路上,蓝樟感到有些于心不忍的时候,两人也终于在街角尽头转进了一条路边的小巷子,跑进去老远,才在一个铁制垃圾箱后方躲起来,看着戴着红色头巾的男子冲过了巷口,她拉着蓝樟的手继续往巷子另一边跑,一直跑到更深的地方,才停了下来。张语默放开蓝挥的手,气喘吁吁,却是双手抱在身前开心地笑了起来,缓缓地蹲到了地上。

    “呵呵,呵卑”跑掉了,呃”她回头笑盈盈地望了望蓝樟,“对不起,把宝树你扯进来了。”

    “呵,没什么

    “下次不敢再多管甩事了

    “没有啊,如果是我,我也喊的。”

    这巷子的前方大概是酒吧或者迪厅,隐约能听见旁边的建筑物里传来喧闹的音乐声,巷子的空间倒是不周围堆着各种各样的杂物,地上也是脏兮兮的。张语默蹲了一会儿,有些为难地站起来,看看自己的双脚,低声道:“待会要去买双鞋了她在奔跑之中,原本在市里买的面条、葱蒜等东西全跟着袋子扔掉了,倒是蓝樟手中还提着一袋大米,想来要买的东西不止是鞋子。正想说点什么,蓝粹陡然皱了皱眉头,目光望向了后方,几秒种后。那里的一扇铁门徒然被打开了,两个气喘吁吁的男人从门里冲出来,看见蓝樟和张语默,方才在那儿喘着粗气,其中一个人到是笑了起来:“就知道你们往这边来了,跑得很快啊!”

    巷子的另一边,几道人影也已经朝这边走了过来,将两头出路都堵住。为的正是那红色头巾男,他领着五个人踱着慢悠悠的步子越走越近了,一把抽掉了报纸,手上露出一把接近一米长的明晃晃的砍刀,随后笑了起来,伸手指了指一边,看那悠闲的笑容,像是在跟好朋友说话一般。

    “你们啊”寄我从那边多兜了一圈,这事情该怎么算?多砍你们几刀还是怎么样?”

    蓝樟早就跑烦了,一步向前。接着又被张语默拉住了手,用力将他拖到了身后:“你们想怎么样?”蓝樟眨着眼睛,无奈地抬头望了望上方的夜空,不过,目光拉回来的时候,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身影,多少也有些感动。

    “每次都听被害者说这句话。我都有点烦了,美女,我一般不打女人。除非是很贱很不听话的那种。所以你放心,我今天只砍你男朋友。至于你,我们可以商量的”。

    “要钱的话,我可以赔偿你们的损失。”

    “损失?这不是损失的问题”不单纯是。你喊了那一声,这中间包括面子问题,还包括威慑力的问题,长远的利益,金钱损失只是一部分,你能怎么赔?”

    “少跟我说这些,你们老大是谁?”

    虽然对方的意图不善,但此时站在蓝樟的身前,努力维持着冷静的女人看起来居然也颇有气势,就运样与对方做着交涉。不过那头巾男只是笑了笑,举起了刀:“没用的,现在还攀什么关系?我不想多说。把你后面那小子交出来”不是我说,这小子看起来很没用,不怎么配你啊。”

    “不关他的事,你们到底要怎么样?。伸出一只手在背后,张语默还是试图挡住身后的蓝挥,蓝樟也皱了皱眉:“你们这些人”偷别人的东西还不许人说的啊?”

    “当然准你说!”那红头巾盯住了蓝抖,“不过你得有能力承担后果才行”。

    “别说了朝身后低声说了一句,张语默还是试图与对方进行力所能及的交涉,“我叫”

    话没说出来,对方已经举着刀说了一句:“把他给我抓出来”。两个人朝着这边就走了过来,一个人甚至撩开了背后的衣服,看来是准备抽刀,蓝樟也已经沉下了脸色。张语默回头看看蓝樟,终于变得有些慌张。她还是试图挡在蓝樟身前,让他往更后方一点的地方退,不过蓝樟已经朝旁边走出去了,直接迎向了走来的两个人。

    “宝树,回来!”“哈哈,自己出来了。还算是有点男子气概”嘛”

    两个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接近蓝粹的那人说着话伸手就抓了过来。岫“汉手抽了只掌,那人像陀螺般的在空中飞快地转着膘四个人才刚刚把刀子抽出来,大概还没有用的想法,一只拳头出现在他的眼前。

    砰一轰

    一个人摔在旁边的污水里,另一个人倒飞了三米多,砸烂了一个木箱子,身体陷在一大堆的杂物中。鼻梁已经被打塌了,满脸都是血,死或许死不了,脑震荡那是十拿九稳了。刀子从他的手上掉了下来,乒乒乓乓地落在地上。

    “我早想说不用跑的,不过大街上也确实不太好打人”现在是你们担不起后果了。”

    顺眼间生的事情,周围的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实在是因为突然生的画面与脑海中的预测相差太远了。蓝樟抿了抿嘴唇,先是回头朝张语默看了一眼,笑了笑:“没事的。”再回头看其它人时,其余人都已经朝着红头巾那边靠了过去。纷纷从怀里掏出了长短不一的。

    那红头巾望望地下的两人,沉默片刻,随后才笑了一声,望着眼前的蓝樟:“看来是遇上道上的兄弟了,我陆向东今天认栽,你是谁?”打是根本不用打,刚才那一下。他根本连看都看不太清楚,他也算是能看清形势的人,承认被人扮猪吃老虎之后,也不多做逞能,立玄服软。不过,蓝樟也只是摇了摇头:“我不是你们那条道上的,也不用跟我认栽,我没兴趣跟你们比什么。

    “好,不管怎么样今天是我走眼了,我刚刚接手这一片,性子有点急,是我错,图扬帮陆成阳是我叔叔,今天要怎么样你说,改日我再按照江湖规矩正式跟你摆酒赔罪

    说话不算太硬,那就有得谈了。这陆向东在江海黑道年轻一代中向来以狠辣著称,但也不是看不清形势的人。老实说今天会拿这个小题大做。一方面当然是为了杀鸡做猴树立威信,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看见张语默长得漂亮。想不到会遇上这样的事情,确定了对方确实是惹不起。他便立即将态度转低,一般来说。自己的叔叔在江海这片还是很有影响力的,自己又说了会按照规矩摆酒赔罪,在江湖上来说,这样也就算是将面子做到了。

    不过蓝棹并不了解这些,他点了点头,先是在心中肯定了对方知错的态度,随后伸手将到在自己脚边污水里的那个人拉了起来,那人还在头晕目眩之中,有点弄不清楚方向。蓝樟双手握紧了对方的右手,用力捏了下去。

    “啊”

    徒然间,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呼响彻了这个小巷子,以那陆向东为的众人也在霎时间瞪大了眼睛,双眼都有些充血,即便是在刀口舔血的人,眼前生的这一幕也并不常见,惨叫声中,浓稠的血柱就在蓝樟握紧的双手之间飓射了出来,当他放开那人的手,这方才还被打愕昏昏沉沉的人此时就一边嘶吼着一边在地上拼命打滚,他的手掌已经在蓝粹的手中完全被捏碎,手指骨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样子,皮肉裂开,俨如扭曲的肉酱。

    无论谁都能明白,这只手无论如何是治不好了。

    蓝樟看了他一眼,随后抬起头来:“嗯,这样,你们每人留下一只右手,然后可以走。”

    他说着举步前行,方向明显是朝着倒在了一大堆杂物里爬不起来的那人,随后蹲下身去,也是拿起了对方的右手。旁边的一群人呀呲欲裂,陆向东瞪着的眼睛里满是血丝:“你不耍欺人太甚!我承认我刚才说的话很混账,可是不用赶尽杀绝吧!我说过,今天的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怎么给我交代啊?给我交代就行了吗?因为我能打过你们?。蓝樟蹲在那儿,淡淡地望着几米外的男子,“事情很简单,如果我是一个普通人,你们今天能放过我吗?”

    “我

    “不会吧?”没有什么张扬的态度,也没有什么得意的表情,蓝樟只是淡淡地说着自己的理由,“如果我是一个普通人,今天我受的伤恐怕还不止这些,你们能放过我吗?不是因为你刚才说了什么话,从你们拿着刀追过来的时候。事情就已经很明白了。如果我打不过你们,今天受伤就不止这么点,我就拿你们的态度来对待你们,事情很公平。你们是想要砍一个普通人,那我就让你们不能再拿刀,如果你们是想要杀人,我保证今天你们就不可能活着出去,我不知道什么江湖规矩,这就是我的道理,我在做对的事情

    他笑了笑,看着前方的男子:“我要你们一只手,是为了让你们不能再拿刀,所以只是砍下来也是不行的。这只手”他握着对方的手。再度用力,下一刻,惨叫声就再次响了起来。

    “这只手,我不许你们再接上!”

    “疯子”

    “你这个疯子,”

    蓝樟站起来的时候,双手之上已经满是鲜血,陆向东等人握着刀开始抖,有的人口中开始颤抖着咒骂起来。后方,张语默捂着嘴有几分错愕,又有几分默然地看着这一幕。然而在场的所有人或许都明白一只要一看见那表情就能让人明眼前的蓝樟,并非是疯狂或者偏激,看起来,他只是非常冷静而诚恳地说着自己的想法,甚至于希望别人能够接受它。

    你们看,等价交换而已,你想要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有什么不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