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冷静、冷静,我的错,安妮。冷静”

    “啊”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

    走*光的女子在原地如同跳舞一样旋转着身子,纵然叫声经过了压抑。也足够引起附近人的注意了,蓝樟忙着道歉,而旁边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则一个。劲地将责任拉到自己身上来,挥手在两人之间进行调停。小小的慌乱就这样在走廊的岔道口兴起,直到那西装男将自己的上衣脱下来裹到女子的腰间,才令的这慌乱稍稍平息。

    “把你的主管叫过来!你的主管是谁,”

    “对不起,,真的不是故意的,”

    “安妮,是我的错,我不小心打了一下,我的错我的错”

    “叫你们主管来

    “对不起,”

    “真不关他事,安妮,你先去房间换件衣服,我待会处理完事情去找你”。

    一番难堪的尴尬,那女子自然便要找蓝樟的上司投诉,可蓝樟是混进来的,哪有什么上司,只好一个劲地道歉。旁边的西装男则是笑着给蓝樟解围,如此纠缠一阵之后,那女子终于作罢了,对西装男叮嘱一番:“待会要来找我哦。”又恶狠狠地瞪了蓝樟一眼方才离去了。蓝樟心下还在忐忑,旁边的男子笑着目送女伴远去,方才回过头看看蓝樟。又笑了起来,拍拍蓝挥的肩膀。

    “谢了,帮大忙了。”

    “呃,什么?”蓝粹有些错愕,对于对方的说话完全无法理解。眼前的男子大概也是二十多岁,不过看起来极有风度,笑容也很是温和。属于那种一见就能给人好感的类型,他倒也不多说,转身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向蓝粹伸出了手:“啊,对了,贵姓?”

    谢。”

    “幸会,刚才谢谢了。”

    双方握了握手。待那早子真正转身离开。蓝樟也想不通他到底在谢井么,自己姓谢,他说谢谢,难道是最新潮的冷笑话么,

    不过这时候也没必要多想了。深吸了一口气,蓝樟有些无奈地捡起地上的盘子,随后将摔破的酒杯碎片也捡起来,准备拿去垃圾桶扔掉,正蹲在那儿忙碌,一道身影也走到了自己面前,盈盈蹲下来帮忙捡那碎玻璃片,那是一名穿着黑色长裙、黑色高跟的女子,蓝樟疑惑地抬起头。才看见眼前的美丽女子也正微笑的望着他:“宝树?”

    此时蹲在他面前帮忙拾碎片的,正是不久前才见过一面的方小雨的母亲张语默,比之上一次见面,今天经过了精心打扮的张语默更显年轻。看来比蓝樟世大不了几岁,只是气质上就成熟得多了,她大概在最近剪短了头,此时搭配上一身黑色的晚礼服,给人以一种贵族式的知性感觉,想不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次遇见她,蓝棹愣了半晌,方才点了点头:“张阿姨?”

    事实上,张语默无论如何恐怕都很难被人认为是“阿姨”。

    两人蹲在那儿捡完了碎片,蓝樟将盘子里的玻璃全倒进旁边的垃圾桶。张语默方才笑道:“怎么会在这里工作?勤工俭学?”

    “临时工,今天被叫来客串一下的。”

    “呵,学校怎么样了

    如果是以长辈与晚辈之间的态度,能说的无非就是那几句话而已,两人走到旁边小聚会厅靠窗户的一角,期间也有人跟张语默打招呼寒暄几句的问起她身边的蓝樟,张语默便笑着介绍:“这是我侄子,谢宝树对方便露出不相信的神情:“怎么可能,张小姐这么年轻,是你弟弟吧蓝摔也就在一边傻笑。

    不一会儿,张语默笑着说道:“其实呢,如果想做点事积累一下经验,我那边最近在请人,想不想去试试?。

    “呃,,怕我做不好

    “什么事情都是慢慢开始的,对了,我那边正好有个助理的工作,其实主要是周末做些比较繁琐的事情,我正好想去大学里找在校生的,宝树你如果有兴趣的话,正好可以去试试”事情不是非常难,不过周末那几天的事情的确比较多,也许会有点累,对了,你什么时候可以交班?正好可以一起走走

    被这样问起,事实上短笛哥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妥,想来也没什么事了。蓝樟自然回答已经可以交班。张语默笑着让他在这里等等,随后进入人群。隐约看见她跟一个大概是她助理的女子打了个招呼,两边碰头。随后朝另一侧可以作为休息和更衣用的房间过去了。张语默一离开。短笛哥便拿着一杯酒从人群里出现了。“哇,你怎么认识这种美女的,张语默哦,她想包养你啊?有前途哦”。他吹了声口哨,随后又皱起了眉头,看看蓝樟手中的盘子:“酒杯都没了,说明你有用来泼人。怎么没按按扭?”

    原本想要抗议一番对方对张语默的调侃,但听他这么说,蓝樟才有些疑惑起来:“不会啊,我有按过好几次啊。”

    “呃?”短笛哥眨了眨眼睛。“那我怎么没收到信号,把按扭拿出来看看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火柴盒大小的黑色仪器,待蓝樟掏出按扭来。他按了一下,顿时黑盒子便微微的出了震动,又按几下,还是

    “不对啊,正常的嘛看来是被屏蔽信号了,吓我一跳”,不过还好,该做的事情也做完了

    “你难道是当商业间谍?”蓝樟小声问他。

    “你这么想?”短笛哥瞥了他一眼,“打听一些消息而已,虽然不是,但你既然这么想,呃,就算是吧,怎么?有看法?”

    “也不是,不过总不是什么好事

    “什么是好事,上流社会很肮脏的,这帮人哪一个不是资本家,黑手黑心的事情多了去了,我打听一下消息。又不靠这个赚钱,还维持治安稳定”嗯,你不懂的,知道我在做好好事就行了”

    从某俊拜,短笛哥知道落樟身份特殊,大多数情况下根必。圳他当成完全的一般人来对待,说起话来比一般人耍放得开。不过到蓝樟那边,自然有些迷糊。此时撇了撇嘴:“你这个很没有说服力啊。”他知道短笛哥这人不错,这时候自然也懒得深究,只是轻声问道:“对了,你没被他们现吗?”

    “被谁?”

    “呃,那边那个一”

    蓝粹示意了一下出现在不远处人群里的方才那个西装男:“就是他刚才往那边进去的啊,我还打算把酒泼在他身上,不过出了点意外,全泼在一个女人身上了,”

    “方清逸?难怪了,”短笛哥看着那人,咕哝了一句,随后笑着问道,“当时怎么了?”

    蓝种一五一十将当时的情况说了出来,待到说完,短笛哥已经在旁边笑个不停了:“他跟你握手了?”

    “嗯。”

    “问你贵姓?”

    “嗯。

    “还帮你开脱?”

    “嗯,”

    “知不知道为什么?”

    蓝樟微微有些不详的预感,果然,短笛哥在低笑中说了出来:“因为他是个玻璃

    “呃?”

    “玻璃啊,叫,同性恋,基弟组织成员,据说上流社会都知道方清逸不喜欢女人,那个女人缠在他身边,估计他心里觉得烦呢,你帮忙赶走了当然谢谢你。不过呢,跟你握手问你贵姓这个意义就深远了。哼哼,你看看你,长得虽然不是很有男子气概,但贵在有一张总是长不大的娃娃脸,据说有一部分同性恋就喜欢你这样的”你觉得他很温和?很平易近人?很能给人好感?完了”短笛耸叹息着摇头,“我要回去告诉你女朋友,你们两情相悦

    尽管知道对方多半是在开玩笑。蓝樟还是有些脊背凉:“瞎说的吧”

    “哪有瞎说,你看他旁边那个帅哥,比他有男子气概的,这家伙叫做叶明轩,这间酒店就是他的,两个人一向是搭档,他们两个的关系别人都并楚,几年前就传出来了。他们本人也没否认过,我估计叶明轩是攻,方清逸是受

    “没否认过也不代表,”

    “难道这种事情还真要别人承认吗?跟你说过上流社会很黑暗的。果然黑暗吧?还有你之前聊天的那个女人,据说面三千,被她玩弄过感情的人数不胜数,也是嘛。不是用身体做代价,一个女人怎么可能走到这一步,”“她是我同学的妈妈,”

    “好吧,我承认,那些确实都是假的,不过她风评的确不怎么好,这就叫虽然没有混过江湖,但江湖上也充满了她的传说了”其实是因为她背后已经有了一个非常厉害的成功男人了,听说姓方”好吧,她过来了,我先走,今天的事情搞定了。”

    叽叽喳喳地说了这一通,眼见张语默过来,短笛哥拿着酒杯闪人了。此时张语默已然换了一身便装,白色衬衫,黑色长裤,只是衬托出了纤秀的身材,异常简单的感觉。大约礼服已经让助理拿走,她拿着一个手提包,便招呼着蓝挥下楼了。

    “家里吃的东西没多少了,本来就打算今天去逛逛市的,正好宝树你也在,可以一块去了。”

    这酒店本就开在江海的闹市区,附近是一条条的商业街、步行街,张语默领着蓝锋走了不远,便到了一家大市的门口。看着身边带着微笑跟他介绍周围的张语默,蓝挥就实在难以理解,为什么这样一个看来纯净又纯粹的女人在上流社会反而会有如短笛哥说的那种不好的风评的。不过,或许是因为自己是方小雨的同学,因此对自己的态度不同吧,在偶尔的字里行间,还是能看出她所流露出来的稍许我行我素的感觉,由于并不是非常熟悉,这感觉到底是对是错,那也很难说得清楚了。

    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张语默去到市里,到也没买多少东西,去生鲜部切了半斤瘦肉,买了一把葱,几颗大蒜,然后就是一包盐以及几筒面条。然后想起来,才去称了五公斤的大米蓝樟帮忙拿着,与陪着芥末逛街差不多的感觉,简简单单的。

    结账出了市,街上依旧颇为热闹。步行街口人来人往的,一如每一座繁华城市的夜景,由于人多,往往许多看似寻常实际上又有稍许违和的事情也会在这里生,提着东西走过街边的时候,两名女子说说笑笑地经过了张语默与蓝樟的旁边,而在两名女子的身后,一名男子亦步亦趋地跟着,一边朝着周围瞪来瞪去。一边伸长手,小心拉开了一名女子挂在身侧的手提包,两根手指正要将一个钱包拿出来。周围已经有好几个人看见了这一幕。

    没有人对此作出太大的反应。蓝樟皱了皱眉,随后望望身边的张语默,犹豫着应不应该开口或者出手做点什么,一边有一个中年男子看着这一幕似乎想说点什么,小偷目光瞪过去,中年男子的妻子在旁边拉了拉他的手,将他拉走了。张语默也在看着这一幕。皱起了眉头,随后扭头望了望四周,没有现有执勤的警察。视野之中,钱包的大半都已经被夹了出来,她终于吸了一口气,然后朝着前方开了口。

    “当心小偷!”

    钱包噗的掉回了手提包,正在说笑的两名女子受惊地转过了身来,目光有些错愕地望着身后的男子,那小偷不理他们,他也转过了身,偏着头,目光不善地朝这边望了过来”,

    ,

    最近有人害怕异化还会太监,解释一下,目前的情况基本是这样的:已经过一次开新书的公告。后来既然作废了。那么就不会再有这样的打算了,因为唯一的一次机会既然用掉了,就没必要再反反复复。否则我恐怕真的要开马甲写东西了。所以异化肯定会写完的。只有写完了,才能开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