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铁链声响得激烈时将手中的红苹果放在了桌子上,望着眼前被几根铁链结结实实困住的白色巨犬,冷冷地说了这句话。

    巨犬剧烈地挣扎起来,带动栓在墙壁四周的铁链疯狂作响,灶叨只是冷冷地盯着它,手指在桌上敲了几下。便露出了不耐烦的脸色,二只手拿起苹果,另一只手便要去掰巨犬的嘴。或许是意识到吃下苹果的命运不可避免,巨犬徒然间变得凶狠起来,它用彤红的双眼盯住了前方的女人,森然的白牙在低咆声中露了出来,即便没有变成狼人,它也是站起来足有一米多高的巨型犬,仿佛下一刻,它就会张开嘴从眼前女子的肢体咬断。

    心唔并没有理会它突然表现出来的凶悍,只是用手去掰它的嘴,不过。剔除了异能的辅助之后,女子的力气似乎也不怎么大,好几下都没有掰开。她沉默地放下了苹果,走到了墙角拿起一根高尔夫球棒又走回来,冷冷地看了那巨犬一眼,双手握紧了球棒使劲地挥了下去这一棒照准了巨大的头部,顿时间传来骨裂的声音,血肉横飞。

    一棒之后她退了一步,然后又是一棒,她就这样沉默地在房间里不断地打着,眼前四肢都被铁链绑住的巨犬不断地在桌上挣扎、咆哮。但全身还是不可避免地被打得血肉模糊。它四肢里的爪子已经伸了出来。在桌面上刮出一道道的痕迹;毛也已经立了起来,身上的一部分肌肉开始膨胀,或许这就是要变作狼人的前奏了。

    女子完全不顾宠物死活地疯狂打了一顿,终于还是累了,将染血的钢制球棒扔到一边,她双手撑住膝盖剧烈喘息了一阵,方才抬起头来。目光还是冷冷的。

    “没关系,我力气没有你大。掰不开里的嘴,那就跟以前一样,把你打得快死的时候再喂你吃。”她顿了顿,片刻后,还是那句,“吃下去!”

    巨犬终究是没有变成狼人,它满身鲜红地站在那里,与女子对视了一阵,随后终于张嘴,猛地一口将苹果吞了进去看着这一过程的完成,方才面无表情地转身,推门而出,关上房门之启,房间里铁链的响动也变得小多了。

    她的神情,到了此时才变得有些柔和,或者说,更多的是一种茫然若是的愕怅。

    “你就不是麦芽糖了

    这个走廊显得有些杂乱。走出走廊,大大的客厅更加显得一片狼藉。火烧过的痕迹,爆炸的痕迹,各种电器都已经被烧焦了,原本的沙、椅子、茶几等等等等都已经不成样子,满地的砖砾与碎玻璃,从一边望过去,甚至还可以看见外面的草地与天上的太阳,那是因为这栋别墅的一小半都已经坍塌。

    如果将视野拉高,我们可以看见这栋位于山林间的二层别墅已经被毁得不成样子,后方一大片草地也被火焰烧成了黑色,有人的尸体挂在上方的断壁残垣上,死状各异。鲜血还在墙壁上流淌。可以知道,就在不久之前,这里才生了一场大战。这时候安静下来,风中只有铁链的声音在不断响着,穿着皂白色风衣的女子走到那缺口中的时候,将这一切衬托得格外萧瑟。

    这是谢学明一家以前在国内居住的别墅。早上准备回家看看的时候遭到了埋伏,或许是界碑的人,但更像是真理之门的成员,对方不由分说地开始狙杀,她也懒得问,总之是杀得干干净净,别墅也被破坏得差不多了。里面房间里传来麦芽糖的挣扎,极度痛苦的咆哮与哀鸣,宠物狗在出痛苦的叫声时是可以极度触动人心的,如果是以前,她会放开一切跑过去安抚它,甚至在听见这样的声音时都能焦急得哭出来。但这时她没有理会,只是看着这满的的狼藉,片刻才从废墟中捡到一个,还没被火焰烧光的旧相框。

    或许是十一二岁时照的全家福了,父母在相片上笑得灿烂,两人中间的小女孩捧着一个小游戏机,表情很不开心,或许是因为被叫去照相而打搅了当时玩游戏的兴致吧。她将被烧黑了一个角的相片从相框里拿出来。房间里没有坐的地方,她走出已经被打碎的大门,在旁边的房檐下坐了下来,背靠在墙壁上。

    山风吹过来时,微微有些冷将相片抱在了怀里,目光迷离地望着山林间的一切,皂白色的风衣下,女子的身体显得修长而单薄,耳畔响着麦芽糖的吼声,她就这样缓缓地睡着了。

    已经不知道该去哪里了,可以休息一下吧,,爸爸,,妈妈,,

    “喂,打工的。”

    傍晚正在受着手提电脑处理数据的时候,短笛哥过来敲门,他今天穿得跟以前颇不一样,头烫得服服帖帖的,白衬衫,黑西装,打领结。令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像个服务员领班:“晚上有空吗?出去赚点外快。”

    “井么?”

    “别什么了,话说,每天工作半个小时就能赚八百块,很轻松吧?”

    “咖…”

    “你觉得很感动吧,有欠我一份情吧。

    “咖…”

    “好了,别一脸迷惑了,待会一块出去,帮我个忙,付你一百块。”他整理了一下衬衫的衣袖,目光望了望走廊四周,有点游离不定。“最近需要个搭档

    于是几分钟后,两人已经一块走到了楼下的道路上,秋末冬初,气候微冷,太阳还没有完全降下,道路上也有许多学生在走,大多是拉帮结伙出来吃饭的,蓝粹望着不远处被人围住的快餐车:“我还没吃晚饭。”

    “没关系,做完判情有好东西吃。”

    “,。”

    ,万比北

    “带你参加卫流社会的宴短笛哥打量了哲樟心专,点头,“头挺老实的,不用去修了,待会换套衣服就好。”

    距离文华学院宿舍楼到塌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好几天,蓝樟置身事外。后续的事情除了每天进出学校的大卡车之外,自然什么都不知道了。而在短笛哥那边,上面传来的指示是不贸然与硼接触也不主动挑起战端,这样的命令很是耐人寻味。不过单从底层人贤的理解开说,也就是没大家什么事了。

    事实上除了在后来回去了一次原本一家三口居住的别墅,与真理之门的成员生了一次冲突之外,此后就一直下落不明,对于界辟来说,她跟真理之门的冲突,这边自然也是乐见其成的。

    由短笛哥付钱打的,去到市中心一家五星级的豪华大酒店时,天也已经黑了,短笛哥熟门熟路地带着他从侧门进去,在走廊里与一大堆侍应生、服务员擦肩而过,随后去到一个大概是职员准备的房间里,在一个柜子里翻翻找找,短笛哥将一套侍应生的服装扔给他:“到旁边去试试这个。”

    从换衣间里出来,大小居然刚才合适,蓝樟有些疑惑:“你怎么知道我穿多大的?”

    “这个不是看看就能知道的吗?”短笛哥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随后拿个盘子扔给他,“先临时练一下。”

    简单的临时练,随后穿过走廊,坐电梯上楼,蓝挥随着短笛哥去到一个巨大的宴会厅里,也不知道是怎样的名流宴会,一个个都打扮的相当正式,蓝樟一看过去,就能知道这帮人跟自己肯定是两个世界。他们在一边的长桌上拿了几杯酒搁在盘子里,随后两人穿过了宴会人群。又过了一道走廊,去到了旁边人比较小的一个侧厅,从这里的窗户望下去,可以看见江海繁华的夜景。短笛哥这才将一个有按扭的小东西交给他。

    “呐,事情很简单,待会呢。我要往那边进去一会,你在那个岔道口帮忙把一下风,往左边走的人。不用管他,如果要往我那边进去,按一下这个按扭,把盘子扔他身上。然后跟他道歉,拖延时间,明白了吗?”

    “你要进去偷东西?”

    “太看不起我了,我才不拿东西出来。我只是放点东西进去。”短笛哥撇了撇嘴,随后一脸神秘地靠过来,“接下来跟你说的别告诉别人啊,我是特工,特工知道吗?我帮国家做事,跟阳四、克格勃、锦衣卫、东厂这些差不多,我就是中国的盖世太保,嘿,希特勒!”

    他做了个向元致敬的手势,蓝樟一脸惫懒地看着他:“哦。”

    “看吧,说真话你又不信。”

    耸了耸肩,短笛哥转身离开了。不过去的却根本不是他原本所指的方向,蓝樟本想说点什么,后来想想还是算了,谁知道他在干嘛呢。以往在豫陵的时候,双方虽然没什么来往。但蓝樟也知道这个短笛哥是个,不错的人,看来很凶,但是对邻里街坊都很照顾。以前听说他在追附近饭店的小丽姐,现在他来了江海,也不知道跟小丽姐怎么样了。

    一边在心中想着这些事,蓝樟一边百无聊赖地站在三岔口把风,顺便透过窗户看看酒店下方的夜景。他将新城代谢加快了一下,提高了自己的敏锐度,随后让七八杯酒在盘子上晃啊晃的乱转,他整个人也摇摇晃晃的,但杯子在盘子里就是倒不下去,不一会儿,一个女人从旁边走过,伸手去拿酒杯,手在空中转了几次就是拿不到,终于瞪着眼睛看蓝樟:“你干什么呢!”

    “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蓝樟反应过来,连忙将盘子端平。

    中间只是生了这样一个小小的插曲,偶尔有人走过,酒店外霓虹流转,大概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的样子,有一男一女的两个人从旁边走过来,男的穿白色西装,女的穿红色礼服,正在笑着谈论些什么,经过蓝樟身边之后,才忽然转过了方向,朝着短笛哥之前叮嘱过的走廊过去了。

    一只手按下了衣兜里的按扭。蓝樟面无表情地朝旁边走出两步,装作被绊了一下的样子,将盘子朝着那穿白西装的帅哥背后就拍了过去。也在此时,那帅哥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也徒然间转过了身体,一只手扶住了蓝粹的肩膀,另一只手却是看似无意地在盘子上碰了一下:“你没事,,吧,”

    西装男说话的语气颇为柔和,平易近人的感觉,不过当说到第四个。字。语气中就变得有些为难了。因为哐哐当当的,整个盘子连带酒杯都朝旁边那穿礼服的女子背后扑过去了。酒杯和盘子砸在地上,一片碎裂的声音,蓝樟跟旁边的西装男愣在了那里,因为酒液已经从那红色礼服上淋了下去,正好是背后那一大片到臀部的范围,女子的背后因此而变的有些透明,裹在礼服里的丰臀与带蕾丝边的内裤,渐渐的都露了出来……

    “啊”

    ,万比北

    经过了压抑的,惊恐而慌乱的低吼声,在三岔口响了起来,

    这下,麻烦大了,

    ,

    虽然有些内容还在卖关子,不的确是这个故事里非常重要的一环,章节名取自“碎梦刀”的第二式,感觉上真是太适合目前的她了。

    碎梦刀的六式分别是:一代新人葬旧人、人在江湖血满途、一朝无敌天比高、无敌无梦求一败、葬旧难逃血满铺、江湖岂有独笑傲。啊啊啊啊,港漫在这些招式名的设计上真是太有感觉了,真想写一本港漫流的小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