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能力上了五级。能够秒杀真理之门领的进化者的登沉。允论在哪个组织来说,都不是一件可以轻忽的事情,特别是在对方与自己这边还有着某些复杂关系的时候,应对就必须变得格外谨慎,因为如果运作得好,自己这边今后可能会增加一个很大的助力,若是应对不好,也有可能添上一个麻烦的敌人。

    当知道了赫维德奥佐口中的口四昭就是当初谢学明博士的女儿,这位中文名字叫做谢蜻的女子的许多基本资料,也就可以很快调来,这份简单的资料无法说明任何问题,因为对方并没有被列入异能觉醒的关注对象。无论从哪方面来看,当初都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子,顶多就是比一般女孩子内向一点,喜欢呆在家里玩游戏,看动漫动画,当初从美国传来谢博士一家三口被杀的消息。这份资料也就从此断开。

    要从这方面寻找到线索大概没什么可能了,明素心打了个电话去总部。报告了一下事情经过,并且要求迅调集有关。这个名字的有关资料,等待的时间里,听见蓝樟鬼鬼祟祟地回房间的声音,学校那边一片混乱,看久了大概也没什么意思。短笛哥笑起来,随后问起有关贺庭开那帮人的消息,明素心摇摇头表示没有麻烦了,短笛哥心想大概是死光了。

    对于明素心的能力,他一直保持着好奇,不过又不怎么好直接问。

    以前在基地的时候,大概听说过别人给她的能力取了个名字叫做“双语之城。”单从字面上,实在有点难理解。

    过了不久。有关。的资料在总部那边经过了分析和归纳之后过来了,为了不至于让这边的分析有参考上的缺失,纵然经过了筛选,来的资料还是有些多,两人在电脑边进行着进一步的过滤,短笛哥看着那些东西,微微有些震惊。

    “我就说过我对这个名卓有印象”可能就是她了

    耍过滤出这些信息并不难,尽是个比较大众的名字或者代号。但是只要将信息限定在最近几年。与异能有关之类的,几篇信息便很快进入了两人的视野。

    距离目前时间最近的,大概是两个多月前美国五十一区与几个组织共同摧毁了一个名叫“守护者。的恐怖组织的消息,“守护者”与基地组织的类型并不一样,它是属于进化者的恐怖集合,因此消息对于一般人来说是封锁的,界碑的一个海外盟友也参与其中,因此才会有一小部分的消息透露到了这边。这个恐怖组织的领,据说就叫做“凹,在组织覆灭,大量成员遭屠杀之后,她至今在逃。一

    世界上的异能组织很多,有的是为了钱和权,也有的为了国家,而在这其中,为了某些虚无缥缈的高贵理想的也不少,崇拜某个真神啊,或者想要再次将纳粹的荣光普及到全世界啊。有着高于普通人的力量。人们已经可以去追求这些东西。看起来疯狂也好,傻也罢,寻找生命的意义,让自己真正为自己而活,为理想而活,在进化看中,这是最为普遍和理所当然的偏执。

    在父母被真理之门杀死之后。名叫谢蜻的幸存少女是如何度过这四年的目前很难归纳。她为何会成为这个。“守护者”的领的,目前的资料也是不足。但如果以守护者。这两条作为关键词逆推上去。就足以现这个。组织性质的疯狂和恶劣,以及无法理解,它不仅仅以真理之门作为敌人,这个组织也在同时向美国的各个异能组织开战。这其中,赫然也包括了五十一区在内。

    远在大洋彼岸,又是在黑暗中活动的进化者的消息,界碑的资料并不算丰富,但即便在这些不完全的资料里,也能够现“守护者。行动的激烈,在这个组织活动的两三年里,它不仅仅以大力追杀真理之门的成员,也在同时杀死了包括两名五十一区高层在内的数十米进化者。接近三位数的科学家与研究人员,有至少两座小型研究基地的破坏被证实与它有关,在这样的战斗中,被波及进去丧生的平民至少也有三位数,并且去年属于界碑的一名高级研究人员带着他的组在赴美交流时被暗杀,也被证实与“守护者”有关。

    “这也太强了,”看着这些资料,陈亚迪呐呐出声,“难怪剿灭这个守护者的行动出动了那么多人。这么多组织都参与进来,合着这位谢小姐花了四只的时间,把整个美浙的进化者势力都得罪了一遍啊

    ,万

    明素心也在看着这些,只是在看到中国研究人员被暗杀的时候皱了皱眉:“看来是无差别的暗杀,谢小姐,,也许关上交流的大门了

    “怎么交流啊陈亚迪叹了口气,“他老爸以前在国内就不怎么受待见,所以才去美国的,去了美国,老爸老妈都被杀了,四只前她才十九岁,怎么活下来的都难说。按照一般的理解。大概是就这样恨上所有人了吧,真理之门是罪魁祸。界碑肯定也是帮凶啦,另外,估计她老爸老妈的死跟五十一区也有关系。杀研究人员,估计是觉得这些研究者都比不一沁右爸还是怎么的一,一不过也难说。今天晚上看见她的样卜肥应该心思很缜密,做什么事情应该都是有目的的,不该是为了迁怒就在同时挑战全世界啊,就算是在这种逃亡的时候,感觉上她也很从容。有条不紊地在做事

    明素心沉默片刻,太过复杂的推理向来不是她所擅长的,要知道照片上的这名少女四只来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单靠眼前的资料。大概也走不到事实的面拼了:“被暗杀的古博士在信城那边有着很高的地位,去了一个研究小组,结果一个都没回来,接下来的事情不是我们可以决定的了,要看上面的指示

    她说完,轻轻笑了笑:“今晚也很累了,要不然先回去睡吧。

    “我还要去着看学校那边怎么样了,大姐头你先休息吧。”

    ,万

    已经是凌晨四点多,再过不久天就亮了,来到江海就遇上了今晚这样的大事,陈亚迪目前正心潮澎湃呢,能多调查一点就多调查一点。他告别明素心,一路去了学校,有关旧楼废墟的事情,是此时身在警队的两名界碑成员的处理范畴,主要也就是不让人现废墟下的尸体和蹊跷,他过去跟两名同僚打了个招呼,然后才知道贺庭开等人躺在后方的树林里,此时已经被救护车拖走了。

    这些与异能有关的人,在这件事情生之后,自然也会受到管制,如果他们没死,总不可能让他们再度逃亡。一路搭车来到位于城郊海边的秘密研究所,进入地下的小型基地之后与负责的医生打了个招呼。然后,才大概知道这些人的状况。

    “醒过来之后就不怎么安分,好像是被他老板那些人的状况吓到了。给他注射了高剂量的镇定剂,才稍微好一点。”

    由那医生带着,此时两人站在一个巨大玻璃窗的病房外,看着名叫林河的男人躺在床上,目光呆滞的样子,陈亚迫耸了耸肩,活该:“其他人呢,他老板那些

    “都在这边。”

    医生偏了偏头,带着陈亚迪去了不远处之个巨大的病房,门外没人看守,只有一个护士在忙,十多人都躺在病床上。

    “不用人看啊?你们什么措施也没做,这些人穷凶极恶的他看着其中一个人皱了皱眉。“他们好像都没有受伤”

    医生耸了耸肩:“随便看,随便检查,喜欢的话给他们打打针,要不然墙角有根钢管,你看谁不顺眼打一顿吧

    陈亚迫愣了半晌,在去看这群人:“都,植物人?还是脑死?”尽管之前就对明素心的异能有过心理准备,但徒然间看见这样的结果,他还是感到了震惊。

    “脑部活动正常,这一点非常奇怪。”那医生皱了皱眉,“一般来说植物人的脑部活动活跃性都会减弱。但是这些人的脑部活动并没有减弱的迹象,他们跟正常人完全一样,甚至都不像是睡着了,不过怎么弄也起不来。按照我对你们这些人的理解。那个人既然没有管这帮人的死活,就代表他们永远醒不过来了,对吧?”

    有没有打斗的痕迹?”

    “没有,丝毫反抗的痕迹都没有。十几个人同时到下,谁也没受伤。哦,对了”他走到一个人的床边,指着那人的额头,“这个人大概是在冲刺,忽然倒下了,蹭破了头,你看,我给他贴了个爱心创可贴那医生指着对方头上的漂亮创可贴,大概也是个颇有恶趣味的家伙。

    一如这医生所说,既然明素心在动手之后没有再理会,就足以说明这帮人恐怕再也醒不过来了,离开了这个小型基地。他回到文华学院附近的时候,天也已经亮了,在学校外吃了早餐,睡不着的陈亚迪从后方围墙进入了学校的树林,一路去到大概是明素心与贺庭开等人生战斗的地点,清晨的树林,阳光透进来,一片祥和的氛围。

    他在那长了青苔的长凳旁缓缓走动着,闭上眼睛感受周围的气氛,试图回想昨晚的事情,假设自己身处这里,看着一群人冲过来,要起进攻,然后忽然诡异地全都倒地不醒的情景。忽然,脚下踩到了什么。“嚓”的响了一声。

    那是一只蝉,已经被他踩死了。时间虽然是秋天,蝉不叫了,但树林里自然还是有这些虫的,他走了几步,又在草丛里看见了从树上掉下来的虫子,它们看来不是死了,只是在草丛里一动也不动,拿树枝去戳。它们也毫无反应,正觉得奇怪。有什么东西从旁边的树枝上掉了下来。

    那是一只鸟,陈亚迪过去将它捡起来,有体温,有心跳,它并没有死,从树下爬了上去,他在树枝上现了一个鸟窝,所有的鸟都没有死,然而”,它们已经忘记怎么飞了”,

    他在树枝上呆呆地坐了好久。如果说先前的强幻想具现给他带来的是无比巨大的震撼,此时看见这样的情况厂那就是在震撼中还夹杂着一股令人脊背凉的诡异。

    “双语之城,,我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