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酒杯这种游戏中出现的技能令得旧楼中的短笛与郭莹一洲吼在震撼当中。广场上,浑身是血的矮子还躺在废墟中爬不起来,狼人就那样站着,来不及动作。由旧楼之上一拳击出的那道身影突进到半空。带动周围的碎石与尘埃席卷,迎向那巨大的紫焰漩涡,如果短笛与郭莹此时还能分心二用,或许还可以现,由旧楼的侧面以及更远处的黑暗深邃之中,同样有两道身影正高冲向正在出这一记八酒杯的女人。

    下一刻,八酒杯轰在了地下。

    周围的空间与地面在同一时间震动了一下,仿佛被重重敲了一下的鼓,凝若实质的紫色光芒就那样朝四周荡澡开去。游戏里八酒杯的特性是凝固时间,眼前的这一招规模宏大,却无法做到这一点,然而却是以巨大的能量的的确确的减慢了周围所有事物的度,那就像是蔓延开的紫色液体,因为方才的一震,由地面上弹起来的碎石都在缓慢的上升,而那轰击过来的必杀一拳。因为出于紫焰的中央,这时候也被减慢了度,这一拳的力场也带动了属于它自己的巨大气流,将紫焰轰然破开,此时,那人影距离名叫的女子不到五米。

    五米,在这类人来说。就算受到阻碍,也是转眼即至的,不过。就在这短短片刻间,那女子的身体也在生剧烈的变化。

    %,nbsp;nbsp;正

    呼啸的气流从她的身体上经过。鼓动了她皂白色的风衣,一头长,看起来,那一瞬间她就像走出于十二级台风中的旗帜,紫色的先,芒还在荡漾,转眼间化为银色,有什么东西从她的背后冲了出来,哗然展开,那是一只巨大的黑色羽翼,长达三米。这单翼突兀地出现在她背后的同时,那猛烈的一拳,终于抵达眼前,她拿着什么东西,迎了上去。

    轰然巨响,地面朝四面八方产生了龟裂,两道身影对撞在了一起。

    女子没有动。那号称雷神的真理之门领看起来就像是普通人撞上了一堵墙,气流还在朝周围扩张。有些萦绕着蓝光的东西因为女子的挥斩从真理之门领的背后冲上了天空,隐约的,那些是古怪又漂亮的武器。巨大的剑”每一把的造型都不同,它们冲出来,停止在天空不同的地方,长出单翼的女子也在瞬间出现在天空中,抓住一把大剑。斩了下去,接着,整个空间都开始狂暴起来。

    令人眼花缭乱的无数残影,呼啸间带动的碎石、花草、空气的波纹,巨剑怒斩而下带动的光芒,蓝色的电。白色的剑气斩入地下。绝大多数的攻击都是冲着下方那赫维德奥佐去的,也有的斩向了周围,地上垂死的矮子,周围黑暗中想要偷袭的另外两道身影,一道光芒斩向楼房这边,在墙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女子的身影在空中飞舞。长飘动,风衣席卷,在八酒杯那还未消失的凝滞力场中,她出的是犹如狂风暴雨般的猛烈攻击,这攻击又充满了唯美而华丽的感觉,那些残影最终在地面上聚集成一道,女子手中的巨剑也变得格外复杂和美丽。当她最终一剑冲过敌人身体之后。鲜血轰然炸裂在空中,周围紫色的、蓝色的光。也开始如同海潮一般的褪去了。

    巨剑在她的手上缓缓消失。黑色的单翼也幻觉一般的愕零,她依旧穿着风衣,如同散步一般朝前方的旧楼走过去,后方,赫维德奥佐的身体已经被斩碎了,血肉是以爆炸的形式陡然绽放的,庭院里矮子的身体也被斩成了好几块,而在侧面。后方的天空中,碎肉正在掉下来。方才埋伏在这里的人。第五级的巨大力量,以颠峰的形式,在这个女人的面前,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就这样消散了,开如夏花灿烂,死如秋叶凋零,只是,一切都生得太快。

    回想方才赫维德奥佐说的那句:“你中讨了。”女子随口回答的:“不,我没有此时想来,才显得那样的震撼。

    幻想具现的两式结束,方才的一切,也的确像是幻觉一样的褪去,只有那仍旧在飑射的血肉与站在不远处的狼人,女子没有管它,她径直地走向宿舍楼的楼梯口。天空中。蓝樟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震撼到几乎窒息:“好漂亮,帅啊”我也想这个样子”怎么变出来的啊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真是太渣了,前不久他幻想的仅仅是以飞行的能力模仿黄飞鸿的佛山无影脚,冒充一下武林高手”可惜姿势一直都不是很流办nbsp;nbsp;”

    旧楼之中,短笛哥将一只手按在郭莹的肩膀上,努力地隐匿住两人的身形,他们的脑子同样有些混乱,郭莹深吸了一口气:“那个,是什么啊”。

    “幻、幻想具现短笛哥咽了一口口水,“理论上来说,那是假的,”

    郭莹问的其实是对方出的第二招,以八酒杯凝滞对方动作之后那华丽而狂暴的攻击,不过短笛哥同样回答不出来,只好这样为自己打如果两人都有足够的游戏知识,或许会联系权来。司,出一酒杯在理论上同样是假的的这一系列攻击,出自一个名叫《最终幻想7》的游戏,它在里面的名字叫做武神究极霸斩。而且这个女人还给自己加了个原本属于大反派的黑色单翼,因此显得更拉风了一点。

    “走、走了”眼见着女人朝这边过来,短笛哥拉了拉郭莹的肩膀,准备离开。原本他们以为这边的事情虽然会很麻烦,但也不过是五十一区与界碑之间的一些惯例性的小摩擦。谁知道眼前这突兀生的区区十秒,涉及的竟然是五级以上甚至可以称得上六级能力的对撞。真理之门的一名领居然就这样被秒杀,眼前无论是什么事情,恐怕都不是自己可以插进去的。

    幻想具现并非全能,要将之破坏也有许多取巧的办法,但自己能够用上的,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时候过去硬碰,在这样强大到近乎刚的具现能力面前,对方只要出手,自己绝对十死无生,毫无疑问。

    尽管他目前已经看见了这个女人的样貌。心头震撼,但仍旧决定退走。

    大姐头的能力不知道是什么,能够威胁到叶组长的,或许有跟她谈判的资格,只是她先前过去阻止贺庭开,这时候也不知道在哪里。想着明素心的情况,短笛哥带着郭莹从后方离开。这时候的天空中,蓝樟正在担心郭莹的情况,犹豫着要不要下去找找,下面这个女人太厉害了,但自己也不是吃素的。这时候看见两道身影鬼鬼祟祟地从后方出来。远远的看过去能确定其中一道是郭莹,他也就放下心来。

    由于并不知道短笛哥今晚出来穿的衣服。在战斗状态与平时的姿态又有很大不同,他倒是没能认出来另一个男人就是自己老板。

    女人走进了宿舍楼,周围也就安静下来,狼人就在庭院里站着,这边的巨大响声和震撼大概也已经惊动了学校里的一些人,可以看见远处的宿舍楼开始亮灯,似乎有人过来,但一时间还到不了这里。大概半分钟后,穿着皂白色风衣的漂亮女人出来了。冲着狼人挥了挥手,隐约听见她在说,“麦芽糖,走了

    原来是她养的,居然叫做麦芽糖”蓝樟在心中想着,有些好笑,那有着名字的狼人随着女人走了几步,身形开始抖,随后竟然趴了下来,变成了一只通体白毛的大狗,它晃动了几下受伤的身子,摇着尾巴随女人朝宿舍楼外走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身上带着好几颗真理之门的果实,方才在睡梦中感觉到的或许也是她,不过蓝樟不打算再跟下去了,这个女人很厉害,又很漂亮这个也是重点。对于漂亮的女人,蓝樟还是下不去手的。更何况如果打不过又在美女心中留下了坏印象,那才真的是没必要一他想想,稍微飞远了一点,准备看看学校里的这场骚乱的热闹,不知道他们现宿舍楼这边尸体的时候。会惊讶成什么样子。

    他是这样想的,不过才退出不远,视野之中,只见那栋宿舍楼似乎轻微抖动了一下,才以为是幻觉。就见那栋六层高的旧楼轰隆隆的,像是积木一样的垮掉,尘埃升腾中,就那样完全变成了废墟。

    这下子,整个学校附近都惊动了,”,

    %,nbsp;nbsp;万

    回到学校外的宿舍楼时,明素心还没有回来,短笛哥等了一会儿,才看见那披着外套的女子如同幽灵一般的上了楼梯,轻轻巧巧地回房了,看见已经等在这里的短笛时,女子抱歉地笑了笑。

    “天上有人在看着,一直不敢乱跑”不过后来变的很热闹,终于趁乱跑掉了”。说到热闹时。她望了望窗外,学校那边一片***通明,警笛声也已经响起来了。

    “天上?”陈亚迪愣了愣,随后才恍然地伸手指了指隔壁,这个时候。蓝樟还没有回来,大概还在天上看热闹呢,只是不知道这位大姐头为什么要这样躲着他,就算生了这样巨大的时间,她先想的,居然还是为了没被对方看见而庆幸。“对了,宿舍楼那边的事情,大姐头你

    “我在那里,看见了。”明素心笑着点了点头。

    “那么”,那个叫的女人的样子

    “我也看见了明素心点点头,笑容之中似乎又有些为难,她伸手拿出一份资料,那是最近常看的属于谢学明博士的资料,资料里有几张照片,其中一张是三人的全家福。

    谢学明、谢学明的妻子,两人中间是他们的女儿。照片上大概只有十多岁的少女笑得天真灿烂,若是仔细看还是能认出来,眼前的少女,与方才出现在宿舍楼那边昭,赫然就是同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