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楼那边传来隐约声响的时候,一队人正从学校侧面前“州。楼后方的树林。

    如果蓝粹在这里,大概会认出其中的一两个,那天跟林河一同过来找明素心的几个人赫然都在其中,中年人仍旧是领,或许是因为方才跟林河通了话的缘故,此时他的脸色显得有些阴沉。

    “施,按照小河的说话。那个姓明的丫头恐怕已经”

    十多人跟在他的后方走,一名将头染成红色,身材火辣的女子快走了几步,过来说出自己的担忧,不过中年人只是挥了挥断了她的说话:“确定界碑还没有弄清楚整件事才决定动手的,不过暗中安排监视我们的人肯定有,今晚的事情,她就算知道,也已经来不及了,听说这个女人跟谭家有关系,本来不打算跟她硬碰,但如果非要动手,到了这个地步。也已经没办法了,反正界碑的势力只在中国,今晚的事情做完大家就一起离开,他们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不过,这个女人既然能坐镇江海,她的能力如何我们还不太清匙,

    “再厉害顶多也是两个人,我们现在十多个人在一起,就算是老黄还在的时候,他也只能让开,今晚的事”

    话没说完,他举起一只手,缓缓停下了脚步,树林前方隐约传来了微光。他做了一个手势,周围的人开始散开,提高了警惕,选了各自最佳的出手个置,朝那边包围过去。

    这一片树林颇大,但是以前旧楼还在用的时候,附近到也是学校里学生情侣幽会的好去处,林间有几条小路,石制的长凳,此时,明素心就在不远处一张凳子上坐着,附近的小路已然荒僻了,杂草丛生,长凳上也长了些青苔,她穿了一身简单朴素的居家服装,灰白的棉布长裤,白色的网球鞋,上身是一件带了简单褶皱花纹的衬衫,外面套一件仅为挡风的薄外套,似乎是接到信息之后,就这样简简单单地出来了,一只手提的电瓶就放在长凳的一侧,此时她正偏着头望向小路上方树林空隙中的夜空,似乎在想着什么。

    即便当中年人出现在视线当中时,她也没有回头。

    “明小姐。”

    对方摆明等在这里,装模作样也没什么必要了,中年人笑了笑,打了声招呼,对方这才收回目光,回报以柔和的笑容:“贺先生。晚上好。”

    只”可以让开吗?”略微迟疑。贺庭开很直接地说出了这句话,不过。遭到了拒绝。

    “我还不太明白整件事情的原委,贺先生可以告诉我吗?”

    “应该不行。”

    “姿先生还是回去吧。”

    “如果我一定要过去呢?””那…”女子抬起头,清澈的目光望着他,“你们弄死我吧”

    悖

    看着前方女子一脸柔弱引颈待戮的样子,贺庭开冷哼了一声。她双手交叠着放在腿上,薄外套仍旧那样随意地披着,哪怕贺庭开背后跟着五六个人已经现身,哪怕其余没有现身的人也在树林中尽皆显露出了恶意,她仍旧连半点战斗的姿态都没有摆出来。就那样望着他,划出底线,似乎等待着眼前男人改变主意。

    徒然间。贺庭开握住了右拳。

    那一瞬间,奇异的光芒从林间的黑暗中显现出来,另一侧的黑暗中,有几颗树木刷的一响,仿佛忽然抖擞了一下,叶片飞上天空。贺庭开退后一步,屈拳,带动了巨大的力场,在他的身边,有一道身影已经冲了出去。

    身经百战的十余名进化者同时展现了力量,在配合之后形成的压力是可怕的,几乎所有人都将能力提到了炭峰。在下一刻就要爆出来,这个时候,坐在长凳上的女子只是淡淡地望向贺庭开握拳的手,随后,她微微垂下了眼帘,闭上眼睛,双唇轻启间,像是出了一声极低的叹息。

    在贺庭开的感觉当中,仿佛就是因为这声叹息,一股无形的感染力朝四面八方扩散了开去,力量拔升到横峰,他看见世界被拉长了,他与前方毫无防备地坐在那儿的女子,与周围的同伴,与树木,与大地,甚至与自己的身体,距离都在迅拉开,世界开始变得扁平”

    下一秒,陷入地狱。

    不远处的空中,蓝樟感受到了什么,朝着那边树林看了一眼。像是能量的涌动,不过下一瞬间就完全消失了。

    他迟疑了片刻,朝着那边飞了过去。

    不久之后,他在树抹上空降了下去,怜手让一团火光浮在空中,然后,就看见了躺在地上的人。

    一个人,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样,他蹲下来看了几眼,然后便现不远处还有另一个人躺着。

    “峦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七**,”怎么回事小

    黑暗的林间小小的范围内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横七竖八地躺了十多个人,他们的身上没有任何伤害。呼吸平稳,心跳有力,完全就是睡着了的样子,蓝樟翻啊翻,在他们身上翻出了与林河携带的一样的对讲机,随后又认出了那天看见过的中年人,他才确定这些人跟林河是一伙的。

    “看起来这些人的目标不是我了”蓝樟这才放下心来,仔细地检查了一下这些人,现他们睡得很死,推来翻去也醒不了,蓝棹还试着打过一个家伙一耳光,仍旧没反应。既然都睡死了没反应”将一名身材火爆的女子翻过来时,蓝粹蹲在那儿看了好久,伸手朝对方胸口抓过去,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鬼鬼祟祟地看了看周围,内心挣扎不已。

    “算了,芥末也有而且这个太大了…嗯,太大了”宿舍楼那边再度传来响动的时候,蓝樟站了起来。强忍住诱惑力飞走了,事实上。他心中觉得恐怕还有人在盯着这边一一总不可能让这帮人睡着就直接跑了吧,哪有这么不残酷的战斗。

    至于林河,他也直接扔在这里懒得管了。既然他们主要要对付的不是自己。…凹二末!后看见同伴的遭遇,方该办知凿什么叫知难而必,甘“好歹也狐假虎威一回。

    旧宿舍楼,整个。战斗的局势仍旧有些迷离,至少此时紧跟着短笛哥东躲西藏的郭莹还不是很清楚这场战斗的双方是谁,或者是为了什么。

    方才在暗中的敌人忽然出现,几句对话之后便开打,一个身材干瘦的矮子行动飞快地过来追杀两人,那短笛哥带着她在树林附近兜了一圈,随后去了另一边已经废弃的女生宿舍楼,也不知道用了怎样的办法。竟然直接逃脱了对方的追击。郭莹估计这人的能力应该是操纵周围空间波动之类的,能够借力战斗,也能够用来用来藏匿自己。譬如刚才他与那狼人势均力敌的一撞,若不是借力,一般人恐怕很难做到。

    稍微逃脱追击之后,短笛哥便再度折回了这边的楼房,郭莹也跟着潜了回来,此时两人在一个房间里躲着,看着一个人追杀那头狼人,这些人对于狼人的重视,似乎还要强过自己与这短笛哥,至少那矮子在失去两人的踪迹之后,并没有锲而不舍地找个不停。

    “你的能力不错了,不过对付这样的情况还有些勉强,好奇心就这么重?。

    对于郭莹要跟着过来,短笛哥并没有表示太大的反对,似乎是无所谓的态度。只是在偷窥着楼层轰隆隆状况的时候,随口说了一句。郭莹看了他一眼,又转回去看楼层里的热烈场面,追杀狼人的是一个大个,子。比狼人的力量似乎要更为强大,这时候将狼人在楼房里追得东跑西窜,只不过狼人虽然打不过他,却也不肯离开这栋旧楼,感觉上就像是在守护着什么东西一般。

    “我想谢谢你,听说你给了宝树一个工作。”郭莹低声说。

    “哦。我是他女朋友的姐姐。”

    “我知道

    两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窗外。说话也不看对方,你一句我一句的,郭莹迟疑了一会儿。方才说道:“二楼往三楼的楼梯转角有一面镜子,有问题的

    狼人被从三楼上打飞了下去,浑身染血,短笛哥看着这一幕,眨了眨眼睛:“我刚才知道了,不过他们的目的不是这个”

    “那他们的目的是

    来了

    短笛哥话音才落,一道黑影陡然间从宿舍楼入口处的黑暗中如炮弹般的飞了过来,破风呼啸,随后砰的一下,那身影撞在了宿舍楼小花坛中央一个已经残破的大理石喷泉上,石块轰然四碎,那人显然是被打飞进来的,正是方才追击两人的那个矮子,方才他在追击两人时,度极快。而且身体四肢锻炼得如同钢铁一般坚硬,郭莹跟他碰了一下连军刀都被磕飞,骨髅隐隐作痛,这时候他竟然如此狼狈地被打了进来,滚落在废墟中,浑身都是鲜血,连爬都爬不起来了。

    这一瞬间,郭莹似乎感觉到。眼前进行着的,恐怕的确是自己还无法企及的战斗。

    有一道身影隐隐从那边走过来,黑暗中,还只是穿着风衣的轮廓,院子里,巨狼从地上爬起来,站在那儿将目光望向那身影。下一刻,一股巨大的力量仿佛证实了郭莹方才的想法。那是此刻存在于楼房中的某个人出来的气息,尽管远远的威压还无法对她造成什么伤害,但如此巨大的威压,郭莹可以肯定,这力量的中心必定如同风暴一般激烈,自己如果过去,恐怕连一击都接不下来。

    在她的旁边,她也看见那短笛哥深深皱起了眉头,轻声咕哝:“纯粹的破坏力进化者,这个感觉”,四级,不,至少五级往上

    “田胎”。那人叫了对方的名字,在楼层之中笑了起来,“六条御息那个没用的女人果然是个废物!居然还留下了你这样的死剩种,不过没关系。因为我来了”你可以叫我赫维德奥佐,女人!你中计了!”

    赫维德奥佐,那是非州神话里大雷神的名字,郭莹心头转过这个念头,而一般来说,会这样命名的人,多半都是真理之门的高层领。这个念头才一升起,上方也赫然有了动作,压力一变,有一道身影跃起在天空中,携万钧之势,将一拳轰向了数十米外,正从黑暗中走过来的那个人。

    方才说话的片刻间,那人也已经走近了许多,她穿着长长的风衣,看头和身形来说,居然是个女人,此时这位名叫删的女人双手还是悠闲地插在裤兜里,也不知道方才是怎样将人打飞的,待那赫维德奥佐表明身份,她才从口袋里抽出了右手。一面走路,一面将右手举向身后。

    ,万

    也在此时,她才抬起了头,这个晚上第一次的开了口,语气不重,但很冷。像是在陈述一件毫无证实必要的琐碎事。

    “不,我没有。”

    气流随着她举手的动作而在身后凝结了,剧烈的气流撕裂四面八方,她的手上像是举着一个黑洞,宿舍楼皿周先还是一丝丝的气流。转眼间聚集成淡紫色,随后变成深紫色的奇异火焰,朝着她手中的黑洞旋转聚集了过去,紫焰滴天,转眼间就将整片黑暗的空间渣染成紫红色。

    宿舍房间里,就连郭莹的头、衣服都被剧烈的风压鼓舞了起来,视野之中,拥有巨大力量的身影挥拳经天而过,女子举着那如同旋转的紫色星系般的巨大黑洞漩涡,轻轻挥出了手。

    “幻想”具现”陈亚边回答了她。语气同样的干涩理论上来吧,这是假的。

    这时候,理论上是假的的那朵巨大的紫焰漩涡。已经带着酒天之势,朝着那轰来的一拳挥了出去。

    力量对力量。

    拳皇九七。大宇宙力量。八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