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凡的月米洒在静谧的旧楼点卫,将切的东西都渲线葳,少女走出了房门,皮革与金属混合制成的锁链手套戴在她的右手上,这时候与少女的外貌结合起来,俨如一件漂亮的装饰品,她轻轻地握了握拳。偏着头望向前方那奇异的生物。

    体型巨大的狼人正在廊道上走,踩出了沙沙的声响,因为这脱离了现实的玄幻一幕,少女深吸了一口气,片匆。那狼人走到走廊另一端的楼梯口。徒然间像是听到了什么。呼的回过了头。

    银色的走廊笔直地朝另一边延伸开去,没有任何人,狼人在那儿”的沉重呼吸,随后,踩着沙沙沙的脚步声开始回头,到郭莹原本所住的房间门口才停下了,用力噢了几下。它低头进了房间。

    另一边。郭莹正安静地将身体横贴在走廊围栏的外侧,由于围栏是实心的,那狼人倒并不曾看见她。

    几秒钟后,房间里徒然传来“哗”的一声响,那是帆布被撕破的响声,狼人砰的冲了出来,巨大的前臂上抓着被撕裂的睡袋,在走廊上左顾右盼。双眼开始变得彤红。仅仅一个水泥围栏的间隔,郭莹在三层楼的高度上仅用两只手固定了身形。调匀呼吸。而仅仅在下一刻,她的手臂陡然力。

    “嚎”

    沉闷却巨大的声响刹那间撕裂夜空,那狼人一脚朝前方的围栏踢了过去,水泥、砖块轰然飞碎。夹杂在这无数碎片当中,一道身影呼啸而起,利爪破风,朝那身影拦腰扫去,下一刻。少女的双手陡然抱住那巨大的前爪,整个。身体像是贴在了这狼人的手臂上,凌空,飞踢。腰肋、肩膀、头部,随后,少女的身体也被这一下扔了出去,在走廊上滚出几米之外,一个。翻滚之后,双足用力,砰的一下踏飞了走廊上的灰尘。便以高再度朝狼人冲了上去。

    “吼”

    方才那一下混不着力,说明眼前的少女根本就是顺势被自己挥出去,此时这小不点竟然还敢主动冲过来,狼人面上的表情徒然变得格外狰狞。身体低伏,森白的獠牙就在刹那间突了出来,不到几米的距离,它一个飞扑,直接迎上。

    少女飞奔的身形徒然低伏,几乎是贴着地面滑了过去,走廊边原本有一小堆垃圾,此时她顺手一拉,扯中了垃圾堆中一小片破布,随后将整堆垃圾都朝后方掀飞过去。

    垃圾、灰尘飞起在走廊上。狼人落地才一回头,下意识地低了低头。右臂还是朝空中挥了出去。然而灰尘之中,少女的身形竟然已经转了过来,高高跃起,金黄锁链与蓝黑皮革相间的右拳闪电般的挥出。

    鲜血与碎肉飓起在狼人硕大的头颅上,接着是连环的三脚,连续踏上狼人的腹、胸口以及已然受伤的额头,少女的身形犹如登上了天梯,抓住走廊天花板上一根以前用来晒衣服,此时已然锈迹斑斑的钢管。朝着狼人的伤口直插了下去。下一刻,少女连同那锈蚀的钢管都被怒吼的浪人一爪击飞。

    一切不过生在短短片刻,从狼人现少女,到双方交手,身形迅交错,垃圾与灰尘扬起在空中,少女闪电般的突击,抽出钢管就砸了下去。此时狼人的头上飑射的血肉还未落地,手持钢管的少女就如同炮弹般的朝后方飞舞而出,这一下甚至鼓动了空间,带动了飞扬的尘埃噗的呼啸,少女的身影斜飞出十几米,在空中翻滚几下,踉跄地落在呈九十度相望的对面二楼走廊上。才稍稍站稳,她抹了抹嘴角的血迹,转身冲进了后方的宿舍房间。

    斜对面的三楼走廊,狼人一声咆哮,四肢用力,徒然朝这边飞扑了过来。巨大的身躯在月夜之下横越过宿舍院子的一角,轰然落在了二楼的走廊上,一时间,整栋楼房都在震动着。

    才稍稍站稳,他朝着面前的房间追了进去,轰的一声,巨大的身躯将木制门框撞得稀烂,,

    果实”,

    ,一口正

    蓝樟躺在床上有些无聊,老实说,还很困,想要睡觉,这令得他全部的精神都有些惫懒,即便对果实这种东西。兴趣也是不高。

    也是”果实这东西也不关自己的事情吧,虽然说起来,自己目前能知道果实多半不是什么好东西。或许寄生到什么人身上,就会把人变成怪物或者僵尸什么的,但是”也不是说自己见到了就每次都要上去管啊。珊瑚说过,我又不是专业练的战士,偷袭别人还好,如果被别人盯上,偷袭一次那就惨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最重要的是,还想睡觉吧…

    他想着这样的理由,准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继续睡,但是闭了一会儿眼睛又睁开了”也许有热闹可以看,他心想,另外,郭莹在调查狼人,狼人似乎跟果实有关,现在突然有果实的气息从这边经过一这或许也算是一种逻辑关系吧,起床加了件衣服,他贴在窗户上往外看,这才现外面道路边的那辆小车似乎有点不对劲。

    里面那个人,,是林河?他这个时候过来

    想起傍晚翻车之后林河看着自己的眼神。蓝粹陡然敏感起来:不会吧。这家伙已经知道是自己搞的鬼了?他也是异能者,所以过来找麻烦?他在房间里想了一会儿,原本想要飞着出去的,最后还是决定走正门。试探一下对方。异能者的报复非常麻烦,与其等到他日后偷袭,还不如趁现在有防备,稍微试探一下。

    就在他出门的同时,道路边,林河也推开车门下来了。手上拿着他的对讲机:“那个。姓谢的小子起床了,助《你们那边怎么样?”

    “我们已经到了,你继续看着他们”现在的问题不大,事情会在今晚见分晓,界碑之前没有准备,现在再要聚集力量已经晚了,那个姓明的丫头呢?”

    “一直没有动静,等等。我确认一下”他说着,三两步爬上了一棵树。朝着二楼明素心的房间里看了一眼,这才皱起了眉头。“出了问题……,明素心不在房间里了,”

    那边微微沉默:“午夜的时候还能确定她在吗?”

    “没错,快一点的时候我还确认了一次。”

    “我们召集人手的时候,看来还是被界碎察觉了,事情照旧小河。你盯住那个姓谢的。”

    林河眼中闪过一丝阴穆:“我干掉他。”

    “很难说他到底是不是界礁的人,而且”你有把握?”

    “下午会动手的很可能是他,操纵能量蟾坏了跑车小半的电路,操纵能量的能力者通常不会带武器,而且有致命弱点,我很有心得。当然”如果他不是,那就当他倒霉了,反正我从头到尾也看他不顺眼。”

    “好的,你看着办。”片刻,那边传来了肯的话语。

    不久,蓝粹从宿舍楼里走了出来,到小车旁边贴着车窗看了几眼,才有些疑惑,人已经不见了。他站着想了想,方才朝着果实感觉消失的方向走去。

    那是文华学院的方向,这一点很耐人寻味。

    林河悄然跟在后方。

    除非是在大规模的战斗之中有分工的需要,否则进化者多半不会带使用火药的武器,枪支、炸药这些都不会碰。因为很多时候,会遇上操控物体或者操控能量的能力者,将这些东西挂在身上,恐怕在攻击对方之前。先都会走火,一部分人可以用得上昂贵的特制武器,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抵抗异能侵袭,但作为能量操纵者。就连这样的武器往往也没法带,因为仍旧有着很大的走火危险,另一方面,能量操纵者在许多时候或许表现得强大而华丽,但是战斗讲求快准狠,用火把人点着,还不如拿块石头把人脑袋敲碎来得快。因此,致命度慢,常常是绝大多数能量操纵者的通病。

    无论这小子是不走进化者。自己都能很轻松地干掉他。

    林河是这样想的,因此不久之后,他就果断地动手了”

    轰然巨响。

    碎石飞溅当中,宿舍四楼的外墙上陡然出现了一个大洞,巨狼的身影不留余地地撞飞了出去,它原本选取的目标或许是郭莹,这时候被对方躲了过去,自己就这样撞飞了出来,半空中想要转身,却已然迟了,就那样随着无数石块掉下三楼。砸断了一颗小树。

    郭莹的身影出现在四楼上的破口处,冷冷地朝下方看着,她左手上拿了一把大概半米长的大马士革军刀,右手放开,又握住,整只手都已经被鲜血与碎肉染成了红色。身上也沾了斑斑点点的血迹,头散乱了,然而此时看起来,却格外有一股凛然的气势。下方的巨狼就显得狼狈得多,身上布满了鲜血与伤口,此时被灰尘一囊,全身上下都显得非常吓人。

    然而形势的优劣并不是以外表来判断的。对于这头巨狼来说,纵然身上布满伤口,但它皮粗肉厚的。这些也都是不伤筋骨的皮外伤这头狼人,浑身仿佛都有着用不完的力气。而郭莹虽然受伤甚少。但却已经是使出浑身解数了,她可以控制肌肉疲劳,这样能在战斗中占上风,但是控制肌肉疲劳不代表没有疲劳,积累的压力总是需要爆的,但在这头狼人的攻势下,她并没有获得多少喘息的时候。

    如此看了一眼,她转身朝另一边跑去。才跑到这边的走廊上。下方轰隆隆的几声,各种杂物飞射。灰尘滚滚中,巨狼已经穿过宿舍楼。冲到了院子里,随后纵身一跃,直接攀上了二楼的走廊。

    郭莹一咬牙,转身朝楼梯间狂奔过去。

    不能再耗下去了,必须走”,

    心念急转间,楼梯传来剧烈的震动,楼道的缝隙间,只见那巨狼的身躯轰然撞在了三楼的楼道里,将半层的楼梯硬生生的撞碎了。

    ,柑万

    郭莹一路跑上顶楼,在那巨狼的身影也冲上来的时候,她一咬牙,朝着宿舍楼后方的树林直接跳了下去。六层楼的高度直坠而下,不过她选的是一棵大树的上方。一时间无数树枝断裂的声音响起,待到摔落在地。却是全身麻痹,一时间根本站不起来了,下一刻,轰然的震动响起在不远处,那讪、杀然就那样跳了下来一随后,朝纹边冲了讨来只要起来,,

    郭莹在脑海里给身体下着命令,就在踉跄站起的瞬间,两道身影砰的撞在了一起,那狼人竟然斜飞了出去,另一道身影则是飞得更远。却是朝着郭莹这边过来,那黑影在不远处滚了几下,随后又像没事人一般的爬了起来,看起来,似乎有些面熟。

    或许是感受到了这人的力量。狼人在爬起来之后,谨慎地站在了不远处,另一边的男子像是做柔软体操一般的扭了一下腰。随后笑着挥了挥手:“嗨,美女,很厉害哦”我本来打算晚一点再出来,不过看起来到这个,程度也就够了,待会还要留着力气逃命呢

    “你……你是

    “不会吧,你不认识我?”男子眯了眯眼睛,一脸的不相信。“整个东南亚都叫我短笛哥啦”,早知道不救你,”

    “短笛”郭莹这才记了起来,前几天去蓝根宿舍那边的时候,似乎看到过这个,人一次,因为走路人甲,并没有留下多深的印象,“谢谢。不过”正要问起为什么要留力气逃命的时候,一股寒意却已然笼罩了过来,那是被人盯上的感觉,同一时刻,黑暗的林间响起了一阵难听的笑声,随后,是生涩的汉语:“嘎嘎嘎嘎“整个东南亚都知道的短笛哥。为什么我会没有听过呢,”

    ,柑万

    看起来应该是一早就知道这里埋伏有人。短笛哥并没有表现出丝毫惊讶的神情:“没什么,你们平时都在非洲过捉虫和蝎子吃的土著生活,亚洲的事情。我知道对你们来说的确是太深奥了一点

    埋伏在周围的人应该不北一个,这样的对话声中,郭莹在全身戒备着”都是想要捉狼人的人吗?但听起来似乎又不像,另一边。那狼人也调转了敌意的目标,戒备着周围的人。同一时玄。这样的深夜里。原本的打斗声也可起了一小部分人的注意,此刻,一名学校保安就提着手电筒匆匆往旧楼这边赶着。不过在抵达之前。他先现了另一件事。

    道路沿着巨大的人工湖朝旧楼那边延伸过去,此时就在这凌晨三点的夜里,一道身影却突兀地出现在了这没有灯光的道路上,那是一名唱着皂白色风衣的女子,有着很美的背影,看起来像是在悠闲地散步。出奇的。即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看见这样的女子。保安还是没有想到什么有关鬼怪的传说一应该不是才对,或许因为这名女子的背影显得相当干净。

    他提着手电筒小跑了过去:小姐,这个时候了,你怎么”

    话音到此为止,点在保安追上女子的那一刻,他的身体忽然飞了起来。像是被什么东西突如其来地撞飞,滚在几米远外的花坛里,已经晕过去了。

    女子没有理会那晕过去的保安,甚至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她仍旧在朝旧楼那边走着,望着夜里反光的湖水,目光之中,似乎有些怀念。又有些愕怅。这样的情绪中。她似乎也没有注意。月光之下。有一道身影被拉长在她前方不远的道路上,带着明显的恶意,也已经越来越近了”

    学校里潜伏着的人们逐渐开始出现的时候,蓝樟正站在学校侧门外的一棵大树下,有些苦恼地看着倒在了地上。嘴里吐血,已然昏死过去的男子。

    “怎么这么弱啊。弄得我紧张”

    这个时候,他的能量力量已经覆盖了方圆十几米的范围,新陈代谢加快。反应度、敏锐程度过常人数倍,刚才林河突然冲出来,他了一招。林河还没反应过来,就倒下了,这令得蓝樟也有些为难。刚才他真是紧张得不得了来着,想不到对方这么脆弱,就是突然冲出来那一下,的确挺吓人的。

    “莫名其妙,现在怎么办呢

    对方没事跑来偷袭自己,如果是想杀人。按照自己的作风是应该斩草除根的,如果放了他,自己也不是什么异能战士,随时提放别人仇杀那也太麻烦了。可今天的事情的确有些莫名其妙。他只是想要出来看看果实。林河跟在后面就想要偷袭自己,到底是为了傍晚那辆跑车还是为了什么也不清楚。什么事都没搞明白,就这样把人杀了。好像太残忍了一点,就这样放了也不好。他想了想,将林河身上的东西都摸了出来,有个,对讲机。说明对方肯定是一大堆人,蓝樟有点懵。

    不至于吧。我最近没得罪什么人啊,怎么这么多人盯上我了?

    对讲机不敢乱按。他放进自己衣兜里。确定没有其它武器之后,他像是提麻布袋一般的提起了林河的衣领。飞上了天空,循着果实的感觉飞了过去。

    果实、异能者,多半都是有联系的”看看生了什么事情再说,如果是对着自己来的”

    全都杀掉勺

    他心下惶恐地想着:要不然又得搬家去流浪了,,

    ,

    大家月饼节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