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来的几天。郭莹在旧宿舍楼那边记练时。皤樟基卜一引边去看看,确定没事才能放下心来。郭莹的锻炼在外人看来凶险万分,但实际上,少女本身还是有把握的,不至于出什么大事。

    没事的时候,蓝樟也将这栋旧宿舍楼上上下下都检查了一遍,自然也没什么结果,反正所有的玻璃都已经被砸了,在蓝樟操控能量的探索之下,整栋大楼的金属结构也是无所遁形,没什么有大反应堆的密室之类的,狗头人的传说,想必也是无稽之谈了。

    最大的好处是,郭莹已经将异能的事情跟他坦白,今后要谈论这方面的问题,也就有了一个,突破口,不至于藏着掖着双方都装不知道。

    对于蓝樟来说,这只是每天的一个小小的插曲。闷头读书,帮短笛哥处理数据,跟芥末一起逛街,每天在宿舍外的街道上打饭,回房间或者去天台上吃,芥末如果来了,两人也会一块到楼上看看夕阳什么的。宿舍这边最近有些热闹,因为有个人正在追求房东小姐,每天开着跑车过来,送一束玫瑰花或者约她出去吃饭,有一天晚上甚至拿着吉他在楼下唱歌,每次都弄得声势浩大。

    这个人蓝樟在之前就见过,也就是陈亚迪来的那一天过来找房东姐那群人中的脾气暴躁男,据说名叫林河,不过,虽然这追求来得隆重,房东小姐看来却是无动于衷,每天就那样神色淡然地去打饭,神色淡然地拿着饭盒回去,只有在被林河伸手挡住的时候才会停一下,但不管怎么死缠烂打,最后还是没有结果。

    虽然对于房东小姐的追求又是送花又是示爱的,但那林河的脾气依旧不太好,特别是看见住在房东小姐隔壁的蓝樟时,总是投过来挑衅的目光,在宿舍大门外看见,那边也是大声说:“看什么看啊。”之类的话,蓝樟也不是没有脾气。这天傍晚打了饭正往回走,那辆跑车又来了,在马路上度有些快,看见蓝棹也不减,按了一下喇叭,人在车里笑:“走开啦!撞死你啊。”

    ,万

    车开得快,蓝樟回过头看了一眼,装得有些狼狈地低头跑开,左手轻轻抬了抬,那跑车冲过蓝樟身边,林河有些得意地踩下刹车时,才现车辆根本无法减,轰隆隆地撞在了宿舍外的石头围栏上,随后将一小片围栏全部推到了,整个车头都变了形,气囊砰的一声射了出来。不过那林河的反应也快,在气囊射出之前就已经推门跳车,这时候在马路上滚得一身灰尘,狼狈不堪,他坐在地上,却是有些惊愕地将目先,望向了蓝樟。

    蓝粹装出一脸的无辜,有些吃惊地看了一会儿车祸现场,然后端着饭盒一言不地走回去了。

    上百万的跑车,就这样报废了,接着还得赔围栏的钱。蓝粹想想其实蛮舍不得的,按照每个月八百块钱的赚钱度,这一百多万自己得赚到什么时候啊虽然没的也不是自己的钱。

    事后回想,他对于那林河的目光忽然有些疑惑,撞车之后第一时间看的是我,而且反应那么快,他不会现是我干的了吧,或者他也是异能者?世界上不会有这么多异能者吧,或许是他才跟我说了不好的话就出现了车祸。产生了联想而已,,早知道该等到他走的时候自己再在楼上遥控了,,

    对于蓝棹来说,控制能量要动一辆汽车或者还有难度,毕竟没开过,不懂原理,但是要破坏掉一辆汽车,那真是再容易不过的一件丰情了。

    这几天那短笛哥都是天不亮就出门了,晚上回来得也晚,但都习惯到蓝樟这边坐坐,这天回来看见下面的小片废墟,也是颇为奇怪:“下面打仗了?”他问起来,蓝樟才说了前因后果,陈亚迪皱了皱眉头:“那个。叫做林河的,真的每天过来。”

    “嗯。”蓝樟点头,“短笛哥你跟房东小姐很熟吗?”

    “也不是,不过我认识她男朋友,很厉害的人,如果他过来,这个林河就不止是撞车这么简单了”他冷哼两声,想了想,又笑起来,“应该是她男朋友吧,没有公开说过,不过大家都觉得是,”

    离开蓝樟的房间,走到隔壁时,陈亚迫的脸色才真正冷了下来,明素心正在桌边将几份文件作分类,她不是那种做事度很快的人,但贵在细致,一丝不芶,这令她看起来并不像是高中或者大学里很有个性很有权威的班干部,而像是小学里大家都放学离开之后还在整理着大家的作业本的小班长。

    知道自己要来江海的安排之后,陈亚迫其实打听过江海主事人的事情一虽然一切都要求保密,但内部打听一下还是可以的对于明素心的评价即使是在界碑内部也有些奇怪,她的能力是什么并不清楚,地位没到一定程度的或许都不会知道,就算知道的,也不肯说出来,据说几年前她因为成年而正式加入界碑编制时是那位叶驰叶队长为她做的测试,叶队长在界碑中也算得上是传奇人物了,加入界碑之前是代号“黑昙”的杀手之王,虽然没有异能,却足以对抗五级甚至六级的异能者,就算方少白长也说过,如果他跟叶驰对战,结果也是难料。

    一般来说,测试这种事情只是一个简单的评估,以叶队长的能力,通常都是非常简单的事情,谭羽然当时性子高傲,还被打了一顿刷了下去。结果到明素心测试时,叶驰却在第一时间开了一枪,明素心就那样直接倒在地上晕过去了,因为重伤差点死掉。虽然这场测试明素心只是站在那儿就挨枪,但其中的意义却并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真正在这个领域的人大抵都能明白,叶驰不会在这样的测试的下杀手,他会在第一时间拔枪的原因,只会是在那一剪感受到了生命危险,于是立匆出手攻击,甚至连留手都做不到,唯一能抑制住的,恐怕就是没把人杀掉而已。

    这件事情足以证明明素心能力的强大。不过,在陈亚迪打听当中,也有一个恐怕知道底细的人反应有些奇怪,那是在基地中地位较高的一个中年女人,陈亚迪跑到对方办公室旁敲侧击的时候,那女人喝着茶,只是笑着看了他一眼:“这个不是你能打听的事情,不过,,素心把她当成普通女孩子来照顾吧,如果出了问题,要知道她的后援团可是很多的哦。”

    对方的后援团到底有多大,陈亚迪自然是不清楚,然而就算单凭谭羽然、白石这些人,恐怕都不是他能受得了的,那一批能够活下来的孩子据说从小就见识到了五级六级进化者的残酷杀戮,人都有些变态。

    而明素心的工作轨迹也有些奇怪,原本这种能够威胁到叶驰的能力者多半都会受到重用,但明素心一方面受到方少白以及几位组长的直接关注,但另一方面,她被安排的,从来都只是一些文案方面的工作,跟几个组长都学习过东西,但若是有战斗,她基本就是被安排在旁边看着,没事的时候就归类一下文件,处理一下琐琐碎碎的事情,甚至也安排了她去进行一些谈判,她按部就班地来,不太会说话,结果往往都差强人意,不过上面对此似乎也并不介意。

    接下来,她就被安排到了江海这个相对复杂的地方。

    来到江海之后,陈亚迫才慢慢地了解,这个女孩子果然像基地里说的那样,恬静、温柔,作为同事来说,不难接近,但也总有些时候,她显得跟这个世界有些格格不入,就算坐在闹平之中,她也仿佛一个人沉进了自己的孤独天地里,自成一统。这样的感觉在她对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写写画画时最为强烈,那个笔记本陈亚迪也偷偷看过几眼,很普通的本子,上面画的有一半像是难看的涂鸦,有的又像是高深的文字,无论如何,只有一点是共通的:看不懂。

    或许就是因为这种气质,在各种逻辑梳理方面,她似乎并不擅长,一切事情的处理显然都只是按照最普通的流程来走,一般跟人谈判,若是对方怀有敌意,也常常受人刁难,不过据说叶驰在她来这之前教过她一个万灵的法子,于是每当对方抛出恶意来的时候,就能够看见她有些为难又有些诚恳地跟人建议:“不如你弄死我吧。”这时候看看对方的表情,隐约能感到叶驰那腹黑的影子在后方飘荡。如果现在坐在这里诚恳地对人说这句话的是叶驰”即便是想象,陈亚迪都感到有些脊背凉。

    但无论如何,假如事态复杂,或者对方有什么阴谋,她还是显得有些笨拙和迟钝了。这令得陈亚迪无论如何都有些疑惑,上面何苦安排她来处理江海这边的事情呢,退一步说。为什么安排给她搭档的是自己呢?这当然并非抱怨,而是从理智上来讲,如果过来的是谭羽然,这个脾气火爆的家伙必然会在看破对方的筹刑之后以雷霆之势将对方的气焰直接打死,又或者是白石,也会非常阴险地将对方的阴谋一个个地看破,这些人对她又了解,配合起来自然再完美不过。

    不过,既然已经是自己了,目前自己也得尽力肩负起对方不擅长的事情来,看着明素心在一份文件上认真地写了几个字,放到一边,他才轻轻敲了敲门,笑着走了进去:“大姐头。这几天的事情”好像有些奇怪啊。”

    “嗯?”

    “坚果。那四个人在这里的调查,好像太明目张胆了一点,摆明了就是为了狼人来的,但是我觉得”他们好像不是为了调查,反而像是要引什么人出来一样,”

    “调查狼人,然后就能引狼人出来吗”明素心皱了皱眉。

    “应该不是,我猜测,或许是有以前就斑只他们的人,当他们过来,表露出调查狼人的意图的时候,对方会出现,但是这样一来。那个,人必须是来自国外,或许我们漏掉了什么。”

    陈亚迫这样说完,明素心翻开了几分文件,轻声说了起来:“漏了什么的话。要从头归纳一遍了。”这也是每个老师都会教的标准流程了,“狼人的事情”假设是跟谢学明谢博士的研究有关,谢博士在文华学院任过教,七年前他去了美国,四只前,包括他太太,女儿在内的一家三口都因为真理之门而在美国遇害”四只之后有人过来,是为了他的研究成果,”

    说到这里,明素心摇了摇头,陈亚迪也摇了摇头:“不太对,如果是为了研究成果,谢博士去世之后,一切资料应该是在五十一区,如果说他在中国留下了什么,美国方面为什么四只前不过来,科技的展,四只前的东西留到现在,往往都已经贬值了”听说以前坐镇江海的黄老还专门为了这个做了一些准备,但当时的确是没有人来,这次过来又这么大张旗鼓,难道说主要的目的不是为了什么研究成果?”

    明素心想了想:“会不会是”谢博士去世后留下的信息,五十一区现在才知道?”

    “就算是,他们既然这么大张旗鼓,就说明主要目的不是研究成果了”对了,谢博士的资料,可以再给我看看吗?”

    明素心抽出一份文件交给陈亚迪,既然已经是看过一遍的资料,陈亚迪也只是略略翻了翻,找一些关键的东西:“按照这上面的记录,他在研究方面很厉害,但是不怎么合群,跟上面的理念又有分歧,当时又是因为这些分歧才去了美国,但是,”不卓别人怎么不待见他,有本事就是有本事,这么厉害的人去了美国,国内不会没有动静吧。”

    “听说原本想要派人暗杀的。但是后来谢老知道了这件事,压下去了。”

    “谢老?是谢述平博士的父亲哦?都姓谢”他们有亲戚关系?”

    “应该没有,不过听说谢老很欣赏他。”

    “啧,姓谢的都这么聪明。我还认识个叫做谢珊瑚的小光头,也是古灵精怪的”陈亚迪耸了耸肩,“那个谢老会这么有信心,不让人去暗杀,肯定不会是因为惜才什么的,大概有两个可能,这要么觉得谢博士研究的东西对五十一区同样没有帮助,要么觉得,他的那个什么”理念吧,跟五十一区同样合不来,所以他去世之后,五十一区很可能也没有拿到什么好处,他七年前就去了美国,现在科技一日千里,在那之前的研究成果,估计也没有什么诱惑力了。这样一来

    他顿了顿:“好吧,线索断了,

    ,万……样子杀讨来,要干嘛,辛要的目标不是狼人。也不是洲阵小的研究成果,,这背后有一个人,我们都漏掉的人,而且双方有仇,他们调查狼人,可能只是个幌子,但是他们来了,对方就有可能出现”为什么一定会出现?如果是我”就算是报仇什么的也得有机会,四个人杀过来了,他们是有把握的,我没有把握。我就不会去”但为什么我要去,为什么他们调查狼人我就得出去?因为狼人是谢博士的东西,狼人背后的东西不是他们的主要目标,但是”对我有意义”这个我跟谢博士有关,跟他们有仇”。

    陈亚迫盯着明素心,明素心也点了点头:“我们需要调查跟谢博士有关系的人”,要调查跟坚果以及五十一区有仇的人”,要调查五十一区最近的行动,”

    “没错

    “但是,跟五十一区有仇的人可能很多,跟谢博士有很亲密关系的”没有了啊”明素心指了指有关谢博士的那份资料,一家三口全都被真理之门杀了,但却没什么关系好的亲戚,谢博士专心研究,平日里都没什么走动。陈亚迪拍了拍额头:“这下子”线索又断了,不过,我们还是让上面多调查一下吧,或许有新的进展,对了,大姐头,听说那个林河,”

    “他应该是来监视我的吧?。明素心低着头在几份档案上做标记,随口说道。

    “呃陈亚迪点了点头,“这样看起来,贺庭开这班人敢在这个时候参合进来,应该也是受到了美国人的收买。”

    “信息和力量占优势的时候,美国人喜欢正面压制,不均衡的时候,他们就喜欢用疑兵,可是如果不看着,疑兵也会变成主力的,”明素心回忆着学过的东西,“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是直接看清楚他们的目标在哪,但是谢博士留下的东西到底在哪里,我们也不知道,文华学院调查过好几遍了,他以前的研究室。包括那栋旧宿舍楼

    “以前研究室的东西都已经被我们收起来了,那栋宿舍楼目前也有个小姑娘每天住在那里,还是隔壁蓝樟的女朋友的姐姐呢,哈哈,他也每天过去看看。对了”他指了指隔壁,“他到底什么来头啊,如果真的是预备役,不是直接跟他挑明了更好?”

    “还真是复杂的关系呢”明素心笑了笑,随后,微微摇头,“他不是预备役。”

    哦。”

    对方明显不愿意再在有关蓝樟的问题上多聊了,确定了一些必须请示的事情之后,陈亚迫转身离开。明素心整理好了几份文件,随后才拿起这次有关狼人的资料再看了一边,将“坚果”们兵团以及谢博士的资料放在了一起,看了好久。

    随后,她在谢博士资料的一角,打了一个小小的问号。

    “还有一个人,”

    凌晨两点,有皎洁的月光。

    迷迷糊糊的,郭莹从睡袋里爬了出来,看了看手表,随后走出了门,一直下到一楼,在厕所理解了手出来,大大地打了个呵欠,朝周围看了看。

    睡意正浓,依旧是迷迷糊糊的。

    月亮如同圆盘,正上中天,看起来就像是被四字形的宿舍楼三面环抱一般,银色的光辉洒在院子里,走廊上,将一切都照得格外清晰,院子里道路已经破旧了,有的泥土被翻开过,花坛破了,有一半的花草还是生长得茂盛,走廊上、楼梯上散落着各种木屑、纸张、塑料袋,镜子里映出的人影,一切都老旧得如同古集电影里的镜头。

    转上三楼走廊,她徒然间愣在了那里,心底涌起的,是一股强烈的违和感,她伸手捂住左边的眼睛,片刻放开,睡意全无。

    镜子!

    已经完全被她打碎了的镜子,如今再度出现在二楼到三楼的楼道转角处,回想起方才照出的倒影,她感到了一股由尾椎一直延伸到头顶的战栗,没有回头,她吸了一口气,无声地走回原本住着的宿舍房间里,背部就那样紧贴着门与窗之间的墙壁站着,外面已经传来了“沙”,沙,”的轻微震动声。

    左边是门,右边是窗户,银白色月光从那里倾斜进来,将她夹在了中间,片刻,巨大的影子出现在月光里,有什么东西从走廊上缓缓过去,巨大的身躯,影子微微的晃动间,照射出了狼的头颅,

    保持着有规律的、平稳的呼吸,郭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只由皮苹与金属混合制成的手套,轻轻的戴在了手上,虚握了一下,她缓缓转身,走出门外,

    ,万比北

    同样的时玄,宿舍楼二楼的房间里,蓝粹正在酣然沉睡,一辆小车静静地停在了楼下的道路旁边,车上的驾驶员脸上贴着创可贴,这人正是傍晚才报废了一辆跑车的林河,此时他正一边盯着二楼明素心与蓝樟的房间,一边拿起对讲机说话:“没有动静。”

    就在他说话的时间里,道路另一侧的路灯下,一名穿着皂白色风衣的长女子正从道路那边走过来,林河看了一眼,是个美女,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还在街上走,那女子也朝这边的小车看了一眼。又看了看这栋老旧的宿舍楼,如同散步一般的走过去了。这并非是林河的任务,因此虽然是美女,但林河还是没有看太久,如果他一直都在看着,大概就会现,女子走到不远处的时候微微转了转方向,取的路径,应该是去往文华学院的侧门。

    二楼的房间里,蓝樟像是梦游一般的坐了起来,就那样坐了好久,方才迷迷糊糊地打呵欠,揉眼睛。然后仰着头看天花板,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起来。直到某一玄,他喝了一口水,这才清醒了一些,眼睛多眨了几下,目光望向窗外。

    对了,刚才好像,有水果从这里走过去了,,

    水果没有脚,这当然是个病句,但在方才的梦里,他就的确是看见了好些水果,排着队很嚣张地从窗户外面走过去,逐渐远离。

    于是他就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