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来读边丰要是为了锻有其它的此事情必样祝。十带的估计不会这么碰巧啦,嗯。最近江海生了一些事情,你不知道的,,对了,我在这边的事情别告诉芥末”

    黑暗的宿舍房间地板上。两人就那样席地而坐小小的手电筒放在中间,始终开着,对准了墙自的方向,主要是为了不被外面的人看见这边的光亮。郭莹抱着双膝。轻声而又严肃地说话。蓝粹试探着问了一句:“呃,最近江海生了什么事啊?”他估摸着郭莹大概不会说,谁知道那边沉默了片刻,抬头看看他,随后低头去看手电筒,语气谨慎地开了口,字斟句酌的。

    “其实,,你知道我跟普通人不太一样吧?”她顿了顿,“那次的事情你也看见了。”

    郭莹跟普通人不同的事情,从两年前就没能瞒过蓝樟哪怕是作为普通人身份的蓝樟。那次因为得罪了以魏岳为的一帮人,结果对方从临城杀过来,下战书的时候。蓝棹就因为碰巧在场而挨了卡车的撞。当然他没事,损失的只是一罐健力宝,但对方于郭莹那场俨如电影一般的打斗,却是在他眼前进行的。要说没看到,那也有点假。

    后来郭莹只是叮嘱了蓝樟不许将这事情说出去,事后或许是因为郭莹一时间忘记了解释,或者是不太好解释。这件事就干脆的被搁置了,两人都没有再提起。事情隔了这么久,这次见蓝粹碰巧跑过来,她就干脆坦白地根蓝梯说起了进化者的事情。这样一来,弄得蓝樟倒是格外。

    信也好不信也好,我们一般就叫自己走进化者,我可以控制肌肉疲劳,所以打起架来的反应能力。应急处理方面要比一般人有优势,那次你看见的那个人,他可以控制能量,比我厉害很多。我们当时也算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了,不过被人家找过来,就没什么应对的办法。好来后面还是把事情解决了。否则估计你现在已经看不到我了。”

    郭莹说着,淡淡地笑了笑:“最近一段时间呢。江海大概走出现了一个会变身的家伙,变成狼人,杀了不少人了,我估计跟这边狗头人的故事关系不大,但如果真的有关系,这里对你们来说就有危险,所以我让你别跟芥末说,免得她也跑过来凑热闹,还有你,最好也不要再靠近这边。”

    “狼人?”蓝挥有些讶异,旋即觉得自己的反应是不是太大了,补充一句,“那是欧洲的传说故事吧。”待郭莹将事情的始末更详细了说了说,心中才微微有些懊恼,那天晚上遇上那狼人吃掉了真理之门的成员。还以为它是好的,原来普通人也杀啊,不过话说回来,郭莹这些人。似乎也没办法确定谁是真理之门的而谁不是。思考当中,郭莹在那边再次缓缓开口。

    “这些事情跟谁都不能说,一定要保密。芥末其实是知道的。不过”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跟她说你也知道这些事吧,否则总觉得怪怪的郭莹想了想,“另外,近江路那边有一个酒吧,叫做“世界的侧面”就是我们这种人去的地方,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奇怪的啊或者处理不了的啊,就来找我。如果找不到,就可以去那边留言,芥末现在跟你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一定不许告诉她我在这里啊,她唯恐天下不乱的,”

    虽然对于蓝樟的温吞性格多有不满,但客观而论,对这个妹夫郭莹其实还是认可的,毕竟被黑社会老大的儿子欺负了之后敢去对方老爸面前理直气壮地告状的人可是不多,如果遇上什么事情,想必也不会退缩。有关狼人、世界的侧面之类的事情,她就算在芥末面前都没有说。毕竟因为太亲了,有些事情反而不好讲,芥末会为此而感到担心,但作为妹夫的蓝樟,在这里则可以作为战友。这也是她会将一切都和盘托出的理由。以后终究是他来照顾芥末,自己这边的底细,既然开了个头,也就无需藏着掖着,让他知道清楚反倒更好。

    ,正

    “不过”,没有肌肉疲劳,到底是什么啊?”

    需耍正式交代的东西说完,两人便聊起其它事情来,蓝樟询问着若是普通人应该会感兴趣的东西,郭莹仰起头想了想:“呃,怎么说呢,,城田区那边有没有去过?”

    “城田区”好像跟芥末走到过,不过那边好像没什么逛的地方吧。都是公司或者政府什么的。”

    “嗯,比较偏僻,,那边有一栋楼。叫金城大厦,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过,大楼大概有三十多层吧。侧面的墙壁是斜看上去的,但是很陡。非常陡,跟地面垂直线斜角大概连十度都没有,不过准确来说因为两边是斜的,大楼算是一个梯形。这种坡度你能冲多少米?”

    蓝樟想了想,随后摇头:“不清楚啊。四五米应该可以吧?”

    “一般人应该可以的,不过我能一次性冲上顶层天台。”郭莹得意地笑了笑,“坡太徒了,踩上去用力都很难,一般人要冲,都是靠惯性。不过到了一定的距离,腿就会酸,然后只能歇一歇。不过我能把肌肉疲劳压住,一直以最大的力气往上跑不过失败了很多次,去年的时候吧,最厉害的一次,我觉得自己应该可以了,结果跑到二十多层楼的高度,摔下来了,从上面滚下来摔断了腿,结果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月,,那次芥末一直在陪我呢。警察还以为我是被人扔下来的,跑来调查,呵呵,,芥末那次没告诉你是我从楼上摔下来吧?”

    蓝樟有些目瞪口呆,珊瑚给郭莹的资料他只看过前面一些,后面只是顺手转交,现在看起来,那都是些什么锻炼方法啊,一个女孩子,就为了锻炼玩命成这样,二十多层楼,哪怕是滚下来,没死也真是命大了,这边还在炫耀呢”旋即摇了摇头。

    “没有啊,”芥末没跟我说起你有住院

    “大概是异能的事情,所以报喜不报忧吧,那次差点被芥末念死郭莹撇了撇嘴,房间里沉默片刻,她耸了耸肩,“你们平时都说些什么啊?”

    蓝樟想了一会儿,笑起来:“功课啊。打工啊,学校、班上的一些小八卦啊,你啊,不就是这些喽,对了,前些天她跟我说有帅哥跟你搭讪。又被你吓走了,帅哥很帅。很可怜什么的”他摊了摊手,“嗯,你不近人情。”

    “什么啊”郭莹也笑了起来,“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可你什么类型都不喜欢,我跟芥末有讨论过,芥末说”

    “我有喜欢的人了。”

    郭莹淡然中带着好笑的语调打断了蓝樟的说话,蓝樟愣了愣,目先,中带着一丝狐疑:“那个,,不是女人吧,”

    郭莹杏目圆睁,又是好笑又是好恼,嗔道,“想单挑是吧,当然是男人。”

    “不会是田敬吧。我们以前就以为是他,不过

    “别瞎猜了。”少女翻了个白眼。“你们都不认识他的,芥末也不认识,不说”。她摇了摇头,打断了蓝樟的猜测,心道:我也不认识。

    孤男寡女,女的又是自己女朋友的姐姐,这种环境下讨论男女朋友什么的似乎也真是有点不太好,又聊的几句,蓝樟自然也得回去宿舍了。心中觉得郭莹晚上住在这边实在有些不太好,但尽管今晚的这场聊天已经大大拉近了两人的关系,以自己的立场,还是没办法劝说太多。回想那天那只狼人的感觉,他在附近感应了一下,确定没有真理之门那些水果的气息后,方才离开了这栋旧楼。

    他对已异能界也是好奇的,第二天一天中就都在想着狗头人、狼人之类的事情,傍晚的时候吃过了饭。他坐在房间里用短笛哥提供的手提电脑处理数据,短笛哥也端了饭盒过来,大概是因为太闲,坐在床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聊天。蓝樟心中正好有事,问道:“那个,短笛哥,你说这些界上会不会真的有哪些,,古古怪怪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之类的、呃”

    “什么啊短笛哥吃着饭。“你语无伦次啦?什么古古怪怪乱取八糟之类之类的”

    “呃”蓝粹想了想。的确够混乱的,比如说鬼啊,你觉的有吗?”

    “鬼啊。”原本只是个瞎掰的命题,想不到短笛哥一听,将饭盒放下了,似乎想起了什么,语气颇为深沉的样子,“我记得去年有一件事情。

    “嗯

    “有一天呢,出去到很偏僻的的方出差小地方,四周都是山,天气又很阴暗,好像快要下雨的样子。我在一个宾馆里面住下来了,晚上的时候,看电视,我想看还珠格格。所以摁了那个台,几分钟以后,电视机的画面忽然就闪了,差点吓死我。那电视机自动转了个台,很恐怖的鬼片,电视里的那张脸,我现在还记得

    他心有余悸的样子,成功地引起了蓝樟的好奇心,一时间停止了打字。扭过头来听对方说,短笛哥哼哼两声。

    “那个时候真是被吓到了,不过毕竟是电视机嘛,我看了几眼,拿起遥控器把台调了回去,继续看还珠格格。电视里面的人还没说上几句话呢,忽然台又闪了,我也没动啊,电视机又跳回去鬼片的画面了,,我那时候,真是全身都凉,看了两分钟。才敢把台又调回去,没过几分钟,又是鬼片!我把台调回还珠格格。还是一样,又跳回鬼片,我再摁回还珠格格,然后又跳回鬼片,反正不管怎么样,总是跳到鬼片”我当时就觉得肯定是诅咒什么的,一晚上没睡好,”

    他回忆着那时的情景,伸手摸着下巴,神色凝重:“第二天早上,我赶快去退房,到了柜台那边才敢小声地问老板:“老板你这宾馆怎么回事?电视机怎么总是跳到鬼片的台上去?,话还没完呢,另外有个人也下来了,很生气地在哪里嚷嚷:“老板,你这电视机怎么回事,我昨天晚上想看看恐怖片,电视机怎么老是自动跳回还珠格格的台,我摁到恐怖片,它又跳回还珠格格。我摁到恐怖片,它又跳回还珠格格,弄的我看了一晚上还珠格格,你搞什么啊,还珠格格那样的电视剧能看吗哈哈哈哈哈哈

    短笛哥说完。在床边笑得前俯后仰,蓝锋坐在那儿呆呆地眨着眼睛。不知道该有什么样的表情才好,过得片刻,蓝樟皱了皱眉:“呃,那到底有还是没有啊?”

    短笛哥看了他一眼:“我怎么知道随后低着头继续捧着肚子闷笑起来。

    ,正

    ,拜”

    关于鬼怪之类的事情跟短笛哥显然没什么可说的了,不过,这种反应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这天晚上临近午夜的时候,他又朝旧楼那边过去了,看见过来的蓝粹,郭莹也有些无奈。

    “就知道你会过来,事情没告诉芥末吧”算了,帮我把风可以吧?。

    以往她做点危险的事情会被芥末念个半死,眼下这个妹夫跟妹妹算是一路人,对于蓝挥会因为担心而过来。她也有心理准备了,至少蓝樟不会碎碎念。将带来的一只望远镜交到蓝樟手中,郭莹开始在天台上自顾自地做起了热身运动来。

    自己自然是不需要普通人的保护的,可因为事情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自己又叮嘱了不许告诉芥末,如果自己出了什么事情,别人或许就会觉得是他没有做出正确的决定。世界上的事情往往就是这样。

    算了,随他吧。

    有个人在旁边看着,就算受了重伤,也好有人能及时打个急救电话。

    她想着,朝楼下纵身跃了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