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

    寂静的深夜,呢喃于旧楼上的歌声,天台之上,穿着黑色运动服的女子十指交叠举过头顶,一边轻声唱歌,一边做着锻炼的热身运动。身体像是面条或者说皮筋一般的扭啊扭啊扭,随后双手松开,啪啪啪的在身侧甩动一阵,纵身从六层楼高的地方跳了下去。

    疾风过耳,身形直下,啪的一下,她的一只手抓住了第四层的栏杆。身形徒然在空中停滞了一瞬。随后。如同体操运动员一般高旋转起来,双足踩上了栏杆,徒然间由铁板桥一般的姿势站直,力狂奔。尽管是在四层楼的高空中,这样如同在平衡木上的奔跑并没有给她带来太大的负担,宿舍楼呈四字形,那栏杆自然也是,她从宿舍的一侧一直奔跑了两道栏杆,到得转角处,飞身一跃,在斜对面的栏杆外借力一蹬。双手抓向更前方伸出在楼房外的一根钢拜。

    这钢锋以前大概是用幕晒衣服的,虽然硬度足够,但生了锈,又细。黑衣女子双手抓紧,像是体操运动员在高低扛上飞跃的动作一般,转过了一百八十度的圈,身体倒飞向五层楼的高空中,即便手上戴了仅露出半根手指的皮手套,也是磨得火辣辣的疼。这一下的力量大概不够,双手放开了钢锋这才反应过来,她此时还是头上脚下的姿势,双足没能够到五楼的栏杆,就已经开始下楼。

    遭了,,

    四楼破旧的栏杆一闪而过,左脚碰了一下,啪的一声响,三楼。她努力伸出了手,,啪、啪、砰一女子的身体摔落到一楼的院子里,仅仅两秒钟后,这名从五楼的高度到着掉下来的女子就已经双手一撑。站稳了身体,朝着楼房的另一侧奔跑过去,原本扎着马尾的橡皮筋已经断了,此玄满头黑在空中飞扬,冷静之中隐隐带着一丝野性的魅惑力。虽然没能抓紧三楼与二楼的栏杆。但至少也大大的做了缓冲,并且调整了身形,不至于头先着地。

    穿黑色运动服的女子没事,半空中,一道暗中注视的黑影到是被吓的目瞪口呆,刚才差点就要冲下去了。

    自己给她不,或者应该说珊瑚给她的锻炼方法,就是要这么玩命的吗?她以为她会飞啊,不行。明天要个都件暗中提点一下她,

    蓝樟在夜空中想着。

    现郭莹居然会来文华学院旧楼这边做锻炼就是在几十分钟以前。来到江海这段时间,他自然也保持着以往总会在夜晚飞去天上看夜景的习惯,或者偷看一下别人的**啊,看看城市的闹市区啊。跟芥末来这边旧楼探险就是在大前天晚上,这边晚上不开灯,一般来说是没什么可看的,今晚无意间路过。居然就看见了郭莹站在顶楼哼歌做热身运动的情景。

    视野之中,郭莹以如同跑酷般的奔走冲向了宿舍楼的后方,一个大的转弯毛后高冲向楼房,沿着那宿舍楼的墙面与窗台直冲而上,蹬蹬蹬蹬蹬,转眼间,二楼、三楼、四楼,只有在五楼的窗台边有少许停顿。随后,飞快了攀过六楼,回到天台。

    以往也知道郭莹的能力是可以控制肌肉疲劳,能够依靠冷静的判断连续做出远常人的高难度动作,但实在没想过,居然能够把效果做得这么夸张,自己也就是能飞,如果是个普通人,自己从楼房后面恐怕连二楼都爬不上去”

    以前就知道她很好强,这一年多以来,看来她拼得相当夸张啊,,

    如此一想,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佩服之情,当然,对于芥末的这个姐姐。他一向都是佩服的,只不过此时这种心理又加深了一点点而已。

    时间已经过了午夜,也不知道郭莹会锻炼到什么时候,蓝樟无聊地坐在天上看着,大概又锻炼了半个多小时。郭莹才平去洗手,同样也用手掬水洗了洗脸,本以为她要就此离开了,谁知道接下来的事情才令得蓝粹更加错愕,她去了三楼的一间房里,就那样不出来了。从侧面偷窥了一会儿,郭莹似乎带了睡袋过来。就这样睡在了这栋要拆迁的危楼里。

    怎么会这样啊,,有宿舍不住住危楼,,也不知道这样持续多久了。

    ,可

    他自然不知道,郭莹打算这样做也实在是因为闲得无聊了,当然学业是有的,但是有异能的人跟普通人的生活态度自然不同,就好像有的人会一次徒步远足好几个省,有的人会骑着自行车环游世界,阿甘会连续不间断的跑步好几年,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犯傻或者可以称为浪漫的想法,这一个就是属于郭莹的。

    已经好久没有做太过出格的事情。大前天跑过来将所有楼层的镜子都给砸掉了,自然也没什么奇怪的现。一方面觉得自己真的够傻。这种传说怎么可能当真嘛,另一方面忽然就想,兄犯傻好了。反正也已经开了个头。既然自己已经决定次过来锻炼,干脆,顺便的,就住在这里守株待兔,这里挺恐怖的可以锻炼一下胆子,而如果有那么十分之一的可能。传说是真的,而最近狼人又出现了,说不定自己真的能逮到什么东西呢。

    带着这种一般无聊一般游戏的心态,她干脆就在午夜过来的时候背上了一个睡袋,早上天快亮的时候便背着翻围墙出去,这事悄她谁都没告诉,连知道她底细的妹妹那边都没提起过。

    蓝樟还得睡觉,自然不可能等在天空中看郭莹什么时候离开,只是早上过来看的时候,能够确定她已经走了。他便在这天的电子邮件里用“师父”的口吻叮嘱了一番锻炼要注意身体之类的话。

    他倒是不知道,这封都件乎真心,写得情文并茂,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却没了平日里那种刻意保留的疏离感。郭莹乍然看见,也不知道前因后果,在电脑面前呆坐了半晌,便开始双颊烫的胡思乱想起来。

    她平素在妹妹和蓝樟这样的同龄人面前表现得拔萃群,也比一般人更加明白要保持这种群有多困难,需要怎样的努力,有力量的人、懂得力量的人总是更加容易崇拜于力量,这种崇拜能不能算做是理智的情感我们很难说得清楚。但是那位头盔侠在香港救了她,后来她冒充头盔侠“行侠仗义”又碰巧被对方救了。一番接触之后对方又教了自己不少东西,指出自己一些修炼的误区,她就更是佩服于对方的渊博。

    无论是怎样的女孩子大概都会对危急关头横刀杀出的骑士有好感,无论他骑的是不是白马,大概知道对方是男性,估计年龄也不会差太多之后,郭莹少女情怀,自然也免不了芳心可可,幻想一番对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不得不说,这种幻想,多半是往好的方面去的。

    他教了自己不少的东西之后。自己也开始叫他师父,一开始或许突兀,渐渐的,这种名分大概也就算是坐实了,这年头师生恋已经无关伦理禁忌,反到是一件浪漫的事情。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虽然有了个突破口,但偶尔通邮件,这个师父说话都是权威而简短。若能开个简单的玩笑,郭莹便会开心好几天,偶尔她也会将一封邮件反反复复地看上许多遍,从中找出某些看来像是双关语的句子,或者别一番对方的情况,或者想想这句话是不是代表师父对自己更满意了。乙要是能见面就好了郭莹不止一次这样想过。

    有些事情看来幼稚,自然也可以理解。

    ,万比北

    这次突然一封这样的邮件过来,郭莹反复地看了好久,然后想:师父突然关心自己了。接着又想:应该是师父更加关心自己了。接下来想:为什么呢?回忆一下这段时间的事情,没什么特别的啊,让一个。人忽然关心身边的人,,她忽然想到:不会是师父有什么搭档在战斗中去世了,然后才对自己说这番话的吧。

    唯一靠谱的,大概也就是这个解释了,不知道去世的是不是师父很重要的人,,会不会是女朋友”,郭莹心情有些复杂,不知道是黯然还是高兴,黯然的是师父死了个朋友,高兴的是更加重视自己了,又想:为了这个高兴,自己也是个坏女人。

    心情复杂纠结半天,但无论如何也只是猜测,事实是,师父在关心自己,郭莹受到了激励,这天晚上锻炼更加卖力,看起来俨如耍杂技一般。蓝樟在天空中看得有些无力。自己全白说了。

    看了一个小时的表演,蓝粹无奈的回去睡觉。

    到了第三天的晚上十一点多,郭莹抵达旧楼没多久,将背包放在了废弃的房间里,准备上天台的时候,听见下方响起了脚步声,随后,有人从楼梯间上来。

    她在旁边躲了起来,随后才有些讶异地现了拿着手电筒一路上来的蓝樟,他左瞧瞧右瞧瞧也不知道在干嘛,片刻之后,才听见他小声在喊:“郭莹,,在吗”郭莹

    郭莹从旁边疑惑地走了出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你真的在啊”蓝樟朝周围看看,抓了抓头,“我这几天在学校找资料到很晚,昨天晚上就碰巧看见你了,刚才准备会宿舍的时候又看见你,所以我过来找找,,你到这里干什么啊?”

    这些自然是假话。对于她每天来这里锻炼,蓝樟是没什么好说的,不过她晚上还住在这里,那就有些诡异了,压抑不住好奇,还是想要过来问问,特别是看见前几天过来还好好的楼道间的镜子先在已经全部被打掉,他就更加疑惑起来。

    郭莹不会真的是跑过来守株待兔。调查那狗头人传说的吧?,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肌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