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摸索索。磕磕绊绊。漆黑的旧宿舍楼里,由理工大过乐町行九人正在进行着名为“试胆”的探索活动。

    文华学院的两栋四字形的旧宿舍楼坐落在黑暗的林地边缘,前方有通行的道路,废弃了的老旧花园,几十米外米外则是一个巨大的湖泊

    作为江海市内颇有历史的老学校之一,虽然口碑并不像旁边的重点大学那样好,但这些年来,这所学校也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努力展着。先是修修补补,到后来拆迁改建,教学区的重心朝着南边的方向迁移了一些,这两栋坐落于学校北面树林附近的宿舍楼就渐渐显得有些偏僻了,新建的宿舍楼如今都位于隔湖相望的那一边,灯光映在那侧的湖面上,远远看去甚是遥远。

    两栋旧楼被定为危楼之后,附近已经拉起了警戒用的黄线,象征性地摆了些栅栏,由于拆房的计划已经提上日程,附近的供电自然也就断了。夜晚看起来。也真有些恐怖的气氛。

    理工大的这些人是为了“能走进去的镜子”和“学校厕所里的狗头人。这样的传说而过来探险的,这故事的流传其实不算广,几个人能知道也属偶然,原本是四对学生情侣,晚上闲的无聊,听了故事之后就打算过来玩。探险嘛。其实就跟坐在一起看恐怖片的感觉差不多,鬼一出来,被吓得大叫,钻进男友怀里,男方于是一阵暗爽,便是这样的事。至于郭莹,则是后来加入的电灯泡。

    最近一段时间江海出现狼人的传闻在进化者的口中传出来,去“世界的侧面”刚时,也听人玩笑般的联系起了文华学院的狗头人传说,不过那终究也只是学生口中流传出来的恐怖故事,若真是在宿舍楼里有什么诡异,以前宿舍攫住了那么多人,恐怕早就闹得沸沸扬扬了。对于郭莹来说,一开始到也没怎么上心。只是这几人中也有认识的朋友,听她们说起来,心中就忽然一动,待到对方邀请,也就跟着过来了。

    由于宿舍楼已经废弃,各种不要的东西也就是随处丢弃着,楼道和过道上一片狼藉,散落的木头,碎石砖砾,纸张、抹布,四名男生手中拿着小手电朝周围照来照去,沿楼梯往上。因为宿舍楼的四字形结构,此刻从这里看出去,他们就仿佛陷在了楼房里一般,尤其可怖,四个女生畏畏缩缩地抱着男友前进,一旦看见楼道转角处那黄澄澄的大镜子。就更是胆除了落单走在最后一个的郭莹,基本没有一个人敢伸手过去碰碰那镜子,看看能不能走进去。

    这宿舍楼一共六层,每两层中间的楼道转角都有一面大镜子,而上下的楼道一共有两个”算起来,镜子一共十面,有几面也已经破了或者缺了边角,就个人一边鱼贯而上,其中一个胆大的男生一边说着话。

    ,这个宿舍真是不合理。居然只在一楼建两个那么大的浴室和公共厕所”,不过说起来,这也跟传说差不多了,晚上起来上用所,走进镜子里面,看见狗头人然后过了不久就死掉了,不过就是不知道是哪一面呢,”

    他说到这里时,几个女生“啊”的尖叫了一声,随后有人打了他一下。有人道:“你说得再恐怖一点给我试试看”话是这样说。几个。情侣因为故事又是挤得紧紧的,走在后方的女生一边靠着男友的身体。一边回头拉着郭莹的手:“呃”好恐怖啊郭莹也就笑了笑。前方那男生笑着,继续说话。

    “我有调查过了,以前这两栋老宿舍楼,一栋是男生的。一栋是女生的,我们听的那个故事里面死的是男生吧,你们知道吗?那边那一栋是女牛宿舍,我们现在在的他小声地说话,指了指脚下,“就是男生宿舍哦

    顿时又是一阵尖叫与混乱,说话间九人已经上到了第六层,由于气氛真的有些恐怖。几个人原本是打算分组行动的,此时也已经放弃,一块在过道上走着。废弃的宿舍楼。由于大半的东西都已经搬走,除了地面上杂物很多。看起来其实也是空荡荡的,以前的宿舍用的是木制的两层床,现在大都换成了铁制,如今木制的床铺也就留了下来,有的坏了的,有的则被人拆成了木条。

    几个人从一边楼道上来,从另一边楼道下去,郭莹照例摸了摸每个,楼道转角的镜子,到第四层过道探险时。其中一间房间的外墙被砸出了一个大洞,这时候看起来黑黝黝的俨如深渊入口,便又将四个…吓得尖叫。

    一路下了楼,试胆的聚会也就算到头了。自然不会有什么妖魔鬼怪出来,楼道转角那些老旧的镜子也没什么问题,由于郭莹在上头表现出来的胆量,此时四个女生都围着她叽叽喳喳的:“真厉害啊,郭莹你一点都不害怕”

    “居然还敢摸那些镜子”。

    “有没有感觉到什么,有没有感觉到的,有风在你的后颈脖吹啊皮疙瘩都肾起来的憾呀。好恐怖

    被这样问起,郭莹也只是笑了起来:“哪有那回事,不过那个大洞还有点恐怖。”

    “是哦是哦,我觉得要被吸进去的感觉,亏郭莹你厉害,还敢进去看。”

    “接下来干什刨”

    “走了吧,这里好阴森,我快被吓得没力气了,”

    四字形的楼房外有微风带起的呜咽声。郭莹想了想:“对了,我们要不去再上去一次,拿东西把所有的镜子都敲掉,如果说镜子后面有什么,敲掉不就知道了吗?”

    她这样一说,其余女生顿时拼命要起头来:“啊,还去啊,不去了不去了,好恐怖。我不想再上去一次了

    “是啊是啊,而且看楼房的结构,镜子后面就是一堵墙了,怎么可能会有什么”

    “如果没有就算了,如果砸了真的有什么”啊,不行了,想一想都全身叭,”

    众人的一致反对下,郭莹的提议遭到了榈置,一行人朝着校外走过去,为了不至于一直当电灯泡,郭莹也就在中途跟他们分开了,快到校门口时,却是意外地看见了走在前方的妹妹与蓝樟,脸上露出了笑容,她一路小跑过去。手拍在两人的肩膀上:“喂。被我抓住了吧。”

    “呃。姐姐?”芥末回过头,也是一脸欣喜,“你也来听演讲?”

    “演讲?什么演讲?”回头想想之前在校门口似乎看见了一个某某教授来演讲的宣传画,笑着摇了摇头。一五一十地将自己这次过来的原因跟两人说了出幕:“还记得我跟你们说过的文华学院的恐怖故事吧,

    她故事讲究。芥末感兴趣地瞪大了眼睛:“不是吧,你们真的来探险啊,怎么样怎么样,有没有现什么?。

    “哪里会有什么东西,楼房挺恐怖的,不过你不会真以为有狗头人吧?”

    “说不定是日期不对呢,也许某年某月某日,月亮变圆的夜晚,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就会打开”嗯嗯,姐。我们待会再去一次怎么样?蓝樟?待会我们三个再去探险见”

    蓝粹点点头。不过旁边的郭莹倒是笑着摆了摆手:“不去了,你们去吧,反正蓝樟很迟钝,有人吓他他都得三秒钟才能反应过来

    “哪有”芥末为蓝樟抱不平。

    “好了好了,你也天不悄地不怕的

    “没有啊芥末笑着抱紧蓝粹的左手,“我胆子很小的。”目光之中,已然充满了对探险的期望了。

    三人出了校门,到一个小摊边吃了一顿烧烤,不准备再去探险的郭莹挥手离开。蓝樟与芥末去买了一个小手电,芥末还买了一包酸梅干,两人才手牵手朝旧宿舍楼那边过去了。这探险进行到了晚上十一点,两人方才出了学校,将芥末送回理工大之后蓝樟方才回去如今住的宿舍。探险不一定要有什么鬼怪,但在一起的气氛却是十足的,各种亲昵的接触。自然不在话下。

    进入午夜,文华大学大部分的楼房也已经熄了灯了,灯光变得柔和的学校正门附近,原本已经离开的郭莹换了身黑色的衣服又走了回来,稍微看了看门口的情况,她走去侧面一处无人的围墙处,三米多高的墙壁,一翻而过。

    先前过来的时候还只是抱着无聊的心情。但既然已经来过了。就不妨将事情做得深入一点。最近一年多以来,除了在网络上跟“师父。交流,平日里根据对方提供的建议做一些练,她一直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狗头人传说未必是真的,她自然也明白,但一来那样的旧楼、神秘的恐怖故事令她感觉很浪漫。二来,其实她也是在给自己挑选一个相对有趣的锻炼场所。这样的旧楼,从第一眼看起来,就非常适合。一来锻炼异能,二来锻炼胆量。

    而万一的万一,即便狗头人传说真就是最近出现的狼人,她也未必就会害怕了。这次过来之前。她在“世界的侧面”也有看见过一些有关狼人的资料,行凶现场的照片之类的,纯粹使用体术的怪物,对她来说虽然是个考验,但有了这一年多以来的练,想来也不至于一败涂地。

    沿着掩映在黑夜中的林间道路,她又回到了那旧宿舍楼的下方,从一楼的房间里找了一根木棒,她朝着楼梯间走了过去,在一楼与二楼之间的楼道转角停下来,那仅有微光映射的昏黄镜面中,隐约地显出了女子的倒影。

    比。,万比北

    随后,玻璃被打碎的清脆声响响起在楼房附近的夜色里,穿过树林、湖面。

    女子走过了旧楼的一阶阶楼梯,玻璃被击碎的响动,一声声的,在惊动他人之前,就在在午夜见的微风中逐渐漆没了”,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心凶叭已,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