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上八点,女华学院礼堂附近灯火沥明,人群涌动,山一饭刘新生刚刚结束了军,正式上课没几天。学校请了一位有名的教授过来做演讲,虽然说大学生活普遍都是吃喝玩乐。没多少学习的位置,但刚刚入学,总是还有几分热情。芥末那边今晚没课,便也到了这边,跟着蓝樟混在人群当中,当然,听课是假,恋爱是真,这时候她正笑着跟蓝樟说起姐姐前不久被人表白的事情。

    在吃饭呢,那个男生拿着花来了,很帅哦,说话有点结巴,大概是紧张的,”你没看见姐姐当时的样子,嗯嗯嗯,一边点头一边听人说完了表白,然后很简单地拒绝了,面不改色的样子真厉害,然后那个很帅的男生就走了。我觉得很可怜吧”。

    蓝樟咧了咧嘴:“想象得出来。”郭莹在外人面前一向是这个样子。或许只是在芥末面前表现得相对女性一点吧,也是因为这样。每次看见她来的都件的时候,他心中都有种邪恶的暗爽感觉。

    “想象得出什么?”芥末感兴趣的问,“姐姐的样子还是那个很帅的男生?”

    “都想象得出来”

    “吹牛,你想象妾有这么丰富吗?”

    “吓你一跳了吧。”

    “是哦是哦芥末点头如小鸡啄米。

    两人一边说,一边去到礼堂占了最后一排的位置坐下。教授还没有来,礼堂里也是乱哄哄的。坐在后排的多半是情侣或者拉帮结派的朋友。一堆堆的占位置,蓝樟最近几天找到了一个工作,心情很好,此时跟芥末说着工作的内容。

    能够找到这个工作其实也算得上碰巧了。前几天在宿舍外遇上了曾经见过几面的短笛哥,虽然第一次说话对弃像是已经不认识自己。但后来倒是记了起来,以前在豫陵的时候双方算不上非常熟,那时候蓝樟年纪又那短笛哥想来是忘记了自己叫什么。也没有多问这几年的事情。只是记得是故人。随后也就熟络起来,属于在走廊上聊了两次天的那种熟络。

    然后到了第三天两人碰面,是在学校外的一个网吧门口,蓝樟上网收完邮件出来,那短笛哥则是一脸皱眉地进去,见了蓝樟,问起来:“宝树你常常上网?电脑怎么样?”知道那短笛哥就欣慰地笑起来:“有一般就行了,有一般就行了,是这样。我这里有个用电脑的工作,要人帮忙,就是归纳一下数据,每天做一个表格统计什么的,上面交代下来的,我也不懂,那边给了我几个样板。说是照着做就行了,你如果有空。能不能当成勤工俭学来帮个忙

    蓝樟向来是个热心肠,看过样板确定自己真的能行之后,也就答应下来,工作的确不多,他本来倒是当成举手之劳来帮忙的,谁知道那短笛哥不仅自己提供了一台手提电脑,还付他每月八百的工资,即便是在物价颇高的江海,学生能有这份工资的确是意外之喜了,数据也简单,每天归纳一下,一个小时都不用。只不过短笛哥到底是干嘛的。那些数据到底有什么用,蓝樟却是看不懂了。这时候跟芥末一说,两人就在那儿猜测着。

    “也许是股票吧。他来江海炒股的?”

    “说不定是”股票我也不懂。”蓝樟想想,“不过还是别管太多了。他说这些数据要保密的。”

    “有工作就好啦。”芥末笑了笑,将蓝椎亲昵地拦腰抱住。

    两人正腻在一起,侧面也在说说闹闹的一群人中间却有一名男生看着这边。随后走了过来,疑惑地望着两人。随后,有些似笑非笑地开了口:“郭紫莉?真巧啊,你也过来文华这边玩?这位是”你男朋友?”他想了想,打量蓝樟几眼。“还是说是你弟弟?”

    “巧啊。”芥末依旧箍着蓝樟。脑袋贴在他胸口上,望了望那人。语气却有些冷,简短地说了一句。爱搭理不搭理的样子,蓝樟看着这位长得蛮帅气的男生,心中猜测着他跟芥末的关系,看起来两人的表情似乎都不是很和善。

    难道说是以前追求过芥末被拒绝了的?

    芥末不给他介绍,蓝粹自己也不太好介绍自己,对面那男生看了两人几眼。轻轻哼了一声,转身走了,蓝樟愣愣地问道;“那谁啊?”

    “叫做胡斌,也是理工的,不用管他。”

    “有过节?”

    “算不上。”

    芥末看来没将这事放在心上。不一会儿也就开心起来,不过她说话只说了一半,蓝挥倒是上了心,眼见那胡斌在那边人群里走动,每个人说几句话,又朝这边指指点点,过了一会儿,又朝这边过来了。

    “我问清楚了,谢宝树是吧?认识一下,我叫胡斌,是江阳的朋友。”

    “江阳?”蓝挥疑惑看看对方,又看看芥末,“呃,是那个弹吉他弹得很好的吧?”

    “是啊。”胡斌笑了起来,“一直想认识你。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幸会了

    他说着,朝蓝挥伸出了手,蓝粹皱了皱眉:“可是你看起来很奸诈。”

    这句话说出来。芥末睁大了眼睛,有些讶异地看着他,嘴巴差点张成“o。型,颇为可爱,对面的胡斌却是愣了愣,随后到也是很有风度地笑着点了点头,待他转身走开,芥末才笑着用额头撞在了蓝樟的肩膀上:“你怎么知道他很奸诈的啊,哈哈。”

    “我又不是笨蛋,怎么可能这个也看不出来,他刚才根本就是不怀好意吧,,嗯。江阳喜欢你?”

    “嗯。”芥末微笑着。轻轻点了点头,“去年的时候来了江海,我直接把他打了一顿,他就走了。这个胡斌心理有问题的,听说很讲义气。然后喜欢跟人说什么“我的朋友,都会过得很好。之类的话,因为这个,我没当上学生会干部。”

    “呃蓝挥有些目瞪口呆,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朋友被女人拒绝了,就去找那个女人的麻烦。事实上芥末虽然说得轻描淡写。实际情况却还要复杂得多,胡斌那人在学校里朋友众多,之前又为了江阳被拒绝而抱不平,后来跟别人在一起玩时随口说上几句芥末的坏话。诸如“胡斌很不爽一年级那个叫郭紫引。小臭屁甘,兰类的传言便涿渐传开,来。各种小心姗糊绊伴自然是少不了,只不过芥末以前离开孤儿院后就一直在被刁难被欺负的坏境中成长,后来经过了姐姐的壬练。虽然在蓝樟面前向来表现柔婉。实际上又哪里会将这些小事情放在眼里。若是做得不明显那还罢了,几个因为跟胡斌女朋友贾婷交好而故意挑衅的女生早就被整得体无完肤。不过就算是这样,这时候看见胡斌,当然也没什么好脸色。

    不过,自己虽然没什么,芥末的心中此刻却有些担忧坐在身边的男友。蓝粹一向性格温吞,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就生气”自己是不管怎么样都很喜欢啦,但看那胡斌这时候跟人说话的样子,估计又在说什么“我很不爽你们学校那个叫谢宝树的一年级新生”了,若是阿粹哥哥上学也受到刁难的话”当,就算他家在这边很有势力,少不得也要打他一顿了。打不了再叫上姐姐出马,异能者,怕

    么?

    比。,万

    如此一向,心中安定。那边的胡斌倒也真是在跟人说类似的话,不过对于这些事情,蓝粹也从来不去想他,他迟钝倒是完全建立在“无须担心。的基础上的,若是真的会有事。譬如与真理之门的战斗,蓝樟绝对会敏感得跟兔子一样。

    就在这样的气氛中,教授走进了礼堂,在广播的喊话声中,礼堂中逐渐安静下来。

    同样的时刻,一架正从江海上空斜斜降落的大型客机上,有三男一女的四名外国人正在低声交谈着。这四人中唯一的女子是有着一头金的白人,身材看来高挑健美,样貌偏向于中性化,眉目之间有着一丝难解的戾气,三名男子有一人是身材高大魁梧的白人,头竖起,留着俗称的扫把头,另外两人则是一高一矮的两名黑人,稍高的那名看来寻常,另一名则是又矮又瘦。即便穿着西装体型也俨如猴子一般。

    四人交谈所用的是非州的一种稀有语种,若能够听懂,大抵便能分辨出其中诸如“谢博士吞噬者计果实抓捕或者杀死,。之类的内容片段。

    而就在这四人注视着即将到达的江海的同时,文华学院附近旧宿舍楼二楼的房间里,明素心与陈亚迫的手中,也正拿着印有四人相片的几份资料。

    ,这四个人名义上隶属于南非的“坚果,佣兵团,实际上应该就是五十一区的雇员,如果估计没错,他们这次过来,就是为了谢博士所留下的“狼人”不过也有可能是诱饵。真正的操纵者,恐怕早已经潜伏在暗中了,其它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这件事是重点,我也会申请从附近调人过来帮忙,他们来了四个,预估人数可以放大到七人,我们的资源”

    明素心念资料的语气没什么抑扬顿挫,一直淡淡的,坐在一边的陈亚迪也就皱眉听着,偶尔摸着下巴,阴笑两声,神经质地点点头,正式加入界碑算是他的梦想之一。如今坐镇一方成为不可或缺的一员,也算的上是实力的证明了。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世界很大,异能者则不算多。哪怕以界碑的规模,分摊到整个中国,能够常驻每个城市处理事务的异能者就实在不够人。

    江海是重要的大城甫。如今常驻的进化者一共五人,一个明素心。这是主脑,一个看门房的老头。已经不怎么管事了,另外有两个坐镇警队,算是公务员,平素处理一些古怪事情相对好出头,而作为唯一与明素心长期通气的搭档和左膀右臂。在短笛哥心中,自己自蔡就称得上是江海的二把手了,更重要的是。从基地主练完准备来江海时。方少白将军甚至亲自接待过他与他说过一次话。

    哇。那是谁!方少白!修罗王方少白!他亲自接见自己,当然证明了自己在练中表现非常出众,已经是相当牛的人物了。因此这些天来。他就一直沉浸在这种暗爽当中不能自拔。最近调查有关狼人的事情没什么进展,唯一做了的似乎就是明素心让他帮忙的,请那个叫蓝樟的小子过来打工这样的无聊事。他早就已经按耐不住,摩拳擦掌了,这时候仔细看过四人的资料。

    “哼哼,没问题,这四个人我就先盯着吧,大姐大,必要的时候,是不是可以”,咯”权宜行事?”陈亚迪伸手做了个砍人的动作。

    “你自己决定。”

    这么好?”陈亚迫摸了摸下巴。

    “应该相信自己的队友。”明素心看着他。柔声说道。“不过他们四个应该也很厉害,你

    “哈哈,没问题没问题,那”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去研究他们的资料了。”得到明素心的许可后,陈亚边笑着起身告别,一边看资料一边哼着歌走出门外,心满意足地姑娘了一句:小姑娘很不错嘛,还以为会很难相处呢”哼哼,我表现的时候终于到了”

    霓虹闪烁,夜市喧嚣,距离宿舍两条街距离的文华学院正门,大概**名男男女女的大学生正在一个小摊边买凉粉吃,一名身穿红色上衣、黑色牛仔长裤,身材高挑的女生一边吃凉粉,一边望着文华大学的招牌,微微皱眉,一旁的女生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说道:“喂,郭莹。之前你说也要跟看来看看。这时候还没进去就怕啦?”

    郭莹瞥了她一眼:“你们真打算去这里啊?那是危楼,楼塌了怎么办?。

    “哪有那么容易塌!何况试胆嘛,就是要这样才刺激啊”说不定真的可以找到能走进去的镜子,看见那只恐怖的狗头人哦。真怕啊,怕就在这里等着啦。”

    “是啊郭莹白了她一眼。“怕你们出事。”

    “呵呵,没事啦没事啦,对了。之前不是说你有朋友也在文华学院吗。不如叫他一起来。当导游啊

    “我妹妹的男朋友。”郭莹笑着摇了摇头。“不用叫他了”,他比较迟钝

    说着,朝学生进出的学校大门走了过去,眼中仍旧闪过了一丝忧虑。

    狗头人、狼人,”在“世界的侧面”听到的一些传言,不会真的是同一个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