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九月初开始,一所所学校开学的热闹到如今也已经渐渐平息下来。虽然在月初下过两场雨,但此后一直过来的十多天里都是晴天,日历上早已入秋,不过气候仍旧如同夏季一般,每日里上午中午气候炎热。到得傍晚,热浪才渐渐降了些。落日金黄,连带着条条街道上开始落叶的梧桐树,才终于有了丝秋天的气息。

    东湖区在江海市又常常被称为大学城。江海市的大学半多聚居于此。每日里到了这个。时候,街道上行走的便大都是年青人的身影,有的三五成群,有的则是男女朋友结伴。也有开了小车来学校门口接人的,若是中年商人与称得上“校花”的美女之类的老少配,便多半会被认为是包养情妇之类的事情,各条街道边的店铺也大都以服务这些大学生为目的,这段时间里,大一的新生多半被晒得全身皮肤黝黑,因为军刮还没完,他们每天的课程,也就是整日里在太阳下晒着而已。

    猛粹同样也已经被晒黑了不少。

    这个时间点上他正拿着饭盒从学校侧门出来,不算高大的个子却也看不出多少军后疲累的痕迹,对于他来说,这样的练并没有什么难度可言,一天下来甚至汗都不会出的。这也使得最近几天老有人问他参不参加什么体育社团,不过蓝樟这人不怎么合群,虽然悟性不高,但平日里喜欢的却是科幻啊、神秘学啊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主要是因为跟自己有切身关系而感的兴趣,这一点上,大概与当初的郭莹也差不多。

    一方面考虑着异能的事情,另一方面考虑着自己身上钱也已经不多了,大概得找个地方打份工,大学才刚刚开始,他也只是略略感受到了学校里的气氛。芥末隔两天就过来找他,考虑到省钱,旅游景点什么的倒也没去,就在周围逛啊逛的,这些天下来,都还没有逛完东湖区。

    ,万

    蓝樟常常在校外吃饭,侧门这边进出的学生远没有正门那边的壮观。各种摊位店铺也少,但每天中餐晚餐都有个阿姨推了车子卖自己煮的饭菜,过来吃的多半是在这边摆摊的小贩,价格跟学校食堂是一样的。便宜而且味道也不错,也有一些高年级的学生知道这边,偶尔食堂里饭菜不对胃口就出来吃的,蓝粹则是因为在这里打了饭就可以直接回宿舍楼,因此每天都在这里吃晚饭。午饭则多是在学校食堂。

    今天出来得早,只是下午四点左右。推着小车的阿姨还没过来,蓝樟也就先回宿舍。老旧的宿舍楼在阳光之中显得安静,只是在门外的街道上停了好两辆看起来很名贵的小车,门房里老爷爷正在看报纸,走上二楼,穿过安静的楼道开门时,可以看见隔壁房东小姐的房门打开着,里面传来急促的说话声,有些咄咄逼人的味道,或许是听见外面传来响动,有一个穿着西装,很帅气的男人到门口看了蓝樟一眼,蓝樟连忙开门进去,耳听得那边的交谈声隐约又响了起来。

    也许又是房东小姐家的亲戚。蓝樟心中想着。

    住进来已经半个。月的时间,据说住在隔壁的那位房东小姐,也已经见过好几次了,大概与自己的年纪差不多,很安静的女孩子,有时候放学回来,能够看见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坐在路边的椅子上往笔记本上写些什么东西,她每天也是在外面打盒饭;拿着一只很简单的铁饭盒,蓝粹跟她遇上过两次,她说话的嗓音很好听,不过只是简单的说几句,打好饭菜后就拿着走了,蓝樟甚至有些怀疑她是不是知道自己住在她隔壁。

    事实上,蓝挥很难讲房东这个称呼与所见的这个女孩子联系起来,她显得太安静,又太年轻,而作为“房东”这给人的第一感觉或许就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了。不过,前些天有一批看起来很有家世很有钱的人过来找她,双方在房间里聊了半个多小时,蓝棹心中才大概有了些猜测。

    在他想来,这多半是一位很有钱的人家的女孩子,或许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死啦,争不到很多的遗产。就被分了一套旧房子配到这里来了。嗯嗯,看她也是争不到遗产的样子,可怜虫,受气包,或许还有人想得寸进尺,连这栋旧房子都拿走,当然也会有人同情她,所以房子别人暂时还是拿不走的。

    心中这样想着,他坐在窗边翻着新的大一课本等吃饭,隔壁还是隐隐约约的说话声,有时高有时低。但具体说什么还是听不清楚,时间过了五点,蓝樟出了门口准备去另一边窗户看马路上的情况,这才听那边房间中房东小姐淡淡地说了一句话。

    “要不,,你们弄死我吧。”

    那语气显得轻柔恬淡,仿佛真是在做一个再正常不过的议题,然而整个房间却在徒然间安静了下来,蓝樟微微抽了抽嘴唇,停了一下,不知道那边是什么情况,依旧站在门口边的西装男徒然探出头来,看见了他:“你看什么看!”

    蓝樟耸了耸肩,转身就走,片刻,那房间里传来笑声:“哈哈哈哈。说笑了说笑了,明小姐真是说笑了”

    原来她姓明。蓝粹心想。

    那句话虽然听起来严重,但事情前后都不清楚,当然也够不上英雄救美的标准,蓝粹心中想着吃饭,走向了楼梯间的窗口处。另一边的房间里,在蓝挥心目中理应处于弱势,凭空赚得许多同情的房东小姐正淡淡地看着对方的大笑,神情自然而和煦,令人分不清楚方才那提议到底是玩笑还是真心话。

    无论如何,到她说出那句话后。对方也没有了多坐下去的理由,一边大笑着说“下次谈下次谈”一边准备离开了,这时候房间里的客人一共有四名,为的是一名留有胡须,看来颇有威严的中年男人,而除了蓝樟见到的那名脾气不太好的西装帅哥。另外还有一男一女,男的穿皂白色休闲装,女的就是一身火红,看来有些非主流的样子,胸围也格外火爆。

    说了几句下次吃饭的客套话,为的中年男人转身要走。其余的两男一女脸色明显有些不爽,但也没有说什么。

    明素心将他们送到门口,蓝樟正一路小跑回来,看了几人一眼,回自己房间了。

    四个人一路下了楼,中年男子还跟门房里的老爷爷打了声招呼,待到离开宿舍楼的大门,那西装帅哥才面色阴沉的吐了一口口水,扭过头去看二楼的窗户。

    “妈的,弄死她”真以为我们不敢啊。”

    中年人看了他一眼,笑了出来:“你敢什么?”

    “。,她现在是摆明不给我们面子,当初老黄在这里的时候都没有像今天这样说过话吧,,妈的,仗着界碑撑腰什么二世祖都敢在江海乱来了她啊,照着我的脾气,看她身无四两肉的样子我当场捏

    中年男人摇了摇头:“界碑出来的。不简单,真动起手来,就怕被人扮猪吃老虎

    一旁穿皂白色休闲装的男子低声道:“以前没有她动手的资料,听说有上面谭家的关系,才放来了江海,估计不会厉害到什么程度。”

    “不管怎么样。别想着弄死她之类的事情,界碑在江海顶多四五个,人。要做什么我们自己做,现在老黄走了,她一个小丫头弄不清楚这些事情的,既然她不给面子,我们就当她不存在小河,知不知道?。

    “伙。”西装男耸了耸肩,“那我泡她。然后在床上弄死她,行了吧”其实这种类型挺对我胃口的,哈哈,”

    他笑着回头看看,佳然间,又看见了在楼道间看见的那个少年人,正拿着饭盒站在后方看着他们,顿时气又不打一处来:“看什么看!你看什么看!找打啊

    ,可

    “没有,但是你们挡住我了”蓝樟拿着饭盒,有些无奈地指了指前方不宽的道路。

    “妈的!”

    “小河!”

    眼看根本是个普通人,那小河脾气一就要冲过来,随即被中年男子拉住了手,拽着他让开了一条道,蓝粹有些无奈地过去之后,中年男子才瞪着他:“你干什么?。

    那河安静下来,换上有些阴鸷的脸色:“嘿,他住在这栋楼里,那个明素心的隔壁,说不定就是界碑的人,我想试试他而已。”

    “有什么好试的,住在这栋楼里的人,要么是绝对有问题的,要么是绝对没问题的,你试了又怎么样中年男子摇摇头,“走了。”

    倒霉,遇上狂躁症病人,”由于之前男人的挑衅,蓝樟心情有点不爽,不过片刻之后,看见同样拿着饭盒过来的房东小姐时”里也就平衡了,毕竟平日里要跟这种狂暴症打交道的不是自己,而是眼前这个,很文静的女孩子。或许是因为之前在楼道中看了一眼,彼此也算认识了。今天在打饭的人群中,目光交错时,对方淡淡地向他点了点头,蓝樟自然也就点头回应。

    虽然之前跟狂躁症患者打过交道。但少女看来心情还不错,打过了饭。她便捧着饭盒坐在路边的椅子上吃起来,落日的余晖中,那抹身影看来安静而唯美,蓝樟捧着饭盒回去的时候还忍不住回头看了好几眼,一路到旧楼的门外时,却见一名男子背着背包站在那儿朝周围看,手上拿着一张纸条,似乎是在对着地址。蓝樟迟疑了片刻,冲那男子多看了好几眼。随后,对方也现了他。

    “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这男子脾气看来也不是很好,但话语虽然不善,表情却并不是之前那人那般倨傲,一身风尘仆仆的样子,看来只是开玩笑一般的说话,蓝樟抓了抓头:“你是”

    “什么你是我是”整个东南亚都知道我”

    “短笛哥?”

    “耶,”蓝粹说出那个称呼之后。对方反而愣了愣,“你真认识我?呃”他想了想,随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压低了声音,一脸的神秘:“以前难道在基地见过面。看你的确很面熟的样子,但是”呃”显然记不起来了,他哈哈笑着拍了拍蓝樟的肩膀。蓝棹也笑了起来,正要自我介绍,忽然有些皱眉。

    不知道该自称蓝粹还是自称谢宝树好,之前在豫陵生了那么多古怪的事情。也不知道警察是怎么调查的,周围的人肯定都问过,自己突然跑了,又改了名字,他如果问起来,该怎么解释呢。思绪一转,撇了撇嘴:“呃,我认错人了

    那短笛哥愣了愣,随后又笑起来:“了解,了解,不谈论这些事,不谈论这些事,那么,朋友,这个地址没错吧?”他说着,将那张纸条递了过来,蓝樟看了看,点点头。

    “嗯,是啊,我就住二楼。”

    “哦,那就没错了,房东现在在吧?。

    “房东小姐?她在那边吃饭呢蓝樟心情复杂地指了指坐在不远处街道边的女子,也不知道短笛哥怎么会来这里,而且看起来跟那房东小姐似乎还有关系似的,以后如果要打交道,今天的对话就很糗了。

    心中这样想着,那短笛哥朝蓝樟指的方向看了看。随后点起头来:“啊,没错没错,就是她

    “你认识她吗?。

    “以前见过,不过估计她不认识我。好了,以后再聊,我先过去了。”他拍拍蓝摔的肩膀。随后笑着挥手,朝女子那边走过去。蓝粹耸了耸肩,转身上楼,待到他转身了。那边倒是又回过了头来看他,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蓝棹”看不出很特别的样子啊”想想没有结果,这才再度转身,朝着那边女子的方向走过去。

    “明小姐。”几秒钟后,他走到女子身边,对方正将一块南瓜夹进嘴里,抬起头来看着他:“嗯?”

    之前在基地里听说过对方的一些事情。那目光望过来的时候。他微微有些迟疑,随后也就自然起来。

    陈亚迹报到

    ,,

    本来以为大学的感觉会很好找。毕竟这么多电视剧,还有大家给的意见,不过到动笔的时候”代入不了。我试图代入芥末、郭莹这些人的位置,模仿她们跟蓝挥的来往,但事到临头我现,不知道该说什么。今天在学校生了什么事情。某某教授很乱来之类,无法在脑子里形成具体的语言,就是这个很小的坎。结果卡了壳。找了以前的一个同学,让他跟我说以前大学是什么样子的。还让他陪着去大学看过”怎么说呢,感觉还不是很强烈,没有这方面的阅历啊,真麻烦,当初如果写的是古代或者完全架空的东西大概就不会有这方面的问题了,但正因为生在现实社会,心里的那道坎过不去,反而不敢乱写。

    另外推荐一下最近看的几本书。

    《…都在天上飞》:这本书很好。我非常喜欢,在跟,估计喜欢我的书的朋友也会喜欢这本书的风格。强烈推荐。

    《杂牌救世主》:与史上第一混乱同样的风格,读来不错,但到了后期,个人觉得恶搞太多,太过,疲劳了,不过还是要推荐,可以打。

    《三国之宅行天下》:勿考据。勿思考。那就可以算一本很不错的休闲文,在我来说,前面前很不错。后期”也就是最近,军事谋略全变成道术比拼,我也就不看了,当然,还是推荐,可以打时间。

    呃”另外还有不少,不过都是半本好书。看着看着就不能看了。这样的情况让人觉得很迷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