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干携樟来说。几年以束,有关干真理之门的事件凡经经四,好几次。对于那些古古怪怪的果实也已经有了耸多的认识,引诱人吃下去之后灵魂附体一样的将人变成怪物,后来拜托珊瑚进行过一些调查,虽然的到的信息不多,总也知道真理之门不是什么好东西,甚至很有可能,连人都不是。

    怪物也好异类也罢,九九年与六条御息那个奇怪女人的战斗之后,他就再未有接触过有关异能界、真理之门这些事情,此后经过两年的系统锻炼,到得现在,力量到底到达了一个怎样的层次,一来对于异能界还不熟悉,二来未曾经历过战斗的检验也是很难说,但无论如何,这时的蓝樟心中也明白,目前的自己。只要谨慎一点,大概是无需害怕太多的东西了。

    如果要说天下无敌了,当然也不可能,异能这东西的确让人有些尴尬,目前来说他仍然是害怕子弹的。而没有经过大量战斗的锻炼。就算一个普通杀手,如果拿着枪偷袭恐怕都能将自己摆平,但另一方面。如果是在异能者当中,自己的力量应该算是很强的,像是珊瑚说过的操控精神、甚至有可能存在的可以操控时间空间的变态异能者还未曾见过,但在一般的情况下,自保应该是没有问题。与真理之门也打过这么久的交道了,陡然感觉到这股气息,他便皱了皱眉,朝着那气息散的方向走过去了。

    那是坐落于江边的几栋楼房,行人不多。有的门面也开门亮着灯,但总体来说,由于修建的地点不好。道路的变更使得这一片处于了偏僻的角落上,附近还是显得有些萧条,越往里走,行人便少了,里面的两栋楼大概还没能卖出去多少,路灯也显得孤零零的,一个小广场上堆放着建筑装修用的河沙、水泥,楼上寥寥的几个窗口亮着灯,下面也不见人,走进两栋楼房间的黑色巷子,他便看见了正在蠕动的黑色身影,空气中隐约飘来了血腥气。

    蓝樟皱着眉头站在了巷口,那边的黑色身影仿佛也感觉到了这边的人。陡然停止了动作。黑暗中看不清东西,蓝樟垂在身侧的手指勾了勾。一根木棒刷的从几米的后方飞了过来,直抛向巷子的深处。

    “呼”的一声,火光在那棒子上亮了起来。

    几乎是在火光绽放的瞬间,远处那身募陡然起步了,“吼”的一声低吼,带着火光的木棒在空中旋转着,那身影冲来,惊人的高。

    在蓝樟的目光与脑海中,一切都变得极为缓慢,一看清那东西,他就有些迷惑地皱起了眉头,那黑色的身影接近三米,极其壮硕,全身毛耸耸的,颈上长的是,,一颗狰狞的狼头。

    狼卢升

    脑中转过了这样的念头,那如同巨狼一般的身影也在充满力量感的奔跑中越过了几十米的距离,碰的一下打飞了带火的木棒,光焰与火星飞溅中,它接近了蓝挥,巨大的身影轰然飞扑在空中。

    若从侧面看来,当扑起在空中,这巨狼足有蓝樟的两倍之高,壮硕的躯体充满破坏与力量的感觉,而在其下方的少年就那样站着,仰头看着这飞扑过来的巨兽,遮挡了巷子那边火把的光芒。

    巨爪轰然击下。

    巷子里的风呼啸四射,那火把在墙壁上反弹了几下,掉落在地,照出了尽头处一具被撕碎的尸体,下一刻,在那巷口,巨狼出了“吼”的一拜

    它的身体轰的一声,被打飞出了十几米远,在长长的巷子里翻滚了好几下,方才四肢着地做出了戒备的姿态,缓缓后退。

    前方,少年皱着眉头朝这边缓缓走了过来。

    对于蓝粹来说,纯粹依靠蛮力的敌人已经没有威胁了,那巨狼扑过来看似凶猛,如果是一辆小车恐怕都会被那双巨大的爪子撕裂,但在他来说,只用单手便掐住了对方的脖子。至于那两只爪子,根本连周身的能量罩都拍不进去。

    “你是,,什么东西?。他皱着眉头问了一句,那巨狼却仿佛在瞬间理解了双方力量的悬殊,陡然转身,跳上了墙壁。

    这巨狼虽然身躯庞大,但四肢壮硕。双爪锋利,扑上那大楼外墙,便如同攀岩一般朝着上方飞奔而去,无数瓷砖与水泥、石屑簌簌而下。转眼间就上了三四层楼的高度。蓝樟双腿一蹬,飞了起来,像是炮弹一般直接朝那巨狼撞了过去。

    碰的一下,巨狼的身体在空中翻滚出好几米的距离,撞上巷子另一边的大楼墙壁,那狼人也是反应迅,双腿轰的一蹬,在两边嘭嘭嘭的连续借力,在蓝粹注视的目光中,直接冲上了这房屋的楼顶,随后,朝着靠江边的那一侧狂奔而去,到了那一边,直接从二十多米高的大楼上一跃而下。

    蓝樟就这样跟着,看着它跳进了那滚滚江水之中,当他也飞下去时。那狼人已经在江岸的一处巨大的城市水道排污口失去了踪迹。略想了想,蓝樟飞上天空,看着下方的的形,思考起这件事情来。阅读最新童节就洗涧书晒细凹姗)小说齐伞察货得有此突不。众狼人到底是什么东西也谎不清楚仁始他就反应了过来,并没有打算真的去破坏什么东西,否则那狼人恐怕在第一下的接触就死了,哪里还能跑得了那么远。归根结底。那狼人身上有奇怪的果实的味道,但另一方面,那个好像被吃掉了一半的尸体身上也有。

    他对于真理之门成员的感应仅限于果实,还没有被人吃下去的果实。或者像是小东那样刚刚被果实侵占了身体的人,如果对方已经真的融合,他也是感应不出来的。眼前的事情有可能是真理之门的自相残杀。但更可能的,就是那具尸体之前吃下了果实,然后被这头狼人给猎杀了。那么这头狼人到底是好是坏,他也很难说得清楚,这是从一开始就留手的原因。

    真理之门的情况非常复杂,按照珊瑚搜集的情况,真正有关这个组织的内情。属于她也没办法破解的信城基地真正核心的资料,但是所谓“真理之门。”那一扇门恐怕是真有其事的,天堂、地狱、另一个世界,到底是什么,他也不清楚,但信城基地聚集的不仅仅是什么物理学家化学家,更加聚集了大量的哲学家,常常会讨论有关“两个世界的融合逻辑融合规则改变”之类的命题,有的蓝樟能够想象,大致猜测一下那到底是什么,有些就真觉得是太复杂了。

    在他来说,也实在不想参合到这种事情里去,如果遇上真理之门干坏事,出手阻止,举手之劳,若是遇上什么狼人跟真理之门打起来。又不知道谁好谁坏,若是还要深入调查,钻下水道什么的”好奇心他是有,但在这方面,蓝粹也基本上是个懒人,事情不关自己,那就高高挂起吧。

    他是这样想着,回忆一下今天过来见张阿姨,除了遇上这起莫名其妙的事件,实际上什么事都没做。不由得也有点沮丧。这一边过去一点便是一处沿江风光带,入夜不久,那边灯光怡人,散步的人也有很多。蓝樟在那附近降下,决定稍微走着玩一会儿。

    结伴的情侣、夫妻,在草地上聊天的人们,随着音乐声扭秧歌的中老年妇女,奔跑的孩子,蓝樟一边走。一边在江边望向上游,距离狼人消失的那个排污口并没有多远,看着这么多的人,蓝樟便不由得在心中想,要是这家伙突然了狂,冲到这边的风光带来,快三米高的体型。凶狠残暴,说不定连汽车都能撕开,那种情形,哇”一定跟电影大片一样,,

    心中邪恶地和一番,走出不远,徒然看见了坐在江边栏杆上的一名

    子。

    这一片正在放着音乐,一些中年女人在灯光下随着音乐在练习跳舞。而在那旁边,一名穿着灰色烈裙装的年轻女子就坐在栏杆上一边悠闲地吃着花生一边看跳舞,身边的石墩上不仅有放卤花生的塑料袋,还有一瓶打开了的灌装啤酒。

    蓝樟看了好几眼,才终于认了出来,这个女人就是方小雨的母亲张语默,当然,虽然样貌没什么大的差别。但与蒲江在见面时的气质却并不相同,好在今天听了那些老人的说话,他心中也早有准备,一个女人跑到江海来打拼,会有不同于平常的一面。那也是可以想象的了。

    心中是这样想,但一时间想要上去相认。蓝樟又有些犹豫,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对方此时表现出来的那股气质,看起来悠闲地坐在那儿喝啤酒。吃花生,但整个人,也实在有一种拒人千里的孤傲。微微犹豫了一下,那边倒是先看见了他,先只是将目光扫了过去,片刻,女子微微蹙起眉头,再望过来时,才露出了一个有些惊喜的微笑。

    “宝绅”

    未待蓝稀回答,她用手轻轻按住了额头,微微有些抱歉,“啊,你已经到了小雨打电话也是说这几天,我差点忘记她似乎有些累,或许是因为蓝锋出现得有些意外,那笑容中带着些许在极不经意下流露出来的慵懒的意味,有些低迷的灯光中,这笑容令得蓝樟心中莫名的一颤,这是属于独立而成熟女子特有的风情。

    她站了起来,随后的半个晚上以及此后很长一段的时间里,蓝樟都再未见过她露出这样的表情。

    开车带着蓝锋去附近的饭店吃了一顿晚饭,随后回去那小区的家里。说起了小雨网到美国这几天的事情。甚至还打了个。电话,随后问起蓝樟的学校,目前的住处,等等等等,虽然张语默的身上还有着她在江海、在商场上的那股气质,但对于蓝樟。还是颇为亲切的。这个中规中矩的见面之后,蓝樟拒绝了张语默开车送他回学校的提议,对方便将他一路送到了公车站。

    “我会去学校找你,没事多过来玩,如果有急事,一定要记得打电话给我。”

    “嗯,张阿姨再见。”

    几天后,军开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