诀日方至。前几天绵绵延延到今天终于停了出了些许阳心一卫是位于江海城郊的一间显得仓促而混乱的大办公室,各种纸箱、物品堆积成山,杂乱而拥挤,人群来去,也是嘈杂不堪。这是一家刚刚倒闭不久的公司的办公场所,依厂房而建。先前在这里的人搬出去不久,新进驻的一家公司将这里择为了暂时的办公地点。

    新公司有一个颇为可爱的名字。新星经贸工作室,若在前面加一个,小字,大抵会被人认为是新建的幼儿园之类的地方。这是一家专职公司倒闭后拆分重组再进行出售的工作室,虽然名字听起来并不响亮,但在江海这一片的同业当中,其实也颇有名气,几年以来,它曾经先后做成过好几个异常成功的商业案例,利润惊人。

    这类公司平日里并没有非常庞大的固定规模,一般情况下,往往就只有几个固定成员,若是找到了工作项目,这才会雇佣其他的员工进行工作。因为这样的性质,对于这类公司的老板以及核心员工的人际关系、交游面要求极广,毕竟就算一个公司已经倒闭,要别人再交到你的手上,那也不仅仅是有意向或者有钱就能谈妥的事情。新星经贸工作室的女老板张语默在江海的上流社会算得上是话题之一,不过,与其他年轻漂亮的“话题”比起来,又有着稍许不同。

    “年轻漂亮有气质”这些词语放在这位看起来仍旧如同二十多岁年纪的女强人身上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旁人若第一次看见她,所能产生的大抵也是这类的印象,只不过若是由此深入,得到的多半就不是什么很好的风评了。“自私囊薄。脾气坏。不通人情心狠手辣”这些也同样是有关于她的评价,在许多人中间,甚至还流传着“黑寡妇”这样的一个外号,便是用来形容这位看起来清纯漂亮的女人。

    漂亮女人最常有的绯闻,其实反倒是没什么,但是之所以叫她“黑寡妇”是因为大家普遍风传她是方氏集团如今的总裁方明谦的情妇,对于这样一个在半个。中国都如同商业巨无霸一般的集团公司的总裁,即便在江海的上层商界,敢惹或者有心去惹的人都没什么。而自从这样的消息传出来,人们也自然而然地将新星的成功归结于方氏的影响力,忘记了这个女人在工作室刚才建立的曾经不分严寒酷暑四处求人的努力。接到前几份工作后没日没夜甚至挂着吊瓶吃着泡面前在看资料做文件的打拼。

    若是从那时便有过共事的几个人便能知道,这个女人在工作时的一丝不芶与毫不通融的坏脾气,在压力巨大的当时就已经养成了,一路坎坷风波的走过来,若是当时就有那样的传闻,人人都给方氏面子,她又何至于走得这般艰难。

    当然,有些事情可以跟人说,有些事情就没必要刻意去解释。

    尽管工作时一贯都表现得冷漠。黑着张脸,但偶尔也会有些奇怪的画面出现。倒闭公司的拆分重组出售涉及很多的方面,不同的行业也就需要不同的人,但新星在江海也已经好几年,自然有一批相对固定的雇员,这次雇过来的人也大都是有过共事经验的“临时工”了,巨大的临时办公室里尽管一片嘈杂,人人都在忙于自己的那份准备工作,但不少人的目光,还是落在了这大房间的一角,有铁丝网围起来的地方。

    这里虽然被当成了临时办公室,但原本却是如同教室或是厂房一般巨大的房间,房间的一角,有一个小的棒球房,铁丝网与尼龙网围起来。射球机这时候还在,也就是说。仍旧可以作为休闲的地方运行。他们的那位女老板,此时就站在这棒球房里,穿灰色的上衣与六分裙,丝袜,高跟,颈上围了一条白色的丝质领巾,身影清丽纤秀,形成了此时办公室里最富观赏性的一幕景观,她此时面对着射球机,摆出了专业的挥棒准备动作,表情专注,手中拿着的是一只,,平底锅。

    站在棒球室外,作为助理的小马其实也挺无奈的,女老板最近的心情都不错,方才对这个感了兴趣,跑去交接的物资中找了找,射球机留下了,无论如何找不到球棒,女老板就自顾自地抽了只平底锅出来权当球棒。

    “哐。的一声响起来,射出的棒球被平底锅挥中返回,正中靶心。如此重复了几次,女子停止了击球,放下平底锅,从里面走了出来。目光扫过一圈,正看着这边的人便都将目光收了回去,自顾自地工作起来。实际上现在的公司已经上了正轨,一切的流程都很清楚,她也早已不用再像以前那样焦急的时候就指来骂去大呼小叫,不过,那种在工作时变得专业而冷漠的气质早已在几年的时间里变得根深蒂固,即便不是刻意,也没有什么人敢在她的面前马马虎虎。

    此时的她,与回到蒲江后的她比起来,几乎阅读最新童节就洗涧书晒细凹姗)”说齐伞不同的两个人,几年以前女儿讨来江海玩的时候就曾据讽切示意间流露出来的这种神态所吓到。若是在蒲江见过她的蓝粹过来,想必也很难相信这就是在蒲江见到的那个如同方雨姐姐一般的风趣又亲切的女人。

    这个时候,蓝粹正按照方小雨提供的地址找到了张语默在江海的住处。并且因为家里没人,于是在楼下等待的过程中,接受着某些惊人的信息。

    张语默在江海的住处位于某个看来并不算豪华的小区里,楼房建了大概已经有十年左右的时间,大都是五层六层的楼房,算不上新,当然也称不上非常陈旧,由于对方不在家,蓝樟这时候也没有什么其它的打算,便决定坐在楼房下的小花坛边等等。前几天都在下雨,今天出了太阳,大概是十点钟的时候。就有一个老太太出来,坐在另一边择菜,蓝粹等得无聊,过去帮忙,于是便搭起话来。

    “哦,你找三楼二号那个女孩子啊。很漂亮的,开小车的那个,前段时间都在家里啊。这两天经常出门,不过晚上都会回来的。

    小后生你是她什么人啊?。

    老人对这些琐事比较关注,听蓝樟说起,便也将知道的信息告诉了他。虽然口中说的是女孩子,但形容一番。蓝樟自然是知道老人口中的“女孩子”便是那“张阿姨”说话之间,又有几个老人出来晒太阳或是择菜的。也都聚了过来聊天。即便蓝粹不在,这大概也是她们每天的小聚会了,当蓝粹说起他是对方女儿的同学,几个老人都有些惊奇。不敢相信那看起来才二十多岁的女人居然有个蓝棹这么大的女儿。待说起方小雨去了美国读大学,就更是惊叹一番。

    “哦哦,以前过来这边住的那个女孩子,原来是她的女儿哦,我还以为是妹妹呢

    “张小姐是办了个公司吧,听说很成功,很厉害的。”

    张语默平素大概甚少参与社区活动或是与这些老人生联系,但对于她的情况,那些老人自然也知道不少,大都说她办公司啊,很成功啊。人又漂亮大方之类的。只不过当蓝樟间中离开了一会儿,再过来时。才偶尔听到了另外的一些评价。大概以为他走开了,其中一个老人压低了声音说八卦,但即便隔得有些远,蓝樟还是隐约听到了。

    “那个女人哦,你们不知道,真的是厉害呢,,她刚搬到这里来半年的时间,有一段不是闹得沸沸扬扬的吗?有个女人,拖家带口的过来找过她两次,带着孩子跪下来求她啊,,原来这个女人的丈夫跟她是一起合伙做生意的,生意做大了。公司上正轨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姓张的这个女人就直接把那女人的丈夫告上法庭了,判了十八年还是多久,以前都是一起打拼的,哪用的着这样啊,那人的老婆带着孩子过来求她,她也是铁石心肠一点都不动容的,后来男人被判了刑,女人听说是跳楼了,家破人亡啊,”

    “有这种事情?”

    “说不定就是为了把公司夺到自己一个人手上呢。”

    “是啊是啊,很可能的对了。你们说,这个女人的女儿都那么大了,她怎么还看起来这么年轻啊。二十多岁的样子

    “很多办法,我听说吃胎盘可以”

    “对了,有一段时间好像听这个女人隔壁的小黄说过,说这个女人恐怕有精神病,那段时间晚上突然就会大叫起来,很凄惨啊”

    “会不会是那个跳楼的女人的冤魂哦

    听着这些人的话,蓝锋有些目瞪口呆,当然别人的八卦不可尽信,不过看起来,方小雨的妈妈一个人在江海这边,应该也走过得蛮复杂的。这位“张阿姨”长得漂亮,他从一开始便有好感,当然也不会将这些八卦放在心上,中午在外面吃过饭。下午则是找了间网吧上网,与珊瑚聊了一会儿,傍晚时分酒去敲门,对方还是不在家,他也就打算改天再过来。

    走出小区门口的时候,夕阳渐没。左右无事,蓝粹决定沿路走走,等到天黑之后再飞回宿舍。实际上倒也是为了省钱,高中之前曾经因为打工攒了一万多块,已经用了三年,自然不会剩下多少,这三年里在市帮忙只是为了付房钱,也有过其它的一点外快,但没有工作,说有很多其实也是个笑话,大学的学费已经掏空了所有的积蓄,甚至芥末也出了一些,珊瑚给他的存折也动用了一点,在能够找到勤工俭学的工作前,当是能省则省了。

    这一路沿江而建,附近多是小区。也有立交桥延伸而过,但车流并不多,走到一段相对僻静的路段时,蓝樟徒然打了一个激灵。

    隐约间,感到了耸实的气息。

    真理之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