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也是在江海读书吧。哪个学楼的。”车厢里此时都已经是去往江海的旅客,并且大部分都是学生,方才过来说话的男子也是与几个人一起。就坐在隔了过道的斜对面,先前车厢人多,双方虽然都是学生,倒也没怎么说话,这时候见郭莹起来了,却是自然地在旁边坐了下来,开口搭话。

    “理工的,今年大二。”郭莹姿车坐得头晕,此时轻轻揉着,随口回答了一句。

    “我信息的,一样是大二,真巧。”

    那男子笑着望向蓝棹这边,正在出牌的芥末点了点头:“我也一样。理工,大二。”

    “文华的,今年才过来。”蓝粹也笑着说道。

    “哦,,文华学院?”

    “嗯。”

    听说蓝樟是文华学院的,那男子脸色就明显变了一瞬,随后倒也恢复了正常的笑容。他这样的表情其来有自,盖因江海理工大学和信息大学都是最出名的重点大学,至于文华学院,就名不见经传了,属于二流偏下的大学之列,差生、混日子的代表。

    蓝樟的成绩原本到是可以考个更好点的学校,但重本自然上不了,范围又定在江海,最终为了稳妥。也就只好选择了这个,学校作为归宿。好处在于文华的校区距离理工大经贸学院的校区不算远,以后芥末跟蓝樟见面倒也方便许多。

    既然有了个开头,那气质看来颇为阳光的男子便自我介绍起来,随后大家自然也就免不了三言两语的交流一番。郭莹平素就是气质清冷。跟一般搭讪的陌生人难以熟络。这时候又是刚刚睡醒,单手撑着下巴坐在窗边,只是偶尔说几个字,微微笑笑,芥末今天运气不好,手中的牌快要输光了,紧紧张张的。那封平听说蓝樟是今年才考入大学。便先询问起高考成绩之类的。以此作为话题的突破口。

    蓝樟性格平和,看对方态度热络。他也就笑着与对方交谈起来,听了蓝樟的成绩,那封平皱了皱眉。有些疑惑:“呃?这个成绩不用报文华吧?”但对于成绩本身,显然也有点不以为然,随后问起郭莹、芥末等人曾经的高考成绩:“我去年的分数好像是六百零五。”自己轻描淡写的这样说着。

    蓝樟的分数还没到五百,六百分这样的分数绝对是高山仰止了,一时间不免惊叹一番,那人便微微有些的意,郭莹捧着杯子在喝水仰头笑了笑,淡淡说道:“忘记了。”芥末正低着头对手上区区的几张牌愁。看看桌上的牌面,再看看蓝樟的表情,偷偷抽了张牌出来放上去:“呀,收掉了。”从桌上收回来几张牌,口中顺口道:“姐姐你是六百三十五吧。”

    六百三十五,这已经是与高考状元接近的分数了,芥末去年的分数也有六百一十多,这时候说起来。蓝樟就有些惭愧:“你们两个都是怪物。”随后。那封平倒也就不拿分数来说事了。

    一番交谈下去,感觉出两个美女这时候并没有交朋友的心思那封平也就打个招呼,回去了自己的座位上。郭莹看看手表,又看了看窗外:“还有半个小时到江海,,那边大概也在下雨

    “反正带了伞的。”芥末抬头笑笑,“对了,下雨的时候,江海的夜景不错哦。”

    “你不会想拿着大包小包的在雨里散步吧?”

    两姐妹说笑几句,蓝挥此时还在为着成绩耿耿于怀:“都不知道你们怎么考的,一个两个六百分以上,我如果能考到六百零五

    “多。”芥末低着头数牌,轻轻嘟了嘟嘴,“六百零五很厉害吗?”

    “对我来诺很厉害了,对了。文华学院很差吗?”

    郭莹原本也在笑着低头看两人出牌。这时候倒是抬头望了蓝樟一眼:“能听出来啊?”

    “我又不是傻子,,真很差?”

    郭莹喝了一口水:“在江海风评不怎么样,不过还可以了,主要因为跟理工大距离没多远,总是拿来对比”说起来乱七八糟的事的确比较多,不过你这种性格,哪里都无所谓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啊?”蓝樟疑惑道。

    “去年因为泡妞的事情跟理工大这边打过两次群架,街上都堵满了。校区有点老了。管理也比较松吧。上半年的时候有一个被人包养的女大学生自杀,大概就是这样”郭莹小声说着这些事,随后笑了笑。“对了,因为校区比较老,还有些什么传说之类的,说是”有什么日本人以前留下来的毒气室啊,他们老宿舍楼三楼转角的地方有一面大镜子,然后有一个男生晚上迷迷糊糊下去上厕所,走到一楼厕所里蹲下来,旁边有一个人在抽烟,他扭头打了个招呼,几秒钟以后才反应过来,那个人啊”长了一颗狗的脑袋。男生脊背凉,走回了楼上又睡着了,第二天想起来,他下楼的时候,直接走到镜子里面的楼梯里,,没过几天这个男生就死了。据说是被狗咬死的,但谁也没看见事经过,只见到了尸体

    郭莹声音不大,这时候忽然说起这样的故事,蓝粹和芥末都愣住了。片玄,芥末才眨了眨眼:“姐,你什么时候知道这些的啊?”

    “你们说考文华的时候我打电话找人问了问。”

    “好恐怖芥末皱着眉头。

    “恐怖吧?”虽然对陌生人并不热络,但对于自己的妹妹,郭莹说起这些来还是颇有兴致的,眼见恐怖故事达到了效果,微微有些得意,“文华那边有新宿舍楼,但是不够住,所以每年新生还是有些会被安排在老宿舍楼里,不过我前些天打电话的时候,说是已经被当成危楼要求拆除了,否则宝树说不定可以看到那面镜子。”

    郭莹仁本正经的样子说起这些恐怖故事来委实有些吓人,蓝樟听着都有些渗得慌,不过诉说者倒像是找到了难得的乐趣,又转述了两个故事,车窗外已然能够看见城市外围的稀疏灯火。三人收拾起桌上的东西,随后,笼在雨幕之中的城市轮廓,渐渐出现了。

    十几分钟后,列车在江海的火车站停了下来,三人拿起大包小包的东西,挤在拥挤的人群中朝出站口过去。办樟基本是将蒲江的东西都搬来了江海,毕帝自只专了。舰脑川能在蒲江那边占着冯大妈的房子。以一个人的全部家当来说,东西说多不多。说少也委实不算少,出了火车站,时间是晚上十点多,出站口外文华学院的新生接待点自然也是没有了。三人打了一辆的,先送郭莹去理工大的科技分院,随后蓝棹与芥末在经贸学院附近下车,虽然雨幕绵绵,但附近的夜市看来仍然热闹。两人在附近的宾馆开了一间双人房,随后便在这里住了一晚。

    第二天雨势小了些,但依旧在下着,芥末陪了蓝樟去文华学院报名。这看来的确是一座颇为古朴的大学,虽然被郭莹说起来很是诡异,但大学就是大学,规模远非高中所能比拟,看着一栋栋的教学楼、实验楼之类的建筑,蓝粹就不由得想:“这样就不错了嘛。”

    虽然许多的楼房看起来颇有历史了。但整个报名的流程却并不繁琐。给通知书、身份证、交钱、办理入学卡,各种各样的顺序大概二十多分钟便已经搞定,不过,在给他安排宿舍的时候,到走出了些问题。一名老师将蓝樟与芥末带到了旁边的房间。

    “是这样的,今年呢,学校出了一些问题,旧有的两栋宿舍楼正准备拆除,而由于生源扩招,新宿舍有些不够,有一小部分同学可能会安排到校外,等到开学之后,有些同学会选择在校外租房,到时候我们会做进一步的调整,当然,不用担心,我们在校外安排的几个宿舍的环境会比学校宿舍更好,给谢宝树同学你安排的是”

    学校没有宿舍,这种事情的确古古怪怪,但那老师连说了好几句抱歉。性格随和的蓝樟当然也不至于说什么,不久之后,他与芥末就拿着那老师给的纸条从学校的侧门出去,找到了纸条上所写的地址。

    那是一栋四层的旧楼,旁边有一片小树林,前方的道路干净整洁,路灯朝两边排开小雨之中,道路边有着不多的几个卖早点的小摊,大概是因为通往学校的侧门,倒并不是非常热闹,这边距离通往理工大学经贸学院的道路也并不远,芥末看着那房子,微微张开了嘴。

    “哇,赚到了,这里一向是拿来出租的。”

    “怎么?”

    “租给不想住在学校里的人啊。情侣啊,或者不想住宿舍的人什么的。管得也没有学校里面那么严。不知道会安排几个人住在一起如果人不多,那就是赚到了哦。”

    芥末这样说着,与蓝粹一同走了进去,这是老式的宿舍建筑,中间是走廊,两侧房间,进大门的旁边有个门房,负责看门的是个大概六十多岁,腿有点瘸的老人,接过纸条之后,拿着钥匙领着两人上了二楼。由于房屋的结构,走廊显得有些昏暗,楼房也颇为安静,大概住进来的人还不算多。

    老人打开二楼的一间房门,那是一个附带了厕所的单间,看来与宾馆房间相差无几,虽然走廊昏暗。但房间颇为整洁,一张双层的床铺,床边摆着一张书桌,一把椅子。芥末“哇”的赞叹了一声,就学生的身份来说,这样的环境已是相当不错了。

    “老伯,跟他住在一起的那个人还没有过来吗?”

    那老人拿出一个本子翻了翻:“这间房间单了一个,暂时是一个人住”这是老房子了,注意防火。平时节约用水,不要有太大的噪音,”

    “老伯,隔壁住了些什么人?”

    “左边还没有租出去,右边是房东小姐的房间,有时候她会过来”呐,这是钥匙

    老人腿虽然瘸,但看来精神颇好。说起话来条理很是清晰,将必要的事情叮嘱一番,交了钥匙,便自顾自地下了楼。回头看看房间,芥末由衷地说了一句:“太棒了随后,两人便开始整理起这间“宿舍”来。

    另一边,老人下了楼,回到了门口的房间里,听着楼上细微的响动。随后拿起了电话。

    “素心小姐,事情办妥,他已经住进来了

    待到那边传来淡淡的“嗯”的一声。他才拿起了桌上的几张便条,开始说其它的事情。

    “霍启南那边要求跟你见面。应该是知道黄组长离开之后想要对这边进行施压,我们已经暂时回绝了;“狼人。那边,这几天没有新的活动痕迹,但根据小七的调查。很可能是跟谢学明博士在九年前的实验有关,谢博士在七年前去了美国,四只前因为意外去世,他的研究资料目前应该是被五十一区掌握,因此突然出现的“狼人”很可能是跟五十一区的力量有关,但我们目前还没有现五十一区的秘密入境情况。另外,”

    老人向电话那边的女子报告着每天必须通报的情况,楼上,蓝樟与芥末正在整理着房间,同一时刻,城市的一角,郭莹走进了“世界的侧面”刚的大门,从某些人的口中知道了最近江海生的一些事情,自然也知道了界碑更换负责人的消息,尽管与她并没有什么关系,但身为这个世界的一员,对于这样那样的八卦,她还是喜欢听的。

    有一件事恐怕是很少有人知道的。界碑在江海的新负责人有一个内部代号,这代号便是:房东。

    距离文华学院的正式开学还有几天的时间,第二天与芥末在附近逛了一天,到得第三天,蓝锋拿着离开蒲江之前得到的一份地址,准备按照约定去拜访方小雨的母亲,张语默。

    有一件事,之前有说过,《异化》的主要情节是在大学阶段当然。是阶段,却并不是在大学当中。若要说起理由,主要因为香蕉本人并没有读过大学,有关于大学环境的作品读了很多,也听曾经的同学说起过,可以想象,但体会方面自然不那么深刻,因此,如果大家有什么深刻的东西,认为有趣的或者可以作为某种象征的东西或事例,你的大学是什么样子的,甚至如何选课如何上课的与高中不同却是大学里的常识性的东西,希望都能在书评区里随便说一说,让香蕉能够做一个参考,谢谢了

    防不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