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汉零年夏末,江海,下着雨,世界的侧面,音乐低缓轻柔,形成一幅优雅而富有格调的背景,经过精心设计的灯光设置,形成暗色调的氛围,柔和且给人以私密的感觉,酒吧的各种装潢精美,游走在各个,坐席与舞池间的,也都是举止颇为有素的服务生,口昭里的客人不算非常多,但看打扮和气质却是各式各样,看来刚刚下班,还夹着公文包的白领;穿着制服的警察;看起来混混模样,只是一个劲喝酒的年轻人;西装笔挺的成功人士;穿着火辣的美女;放学后过来的学生,甚至在某个角落,还有着白苍苍的老年人。将这一切溶成一副有些古怪的画面。

    酒吧这种东西若以定位来说,难免有着各种各样不同的定位,播放着喧嚣音乐,舞池中人们放肆泄跳跃的酒吧接待一个类型的人;播放轻柔音乐,灯光明亮与餐厅类似的也可以称为酒吧,接待另一类型的人,物以类聚,人从群分,无论是怎样的酒吧,只要做好了定位接待的自然是某些拥有共同情征的人。

    却唯有这间装潢精美的会员制酒吧。仅从表面上来说,你根本看不出过来的这些人有任何的相似性,老人、中年人、年轻人、少年,这几乎是一个。全年龄段的聚会场所,当中的许多人彼此都算认识,就算不认识,偶尔交谈起来,大都也是非常亲切,若你拒人千里,对方也不会太过生气。人们来到这里,仿佛并非为了泄。而仅仅是为了:交流。

    若在这里呆得久了,有时候你就会看见一些奇怪的画面,譬如说为某个人拿来的啤酒对方觉得不够冰,服务生想要换下去的时候,对方就摆了摆手,拿起啤酒倒出去之后,啤酒就出了森森的冷气,偶尔会有人做一些魔术之类的小把戏,将手中的钱币凭空变走,或者手指操控着钢笔在空中飘浮之类的。但这些当然不是魔术。

    这是一个,专属于异能者或是与之相关人士的聚会点。

    异能这种东西本身就是一种极为耐人寻味的东西,作为异能者,你不可能跑去跟人说,许多情况下还得极力遮掩,同伴稀少,当你现了自己的不寻常之后,也很难找到其他的不寻常者,想要聚集成团体非常困难。但既然有了这样的人,经过长时间的变化之后,一些这样的人终于聚集起来的情况自然也是有的。如果是明白如今异能界格局的人自然也就明白,如果是在资讯达的美国、欧洲等地,类似的聚会场所并不在少数,有的是暗地里属于国家的机构,有的则是属于黯淡王庭这样的情报机构所属,便于搜集与分散情报,自然也会形成一些类似黑市的地方,若被官方组织知道了,就有被打掉的风险。

    亚洲方面最大的情报组织是起源于香港的“九老会”但由于种种原因,这些年来他们往中国内部扩张的进度非常缓慢,更多的是扩张向日本、东南亚之类的地方,如今作为中国沿海最达城市之一的江海自然也有九老会所办的聚会点,但却不是这间。“世界的侧面”刚开业三年的时间,会员有两百多人,平日里会过来玩的大概是三十到五十人左右。在这座拥有上千万人口的巨大城市里。这一点人数看起来微不足道,但在江海的异能界,却已经是这里最大的聚会点之一了。

    会员制的酒吧,要加入进来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可想而知,这里自然不会招待不清楚内幕的人,有这样的一个地方,只能说通过原本会员的口耳相传,只要能证明你拥有异能,或者极度清楚这个世界,有着一些可供交流的东西,那就拥有了进入的资格。虽然是异能者的聚会点,但拥有高等级的能力者并不多,如同金字塔一般,天赋不高。能力相对鸡肋的一二级能力者还是比较多的,平日里用来交流的,也大都是如同坊间传闻一般的八卦,聊聊自己的生活之类,一些新人菜鸟也会听听有关十大进化者啊,异能者大战之类的传闻,并且在心中向往着自己将来如何如何。而由于异能的帮助,出现在这里的人也有许多都是生活中的成功人士,公司老板之类的,若是能建立起一定的进化者的关系网,日后有什么问题,也能更好的得到帮助。

    偶尔也会有人在这里布一些类似任务或者委托之类的东西为某人某物当当保镖,利用异能帮忙治病或者寻找有可能治疗的进化者。各种各样,报酬大抵相当丰厚。

    “最近听说界碑在江海这边换了人,知不知道?”

    “什么换了人?”

    “负责人啊

    位于酒吧一侧,几名男男女女正在一边喝酒一边低声聊天,另一边的沙上,原本背对着他们坐着的一个胖子感兴趣地回过了头来:“你们也听说了?据说是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

    “界碑在江海有负责人吗?干什么的?招人?。一名学生摸样的少年人靠了过来。

    “招人”呵呵,你也想进界碑啊?。这些人平日里大抵是认识的,倒也不避讳,二中年男孑笑了笑,“负责人直都有的。负责讲化角,不过平时倒也不怎么管事,你小子在考场里作作弊考个清华大学他不管你,你如果杀了人,他就肯定盯你了。以前的姓黄,有时候也过来这里,就是经常坐在那边的秃子,身材有点福的,记不记得?”

    “不会吧,上次我还跟他说过话”那新来的负责人是怎么样的?女的?漂亮吗?胖子你怎么知道的。”

    “来源不能说。”胖子有些得意地晃了晃手指,卖了个关子,享受了一下众人关注的目光之后,才嗨的耸了耸肩,“其实我也不知道很多。就听说是个黄毛丫头。”

    “漂不漂亮啊?”

    “会不会有什么新官上任三把火之类的?”

    “应该不会吧”

    “估计得先处理前段时间的杀人案吧,江警官,那案子怎么样了?”

    这话却是对着旁边沙上正在吃着蚕豆的一名中年警察说的,那警察抬头笑了笑:“我哪能知道啊,不过调查权限确实是收上去了。估计真不是普通人作案,住新华区那一片的,晚上叫你们家里人小心点,如果你们现什么,打电话给我也好,给这里也好,有办法往上报,千万别自己动手,把自己扯进去就不好了。”

    “验尸结果怎么样?”学生模样的少年感兴趣地在沙上坐了下来,“是不是狼人啊,变异人啊之类的?”

    几个人正在说的是不久前生在江海的两起凶杀案,都是在新华区,夜晚的时候有人在巷子里被杀了,像是被巨大的野兽杀掉一样,爪子的痕迹触目惊心,当时那江警官正是负责的调查者,在这里打听了一下情况,大家自然便有了诸多猜测。

    其中一个。人想了想:“狼人就太离谱了,没听说可以变成狼人的进化者吧。”

    “不是有幻想类的能力吗?厉害的话可以把自己变成狼人吧?”

    “那也太厉害了,至少四级往上”

    “估计是真理之门的变异者,”

    说起这个”众人到是沉默了一会儿,随后便有年纪稍大的人摇了摇手:“那个组织不能碰。”其余人便点了点头。就算那少年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纪,表情有点不以为然,此时倒也没有说什么,真理之门这个名字,对于他们来说,的确是不能碰的东西,心里可以不服气。实际上无论谁都知道自己惹不起。

    江警官点了点头:“所以说。如果现了,立刻打电话。”这些人毕竟是能力者,一般人注意不到的地方,他们现的机会却要大得多。

    “确实。”有人点头,“不过呢,说起变成动物的异能,我以前确实听说过,据说日本的高天原,就有一个可以变成怪物的进化者”

    “是吧,不知道欧洲的狼人和吸血鬼的传说是不走进化看来的,对了。会不会是真的有狼人跑过来了?”

    “你就瞎想吧,,哈哈,”

    这些人并非是多么了解异能界的进化者,虽然接触不到多么核心的东西,但此时讨论起来,到也是津津有味。

    时间是八月三十日的晚上九点多,穿过这间刚,越过重重雨幕,江海这座巨大的城市正笼罩在一片迷离的灯火当中,城市的一侧有一栋四层楼高的老房子,坐落在并不算热闹的街道与稀疏的树林间,这里看起来像是专门租给人住的宿舍楼。二楼的一间房间的窗口此时正亮着灯光,坐在老旧书桌前往笔记本上写着什么的女子抬头看了看外面的雨幕,再看了看手表之后,合上了笔记本,笔记本的封面上用娟秀的字迹写着她的名字:明素心。看起来就如同学生的作业本一般。

    将笔记本放进抽屉锁好之后,她在房间里换了一套清爽的裙装,随后穿上象牙白的凉鞋,拿起雨伞下了楼,在那片迷离的雨幕当中,去往江海火车站的方向。

    同一时刻,距离江海仅有几十公里的地方,火车沿着铁轨一路飞驰,将一座繁华的城市甩在了后方,这趟列车已经行驶了一天多的路程,即将接近它的终点站,江海。列车第七截车厢的一扇窗口里,坐在同一边的蓝樟与芥末正在用扑克玩着名为“捡狗屎”的简单游戏既每人分一叠牌,一张张的放出去,遇上与之前有相同的牌就能收掉。另一边的座位上,郭莹一个人占了三个人的位置,正在躺着睡觉,此时已然接近江海,座位非常宽裕,这个时间段,整个车厢里大多数也都是放完暑假过来上学的学生。

    不一会儿,郭莹悠悠醒了过来,抬起头,揉了揉眼睛:“唔到哪了?”

    芥末正要回答,从过道一侧走过来,一名看来也是大学生的阳光男孩笑着回答了一句:“刚过了新宁,快到江海了。”

    “哦,谢谢。”郭莹看了他一眼,随后望了望窗外,“终于,要到了。”

    江海在望。(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