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的生大概都会遇卜各种各样的坎。大大小凰协人的命运、选择都有关系,到了现代,生活渐渐安稳起来的时候,人们的生活轨迹,便大都有了许多的相似之处,这期间,人们走过少年青年时期。所能遇上的第一个大坎,恐怕都莫过于高考。从信城回来后不久便放了寒假,蓝棹所在的学校照例是补习,学习节奏紧张得一塌糊涂,芥末从江海回来了,已经是大学生的她也有了大学生应有的气质。尽管学习紧张,蓝粹也能抽出时间来与她走走逛逛,实际上蒲江就那么大,之前的两年里两人早已逛了个遍。不过临近过年,自然也有着一番不同寻常的热闹,哪儿有趣,两人便往哪儿钻来钻去。

    已经是确定了关系的情侣,虽然还没有越过最后一步,但例如拥抱接吻之类的事情,自然也会找机会做得不亦乐乎,对于蓝樟来说,虽然学习上也会有些苦恼的时候,但哪一天其实都是轻松和开心的。无需考虑太多,相对于之前的生活里有过的孤单和忧虑,此时仅仅就是高集而已,这份时未来的担心,在许多同龄考生来说或许是沉重的负担,但在他来讲,简直微不足道。

    芥末会跟他说起在大学里的生活。如今交的几个朋友等等,说说校园啊,附近的景色,平素很受大学生欢迎的夜市等等等等。待到过完年芥末再度去江海的时候,蓝樟感觉对那附近都已经熟悉了,估计一个人去也能很容易找到地方。

    这期间又与同样回到家的郭莹见了几次面,但从平日里通信的邮件里看不出来,此时的她比之一年多以前又显然有了变化,美丽、自信、独立,相对于芥末,更能给人以沉稳的感觉,对于妹妹的男朋友她还是很亲昵的,如果仅仅是独立起来看,这样的郭莹或许并没有非常值得回味的地方,哪怕是同龄人。显的格外独立自信美丽的女孩子自然也是存在的,不过,结合她平素给蓝樟的邮件,那种矛盾交错的感觉就仿佛徒然拥有了巨大的力量。一个是外在的郭莹,身材高挑,穿着米色的风衣与长裤,淡淡而自信地微笑着,一个是内在的郭莹,似乎有些忐忑,有些小俏皮,叫自己“师父”蓝樟的心中仿佛有着某种偷窥的感觉一般,暗地里偷笑。

    过了大年初七,学校的补习就已经再度开始了。外面的天气有些阴。亮着灯光的明亮的教室,整齐的课桌,补习仿佛是以前排方小雨传过来的一张纸条开始的,上面写了一行小字:“寒假过得怎么样?”

    老师在讲台上自顾自地讲课。后方两名同学正在英语练习本上画叉叉圈圈走五子棋,蓝粹在小纸条上加了一句:“到处跑着玩,你呢?”随后将纸条传了回去。

    不一会儿,纸条又传了回来:“拜年忙死了,可没有那么悠闲,到处跑来跑去,就是没得玩。我现在很庆幸自己是单亲家庭。”

    小纸条已经写满了,蓝樟拿了另一张纸写了传过去:“红包收了很多吧?”

    “嗯,财了,中午请你吃饭吧,去吃八块钱一份的。”

    蒲江不算大城,这时学校外一般的快餐不过两块钱三块钱一顿,八块钱的是个小酒店,算是颇为奢侈的享受了。蓝樟笑着写上:“不去。照旧。”不一会儿,那边又传过来:“不识抬举,当心把你拖出去斩了。”虽然请蓝粹去家里吃过饭。但是在学校里的这种请客,蓝樟是从来没有接受过的。

    纸条这样传来传去,这习惯其实从去年就已经开始了,到得现在,大抵成为了两人之间的一种习惯。上课的时候开个玩笑说说这几天的琐事之类的,三月开春,雨水渐多起来,外面的树枝上也开始有了绿色的嫩芽,惊蛰之后的一天,老师将方小雨叫出去了一次,回来之后,方小雨鬼鬼祟祟地递过来一张纸条。

    “猜老师跟我说什么?”

    “什么?”

    “说我们上课老传纸条,问我们是不是在谈恋爱。”

    “呃那冉为什么不叫我出去,”

    “我是好学生,你是坏学生呗。”

    “我受到了打击”

    这件事之后,纸条依旧传来传去。两人之间的气氛似乎变得有些怪。当然,一段时间之后也就消饵于无形了。高三的气氛紧张而枯燥。每天就是做习题,背试卷,有自己奋斗的时候,也有两三个同学互相抽答检验学习情况的,蓝樟与坐在侧前方的方小雨常是互相抽背,偶尔也会加进来临近其他的同学,偶尔下课放松,就拿着没写完的英语练习本画圈圈叉叉走五子棋,蓝樟在学习上并不算天才,但性格沉稳,方雨就有些冒进,胜负常是五五开。

    时间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过去了二零零一年的春天,”但在时间的变化中,它终于还是如同谁也躲不过去的巨轮一般缓慢而沉稳地推过来了。

    “你还是打算去江海啊,我妈也在那边,本来我也打算考那边的大学的,不过家里现在在给我办理留学,是去美国

    天气开始渐渐变得炎热的时候,填报志愿的问题也开始摆在眼前了。原本活泼的方小雨变得有些沉默一事实上,偶尔想起三年的高中。想起一直居住、长大的城市,想起未来将要去的地方,想起未来本身。多数的同学或许都会有些异样的情绪,无论是怀念、激动还是期望。但相对来说,去江海与去美国委实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临近六月底,学校罕见地放了高三一天假,老师过来宣布放假的时候,全班人都在欢呼,一片混乱中,方小雨将一只本子递了过来:“拜托一件事。”

    “嗯。

    “明天赔我去个地方好吗?”

    “呃?去哪?”

    “常宁,有点远,耍坐两个小时的火车,我一个人不好去,下午就回来。”

    蓝樟想了想:“好的。”反正明天也没事。

    对于出远门这种事情早已毫无感受,不清楚方小雨跑去常宁干嘛,结合她这段时间有些低迷的情绪,蓝樟也就不好多问了。第二天早上准备了吃喝的东西,与方雨一同赶到火车站上了火车,列车行驶的过程中,方小雨拿着一只苹果在啃。看看外面的风景叽叽喳喳地根蓝樟说话,显然心情很好,蓝锋这才问起来这次出门的目的。

    “找人。”方小雨将苹果核从车窗扔了出去,随后从衣兜里掏出一张陈旧的写有地址的纸张,俏皮地笑了笑,“男的。”

    “你以前住在常宁?”蓝樟心想多半是以前的男朋友,或者童年回忆中的帅气小男孩之类的,要去美国了,也就过去看看,不过方小雨只是摇了摇头:“没有,,不过妈妈来过。”

    “哦。”

    她显然不肯多说,蓝挥也就不好再问下去,临近常宁的时候,天气渐渐的就阴了下来,似乎将要面临一阵雷雨的感觉,他们下了火车,买了一张常宁地图寻找着纸上地址的位置。确定距离不是太远,方才打了的过去。常宁是个大市,车辆从新城区的一侧穿过,又过了一片老城区。渐渐的路边的景色开始变化为树林间一栋又一栋别墅林立的样子,有新有旧,住在这边的大抵是些有钱人。车辆停下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占地广大的宅邸。

    围墙围起了草地与树林,坐落其中的,不仅仅是一两栋别墅那么简单的地方,主建筑群像是一片威严的老式的宅子,从树林掩映的景色中看起来,周围也有各种各样的新修建筑,别墅、花园、阁楼之类,在围墙里连成了一片,仅从那巨大的铁门与门外的花坛看起来,这里说是一个巨大研究所或者集团公司都有可能,但里面的建筑风格还是清晰地说明了,这只是一片用于住家的地方,至手里面住的是些什么人,那自然就很难想象了。

    方小雨似乎也被眼前的景物吓了一跳,与蓝樟站在门外的街道边抬头看了一阵,微微张着嘴,随后又对了对纸条上的地址。蓝棹道:“要不要过去问问?哇,这是什么人的家里啊”

    “不用了”方小雨摇了摇头。“我就走过来看看,这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地方,现在就明白了,”

    “什么啊

    蓝樟有些无法理解,但方小雨确实是不肯过去门口问什么,他们走到路边的小山坡上坐了一会儿,下方门口大概是作为保安的人就远远的、警慢地看着他们。一般人可能会有些紧张,蓝樟对于这样的注视科是没什么压力,只是从这里看着围墙里的景色,虽然因为树木的遮蔽看不到全貌,但也可以知道,里面的确住了很了不得的人。

    “这是我爸爸的家里,据说是很大的一家子,我以前都在想到底会大到什么程度呢,现在才知道。”过得许久,方小雨终于开口,蓝樟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在高考前夕,她会想要过来这里。

    之前就知道方小雨是单亲家庭。少女那边虽然开朗活泼,并没有掩饰这方面的事情,但对于她父亲的事,自然也不可能主动提及,平日里说话开玩笑,蓝梯自然也都会尽量避免,这时候坐在这小山坡上方雨才渐渐说起记忆中的事情,有关她父亲的情况。

    “妈妈是十八岁就生下我的”说是那时候刚刚改革开放,妈妈跑去沿海地方看世界,才十七岁呢,就傻傻地遇上爸爸了,前后不到半年的时间,爸爸说要娶她,也带她来过这边几次,妈妈每次说起来,旧,尔,哇,好大的方家好多人。叉有钱叉有权力。好多都,八人物呢”那时候没见过多少世面的小姑娘。到这种地方来恐怕会紧张得不得了吧,跟回到旧社会了一样。我一直想要过来看看”

    “然后就被逼着分开了,原因我是不清楚啦,不过听说这一家子人里。掌权的是我的那个还没见过面的奶奶,很有威严的,她说不行就不行。也听外婆说,因为爸爸真正娶的那个女人家里同样有权有势,而且”因为那时候检查出来,妈妈怀的我是个女的,而那个女人怀了个。男孩”我跟爸爸见过几次,他还说什么当时是没有办法,我一想就觉的讽刺,他都决定娶妈妈了,还跟另外一个女人怀了个男孩”不过过来看看也明白了,住在这种地方的人,哼”

    “宝树你觉得我妈妈做生意做得很成功吧?其实跟这个方家比起来。根本什么都不算”呵呵。你知道吗?其实今天过来之前,我总想起妈妈说的方家很厉害很厉害什么的还没什么概念,我一直有一个想法,将来自己一定要很成功很成功,可以保护好妈妈,然后站在我爸爸和那个没见过面的奶奶面前跟他们说:你们什么都不是。不过”

    “不过过来看过之后,我刚才在想”也许没办法成功的。”方小雨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随后目光又变得坚定起来,“不过无论如何,我也一定要变得很厉害,至少绝对要保护好妈妈,一定的”

    她双手握了握拳头,随后听得旁边的蓝樟“嗯”的点了点头,左右手握拳拧在一起,将手指压得“咔”的响了几声,然后他就从旁边站了起来:“那我们去做吧!”

    “你你你”你干什么?”方小雨连忙站了起来,拉住要往下走的

    粹。干

    “打他们一顿啊,然后跑到你奶奶面前,跟她们说:你们什么都不“喂!”

    “放心啦,我是武林高手。”

    “你别开玩笑啦,下面的那些人至少都是武警特种兵什么的“没问题的,来吧来吧。”

    “啊你疯啦!”方小雨一边笑一边死死拉住他的衣袖,尖叫起“真的,我很厉害的。”

    真

    “不许去。”

    蓝樟挣扎一番,随后笑道:“那是你说不许去的哦?”“嗯嗯,我说的。”

    “好吧,你就算真让我去我也不敢。”蓝樟摊了摊手,“我开玩笑的。”

    “切!”方小雨没好气地在他肩膀上打了一拳,两人站在山坡上望着下面笑了一眸子,方小雨道:“对了,你去江海的事情我早就告诉妈妈了,回去以后我给你一个地址,你去了那边要去找她啊,有什么事情妈妈可以帮忙解决的。”

    “嗯”蓝棹点了点头,略想了想,问起自己觉得很重要的问题。“第一次去我应该送一篮苹果还是送一只西瓜?要不然,,其实我比较喜欢吃葡萄…”

    “我妈喜欢苹果”不过千万别送香蕉,她讨厌香蕉。”

    “哦。”蓝粹点了点头,“记住了。”

    阳光从天空上云层的缝隙间泻下来,远处堆积的乌云已经越来越厚了,隐约间甚至传来了雷声,天气有些闷热,大概这边也已经快要下雨了,两人又在那小山坡上站了一会儿,随后走了下去,准备回去蒲江。

    这是六月底的天气,不久之后。高考即将到来了。

    第五集完了,这一集有点短。原本也有些其它的故事情节的,因为前段时间的断更,那种感觉淡了。于是决定直接收掉。一开始就有说过,《异化》的高中阶段只走过渡。主要情节在大学。主要是因为《隐杀》只写了高中,当然也有刻意避免的成分在内。

    对于香蕉来说高中是心情难以避免的一些东西,因为我只读到这里。我是一个健忘的人,具体的记忆早已淡漠,甚至同学的名字都已经忘了许多,唯一能记住的只是某种感觉。属于高中啊,高考的那种感觉。这一章里略略地写了一点,当然看不出来也没什么,因为实在是写的有些随意。不过老实说,夹杂在方小雨的描写里,写这一章时,真是头痛肚子也痛,真正地回忆那段过去,形诸于文字时,的确有些百味杂陈

    上面这段只是对于我自己心情的一段随笔,能有共鸣的想必不多,若真要仔细地寻找什么东西,也是大可不必。嗯,都是废话,唯一有用的就是一句:嗯,下一集进入大学篇吧,《异化》也该开始写正戏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