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仍旧在下,从天空中朝下望去,整个信城小小的,像是陷在了积雪的山谷里。

    信城原本就不是什么大地方,最初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镇,人数不过几千,这几年在这里建了研究院,一切的展也因这个外人并不知道内情的研究院而来,较大的一半是镇子,较小的一半便是研究院,事实上研究院露出地面的作为对外办公的建筑也不多,区区几栋大楼承办一部分的对外业务,在整个研究院来说,这几栋大楼可有可无,不过是个掩饰。多的是作为居民区的一栋栋别墅,毕竟在这里的都是国内较为知名的学者和研究人员,基础设施方面,其实还是不错的。

    由于镇子不大,当蓝梓抵达城镇上空,也就很快地找到了约好的地方,这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雪……仍旧在落镇上不多的几条道路也开始繁忙起来各种车辆在研究院内外进进出出许多车辆一看就知道坐着大人物。当蓝粹籍着犬雪在附近降下跑过几栋房屋来到约定的衬下之后抱着保温盒的少女也正有此疑惑地望着不远处道路上的车流。

    虽然每天都有用……联系但两人其实也已经有很久没见过面了陡然看见珊瑚今天精心打扮的样子蓝棹几乎有点认出不来的感觉从侧面偏着头看了好几眼表情都有此犹豫倒是那抱着保温盒的少女望着道路上驶过的小车片刻之后却是非常自然地将目光转向了蓝粹疑惑道nbsp;nbsp;今天好多人啊。”

    珊。珊瑚。”

    见蓝猜一副认不出来的样子少女便仰着头微微撇了撇嘴唇有此无奈又有几分得意的样子nbsp;nbsp;不是啊nbsp;nbsp;我叫谢小衬你混哪里的啸厂。”

    哦。”蓝挥笑着点了点头这一下既然确定了便在那村下的长椅上也坐了下来nbsp;nbsp;看着不远处的道路nbsp;nbsp;平时没这么多车吗。”

    是啊而且过来的好像都是很有背景的人呢你看看都是好车

    还有那辆是政府的车牌你看零零零啊以前叔叔开玩笑说这种车在街上撞了人也没有警察敢拦的”

    是不是研究院出事了。”

    没有啊nbsp;nbsp;爸爸妈妈还放假了呢。”

    与珊瑚来往这么久蓝樟自然也知道了这研究院的背景谢述平跟行之薇夫妇还是其中的重要研究人员若走出了事恐怕家都没时间回。何况放假了。珊瑚这几天忙着准备见面对于研究院的事情也不是很清楚这时候回想一下父母倒的确是说过今天会来很多人开个聚会什么的。她只是一时看着好奇。对这种事自然也没有深究的想法两人坐在那儿说了几句话她将保温饭盒捧了起来nbsp;nbsp;肚子饿了吧。我们吃饭去。”

    从家里带出来的。”蓝粹看了一眼nbsp;nbsp;随便找地方吃不就好了么。”

    不行信城这里街上就二个早餐店个个人都认识的。”

    蓝粹有此讶异地望着她nbsp;nbsp;你都得罪光了。”

    是啊。”珊瑚没好气地瞥他一眼随后用力拉起了他的手

    走了走了别废话了带你去看我的秘密基地”

    几百里的路程蓝猜飞了五六个小时nbsp;nbsp;这时候的确也是累了被珊瑚拉着两人一边说话一边跟踉跄跄的朝前走不多时消失在了漫天的雪幕当中nbsp;nbsp;同一时刻一辆停靠在路边的红旗轿车里穿着笔挺的寸山装年纪大概是一十多岁的男子正在看报朝这边望来了一眼随后将报纸翻过一边朝前方的司机抬了抬头nbsp;nbsp;走吧。”坐在他身边的娴雅女子则几乎是将眼睛贴在了窗户上望着那两道身影的消失男子说话时她才回过了头nbsp;nbsp;少白那就是蓝长的儿子。他怎么会来这里的。”

    正在看报纸的男子便是如今界碑的领导者方少白至于他身边的女子大多数人若是看到她的样貌必然都会为之大吃一惊。

    女子的真实年龄是一十一岁。但看起来却远比这年纪要只是虽然显得年轻此时她的举手投足之间也很能给人安静与娴雅的气质这位名叫薛若雅的女子曾经是十几年前香港影坛颇富影响力的女星之一由童星到女星一路星途顺利然而就在她大红大紫声望几乎达到最巅峰的时刻nbsp;nbsp;忽然传来了息影的消息。

    此后时她的行踪各种各样的猜测都有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除了有一份八卦利物因为伪造照片弓起过大众的口诛笔伐以外那之后她的照片再没有出现在任何面向大众的利物之上。因此也很少有人知道。她在九零年息影之后便去了内的。嫁给当时的一名军官并且在十年之后随着这位军官的升迁成为一名少将夫人。

    这时候这位少将夫人就饶有兴致地看着旁边丈夫的脸色方少白合上报纸转头看了看人影已经消失的方向小车已经平稳起步了

    大概走过来陪珊瑚小朋友过元旦吧。”

    那个女孩就是珊瑚。谢老的孙女。听说是个小天才。”

    是啊。”说起谢珊瑚方少白摇头笑了笑nbsp;nbsp;就是天天才了信城基地的程序又快被她破解到核心内容了nbsp;nbsp;两个月内又得换系统真是乱来。”

    薛若雅望了他一会儿笑道nbsp;nbsp;你挺高兴的。”

    值得高兴。”方少白微笑着点了点头。

    你这么关心家安为什么不想办法跟他相认输他说清楚以前的事情。”

    方少白看了妻子一眼nbsp;nbsp;如果是九八年以前我大概会说的那时候他一个人在外面无依无靠的可惜当时找不到他nbsp;nbsp;后来他能安定下来。过得也挺开心的就没必要了。如果真的让他再跟我跟羽然他们认识结果大概还是会进入这个***。长当年说我们现在打生打死为了将来的那一辈人可以过的安稳一点。夫人跟他是因为家安联事情闹翻的他去世之前惦记着家安nbsp;nbsp;私下跟我说nbsp;nbsp;或许自己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nbsp;nbsp;”

    想起当年的事情nbsp;nbsp;他伸手轻轻揉了插额头妻子伸过手来时他摇了摇头露出一个笑容nbsp;nbsp;没事。”

    你都没跟我说过蓝长跟蓝夫人有冉翻的事情。”

    知道的人不多那几年也不太适合说。”方少白道nbsp;nbsp;因为家安进研究所的事情nbsp;nbsp;当时在这方面的研究我们赶不上别人长时事情看得很重他的能力可以看出一部分有异能的人当然有时有错他将家安送进去的时候大家都以为长是看错了因为是自己的孩子所以认为他特妹nbsp;nbsp;大概也是有的nbsp;nbsp;”

    研究事情特例比常态会更具有启性一个很特别的异能哪怕没什么用或许时研究的帮助会更大时稳时不稳的能力反而比一个能自由掌握的能力更具有研究价值。听说当时家安那孩子的一此数据的确跟普通人不同几虽确室的东西如果是一般孩耳或许就会直接被送回出且会开点补药吃之类的可是家安因为长认为他有异能的可能性很高就这样被留了两年nbsp;nbsp;”

    研究所啊保密措施很严格nbsp;nbsp;日子很枯燥的当时大家也没什么研究基础就是摸着石头过河总有此研究办法不那么好受长的几子。虽然没什么大事但每天吃点药。弄不好就拉肚子啊nbsp;nbsp;吃不下饭啊。烧了就打针这样那样的。夫人人又聪明也是很明理很豁达的人nbsp;nbsp;跟长结婚十几年几乎没吵过架nbsp;nbsp;可第一次过去看就直接跟长闹翻了哪个当母亲的能受的了儿子这样啊何况当时家安根本就是个普通人nbsp;nbsp;两年的时间还没有结果呢就出了那种事nbsp;nbsp;”

    家安没了后来夫人也因为被波及到去世了长当时如果真想退一步本来也是没问题的我觉得他nbsp;nbsp;大概也是有点nbsp;nbsp;有点伤心吧nbsp;nbsp;”他点点头nbsp;nbsp;又笑了笑所以他能活着确实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丈夫平日的话不多这此年来。算是临危受命nbsp;nbsp;撑起这么一个大摊子。他又年纪轻要处理事情让人信服可不只是有着长胜不败的战绩就可以的。结婚十年以来薛若雅大概也知道或许只有在谈起他以前最敬重的那位长时这位在外人口中被称为修罗王的男子才会短暂地放下包袱代入另一个人的位置。去思考自己应该如何去做。

    不过在那位名叫蓝家安的少年还活着的消息被确定之前nbsp;nbsp;即便是这此事情他也很少跟自己提起。这几年来局势渐稳他的威严也已经在界碑中建立起来大概也是原因之一。不过即便过去了十年丈夫对自己的定位也始终是一个战士。而并非合格的掌舵人这点自己也是明白的。侧如这次过来信城举办这种协调各方面关系。顺便筹款啊飞整合资源之类的聚会nbsp;nbsp;丈夫之前就不止次的抱怨过nbsp;nbsp;我哪懂这个啊。”

    现在虽然不像几并前那样抱怨了。但心里多半还是有点不爽的。

    归根结底异能这种东西还是生活在暗处的幽灵国安二十一局虽然在某此时候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必要时可以调动最为庞大的资源但那也是必要的时候而真正深入体制。在各方面拥有巨大影响力的成员却并不多。国家上层虽然明白这方面事物应当享有的优先权几乎等同于原子弹的级别但即便是研究原子弹这种事情也不可能享受无穷无尽的资源国家还得展。运作人们还得生活已经给予了必要的资金。如果想要更多我不阻止你但是你得自己去想办法了经济社会。这也是可以想见的事情。

    因此虽然目前有着某个主要的研究方向但通过异能各种各样的研究分支也已经衍生出去大多是集中在药物。养生。乃至于令人长生不死之类的学科上而研究让普通人获得异能的方法并且给予某此知情人以优先权nbsp;nbsp;也算是圈钱的名目之一。

    而既然别人出了钱nbsp;nbsp;提供了资源那么偶尔布一此结果展示一下研究进度当然世是非常必要的事情nbsp;nbsp;方少白这种将军级别的人物必果能出现一下自然也能增加不少的说服力。

    小车在风雪之中逐渐驶入前方的研究基地大门同一时刻蓝粹与珊瑚沿着积雪的田地上了山进村林半山腰上一个有着老日围墙的院落映入眼帘仔细看看却是个青瓦灰墙的老日尼庵这时候看起来。自然也已经如同陷入了积雪中一般。

    这就是你的秘密基地啊。”蓝粹看得目瞪口呆。

    现在只有这个地方可以休息啦。”

    尼庵的门口有块匾写着庵堂的名字积尘庵。无论如何蓝挥觉得这名字似乎有此怪怪的珊瑚提着饭盒与保温壶直接推门进去庵堂不大小小的前堂不见人影供着一尊观音菩萨香火缭缭地扫得倒是挺干净从侧门过去便是后院。廊檐与院子都被积雪覆盖了院子里有一棵被积雪压弯了的村侧面是一小片菜地。一间房里亮着灯光。从侧面过去时从窗户里可以看见里面的情景。与蓝粹看电视想象的有关尼姑的清苦生活不同这里看起来是个普通人家的房间书桌上排列着各种书籍台灯飞插满了笔的笔筒房间中央燃着火炉大概因为天冷一个有着一头乌黑长的女人趴在被窝里看书嘴里还叼着一支笔察觉到有人那女子抬起了头大概也是与蓝挥差不多大的年纪模样清秀因为看见是个男人她微微有此错愕然后就看见了拍打窗户的珊瑚。

    慧nbsp;nbsp;灵师太不在吗。”

    隔着一道墙珊瑚抬高了声音说话片刻里面错愕的少女点了点头。清脆的声音传出来nbsp;nbsp;师父早上出去了”

    哦我用用你旁边的房间”

    哦。”那少女叼着笔。呆呆地看珊瑚牵着同样有此错愕的蓝粹走了过去。

    那个是nbsp;nbsp;”看着珊瑚驾轻就熟地推开旁边的房门蓝棹小声柑

    道。

    哦是这里的小尼姑啊法号慧灵我有时候叫她慧灵姐。”绷瑚笑了起来用手哗哗在头上来回划了两下nbsp;nbsp;带修行的今年读高一。快要考大学了呢nbsp;nbsp;跟蓝樟你一样哦。这里就住了两个人师太跟她。所以空房间很多的。”

    呃不会是因为你们关系好。所以珊瑚你才剃光头的吧。”

    怎么可能我去年才认识她因为我是光光头所以我们才认识的啊nbsp;nbsp;那个老师太总是想叫我出家当尼姑。”珊瑚嘻嘻地笑将餐盒摆在了中间的桌子上随后从床下搬出炉子来拿着火钳出了门不一会儿。夹着一颗烧着的荔蝶回来了生起了火nbsp;nbsp;来吧我肚子也饿了我们吃早餐nbsp;nbsp;”说着又像是记起了什么nbsp;nbsp;啊nbsp;nbsp;时了nbsp;nbsp;慧灵过来吃东西啦”

    那边房间传来了响动片刻迟缓的脚步声响起在门外一颗头忽的从侧面探了出来名叫慧灵的带修行的小尼姑在门边朝里面看着看看珊瑚又看看饭盒里的荷包蛋。腊肉之类的食物随后看看蓝粹又看看珊瑚最终目光还是定在了正在房间里招手的珊瑚身上微蹙了眉头nbsp;nbsp;似乎有此不爽。

    进来啊”珊瑚招着手。

    女子的身影终于在门口完全出现她只是无言地站在那儿随后啪的一声双手惑十做了个阿弥陀佛”的鞠躬动作像是机器人一般的一转身头也不回地走掉了。珊瑚愣了愣蓝粹也一直呆呆地望着这一幕。

    珊瑚放下手望望蓝粹nbsp;nbsp;随后撇了撇嘴。

    切假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