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信城已经连续下了好几天的雪了,粉红色的企鹅闹钟响起来时,穿着睡衣戴着睡帽的少女陡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眯着眼睛怔怔地坐了好一会儿,随后才碰的拍下了闹钟的停止按钮。

    “唔……”

    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刚满十四岁的少女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了下来,迷迷糊糊地穿鞋,然后迷迷糊糊地开灯,迷迷糊糊地往门外走,然后……“碰”的一声撞在了还关着的门上。

    下意识地退后两步,双手捂住了额头,少女没有叫出来,只是眼睛微微睁得大了点,神情微微有些迷惘,也不知道是在想自己为什么这么早起来还是想为什么会撞在门上,随后,渐渐地睁大了眼睛,陡然回头看了看闹钟,拉开门跑了出去,静谧的别墅走廊里响起轻巧而急促的脚步声。灯光从别墅一角亮了起来。

    轻盈而细微的响动,惊醒了别墅主卧中睡着的母亲,行之薇同样是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侧了侧身听着外面的响动,片刻,她也揉着眼睛坐了起来,下床之后走到门边。轻轻将卧室门拉开一条缝,微光从门缝渗了进来,她偷偷朝外面看了一会儿,又有些疑惑地回到了床上。身边的丈夫侧了侧身,闭着眼睛咕哝了一句。

    “珊瑚起来这么早干什么?”

    “不知道,在妹房呢。”

    丈夫砸了砸卑,继续睡,过了大概十秒钟,才忽然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眨了眨:“不是没睡吧?又在做什么奇怪的实验?”

    “昨晚八点就睡了。”

    “是不是做梦梦到什么奇怪想法了?”谢述平望了望床头柜上的时钟,“才四点钟,她以前都是晚睡晚起,怎么今天这么早”不行,我去看看。”

    他掀开被子下了床,拿起床头柜上的眼镜戴上,同样走到门边拉开一条门缝瞧了一会儿,疲倦地回到了床上,眼中疑惑未减。

    “怎么样?”行之薇问道。

    “在厨房煎如”

    “没放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进去吧?”行之薇想了想,“是不是打算出去整人?不行”我得出去看看,要是骗谁吃下去了可不得了。”

    “别瞎想,女儿做事有分寸。这种事情不会乱来。”谢述平拉住了又要起床的妻子,好不容易放个假,两人昨晚又睡得晚,此时疲倦得不行,“睡吧睡吧,都快累死了。”

    “可是

    “睡了,别瞎操心,女儿就算整人也有分寸”不过女儿以前的确没进过厨房吧?”

    “没印象,,唉,不管了,睡觉睡觉,”

    “嗯,睡觉,”

    话是这样说,仍旧疲倦欲死的两夫妻闭上了眼睛,片刻,各自翻了个身,又有人将眼睛睁开,听着外面的动静心神不宁地想了一会儿,十几分钟后,谢述平再度坐了起来,拿起眼镜在门边偷瞧了一会儿,回到床上时,看似睡着的妻子低声咕哝:“怎么样了?”

    “饭快好了,”

    “哦。”

    接下来卧室安安静静,偶尔响起翻身的细微声响,又过了十几分钟。行之薇下去看了一会儿,回来报告情况:“青捞炒肉,挺香的,好像还蒸了腊肉。”

    “上次齐博士送给我们的那些?”

    “像如”

    “那腊肉挺贵的。”

    “睡吧。”

    “嗯,睡,”

    接着睡,又是十几分钟,厨房里的声响消失了,两夫妻又睁开眼睛。过得半晌,方才叹口气,一块下了床,先是拉开门看一会儿,随后才有如小偷般的踮着脚步出来。厨房里有些灯光,另外的微光来自于浴室。

    “在洗澡。”行之薇小声说道。

    谢述平鬼鬼祟祟地指了指厨房灯光倾泻出来照亮的餐厅一角,桌子上放着一个三层的保温餐盒,一个保暖壶,显然就是女儿方才的劳动成

    了。

    两夫妻悄悄地走到旁边,将餐盒打开了看,煎鸡蛋、青橡肉片、豆技蒸腊肉、炒白菜,四样菜占了餐盒的两层,最下层是煮好的米饭,看起来质量虽然算不上顶好,但总算是差强人意了,保温壶里则是紫菜蛋花汤。

    行之薇拈了一小片肉片放进嘴里。谢述平本想阻止,奈何动作太慢。对方已经嚼了两下咽下去了。他压低了声音:“就这么吃啊?你都不知道是不是整人的。”

    行之薇望着他小声道:“味道还不错,何况就算整人,顶多也是泻药,吃一小片没关系的。”

    “你对女儿还真放心”谢述平口中是这样说,自己已经走到一边拿了一双筷子,犹豫了一会儿。直接夹了一个荷包蛋,当即被妻子试图阻止。

    “开玩笑,她才煎了三个蛋,你吃一个?”

    “有什么关系,女儿第一次下厨的成果,我做老爸的当然有资格享用。”

    “你又知道是第一次了,有这个成果,肯定练习很久了。”

    “这个不是问题重点

    两人正小声争论,浴室那边忽然传来了一阵稍微大的响动,两人彼此竖起手指,“嘘”的一声,谢述平盖上了餐盒,拉着妻子小心地回房,当关上了门,妻子还用手指着他身侧,因为丈夫手中还拿着筷子,夹着那只荷包蛋。

    “会被女儿现的

    “现就现。”谢述平在床边坐下,“你不要?”直接就咬了

    “我要一半。”

    两人坐在床边分吃了那个荷包蛋,谢述平将筷子放在床头柜上,拿出纸巾擦了擦嘴:“感觉还不错哦。”

    “你等着拉肚子吧。”行之薇瞥他一眼,也扯了张纸巾擦嘴,门外再次响起脚步声时,两人已经睡回了被窝里,房门被悄然推开时,床上两人全身一震,闭眼装睡。

    门口,珊瑚探了头进来瞧了一会儿,确定父母在睡真之后,踮着赤足走了进来,待到她背对两人时,被窝里的谢述平徒然伸出一只手,将床头柜上的筷子抓进了被窝里。

    小偷儿小心地在母亲的梳妆台前寻找着什么东西,几分钟后,抱着一大堆瓶煎罐罐出去了,门关上之后,被窝里的两人才松了口气,行之薇皱了眉头:“你把筷子拿被子里了!”

    “被现怎么办!”谢述平不示弱,随后望了望门口,“女儿拿了你的化妆品?”

    “嗯

    一阵沉默,片玄,才有百味杂陈的声音想起来:“女儿有男朋友了?”

    “呃,大概是吧行之薇皱了皱眉头,“不是早知道了么,去年”不,前年,老是看什么言情小说。还看心理学之类的,都不知道她懂不懂,那时候大家不就说她有小男朋友了么”你现在来大惊小怪什么,”

    话是这样说,行之薇的声音也有些怪。谢述平就更加是有些语无伦次的样子。

    “可那时候不同啊,那时候”那时候她才十二岁,现在她十四了,十二岁,十二岁才是女孩子吧,现在可不走了,交男朋友,现在太早一点了吧”不行”。他说着。掀开被子又坐了起来,行之薇在后面拉住他的睡衣:“你干嘛!”

    “我nbsp;nbsp;”。谢述平想了想举了举手上的筷子,“我”我要再吃一个”。

    这觉悟来得晚了,推开门时,餐桌上的餐盒与保温壶都已经不见了,同一时玄,珊瑚在自己的房间里再次检查了餐盒,看到荷包蛋时,不禁皱了皱眉。煎三个的来着,平日里学东西,做实验,数据很清楚,但这之外的事情。就实在有些迷糊,想来是自己忘记煎了。

    放好餐盒与保温壶,开始从衣柜里找衣服,随后用妈妈的化妆品开始给自己做打扮,她平日里是不管这些的,想睡就睡想起就起,这时候算是临时抱佛脚,昨晚睡觉的时候她甚至还给自己敷了张面膜,这时候已经在被窝里成皱巴巴的一团了。

    继承了行之薇美貌的谢珊瑚最近刚满十四岁,气质介乎女孩与少女之间,身高到是已经有一米五八。此时打扮过后,映在镜子里的是一张纯真可人的小脸,穿着白色冬装的身材依旧显得干净利落,归功于平日里东西吃得少脑袋消耗多而形成的苗条或者说消瘦,红色的小长靴,白色的毛线帽,两团绒球从脸侧垂下来,她围上粉红色的围巾,在落地的镜子前看着如同洋娃娃的自己,做了个张牙舞爪的造型之后,嘻嘻地笑了起来。

    六点,外面仍旧天黑,城市点点的灯光之中,雪仍旧在下,白雪皑皑的一片,下方疲倦的夫妻俩光明正大的起床了,果不其然,随后他们便听到了女儿今天要跟朋友一块出去玩的消息。

    “可是今天有很多叔叔伯伯要来玩哦,能问不懂的问题还能收到很多红包,不留在家里吗?”谢述平利用求知欲与金钱欲不甘心地做着。

    “你们这么多大人,我一个小孩子很无聊的啦。”

    “也有小朋友过来

    “我不是山朋友了

    “呃,年龄差不多的,”

    “我又不认识。”珊瑚提着餐盒与保温壶拉开房门,风雪灌进了暖洋洋的空调房,路灯的灯光中雪片纷飞,“走了,爸爸妈妈再见。”

    “等等等等谢述平皱着眉头追了上去,在门口掏出了钱包拿出一百块钱,“呐,出去买点好吃的东西。”

    “我身上还有钱珊瑚睁着眼睛不怎么领情,谢述平没好气地将钞票放进了女儿的衣兜里:“好了。小心注意安全。”说着,又有些不甘心地望了那餐盒一眼:想再吃一个荷包蛋”

    女儿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小区道路的尽头,谢述平吐了一口气,悻悻地回去客厅坐着,看了一眼正在厨房忙砖,瞥了他一眼的妻子:“之薇。知逝世界上最无奈的事情是什么吗?”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了。”知性的妻子摇了摇头,谢述平则是点了点头:“女儿第一次做饭做菜是为了她的男朋友,想吃一点都得偷偷摸摸,才十四岁,没有证据”又不好怎么说她,她出门还得塞一百块。最无奈的是。

    他耸了耸肩:“最无奈的是她还不怎么领情,”

    世界上最无奈的那对尖母在别墅中开始吃早餐,不久之后,七点,飘雪的天幕开始朦朦地亮起来,远远近近的房舍、道路都是安安静静的。只有少数的几户人家开始亮起灯光。路边约好的、积雪的梧桐树下。像是洋娃娃一般的少女抱着保温餐盒坐在长椅上,抬起头等待着那片灰蒙蒙的天色中家人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