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放学,蓝粹收拾起书包。一路出了校门,沿途左顾右盼的,偶尔站住盯住某样东西,聚精会神地瞪一会儿。

    他在练习新异能。

    一年多的时间以来,在珊瑚种种妙想天开的意见之下,对于能力的操纵其实已经纯属了很多,也大概研究出了好几种新的能力转变,感冀上,自己差不多就快无敌了,当然这个想法只是偶尔鼎,没敢付诸实践。

    他的能力比较奇怪,似乎属于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类型,只要理由似是而非,自己能够明白,或许就能歪打正着。譬如说,只要他能具体地模拟一个特殊的电场,就能产生碰场,让金属乱飞,或者悬浮

    当然这些精细的控制对于脑力的要求极高,对于理解能力的要求也很极端,珊瑚可以将事情的原理说给他听,但是能不能做到,还是得看他自己的,类似一年多以前手穿过墙壁然后让墙壁化为粉末的事情至今还不能重现,珊瑚之前认为很可能是什么高频震动,但后来还是自己否定了,认为很可能是变成了与那个幽灵女人一样的状态。

    大部分的尝试其实都是失败的,当然,能成功几个,就足够令人高兴了。珊瑚最近似乎在看什么结构学之类的书小女孩在研究加强他的能量罩,按照她的说法,如果能到达终极状态,应该可以形成包括攻击、湮灭、滞留、保护之类的好几个层次,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带尖刺的乌龟壳一样,一旦形成循环,达到平衡状态,到时候他需要做的,就是看见什么敌人就直接撞过去。这种想法听起来真是”

    好笨哪。

    亏他上半年的时候还辛辛苦苦地根芥末学过几个漂亮的武功套路,准备配合自己的高,以后遇上坏蛋用用“佛山无影脚”之类的武功显摆一番来着。

    最近在想的这个能力他没有跟任何人说,纯属自行研究,因为说起来。真是太邪恶了。

    透视眼。

    这锻炼暂时还没有头绪,因此需要做的其实很简单,无非是盯着什么东西心里拼命想:“看到里面看到里面看到里面”

    利用感知能量的流动他现在也能做到一定程度的透视,但必须是能量流动剧烈的地方,譬如电缆电路之类的,进入某栋大楼,只要他援引。电线的分布就会像大楼的血脉一般反应到他的脑海里,就算别人关了开关,他也可以操纵电能聚集过去,金属分布一目了然。但要感知生命,感知人体还非常困难,所以他最近就想着要试试。

    进入高三这几个月来,他放学后向来走得比别人晚,这时候已经没有了大量放学的人流,他一路上瞪来瞪去的,只是做做努力,暂时倒也没有成功的指望,盯盯垃圾桶之类的东西。出了校门走到街上时,又瞪着路灯杆看了一会儿,里面的电线他倒是感受得到,但要真正看到却不可能。路上人流来往,偶然间也能看见穿着入时的女子走过,他算是逮什么瞪什么,一名漂亮的女子从侧面过去时,他下意识地盯住了她。试图看穿她的衣服。

    方向、距离,看进去看进去看进去。

    徒然间,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了。

    一扭头,碰地撞在了电线杆上。

    色狼!

    马路对面,方小雨有些郁闷地眨着眼睛,看着这一幕。

    她这几天没有去学校,虽然母亲也说过了要请谢宝树一顿饭,然后再好好谢谢他,但母亲伤还没好,要约也不在这一两天,今天没事从这边路过,看见宝树正走在路上。她还在后面叫了一声,然而对方根本没有理她,只是盯着一个女人看,两人擦肩而过时,头几乎扭成了九十度,然后就直接撞在了电线杆上。看起来撞得比较厉害,捂着头就蹲了下来。

    心中骂过一句之后,看着对方蹲在地上的样子,方小雨也不由得有些好笑,从道路这边穿过去,走到一半时,才真觉得有些不对。只见对方双手在地上摸着什么,丢了东西?不对,撞到眼睛了?

    “谢宝树,你怎么了?”

    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去,蓝樟也扶着电线杆站了起来,两只眼睛拼命眨,但看来什么东西都看不到。他扭了扭头:“谁、谁?”

    “我啊,方小雨啊。”挥了挥手。方小雨注意着对方的眼睛,“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没事

    “你看不到了?撞到眼睛?”

    “没和,”

    蓝樟朝旁边挥了挥手,差点碰到方小雨的胸口,少女徒然间抱住胸口往后跳了过去。

    色狼!

    回想起对方方才的表现。她心中想着,说不定是装的,专门占便宜”不过看着又实在不像,蓝粹此时扶着电线杆,皱着眉头,陡然间还用头往电线杆上撞了一下,焦躁不安的样子。实际上方小雨倒是不知道,这已经是非常努力地压抑住心中不安后的表现了。

    蓝樟正陷入空前的混乱当中。

    这次真的玩出火来了。

    什么都看不到,怎么会变成这个。

    以前的时候珊瑚就曾经说过。他的能力来得太容易了,因为这样,反而要谨慎谨慎再谨慎,特别是有关身体的,一个不好,自己的身体承受不来,反而会被这股力量把自己的身体弄到崩溃。但这个没有关系到身体啊,不过是透视而已,,

    安静下来、安静下来。

    一边随口敷衍着方小雨,他一边深呼吸了几次。眼睛看不到了,为什么会关系到眼睛的?透视,跟透视有关”他一遍遍地回想着方才的感觉,是个美女,难道说天上有神仙?自己想要做太邪恶的事情,就被惩罚了?

    人能看到东西的原理应该是光,对了,光通过折射,先触碰到物体。然后反弹到人的眼睛里,必须有光,衣服里面没有光,所以什么都看不到我一直在想看进去看进去“是给眼睛做了暗示,难道是让眼睛只能接受那个地方反射出来的光了?

    扶着电线杆努力想了好几分钟,他才想了个看起来靠谱的理由出来。再次在心里做着暗示,让眼睛变正常,随后果然能够看到东西了。这时候方小雨正扶着他,想要帮他看眼睛。

    “不用了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我能看见了,我能看见了”呃。方雨,怎么是你?”

    “呃”方小雨愣了愣,随后,察觉到两人似乎生了不少身体的接触,徒然间脸上一红,退开几步,“你刚才装的吧”好色。”

    “我?”蓝挥眨了眨眼睛,“什么啊?对了”你从医院出来了?没事吧?”

    “没事了。”抚了抚头,方小雨笑了笑,毕竟是救命恩人,总不可能为了这点事情生气,何况刚才的事情想起来真听不靠谱的,只要是有点智商的色魔都不会做出这么不靠谱的事情吧,“对了,我要谢谢你,救了我和我妈妈。”

    “你妈也没事了吗?”

    “没什么了。”方小雨贞点头,“不过现在还不能下床,妈妈说等她伤好一点,我们要请你吃饭,本来说要给学校送锦旗的呢”

    “千万别!”蓝樟连忙挥手。

    ,现在还只给校长和班主任打了电话

    “啊…”

    蓝樟可不喜欢成为公众人物,并非是不想出风头,而是因为他毕竟是有异能的人,如果注意到他的人太多。许多事情或许就会变得很不方便。当下连连挥手。不过,这样的推拒看起来还是晚了,各种麻烦的事情。在不久之后便接踵而来。

    口头的表扬,通报全校的表扬。见报乃至于在班上做报告之类的,他是个好学生,对于老师的要求一向没什么抗性,那边给份东西给他让他照着念也就只有照着念了,类似救人的时候想起雷锋叔叔之类的事情啊,念得他面红耳赤。谁信啊这个?蒲江报社也来采访过他一次,吞吞吐吐地说了些东西,之后见诸报端的言辞却根本不是他说的那些。估计是找老师做了一番润色。

    这等规模说大不大说小不但实在是挺烦的,一个月后方小雨的母亲出了院,请他去家里吃了一顿饭。蓝锋有点拘束,最深刻的印象自然是方小雨的妈妈看起来好年轻啊,然后方小雨的外公外婆很慈和。她们一家人住在山脚的老屋很古朴很漂亮之类的,方小雨的妈妈姓张。据说在江海做生意,属于蓝樟不怎么懂的金融行业,话不多,但给人的感觉很好。

    一个多月的时间,在学校里与方小雨大抵也熟络起来,实际上早已经是三年的同学,要说陌生也不可能。但蓝樟这人在高中生中算是比较别扭的家伙,心中有秘密,平日里就不怎么放得开,再加上阅历与普通人不同。人不主动,又不怎么放得开,就算内心也并不是刻意想要这么孤僻,自然也交不上什么熟捻的朋友。这次因为车祸的事情,方小雨跟他接触也就多起来,平日里算是有了一个可以说话聊天的朋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方小雨对他有偏见,老是认为他很好色之类的。

    这在男女之间算是比较忌讳的话题。不过话说出来,开过几次玩笑之后,也就变得没什么顾忌起来。方小雨本来是个比较开朗的女孩子。时间进入冬季,两人中午吃去吃饭的时候,互相的聊天也就变成了这样:

    “喂,宝树,你觉得那个女的怎么样,漂不漂亮?”

    “冬天穿裙子,会很冷吧?”

    “可是很漂亮啊。”

    “我觉得旁边那个穿红衣服的更漂亮一点。”

    “哦。”方小雨点点头,瞥他一眼,“色狼。

    蓝粹就郁闷起来。

    时间就这样过了十二月,随后也将二零零零年抛在了后方,二零零一年元旦,学校放了一天假,对于此时每周只放半天假的高三学生来说。这也算得上是难得的假期了。那天凌晨两点,夜空中犹然放着姹紫嫣红的烟火时,蓝粹背着个小背包飞上了夜空,朝着数百里外的信城方向疾飞而去了。

    之前与珊瑚约好了,今天要去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