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情在日后如果被揭晓。面对着郭莹的时候肯定会很麻凹,隐既然已经事已至此,大侠和前辈高人的身份自然就只能扮下去了,反正”自己也只是一番好心嘛,如果好好说,想必郭莹也是可以理解的。何况那种看着别人一方面对自己虚假的身份恭恭敬敬,另一方面又在评价另一个自己的感觉,也的确是蛮有趣的。

    蓝棹没有学过犯罪学。不知道许多人就是在这种邪恶的满足感、罪恶感与侥幸心理的交织之下一步步的逐渐陷入深渊的,也不知道珊瑚每次都殷勤地为他来针对郭莹的练资料实际上也有着某些不可告人的小心思,一边想几句看起来很厉害又很故弄玄虚的答复句子,顺便将珊瑚的建议高姿态地过去。心中鼎一番郭莹大概又更加崇拜我了吧,虽然未必是真实的自己,但也忍不住窃笑不已。

    被美女这样子崇拜的感觉。的确是太棒了。

    与珊瑚交谈着最近的一些事情,给郭莹的邮件也在用词上尽量做了一番思考和斟酌,大概上了几分钟,远在江海的芥末也上了线,蓝樟从书包里拿出试卷来,准备跟出题的芥末对答案。同一时玄,比他要早一步离开学校的方小雨经过了电脑室的门口,朝里面看了一眼,随后离开了。

    她已经在附近的街道上转过了一圈,这是第二次经过这个电脑室的门口了,夕阳渐没,天已黄昏,她回到学校门口继续等待着说过要过来接她的人,心中在直接掉头回家与继续等待的两个选项中挣扎着,还是再等等吧,她想。

    少女站在校门口,看着夕阳落下了西方的群山,附近的街道上开始亮起路灯了,连续下了好几次决心,她才觉得,对方恐怕是真的将今天的约定给忘记了,正准备直接回家,一辆名贵的小车才从街道的那边飞驰过来,少女叹了口气,垮下了肩膀,看着小车在她的身边刷的停下,车窗摇下,驾驶座中戴着茶色墨镜的女子朝她做了个抱歉的手势。

    妈,你可以再来晚一点的”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本来想要早点出门的,但是总公司那边打了电话来,出了点问题,就弄了个电话会议,光顾着骂他们了抱歉抱歉…”

    虽然被方小雨称呼为母亲,但车内的女子打扮颇为年轻时尚,加上妩媚娇小的面容,看起来给人的感觉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年纪,这时候说话语轻快,说是母女。给人的感觉倒像是平日里沟通很好的两姐妹。作为好学生与乖乖女的方小雨翻了个白眼,走到小车另一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早就知道不该时你抱有太多期待”

    “看来得给你买个手机才行了。”

    “不要,学校不许学生用手机。

    方小雨摇了摇头,随后从书包里拿出一张成绩单,“呐,段考成绩,全班第一,全校第二。老师说这个成绩可以考北大了。”

    驾驶座上的女子瞬间瞪圆了眼睛,取下眼睛,拿着成绩单啧啧啧啧地看了好几遍:“太棒了太棒了,不愧是我的女儿,继承了我的优良血统,方家的那帮势力眼如果看到这张成绩单会羡慕死,不过先不给他们看,等到你拿到了清华北大的通知书,咱们俩再去显摆,哈哈哈哈,为了表示歉意,今天小雨你要怎么样都行哦,作为模范妈妈的我破例一次也没关系,带你去酒吧叛逆一次”

    “妈,你怎么总是这么不正经!”

    “因为平时太正经了。好不容易看见我的宝贝女儿,当然要放松一下。”女子戴上墨镜,随后又打量了一番成绩单,心满意足地抱在怀里,随后折好收起来:“哈哈。成绩单”归我了”

    片玄小车在路灯的照耀下缓缓起步,载着久别重逢的母女俩驶向来时的方向,负责驾车的女子兴高采烈地说着话小车转过两个街区,度开始加快,随后在前方的十掌路口,一辆闯红灯的小车从前方驶了过去,女子慌忙转动了方向盘。随后,在高行驶中,与停在对面路边的一辆卡车轰然撞在了一心…

    走出电脑室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蓝粹背着书包准备回去市,满脑子还是解不出来的数学题。

    经过十字路口的时候,现前方出现了一场骚乱。稍稍走近,才现原来走出车祸了,这边路口常常有人不遵守交通规则,出车祸是常事,这时候许多人站在路口附近的街道边看着,那辆与

    ,小面相撞的小车车头已经扭曲变形了,正在不断地冒那一则。车祸大概还只生在两三分钟前,在一名交警的带领下,几个,人正在车边忙着救人。副驾驶座上的少女已经被救了出来,身上染着血,精神似乎还有些恍惚,他这才现,那居然就是方小雨。

    原本以为她比自己走得早,应该早已经到家了,现在回想一下,出校门的时候倒的确看见她在那儿徘徊,像是在等人还是在干什么。如此一想,他穿过马路跑了过去,交警将她放在道路边,便与其它人再去了小车边。人群中有人跑了出来,说着:“我是医生。我是医生,大家散开一点,准备查看方小雨的伤势,这时候方小雨也渐渐开始清醒,蓝樟站在旁边。只听得她在说着:“妈妈”我妈妈还在车里,你们去救她,求你们去救她”随后挣扎着站了起来,便要跑去小车那边,与此同时,那边陡然传来喊声:“大家小心,要爆炸了一时间,连同那名交警。其余的人都朝周围跑开,远离了那辆小车。

    这时候朝那边望过去,只见在路灯之下,相撞的两辆车车底已经有油开始淌了出来,似乎不止是这辆小车,它从侧面撞上了那辆大卡车,连卡车的油箱都受到了波及,正在不停漏油小车的车身中还在冒烟,不时出响声,眼看就要爆炸,这时候根本没人敢再过去。方雨似乎也意识到母亲的情况,陡然间大叫了一声。挣脱了拉住她的人,朝着小车那边跑过去,没跑出几步,又被那名交警挡住了:“要爆炸了,你不能过去!”

    人声慌乱而嘈杂,两辆相撞车辆附近店铺里的人都在奔跑远离,混乱不堪,有人大声喊着,少女被人拉住,陡然间便哭了出来,声音尖锐:“你们放开我!求求你们救救我妈妈,,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救我妈妈”

    这样的时候,少女犹如野兽一般的挣扎着,陡然间一口咬在那交警的手上,冲出了阻挡,在地上摔了一跤,还没等人再拉住她,她已经再度爬起来,冲向了那随时可能爆炸的小车。

    “妈妈、妈妈,”她冲到驾驶座的车窗边。努力地想要将母亲拉出来,母亲的精神仍旧清醒,这漂亮的女子大声地在向她喊着什么,杏目圆睁,俨然就是在公司言辞俱厉骂人时的神情,然而她说的什么,她都听不到,只想将她从车里拉出来。后方的人也在喊了:“要爆炸了,她的腿被卡住了小伙子你别过去,”

    方小雨听不清太多,但这个时候,她也的确看到了母亲被卡在驾驶坐下挣扎得鲜血淋淋的腿,以她的力量,对于已经变形的车体根本无能为力,就在这时。她看见母亲的面孔变得有些狰狞,被鲜血染红的双手徒然都朝她推了过来,还大声地喊了一句什么,在这巨大的推力下,她脚下踩着流淌的陡然一滑,整个身体都被推出了几米之外,翻滚在地。

    脑袋里嗡嗡嗡的响,这个时候,什么都想不清楚,不知道大家在说什么,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对她生气,为什么有那样的表情,救人啊、救人就好了啊、为什么不来救人呢,,四周人影、车影、灯影都在晃动,她挣扎着从地上抬起头来,几米之外,被困在小车里那柔弱的母亲眼神已经变了。只是望着她,露出了快要哭出来的眼神,这样的眼神,她只在年纪还小的时候,在极为偶然的情况下才见过一两次。

    然后,倒在地上的少女,看见了火光徒然从车底呼啸而出,朝地面蔓延的情景。深入骨髓的寒冷徒然涌上来,几乎另得她的整个灵魂都定格在那一瞬间。然而下一刻,有人站在了视野前方的汽油里,将一只手按在了汽车车门上。

    脚下是流淌的气流,然而上一刻火焰徒然蔓延而下的情景犹如幻觉,预期中呼啸的火海波有出现,站在小车边的是背着书包的名叫谢宝树的少年人。对于眼前的危险视若未见,此时正带着疑惑地朝小车驾驶座里看着。

    “呃,被压住了吗,”

    小车之内。年轻漂亮的母亲在微微反抗之后,也正用疑惑的目光,看着这个对于眼前的危险表现得似乎有点迟钝和脱线的少年人,他将上半身都探进来了。然后将手朝她的双腿之间伸了进去,似乎正有些苦恼地想要用手将已经变形压紧的汽车外壳直接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