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的手提电脑的屏幕上。这是一封电子邮件“记得今年春节的时候回去老家,家门口的那棵老抚树已经死掉了小的时候我在上面荡秋千,秋千当然也已经没有了,但如果爬上去,已经死掉的树枝上。还能看见两条清晰的勒伤痕迹。

    记忆还是留下了。

    不过,我和妹妹在那树枝上重新做了一个秋千,坐上去之后,那树枝突然就断掉了。我坐断的,觉得好糗,差点被妹妹笑死。

    妹妹现在跟我还是一个学校,不过她在的餐贸学院跟我们这边大概有三站路的车程。我们现在没有住在一起,不过每个星期还是常见面。上了大学之后感觉自己忽然就长大了很多,感觉妹妹比我还早,她在前年的时候就已经交了男朋友,人还不错啦,我就是觉得太老实。那个人现在还在蒲江读高三,想起来挺有趣的。

    听说恋爱会让女孩子变漂亮?她那时候变得跟以前不同了,感觉上,好像成熟了一点点。有魅力了一点点,大概是沉淀了吧,她跟那个男孩子之间与一般的恋人不太一样,以前有过相依为命的生活,以后大概也有这样的心情。当时明明还有这小女生的天真,可另一方面又让人感觉成熟了很多。当时追求她的人就很多了,进了大学更是不得了,不过妹妹这个人比较死心眼,他们以前分开五六年,可心里一直记着那个男孩子,这一年的时间,别人估计也没戏,每次同学叫她出去聚会,只要有男人,她就谨慎地推掉了,我觉得这样不好,不劳而获的男人啊,

    我正在努力将她从那个笨男孩那边抢回来,男人有什么好的,两个,女孩子在一起也很棒嘛,”(后面是一个邪恶而俏皮的笑脸)

    老师,你教我的东西。我都在努力练习了,那个用来洗浴的药水也很有用

    穿着带鹅黄小花的睡衣,郭莹趴在寝室桌子上一字一句地检查这封邮件,随后就有些犹豫。七上八下的。

    “用来闲聊的会不会太多了一点点呢,会不会让他觉的我很轻浮,不够正经”秋千那段会不会让他觉得我傻呢,关于妹妹的事情也说得有点多了,不过,,很有诱惑力吧,姐妹花啊姐妹花,还有,,应该多叫几声老师才行吧,,嗯,加上加上,”

    她敲打着键盘。来来回回将邮件修改了好几遍最终皱着眉头看了一遍,将鼠标移动到发送的按键上,想了想,方才郑重地按了下去”

    ,

    凹年的秋末,十一月,傍晚。

    整理好今天最后一节课老师的笔记,芥末抱着书本随人流走出了教室大门,夕阳已经染红学校上空的天际了。

    不时有人跟她打个招呼,同寝室的女同学过来邀她,一块去吃饭之类的,不过这个女同学上次也是叫一块去吃饭,最后却是有什么富家子弟请客,几个,女同学几个男同学一块去酒店吃了一顿,俨然成了变相的相亲会,其中一个人似乎对她有好感,她说了自己有男朋友了,但得知男朋友不在江海时。那边还是有些不依不饶的,此后又邀请了她两次,一时之间,也只能婉拒了。

    虽然高中也有类似的事情,但仿佛到了大学,生活一夕之间就开始变得格外丰富多彩起来。经济学管理学专业的学生大抵是长袖善舞之辈,各种人际关系。来来往往以后大概是少不了,她以前倒也不是什么内向的人,人际关系一向不错。阿粹哥哥比较内向,她还总是吵着闹着带他这里哪里跑。但这时候忽然就有些懵了。原本选择这个专业就是因为看起来比较能赚钱,以后过好一点的生活而已,谁知道大家都比她要外向,她就忽然成了安静的小绵羊了。

    这里是江海,开放而繁荣的海滨城市。

    回想起去年的那个暑假,她与蓝粹与珊瑚一块旅游,目的地就是这里,原本想着后来也许会继续形成,但是寒假的时候。珊瑚只在过年后到蒲江住了几天。今年她高考完毕,暑假的时候,珊瑚却没有出现,据说课业繁忙。小女孩正在研究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已经投入进去了,大概是什么整人的工具吧,所以放弃了暑假出门旅游的计划。

    这个暑假过完。她辞别了蒲江,也再次辞别了已经确定恋爱关系一年的蓝樟,与姐姐来到江海,真正成为了一名大学生,到如今,已经两个多月了。

    即将进入冬季。但由于海洋暖风的影响,江海的温度还是暖洋洋的,秋风抚动校园。梧桐落叶金黄,走过学校人流穿行的步道时,她抱着怀里的大学课本,心中却依然在想着高中的课程。

    对于无数的中国学生来说,高考绝对是噩梦中的噩梦,一旦过去了,必然抛诸脑后,再也不去想它,但芥末却不能这样,为了让蓝锋也能在明年过来江海一哪怕是一个不那么好的学校一她正在为今年已经升入高三的蓝瓣做复习的准备,模拟考题啊,知识重点啊之类的,说起来有点累,但为了两人能早日团聚,他们都在努力着。

    起来,蓝樟并非是不努力,但中人之姿,即便努力,考分也常常上不了很多,若放在郭莹那边。就会被认为是“挺笨的”芥末与郭莹现在所在的理工大是重点大学,他是别想了,但一般的大学,应该还是没问题,两个。人的目的很简单,在江海就行。

    正埋头回想着昨天整理的东西,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身前陡然被人挡住了,她退后一步。疑惑地抬起头,眼前站着的是四男一女,几个,人中间,只有一个是她认识的,但他会出现在这里,也令得芥末有些错愕:“江阳?”

    站在几人之间。背着一把吉他看起来像个流浪歌手的男子正是江阳,此时看起来笑得颇为阳光。回想起来,自从江阳一年多以前在蒲江对她表白,此后的一年之间,两人陆续还有过几次碰面,芥末后来也大概明白,江阳的家境其实很好,家里说不定还有什么当大官的人,组织乐队跑到小广场上表演姑且只能当做公子哥的玩乐消遣,后来父亲生日的时候,他甚至还顶着某个名义过来送了贺礼,因此与自己家里人都认识了。

    对方显然很厉害,但平日里并没有多做纠缠,保持着风度,她也就懒得理会这些。反正当时与蓝粹之间已经确定下来,记得上半年最后一次见面是临近高考的时候,江阳居然找到了学校来,问她打算去哪里,是不是还是决定去江海。她什么也没说,想不到现在居;一是找过来了。些时候芥末瞪着眼睛。对方却显然很开心工,入温和。

    “估计你考的就是理工大,过来打听一下,听说你在上课,赶过来的时候他们说已经放学了,我就想在这里碰碰运气,你看,真遇上了。”

    “你

    芥末还没来的及说话,其余几人打量着她,互相望了几眼,倒是很热情地打起招呼来:“江阳,这就是你要找的人啊”你好,我叫胡斌,大二政法系的。”

    “贾婷,跟胡斌一样。

    旁边那个身材高挑的美女甚至亲热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罗明明,大二生物工程。”

    “陈旭东,电子计算机。”

    除了江阳,其余四个人都是大二的学长、学姐,芥末一时间也不好说什么失礼的话。互相打了招呼,握握手:“我叫郭紫箱。”

    几个人一边说着话,一边颇堪玩味地打量江阳和自己,很是暧昧的样子,也不知道江阳过来找人说的到底是什么关系。当他们说着一块去外面吃饭的时候。芥末就声称有事而拒绝了。抱着书本和讲义直接去了学校食堂,打了一份饭菜,一边吃,一边翻看着高中的一本复习资料,方才那四个人的目光或许没有恶意,如果大家真是朋友,或许还称得上善意的调侃,但既,然彼此不认识,就令她的心情有些糟糕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他们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江阳的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似的。

    看着书,有人在前方坐下,抬头一看,又是江阳,其余的四个人没有在跟了,她才能明显地皱起眉头。

    江阳仿佛没有感觉到她的目光一般,看着她身前的书:“为什么还看高中的书?”

    “帮我男朋友做复习资料。”芥末望着他,淡淡地说道。

    “喔,我记起来了,他还在蒲江读高三,约好了明年考过来吧?”江阳笑了笑。

    “你觉得这样有意思是吧?”芥末望了他好一会儿,方才笑了起来。

    “我还有一年的机会,不是吗?”芥末笑得从容,江阳一时间到是皱了皱眉,“正式通知你一下,过几天我会拿到学校的入学证,跟你一个专业,到时候我们就是同学了,这几年时间,请多多关照。”

    “唔。”芥末最后望了他几秒钟,随后点头吃饭,将书本翻过一页,不再理他,就这样沉默了好一会儿,搞不清楚芥末的情绪,江阳反倒有些疑惑起来:“不妨将我当成对你们两人之间关系的考验啊。”

    “嗯,好啊。”芥末不置可否地点点头,继续吃饭。

    被动了,江阳心中想着,所谓烈女怕缠郎,这种事情,谁先在乎,谁先沉不住气谁就会输,她这种态度,自己这边显然就陷入被动里了。如此想着,他又看了一会儿,从容地点点头:“不打搅你了,再见。”起身离开。

    他一走开,两个。认识芥末的女生就跑过来了:“哎小狸小狸,你认识刚才那个男人吗?刚才看见你们在跟胡斌他们说话哎。”

    “怎么了?”芥末有些疑惑。

    “胡斌啊,家里很有钱的,禹王集团的公子,还有常跟他一起的几个人”两个人叽叽喳喳地说着这些八卦,芥末才有些讶然地笑了笑,想不到这些人真是挺有来头的,抬头看看江阳的身影已经到了食堂门口,她才点了点头。收起书本站了起来:“我还有事,先走了,拜。”从后面跟了上去。

    “江阳。”她在食堂外的道路上追上了对方,江阳回过头来,很是

    r>

    “不是说要当成考验吗?跟我来吧。”

    夕阳的余晖中。她将书本抱在胸前,领着江阳去往了校园后方的树林。这一片环境幽静,向来是学生情侣们幽会的去处,望着前方穿着白色连衣裙,正低头行走的少女娴静的身影,江阳心中七上八下的,考验到这个地方来做什么考验不会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吧,,

    心中忍不住的胡思乱想,两人已然朝着树林深处过去,橙红的此,线从树叶的缝隙间斜洒而下,树林间渐渐的已经没有了人声,在一片较为开阔的草地上。芥末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他一眼:“就是这里吧。”

    “呃,要干什么

    背对着他,芥末走到对面的树下,将书本放了下来。

    “我想你也委清楚了,我本来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从时候开始,没有多少的东西是我可以企及的”芥末语音轻柔,蹲了下来,脱掉了脚上的白凉鞋,穿着白袜的双足踏上了草地。江海冬暖夏凉,此时大家都还是着夏装,芥末在白色的连衣裙外套了一件薄外套,这时候站起来,将外套也脱下来了,叠好放在书本上,长发在脑后用红色的发带绾起来。单薄的白色连衣裙,只穿了白袜的双足,在这样的环境里,清纯得像是开在最幽静地方的小花儿。

    只,”我和阿樟哥哥从小就在一起,后来我被人收养了,过上了很好的生活,什么都很满足,阿樟哥哥就一直一个人,很艰难地生活到现在,我一直记着他,好在后来我们遇上了,我很爱他。希望以后能够在一起生活”她回过头,朝江阳走过来,淡淡地笑了笑,“你不是说你要成为考验吗?那你就是要破坏我们了?”

    “从小的时候开始,我没有多少东西是可以企及的。”她又重复了这句话,“想要吃好吃的月饼呢,也得去偷,我还因为这个被阿粹哥哥打了。后来日子过得很好,但这个是无所谓的,能跟阿樟哥哥在一起就行了,这是我想要的东西”考验是什么呢?是你杀过来我就完全看着接受吗?不行的

    话说到这里。芥末的目光变得严肃,江阳也已经察觉出来了不对劲,放下了背上的吉他盒,挥了挥手:“喂,冷静点,芥末,咳,我也学过空手道的

    “既然是考验。那就一定是要主动克服的,你既然要破坏我们,”

    刹那间,芥末的长发舞动起来,当那看似单薄的身影徒然间逼近江阳的身前,出手带起的残影,甚至响起了“刷”的破风声,当江阳举手挡开伸至眼前的第一击,甚至整条手臂,都被眼前看似娇弱的少女砸

    r>

    咏春,阵手。

    只,”那我就破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