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羔二天卜午蝼樟旧直睡到了十点多钟,珊瑚和芥末引证来,直到太阳大了,帐篷里晒得热了,他才受不了的睁开眼睛,正在江边打水漂大小女孩回头一看,顿时笑了出来,级赛亚人的型还顶着呢。

    “呃,,昨天晚上被雷砰的一声打中了

    他这样说着,珊瑚嘻嘻的笑起来:“难怪昨天晚上听见外面老响呢。”芥末的脸上却红了红。蓝梓不过是随口开个玩笑,她自然是想到了其它的地方,努着嘴瞪了他一眼。

    三人吃过午饭,就这样启程,蓝梓背着大箱子,芥末背着旅行包,珊瑚坐在大箱子上撑着遮阳伞,为了避免节外生枝。芥末建议不再经过卢州,而是从城市一侧的公路绕行,反正竹筏也没有了,三人并没有固定要去的目的地,走哪边其实都一样。

    蓝粹这才记起竹筏忘了开回来,现在说不定还停在城市那边的江岸呢。不过回头想想,那竹筏上有血,何况真理之门的人说不定还盯着那边想要把自己找出来呢,昨天晚上除了那个女人,其余的人都只是远距离地看见自己,估计认不清样子,这样就好,没必要再去拿竹筏,弄到阴沟里翻船了。

    对珊瑚悄悄地说了那天晚上生的事情,诅咒之类的猜测到是瞒下了,他也决定先看看身体的状况再说,今天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的感觉,心就微微地放下了一点。

    慢慢走,慢慢玩,遇上风景好的地方呢,就住上一两天,竹林听雨。在帐篷娶下棋。有了那天晚上的事情,蓝粹与芥末之间便有了更多楗温暖与暧昧,芥末带的帐篷其实也不算大,三个人在一起玩,难免打打闹闹,互相的某些接触在以前必然会让彼此面红耳赤许久,这时候也就逐渐变得自然起来。

    时间已经是七月的下旬。花了几天时间绕过卢州,到了八月里,此后也是以这样的度前行。有天气晴朗的时候,他们一边走一边看,累了便在路边或是建筑的阴凉处坐下,也遇上过大风大雨的雷电天气,帐篷扎在树林里,扎在古屋边。扎在小山上,三个人忙着给渗水的地方密封,随后挤在一起看书下棋,吃之前买了的罐头,充满了成就感。时间到得八月下旬的时候。他们准备返程了,还只走过去了几座城市。

    “走得好慢啊。”

    珊瑚拿出地图来,在他删氏达的位置上画了一个圆,一个多月的时间,如今要折返回家了。三人也有些感叹,芥末挽着蓝梓的手,将额头抵在蓝锋的肩膀上笑了笑,到珊瑚快要转过头来时,才陡然放开,直了直身子,脸上露出一个俏皮的笑容。

    倒不是在刻意避免让小女孩知道她与蓝挥之间的事情,只是既然是三人的团体,如果两个人是情侣,第三人难免会感到被孤立。何况这段时间的相处下来,她也觉的,眼前的小女孩蛮古灵精怪的,她会肆无忌惮地叫蓝梓“亲爱的”看起来稚气可爱。可许多时候。又成熟和认真得出奇,两个人相处得很不错,她已经是将珊瑚当成妹妹一般的来对待了。

    “接平来,我们是坐车去信城吧?”

    “嗯,,小女孩有些沮丧地点头,离别在即了,她也很是伤感。

    “珊瑚的爸爸妈妈,,是做什么的呢

    “搞研究工作的科学狂人”

    珊瑚对于自己父母的工作只是轻描淡耸地带过,只是在说出谢述平与行之薇这两个名字时。芥末有些疑惑地想了想:“好像在什么地方看见过这两个名字的样子珊瑚就“嘿嘿”的傻笑。

    毕竟是一个多月的路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去往信城的客车是卧铺,那天晚上到深夜的时候,珊瑚就从自己的位置上下来了,挤进蓝梓的毯子里,蓝锋轻轻地搂着她。过了一会儿,只听得小女孩轻声问道:“喂,芥末姐是不是说她喜欢你了?”这一个多月来的变化。她果然还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

    “呃”蓝梓想了想,随后坦白,“是啊”

    妖精”珊瑚的声音闷闷地说了一句,蓝梓倒是笑了起来:“干嘛”回想起来。珊瑚之前开玩笑的时候就叫他“亲爱的”许多时候的玩玩闹闹,还有些蛮横地显示主权的感觉,不过她跟芥末的关系也好,有一次自己跟她开玩笑,她还非常从容地说自己这是“大妇气度”属于有自信的表现。这时候想想小女孩在很多时候其实蛮认真的,如果她小小的心思里真的决定了“喜欢自己”接下来的话,他反倒觉得有点不好说了。

    “没干嘛。”珊瑚在她胸口上撞了一下,片刻后才抿了抿嘴,“我又没办法拆散你们,,反正你记

    “嗯,那个”蓝梓抱着她,“因为你才十二岁嘛

    “是啊,还要过几年。”珊瑚掰着手指头,“过三年”四只就差不多了,”

    “十六岁不好吧。”

    “可以生孩子了啊。”

    盛觉上,珊瑚虽然有些介意。但并没有将芥末的事情当成一回事,蓝梓想着与芥末小时候生的许多事情,重逢后的事情,轻声给珊瑚说了一会儿。感觉上,他与芥末以后如果在一起,实际上是非常自然的事情。珊瑚也就是静静地听着。有时候小小地翻个白眼。不多时,蓝梓开个玩笑。

    “好吧,等到你十八岁的时候。我就把你们俩一起娶了,你是大老婆,好了吧。”

    “好啊。”料不到珊瑚是笑着点了点头,“我没有意见啊,可是啊,阿粹哥哥,你搞不定的。”她学着芥末的语气,甜甜地笑了笑,看笑容看来颇有些腹黑与可恶。

    又在那里说笑了一眸子,蓝梓渐渐的睡着了,珊瑚望着窗外的夜色,颇为认真地沉思着。这是他的初恋,自己赶不上了吧,只有十二岁呢,如果身体可以快点长大就好了,她有些稚气,又有些认真地叹了口气,书上说,初恋会记很久。如果分开了,会很痛苦,从第一次见到芥末姐她其实就有些想法了,没办法啦,挡不住人家”

    如果说初恋分开了会很伤心痛苦,她几乎已经看见他将来的痛苦了,并非是因为盲目的自信,这事情甚至不会是因为自己,可她知道,那应该是会生的。

    “可怜的蓝粹呵小女孩望了望蓝锋的脸,他还沉浸在幸福里呢,随后将自己的小脸在蓝挥的胸口摩擦着,“没关系啊”因为我还是会喜欢你的,在这之前

    黑夜之中,她轻声地呢喃:“过得开心一点,等我长大吧”

    信城位于山区,城丰并不达,第二天他们转了两次车,临近傍晚的时候方才抵达,珊瑚并没有请蓝粹跟芥末到家里去,远远看见那个有军人看守的小区时,背着吉他的珊瑚转过了身,跟两人道别了。

    “这次回去,肯定要被骂了啦。”她是这样说的,蓝梓和芥末都抱了抱她,珊瑚在每人的脸上都亲了一下,这就是单纯的属于小女孩的吻了:“寒假的时候,我再去找你们玩。到时候再一起旅游好不好?”

    “寒假,要过年的吧,”

    “呃”是哦,那就过完年只是找你们玩好了。”

    要说的悄悄话已经找蓝梓说过了,要与芥末单独做的话别,也已经结束,这时候就是单纯说些再见的话而已。

    不过,故作豁达地说完这些。珊瑚还是拉着蓝棹的衣角,有些不想分开,最后,倒也是她用力踢了蓝粹一脚:“你们先走啦,看着你们走,我就回去了。”

    “哦。”蓝梓摸摸她的头,虽然戴着帽子,但若在以往小女孩往往是会生气的,这时候就只是像小猫一般的眯了眯眼,有点磨牙,再要说什么,其实也已经没有了。夕阳西下,染红了并不繁荣也并不宽敞的街道,两边都是红瓦白墙的平房。蓝梓眨了眨眼,终于,还是拉着芥末转身离开了,走出几步,回头挥了挥手。

    背着吉他的小女孩沐浴在那片夕阳里,看着两人渐行渐远。其实分开了也没什么,早就跟蓝梓约好了每天要用电脑联络一次,她甚至将爸爸妈妈给自己开的存折给了蓝梓,就是怕他为了省钱不肯去上网,还是会每天见到的,她也要回去看爸爸妈妈房间里的书和资料,还计划着找机会偷跑进基地,了解异能的事情。帮蓝粹想办法,打基础,两个人其实都是在努力着的。但即便是这样想着,当看见那两人的身影在远处变得模糊的同时,她也现,眼泪流出来了。

    “辄,”

    以前都是不哭的,想要止住眼泪,可不知为什么,那泪水像是决堤一样的越流越快了,擦也擦不干,哭声逐渐从哽咽变大。小女孩转过了身,背着她的吉他盒,沿着那长长的街道,一边大声哭,一边往回家的方向走过去了。

    “亦,啊啊啊啊啊啊哭声回荡在那长街上,走到小区门口时,她看见爸爸妈妈叔叔伯伯,都从前方模糊的视野中跑过来了。

    (异化第四集流浪季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