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吹过大楼夭台。真理之门的人抬着六条御息的尸仁二地退去了。

    坐在天台上的三个女人,受伤各异,原本似乎变得有些怪异的于潇雪戴上了眼镜,精神极为萎靡,过了一会儿,警察、消防员、医院的人似乎都在朝这边赶过来,手机信号也有了,梅斯捂着小腹,强撑着笑了笑:“就这样解决了?感觉真奇怪”

    中村悠想皱着眉头,望了她一眼:“是啊”莫名其妙的”片玄又道,“六条御息真的死了吗?”

    “应该是吧。”

    “那空愚劫呢”

    “一般来说呵,我们不了解这些东西,一般来说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我弄错了,或许那个男孩子才是最应该关注的消息才对”

    回想起方才六条御息从天空中掉下来那一刻的情景,到得此时,心中还有种难以置信的错愕感。真理之门众人的环伺下,那道身影就那样站在天空中,沉默着不说话,有一种睥睨一切的震撼感,她们在这边跟一群小喽罗打死打活。差点挂掉的时候,对方直接干掉了对方的助丛,顺手扔了下来给大家看,头上还梳着个级赛亚人的个性头真。

    这就是蔑视,这便是力量。

    或许自己这些人在这边胡闹的时候,那个人早就在一边看着这一切,到六条御息不开眼地找上他,他才出手干掉对方的吧。虽然这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事实啦,不过当对方做出了令人膛乎其后的成绩,其他人再来回想推测时候,总会在心中莫名地给对方加上不少光环。

    也因此,当那少年看了一会儿,缓缓升空,转身离开时,真理之门的众人,也终于选择了退却,一方面是因为谁也料不到空中少年的立场,但他毕竟救过中村悠想,对这边出过手。另一方面,六条御息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了,空愚劫的消息,也无法再被称之为秘密,哪怕全世界的人知道六条御息得到过空愚劫,现在她死了,自然一切归零,杀人灭口之类的事情,也就没有必要了,三个女人都已经被逼到了极限,但都是四级五级的力量,如果非要杀下去,自己这边恐怕还得损失一些人。

    这个晚上的事情算是莫名其妙的开始,又莫名其妙的结束,真理之门多有损伤,六条御息死了,空愚劫被打回原点,或许已经化为奇怪的状态飞去了世界的某个地方,梅斯豁出生命得到的重要消息也徒然贬了值。

    五冥、八法、七印、十劫本来是有关真理之门最重要的信息之一,这些年来,一些大组织的高层已经开始了解这些事物的存在,但真正有用的信息,还是贫乏得可怜,只是隐约知道,真理之门的人员似乎有一套寻找这些事物的方法,这些东西形态各异,作用也都不相同,如果真要给出一个解释,目前比较可信的大概是,这一共三十样的东西,代表着真理之门这个奇怪存在对于世界构成的理解。

    七印,这是一切的根本,世界的烙印,如果要以现代科学作为解释,它们是原子、是量子,是世界上最基本的存在态,坚定的不可动摇的东西。是数学中的”

    八法,是他们所认为的。世界运行的规则,宇宙的基本单位通过如何的方式衍生,物理规则为何,相对论、量子力学,类似这些,构成宏观的世界,它们是数学中的符号与运算方式,八法与七印,如果按照这种理解,其实就可以衍生成世界上的一切,我们不需要“2”但有了“川2。自然就会被衍生出来。

    十劫,它们主导混乱与无序,是脱离规则的一切,是世界上的变数,或许还可以说,是量子力学中的“测不准。”是一切的巧合与不可思议,这次出现的第三劫,自然也就是其中之一。

    至于五冥,那是生命,所谓的精神,所谓的人生的意义,是比一切都更加虚无飘渺的东西。

    这些东西一开始只有真理之门的人在寻找,几十年来,陆续出现过几次记录,有的持有者即便得到了一样,似乎也仍然极为平庸,但也有的人,通过这些东西会变得异常强大。这些年来一直被认为是真理之门第一强者的,是代号伊米尔的一名欧州领袖,二十三年前他曾经一人斩杀三名六级能力者,随后在教廷的异能部队前扬长而去。

    这些年来,唯一被认为有可能与他抗衡的人,只有十年前去世的蓝蓦,可惜二十三年前的大战之后伊米尔就不再出现,只是透过后来收集的信息,人们大概知道,他所拥有的名为“太古帝祯。的强领域异能,在一部分真理之门成员的口中,就被称为“第二法。”

    而这些年来,人们第一次清晰接触到这些东西,还是在十年前的那场大战之中,蓝蓦强行镇压出现的第七印,当时目睹的一些人将这个消息传回各自的组织,随后,人们的目光才大概开始注意起这些东西。

    这一次拼死拼活,如果得到的消息只是六条御息“曾经。得到过空愚劫,显然价值就没有“六条御息仍然持有空愚劫”这么高。梅斯不免有些叹息,但矛盾在于,六条御息直接死掉了,似乎还是该高兴一下子。

    而另一方面,于潇二,丁之分析不出自只到底得到了什么。当然。真理之门乱救人,大概算得上是界碑的利益吧。损失最为重大的自然是极轮社的一行人,目前来说,大概只剩下中村悠想一个。而两位外国友人都是偷渡入境,此时重伤,一旦好了,还不知道得面临怎样的纠纷。

    作为最大赢家的蓝梓,这时候正飞在天空中,心情很忧郁。

    莫名其妙的管闲事,然后被诅咒了。目前来说,这是他认为自己唯一获得的东西。

    莫名其妙的字符,从那女人的身上冲出来,然后砸进自己身体里,再也感受不到。根据对方对自己的敌意和对方的形态来说,诅咒是十拿九稳的,说不定还是豁出了性命一类的诅咒,总之,那当然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直接从天空炸到地面,用雷电将那个女人炸出去了,也没能对这诅咒有丝毫头绪,接下来,大概只能守着了。

    他当然也知道自己的身体有些特殊,虽然心中忐忑着,对方的大招自己接下来,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但现在既然感受不到,情绪就只是停在忧郁的程度上。有些担心,但还不至于绝望。

    那时候停在天空中,他的心里其实还在被担忧包围着。下方正在幕上望的真理之门成员的心理他当然不知道,但他心中可是逐渐的开始害怕起来。

    刚才一担心,就冲过头了,这时候不到百米的距离,十多个穷凶极恶的异能者盯着他。那种气氛,他就觉得自己极度不安全起来。四五百米那个女人都能直接冲上来,何况是这个距离,说不定对方会突然拿出狙击枪来射自己。话说回来。他也真是觉得自己乱委屈一把的,那三个女人杀了你们那么多人,你们不去管她们,我也只是杀了你们中间一个小喽锣,她都想杀我两次了,你们只顾盯着我干嘛。

    或许对方的老大就在人群里面,他心中收紧,随时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回头想想。那个女人挺漂亮的,说不定她的男朋友就在这群人里,看他们的这副架势,说不定对方的男朋友就是他们老大呢,这下子糟糕了。

    他在第一时间就盘算好了要逃走,至于下面那今日本女人,开玩笑,这么多人盯着。自己哪里还敢下去,肯定是没戏了。其实打架其实跟打狗一样,先有一条,你就算害怕,也不能露怯,路上遇见一条狗跟你狂吠,你要么不当它是一回事,要么找棍子抽它,找石头砸它,如果转身就跑。那多半是会被追着咬的。深明这一点的蓝梓就那样站在天空中,双方各怀心思,沉默地对峙了一段时间。

    随后,他才找到机会,故作从容地飞走了,感觉到了足够安全的距离后回头用望远镜看,天台上的战斗居然停下来了,完全不明白为什么。

    反正,这个晚上就很莫名其妙,现在的他,就只是为了那诅咒的事情而困扰着,担心着自己的身体会出现什么不好的变化。

    先看看情况吧。然后,这件事情不能告诉珊瑚,免得她又担心得不得了,他这样想着,凌晨四点多的时候,才钻进了帐篷,疲惫地睡着了。

    黎明之前。电话的声波将语言信息传导向相隔千里的两地,最深的黑暗中,有人正在通话。

    只,,白起,六条死了,空愚劫不知所踪,这次的事情,宣告失败了,消息传回去,上面的看法会对你很不利”

    “呵,上面那些人的看法。能对我有什么影咖,事情的失败,在于六条那个女人的愚蠢,第一次已经失败了,还要故技重施对对方用第二次,不知道同样的招数不能对圣斗士用两次吗”嘿,何况对方是个级赛亚人,”

    “能杀死六条的到底是什么人?不仅能抵抗六条的攻击,还能操控大规模的雷电。中国那边出现的异能新秀吗?”

    “按照估计,应该是在香港跟潘多拉交过手的那个孩子。”

    “两年前他被潘多拉打得很狼狈,只是引出了方少白,才得以跑掉,这时居然能干掉六条,很大的威胁,或许我们应该出手,将他提前抹杀?”

    “也许已经晚了”

    “着么说。”

    “那个孩子看起来很鲁莽,虽然拥有强大的能力,但似乎还不太会用,这次我也有想过要出手,但问题在于,六条临死之前,利用她的全部力量给我过一道精神链接,老实说,当时她很绝望,恐怕那个孩子,只是装出来懵懵懂懂的样子,实际上,只是将所有人玩弄在股掌之间,乱七八糟。引人上钩的手段。”

    “怎么说,”

    “他带着六条飞到了天上,六条认为他很可能是故意的,然后他在趁着没有目击者的情况下,只是单纯用力量”白起在这边顿了顿,语气中,也有着浓浓的疑惑与无法相信

    “他将空愚劫,从六条的身体里,直接撕出来了”

    抱歉有点晚了,今天”应该说昨天了,老妈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