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中村悠想正在伤感的时候,藏粹正带着那女午不断,,如同上次一样,对方的半个身体与他重合了,双手也伸进了他的胸膛,想要拽出什么东西。灵魂或是其它的吧,的确有心神不宁的感觉。但微微静下心来,他也将双手伸进了对方那仿佛液体形成的身体里,努力瓣认着能被抓住的东西。由于双手伸的也是对方的胸口位置,这样的动作,就微微显得有些猥亵。

    于是六条御息出离愤怒了。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一”

    女人的叫声在飞的上升中传了出去,凭心而论。六条御息若只是表露出平常形态,也是个样貌出众的美女,但这时候面目只是显出了扭曲与狰狞,满头长在空中舞动着,遮盖了蓝挥的夫部分视线。

    第一次被吓碍手忙脚乱,反省过后信心大增,但突然又被对方盯上,老实说,一开始他的确又害怕了起来,如果自己想的错了怎么办,如集对方还有其它的办法怎么办,不过渐渐的,他就平静下来了。

    能抓住对方身体的那种感觉还没能正确找到,他试了好几次,但另一方面倒是确定了,这女人根本拿自己没辙,因为她已经尖叫着换了好几种姿势了,什么效果都没拜用的是最高的飞行度,怕的就是下面的人还能上来捣乱,一分钟后,他就站在了云层上。双手叉腰。看着这女鬼在自己身上钻来钻去的瞎折腾。

    “你有病啊?有种变成真的来跟我打啊!哼”亨,我看你能这样变多久,撑不住变成*人了掉下去摔死你!”

    试了好几种感觉。也是没能将女鬼从自己身上拽出去,感觉只能这样与对方僵持一阵。蓝椎开始站在那里说风凉话。不知道这女鬼身上有没有枪,但就算有也没用,她如果变成实体,自己能量一爆能把她轰成渣,保证比她快。

    六条御息这辈子大概没遇上这样的事情,满脸的愤怒,其实也已经有点不知所措了。当她微微停下来瞪着眼前的少年,少年就举起了拳头。往她头上敲了两拳,当然不会造成伤害,但蔑视的性质不言而喻,因为少年一边挥拳,口中还一边配音了:“砰砰!”

    然后是轻轻的两个耳光,左右各一记:“啪啪,呵叭…”

    接着,六条御息又开始疯狂地折腾了。

    “失去理智了”

    虽然有个女鬼在自己身体里钻来钻去很有些诡异。但蓝粹决定暂时只想自己的事情,既然你想要抓我,我就继续抓你,他站在那儿想着那种感觉,连续试了好几次,又是一分钟,徒然间,他抓住了什么。

    女鬼一下子愣住了。瞪大了眼睛,蓝挥的手在她的身体里抓住了那样东西。猛地用力。那东西很重。以至于蓝樟喊了起来:“啊”

    轰

    金色的光芒展开在他的眼前,那是从对方胸口拖出来的东西,当然不是胸罩,那出金色光芒的东西悬浮在他们头顶。直径大概一米半左右,看起来是一个古怪而奇异的字符,像水一样微微波动着,有一种苍老古朴的感觉。六条御息愣在了那里。蓝樟也抬头睁着眼睛,一时间有些目瞪口呆。女鬼还是没能拽出来,但这个算是什么?

    下一刻,那巨大的文字轰然间印了下来。以巨大的力量直接砸进了他的身体,蓝樟脑袋一懵,口鼻几乎都要溢出鲜血来,就像是被高行驶的汽车撞飞了。过得好一阵,他才感觉到灵魂回到了身体,那女鬼口中说着什么话。又开始疯狂折腾。他一时间也担心了:“你到底对我干了些什么!”

    肯定是被诅咒了!

    说不定这是女鬼的最后招数,自己大意了,惨了,说不定过不了几天就要惨死!他感受了一下。身体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诅咒生效了,拿不出来了他瞪着眼睛,再度吼了出来:“你到底对我干了什么!你别以为我对你没辙!”

    女鬼乱喊的那些话里,似乎有“什么什么劫”之类的话。还用说,都”劫”了,那肯定是诅咒了,蓝樟握紧了拳头,开始担心。想着自己此后有可能经历的悲惨情景,虽然只是猜测,自己体质特殊。或许不会中诅咒,但谁知道呢…

    “你给我拿出来!那什么东西!拿出来!”

    蓝粹大喊着,飞的下降,飞离云层,尽管知道雷电是这只女鬼的克星,但他当然明白,如果不小心3动了云层上的电离子,现在的自己根本还是受不了的。当冲下了云端,蓝色的电光,开始随着他的喊声,不断地爆出来。

    “给我拿出来!拿出来拿出来拿出来拿出来”要不然我炸死你了…

    自始至终,女鬼都在死撑着,眼中有着近乎疯狂的怨戾。蓝樟看了都有些心悸,如果放在神怪。这种女鬼的怨念。大概会持续千年吧”

    荧光的粉末在楼顶飞舞着。人影刷的变换了位置。随后。那一片荧光被黑暗所取代。枪声、打斗声、爆炸声开始在大楼天台上激烈地变幻,或许得感谢医院。之前在这顶楼上放了不少的杂物,各种木架子,鸽子笼,乃至于要翻修加工防热层的水泥袋、预制板之类的,这才能使得三人能在十几人的包围下,仍旧支持这么久。

    躲在一大堆预制板的后面。梅斯脸色已经完全变成苍白色,鲜血从小腹流出来,双腿都已经被染红了,如今只是在燃烧生命一般的在作战,强行进行最后的位移。中村悠想也在籍由幻想具现的能力。苏力将场景置于一片光芒之中。那个名叫阿吉的人操控黑暗的能力自然比不过梅斯,但在这样的情况下,却已经完全形成压制了。

    于潇雪换上了最后一含弹夹,坐在那儿。眼神有些冷,半边的眼镜镜片被砸破了,她举了举手,随后又放下,终于,还是举手摘掉了那黑框边的眼镜。

    周围的人在朝这边包围过来,傅雷在悠闲地说话:“负隅顽抚,,三位,还有意义吗?已经着路可逃了!”

    “梅斯小姐。”坐在预制板后,中村悠想虚弱地问了一句话,“那个。中文里有一句话是什么意思?那个,“嘿,我抢到了她模仿着蓝樟方才的语气说了出来。

    梅斯脸色苍白。勉强翻泽了一遍,随后那苍白的脸上笑了笑:“怎么问这个。谁跟你说的?”

    “呃,刚才那个孩子。她她望了望天上,“他没六条御息缠住了,然后飞上去了。”

    “六条御息。幽灵态跟他结合了吗?那样…”梅斯摇摇头,随后又笑起来,“嘿,抢到你了吗?我听说中国有抢亲的习惯。说不定救了你,就把你当成他的私有品了。这是在宣布主权啊,哈哈”咳咳…“可惜了。没能达成契约

    “是我连暴了大来

    中村悠想低下了头。随后偏过头去,“于小姐”呃,你怎么

    ”

    “于小姐?”另一边。于潇雪疑惑地偏过了头,随后笑了起来,“你认错人了吧”

    一瞬间,梅斯与中村悠想都怔住了,方才中村悠想问她,是因为她的身体在微微抖。但这时候颤抖已经开始停下来,摘掉了眼镜的双瞳化为一片血红。笑容中透着血腥与残酷的气息,几乎令人不寒而栗。

    我叫……桓素墨啊。”

    她说着,就那样转过身。站了起来,然而手枪却放在了地下。只有右手之上还拿着那破了一半的黑框眼镜,几乎是在她上半身出现的一瞬间,四五样攻击陡然间扑了过来,鞭影、枪响、空气被撕裂。然而她的身体只是如幻影般的动了一下,所有的攻击都落了空。似乎察觉到对方状态的诡异。包围圈在刹那间停下。傅雷微微一愣,笑了起来。

    “很有斗志嘛,是最后的反抗了吗?我猜你们还在等刚才的那个孩子吧?”他抬头望了望。“虽然听说他能飞,但是很不幸。听说刚才六条小姐是跟着他一起上去的,他已经死定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落下来,变成尸体出现在你们面前,现在吧”

    双方都在互相戒备。但到得此时,却都用目光的余光注意了一下天上,一团蓝色的电光朝着这边飞降下,雷电在天空中爆炸。一眨一眨的,在众人的视野中不断放大,大概距离这楼顶一百多米的时候,“哗”的出现了一次巨爆,然后,有什么东西从天上掉了下来,“啪”的落在了对峙的中心。鲜血蔓延开去。

    梅斯与中村悠想本是仰着头看着那道身影,此时从预制板的后方爬了起来,微微探出头。往那边看去。另一边。真理之门的众人望着地上的那具尸体。目光都有些呆滞,变成了尸体的六条御息还瞪着眼睛,死不瞑目,与傅雷刚才的说话形成了鲜明的反讽。

    “呃”大概过了几秒钟,傅雷才先有了行动,他缓缓蹲下来,测试了六条御息是不是还活着,然后,他站起身来。退后几步,众人的目光望向天空中的那道人影,双方此时的距离已经不足百米。大多数人都能看出上方少年那如级赛亚人一般张扬的型。此时看来,俨然是对下方真理之门众人的蔑视和嘲笑。

    空愚劫的接受者。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死掉了,被个喜欢扮级赛亚人的幼稚家伙随手干掉了…”

    个一次加更。在既